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北极之都①|挪威的挑战:亚洲游客的商机与冲突

澎湃新闻记者 冯婧

2018-03-14 14:00  来源:澎湃新闻

“你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克里斯汀(Christin)放慢车速,指着远处雪山顶上微微泛起的金色,有限的太阳光浅浅地晕染了周边的云彩。此刻是1月21日下午1点半,在两个月的极夜期之后,太阳再次照射到这座北极城市——挪威特罗姆瑟。
挪威特罗姆瑟1月21日的落日。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 冯婧 摄
克里斯汀是我的民宿房东,准备去市中心工作的她,开车带我们去参加一年一度的“北极前沿”(arctic frontiers)大会。望着短暂登场后即将落下的太阳,克里斯汀有些失落。“每到这个时候,我的情绪都会波动。”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你会感到人类是多么渺小。”
城市新职业:民宿房东
克里斯汀出生在挪威南部一个小镇,在特罗姆瑟住了十多年,非常喜欢这个北极圈内的“大城市”。
特罗姆瑟虽然只是北极圈内第三大城市,却被称为北极的首都(the capital of arctic)。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这里便利的交通和国际知名度。这座小城既有城市的便利设施,周边又有优美的自然环境。
尽管特罗姆瑟只有7.5万人口,却拥有一座国际性的综合大学——挪威北极圈大学(原名为特罗姆瑟大学,简称UiT),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很多年轻人和外国人;一座地区性综合医院,为挪威北部地区提供医疗服务,也为城市提供了大量就业;一座机场,每天有30多趟从不同欧洲城市飞来的航班,2016年的客运量近200万;这里的游客也逐年增多。
2016年12月起,克里斯汀成为了民宿房东。克里斯汀在医院有一份非全职的保安工作,她的小木屋靠近大学和医院,可以步行去上班。此外,她还有一份自由职业——钢琴调音师,会不定期去顾客家里工作。因此,她的时间相对灵活,就把一间卧室变成了客房。在airbnb网站上,克里斯汀的客房价格不高,可以算作便宜的那一档,而且设置为闪电回复,也就是省去了房东面试房客的过程,只要时间合适就能预定成功。因此,在旅游旺季,她的客房几乎每天都住着房客。克里斯汀说,民宿已经成为她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
据统计,在airbnb上,2016年9月,特罗姆瑟的房源约有300个,当月收入约200万挪威克朗(1挪威克朗约为0.8元人民币)。到了2017年9月,房源增加到近700个,收入近500万挪威克朗。而在2016年12月-2017年2月,airbnb特罗姆瑟房源的入住率超过90%,其中,2017年2月的收入超过1000万挪威克朗。在冬季旅游旺季,特罗姆瑟的酒店入住率均超过90%。为了迎接未来更多的游客,特罗姆瑟正在建设6个新酒店。
特罗姆色城市街景
挪威的新兴产业:旅游
挪威高北司(high north)司长Bjorn Midthun表示,挪威南部的一些油田资源已经枯竭,而北部的资源由于受到自然条件和运输的限制,政府要考虑是否会产生经济效益,此外还要考虑开采是否会对冰川产生影响。因此,北部的资源开发还处于慎重的考虑阶段。
虽然北部的资源何时会转化成经济利益还不得而知,但近年来,旅游业已经成为挪威北部最重要的一项新兴产业。Bjorn Midthun说,作为一个北方人,他喜欢去南方旅游,从没想过寒冷和雪也能卖钱。
北极原本是一片遥远的相对封闭的区域,这里的人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最早在200多年前,开始有人艰难跋涉,去北极探险旅行。如今,随着交通便利和相关旅游服务设施完善,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去体验北极生活。据统计,特罗姆瑟的旅游公司从2005年的5个增长到2016年的77个;旅游产品从2005年的9个增长到2016年的269个。
特罗姆瑟旅游公司(Visit Tromso)的CEO克里斯·哈德森(Chris Hudson)说,增长最快的是假期市场。最初是夏季假期,其主要的旅游项目是夏天看午夜太阳(mid-night sun)。而近五年来,冬天假期增长最快,因为追极光和观鲸鱼成为更受欢迎的旅游项目。
据统计,来特罗姆瑟的游客中,83%是为了看极光。有时候,追极光还会结合狗拉雪橇或萨米文化体验项目,甚至有的旅游团还配备专业摄影师,给游客提供更好的拍照服务。
在特罗姆瑟一家酒店参加追极光旅行团的游客。
作为新兴的旅游城市,特罗姆瑟的目标是成为“世界级的北极目的地”(world class arctic destination)。克里斯·哈德森的特罗姆瑟旅游公司,受特罗姆瑟市政府委托,一方面帮城市进行旅游宣传;一方面组建了当地的旅游协会,包括特罗姆瑟200多家从事旅游相关行业的公司,如酒店、旅行社、餐厅和商铺等。
而克里斯·哈德森认为,特罗姆瑟不想成为迪士尼般的景观乐园,而是希望展示当地真实的生活。
挪威北极圈大学可持续北极旅游中心(Centre for Sustainable Arctic Tourism)主任Young-Sook Lee教授认为,近年来,挪威的旅游产业发展越来越快,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尽管相关发展政策仍在制定中,但旅游业在国家层面越来越重要。而她工作的大学也将旅游业的研究提升为学校的重要学科。
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后,Young-Sook Lee就登上去奥斯陆的飞机,去参加一个国家智库项目。这个项目由挪威国家政府资助,共召集了挪威的30位专家,包括和旅游产业相关的专家,以及建筑师、设计师、自然资源保护者等,而她是研究旅游的学者中唯一的高校教授。
亚洲游客的商机与冲突
近十年,北极旅行(arctic tourism)在亚洲流行起来。其中,中国游客最多,其次是韩国,而日本游客的数量近几年有所下降。据统计,2009年有42万游客来到特罗姆瑟,到了2016年,游客数量上涨到约82万,其中,亚洲游客约为3万,有一半来自中国。
特罗姆瑟市长克丽斯廷·莱莫(Kristin Roymo)曾和儿子在中国旅行过一个多月,她说,自己的梦想是有从中国直通特罗姆瑟的航班。毋庸置疑,直航能给特罗姆瑟带来更多中国游客。但由于从中国到挪威的航班要通过俄罗斯领空,而挪威只有一家航空公司能通过俄罗斯领空,出于经济成本的考虑,该航空公司至今未开通从中国飞往特罗姆瑟的直航航班。人们通常要从北欧的其他城市转机,如奥斯陆、赫尔辛基、哥本哈根等,有些转机还需要住一夜,这无疑增加了去特罗姆瑟旅行的时间。
芬兰的圣诞村是吸引亚洲游客的第一个北极景点。但Young-Sook Lee认为,圣诞村的发展模式并不是好的案例,虽然带来了经济增长,但常常被批评过于商业化,也给当地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Young-Sook Lee举了采莓的例子。北欧有各种野生的莓子。到了采摘季节,北欧人通常会自己去野外采摘,而且其采摘行为基于一些社会共识。比如,有体力的年轻人去更远的森林采摘,把容易采摘的留给老人。对北欧人来说,享受自然是所有人的权利(all men’s right),自然资源是所有人共享的,不会有人占为己有。
但近年来,随着大量外国游客到来,自然资源变成了商品,原本的人与自然共处的平衡模式被打破了。极端的案例是芬兰的“采莓大战”,受到经济利益的驱使,芬兰出现了采莓的泰国劳工,这些劳工把采莓当作赚钱的工具,破坏了采摘的社会共识,甚至损坏植物。最终,当地人与外来者发生了冲突。
特罗姆瑟的码头
克里斯汀也有一些与亚洲房客交流的有趣故事。比如,有位来自中国的男生对她说,在中国,男生要有房有车才能娶到老婆。讲到这里,身材魁梧的克里斯汀翘起了二郎腿,把两只胳膊交叉在胸前,挺了挺身子说:“我告诉他,在挪威,有房子的都是女性。”接着,她开始发表对性别平等的看法。
她认为,男性在挪威已经越来越不被需要了:“在家庭里,以前的男性可能修修电器修修汽车。但挪威的保险制度规定,出于安全考虑,电器必须由专业人员修理。而随着电动汽车普及,男性修车的功能也即将成为历史。”同时在她看来,在职场上,女性因为工作认真细心而更受青睐,一些看上去更“男性化”的工作也能胜任,比如,克里斯汀有一个铲雪车司机的职业证书。
克里斯汀说,一次她在开铲雪车工作的时候,一位外国游客看到巨大的铲雪车里坐着女司机,赶紧拿起手机拍,她就从容地挥手致意。事实上,挪威的首相和多位内阁成员均为女性。
《挪威社会指南》(the social guidebook to norway)中对性别文化的描述:欢迎来到挪威,这里的性别意识可能有所不同,没有男人的女人就像没有自行车的鱼。
克里斯汀在客房里放了一些介绍挪威文化的书。一本名为《挪威社会指南》(the social guidebook to norway)的书中也介绍了挪威的性别平等观:挪威社会没有基于性别的职业分工,小孩在成长过程中接受的也是“男孩和女孩之间没有区别”的观念。据媒体报道,2014年,挪威通过法案,规定女性要和男性一样服兵役。
受欢迎的挑战
2017年,特罗姆瑟的旅游收入是6亿挪威克朗,有10%的人口从事旅游相关职业。Young-Sook Lee认为,虽然挪威有独特的自然资源,适合旅游开发,但旅游不是等着游客来就行,还要考虑一些更长远的问题。
克里斯·哈德森说,近期看到这样的新闻报道,有游客透过学校窗户拍里面的小孩,引起了特罗姆瑟当地人不满。他认为,特罗姆瑟的居民需要慢慢适应越来越多的游客。本地的商业需要游客的支持,而游客也需要了解当地文化。
迄今为止,特罗姆瑟政府还没有颁布任何旅游相关的管理条例。不过,近期特罗姆瑟政府委托克里斯·哈德森的公司对游客及当地居民进行调研,希望了解双方对旅游发展的需求和建议,搜集目前旅游业存在的问题。
挪威北极圈大学研究旅游经济的副教授Giovanna Bertella指出了特罗姆瑟旅游业的一些具体问题。比如,最受欢迎的追极光旅游团,通常把大客车开到离城区较远的开阔地,让游客们下车看极光。但那里很多道路并不宽,没有合适的停车场所,会带来安全隐患。而游客在旅途中难免要上厕所,但荒郊野外又没有公共厕所,有的游客随地解决。
此外,她发现观鲸鱼旅游团也存在问题。比如,过多的船只会影响鲸鱼的活动,包括旅游团的船、独木舟、私人游艇、捕鱼的船、研究的船,还有人在游泳。但是,目前还没有相关管理规定。因此,Giovanna Bertella和一些研究人员讨论后,共同起草了一份“观鲸指导条例”,以供旅游团和游客参考。内容包括控制船只数量、避免打扰鲸鱼的方法、观鲸的安全距离等操作细节。虽然没有强制作用,但他们希望借此呼吁政府提供更多服务设施,进行更多旅游管理。
Giovanna Bertella和一些研究人员讨论起草的“观鲸指导条例”
目前北极旅游的项目多是依赖自然,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比如,追极光和观鲸鱼都是不可预测的。Giovanna Bertella认为,北极旅游还需要更多稳定的旅游项目,食物可能是一个有潜力的方向。相比她的祖国意大利,挪威人的饮食文化并不浓厚。她认为,在挪威经济崛起的年代,人们没什么时间做饭,传统食物没有被很好地保留下来。直到近期,才有人开始挖掘挪威的传统食物,以开发新的旅游产品。
Bjorn Midthun认为,对挪威来说,旅游业是受欢迎的挑战(welcome challenge), 虽然游客增长和旅游业发展对挪威是好事,但也要考虑环境的承载力。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前来享受自然环境和资源的人越来越多,原本人烟稀少的北欧地区也开始考虑如何控制自然资源的利用,比如负责任渔业(responsible fishing)。Young-Sook Lee介绍,以前,像其他北欧国家一样,游客在挪威境内捕鱼,不管多少,都可以直接带回家。直到2018年1月1日,挪威才出台新规定,每人最多能带10公斤的鱼离开挪威。
特罗姆瑟的港口。
Young-Sook Lee认为,旅游可以算是连接世界的大使,让不同地区的人们相遇和交流。而民宿房东克里斯汀绝对是个称职的旅游大使。
克里斯汀在客厅里挂了一张世界地图,她常常让房客在地图上指出他们生活的城市。她还非常乐于介绍挪威的生活状况。比如,去年她生病了5个月没有工作,结果得到的工资比平常还高,医疗保险承担了几乎所有费用;雇员每个月有三次请病假的机会,每次可以休息三天,而且不需要医院证明。她认为,当雇主不如当雇员,但她不认同不工作而等着拿政府补贴的做法。
当然,她也有些抱怨。比如养老院不够人性化,护工太少——没有足够的人手陪伴老人,抚摸他们的双手,陪他们讲话,还不如监狱。在她看来,挪威的监狱就像“职业学校”,不是为了惩罚犯人,而是让他们得到很好的职业培训,以便更好地融入社会。
克里斯汀自己并不喜欢旅行,但她喜欢听世界各地的房客讲他们城市的故事。当她听说上海有2400万人口,她马上打了个颤,说道:“要知道挪威只有500万人口,我猜你也在车站看到了,挪威人之间都需要1.2米的安全距离,我肯定无法去上海挤地铁。”
责任编辑:冯婧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