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社会创新|街头斑马人:边缘青年的第一份工作是城市公共大使

Johnny Magdaleno 徐东东 译

2018-03-12 15:44  来源:澎湃新闻

在玻利维亚的第三大城市拉巴斯,年轻人打扮成斑马保护行人,分发宣传册子,娱乐街上的人们。本文图片均来自La Paz Secretaría Municipal de Educación y Cultura Ciudadana
在玻利维亚的拉巴斯(La Paz),一群年轻人在一栋写字楼的前厅集结,穿戴上斑马的服装,在工作开始前互相激励。
这座近百万人口的城市的早高峰忙碌时刻很快来临。无数吉祥物一样的斑马人迅速分散,进入交通拥挤、混乱不堪的街头保护行人,维持人行道秩序,偶尔还要给问路的行人提供帮助。他们的行动得到了市政府的批准。
2017年12月的这一天,有265位青年参与斑马人项目。这个由市政府资助的项目,致力于培训家庭破碎或经济窘迫的年轻人成为公共大使,向人们宣传从安全驾驶到合理饮食的各类事项。而他们的服装灵感来自马路上的斑马线。
扮演斑马人,就是扮演一位肩负社会责任的小丑。他们要在街角张贴布告,或挥舞写着“爱”与“尊重”的停车牌。引导行人穿越人行横道时,斑马人要跳起舞来;司机想闯红灯时,斑马人就做出夸张的手势上前拦阻。
斑马人提醒拉巴斯的司机留心周围的行人。
从这方面来说,斑马人项目是一种提高交通安全的有趣方式。同时,这个项目也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斑马人项目将那些滑入社会边缘的青年人领上公共性很强的岗位。这种岗位的培训、结构、配套服务和社交圈子——还有每个月688玻利维亚诺(相当于100美元)的津贴——能帮助这些青年男女走出学校后步入生活正轨。
马尔科·帕丘里(Marco Pachuri)是一位24岁的拉巴斯青年,他向记者讲述了项目的每周日程,以及心理学家组成的项目团队对他的支持,这些使得他在日常学习生活中更有计划性。
帕丘里的母亲在他上高中前离开了家庭,他的父亲时常打骂他。父亲的生意破产后,十几岁的帕丘里不得不四处谋生,他曾经帮卡车司机给当地的店铺运送箱装可口可乐。那时斑马人引起了帕丘里的注意。帕丘里回忆:“我总是在街上看到斑马人,有时他们会拦下我。我觉得斑马人很可爱,他们可以和所有人说话,从孩子到老人。”
另一位斑马人埃琳娜·奎瓦斯(Elena Cuevas)说,她的同事们就像自己的另一个家庭。奎瓦斯还是婴儿时,就失去了母亲。她说:“他们让我明白,我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他们也爱着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兄弟姐妹。”
去年8月,我和一群全球城市专家拜访了拉巴斯,探寻斑马人项目的内在运行细节。那时这个项目已经获得了2016年广州国际城市创新奖。这个项目的成功离不开拉巴斯的人民。斑马人的热情富有感染力,向低收入地区传播了一份珍贵的友情和正面的影响。
来自波哥大的经验
2001年,拉巴斯市委员会与艺术家凯蒂娅·萨拉萨尔(Katia Salazar)共同创立了斑马人项目,并将项目落实到当地交警部门。这个项目的灵感来自1990年代哥伦比亚波哥大的类似项目——当时波哥大的市长安塔纳斯·莫库斯(Antanas Mockus)派遣小丑去羞辱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司机和行人,可惜那位市长的决策让波哥大的交通变得更糟。
在拉帕斯,斑马人项目的第一次行动,汲取了波哥大小丑的教训。拉巴斯的小丑只会向没系安全带的司机,或信号灯还没变色就闯马路的行人吹口哨。
拉巴斯的教育与文化秘书,也是斑马人活动的监管者塞尔吉奥·卡瓦列罗斯(Sergio Caballeros)回忆:“一开始,人们激烈地批评这个项目,认为政府应该投资其他方面。一些人受到警告他们的斑马人的刺激,有的推搡斑马人,甚至还有司机想驱车碾斑马人。”
斑马人的灵感来自交通标志斑马线,他们帮助行人安全穿过繁忙的大街。
斑马人的形象渐渐提升。到了2002年,大雨造成了拉巴斯严重的城市内涝,有60人溺亡。事故原因之一是街上乱扔的垃圾堵塞了排水管和下水道。斑马人开始鼓励街上的人们使用垃圾箱,强调个人行为可以从量变产生质变。如今,斑马人还鼓励人们少吃加工食品,并且向警察报告他们目击的犯罪。
卡瓦列罗斯说:“项目发展到今天,不再是去告诫人们他们必须遵守什么规范,而是告诉人们,如果你决心改变自己的态度,就可以提升每天的生活质量、乃至一生的生活质量,还有家人的生活质量。”
卡瓦列罗斯说,项目的直接效果难以量化,但的确产生了积极作用,比如拉巴斯的交通事故数据就十分良好。即便如今拉巴斯的汽车拥有量大大提升,从2001年的近13万辆汽车,增加到今天的40万辆,但拉巴斯交通事故的总量基本维持不变。
第一份工作
如今的斑马人是拉巴斯的非官方小丑。你可以发现斑马人的形象出现在广告牌和壁画上。当地的制片人还拍摄了一部斑马人为题材的电视剧,甚至还有一部专门的故事片(尽管因为资金问题,电影拍摄暂停了)。拉巴斯市长路易斯·雷维利亚(Luis Revilla)说:“在拉巴斯,斑马人比足球明星和政治家还要受欢迎。”
对于扮演斑马的男青年与女青年来说。688玻利维亚诺的津贴并不够维持生计——玻利维亚的每月最低工资标准是2000玻利维亚诺。但这点钱至少够支付他们的通勤成本,也能帮助他们支付学校费用,给家人购买生活用品。
如今的斑马人是拉巴斯的非官方小丑。
据一位管理斑马人日常运作的政府雇员利塞特·奥利瓦雷斯(Lisett Olivares)的观点,这个项目的初衷是为拉巴斯的青年提供“第一份工作”。青年人打扮成斑马人,在早晚交通高峰出现,每日工作数个小时。参与者能从这份工作学习到“软性的”工作技能,比如按时上班、按时学习,通过与街头各色人等的谈话,还能学习如何与人进行复杂的沟通。
要成为一名斑马人,你必须在当地职校或高中就读。街头工作之外,斑马人还能获得在公交系统和当地日托中心短期兼职的机会。一旦获得足够的经验,项目组还会帮助斑马人争取正式的工作。奥利瓦雷斯说:“我们每年选拔10名斑马人进入市政府的不同岗位工作。”
项目组还提供心理健康服务,心理健康服务能够大大改善紧张工作对斑马人造成的心理波动。如今正在学习会计的奎瓦斯说:“工作一开始压力很大,头三天工作时,我刚和司机交谈,他们就会向我吼叫。现在的我倒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斑马人精神
在一个晴天,我有幸也打扮成一名斑马人,加入了帕丘里等斑马人的下午值勤。当时街上交通堵塞,帕丘里说比往常还要拥挤。一群政府雇员正在市中心罢工,阻塞了市政厅附近的道路。
路过汽车时,一些司机向我们瞪眼。帕丘里没有丝毫不安。他告诉我,街上的互动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都让现在的他比过去更有感同身受的力量。他说,“如果问起行人的一天过得如何,他们就会和你谈上几个小时。”
斑马人会向他们遇到的每一个人致敬,无论生意人还是乞丐。与我们交谈的许多人满怀感激,友好的交谈缓解了堵车时的烦躁。当我们手舞足蹈时,不少人开怀大笑。还有一个逗乐的孩子紧紧拥抱我,这是那么多年来我收到的最漫长的拥抱。
我有幸打扮成拉巴斯的一名斑马人,收获了一次美好的拥抱。
卡瓦列罗斯说,拉巴斯为了摸清公众对这个项目的感情,进行了无数次调查。90%的受调查者认为斑马人项目本质上是一个教育项目。80%的人说,假如没有斑马人,拉巴斯的车辆与行人出行状况会更糟糕,车祸死亡率也会飙升。尽管刚开始的时候这个项目显得比较粗糙,时至今日,却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因为斑马人项目是一种“爱的教育”。
从2001年起,超过6000名像帕丘里和奎瓦斯那样的年轻人通过了项目的培训。也是从那时起,斑马人项目扩展到玻利维亚的其他城市,比如埃尔阿尔托(El Alto)、苏克雷(Sucre)和塔里哈(Tarija)。随着拉美私家车拥有量的上升,或许这个项目还能为拉美其他城市提供参考经验。通过那些打扮成斑马的青年人,项目的精神将会持续存在。
奎瓦斯说:“或许我不会永远是一名斑马人,但我会永远保持斑马人的精神。”
(本文编译自citiscope)
责任编辑:冯婧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