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建筑界“诺奖”今晚揭晓,丹麦70后明星建筑师呼声最高?

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综合编译

2018-03-07 08:48  来源:澎湃新闻

北京时间3月7日晚23:00,第40届普利兹克建筑奖即将揭晓。普利兹克奖素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每年评选一次,授予一位或多位做出杰出贡献的在世建筑师。和一些其他的流行奖项不同,评委会在大批量的候选中若干提名,最终在提名里选取唯一的得主,而被提名建筑师的名字和数量并不会事先向公众公布。因此,普利兹克奖得主的猜中难度似乎与中彩票难分上下。即便这样,每年开奖前,这一“无奖竞猜”仍是不少人热衷的活动。
Archdaily发起的投票看,得票最多的比亚克·英格斯是BIG建筑事务所的创始人,是一位来自丹麦的70后明星建筑师。

呼声最高的候选人
从建筑界权威媒体Archdaily发起的“谁应该获得2018年度普利兹克奖”投票来看,目前呼声最高的前三名分别是比亚克·英格斯(Bjarke Ingels)、斯蒂文·霍尔(Steven Holl)和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有趣的是,由于普利兹克奖的候选池过于庞大,Archdaily网站今年干脆列出了101个民意投票选项(去年为28个),其中第101项为“其他”。
Archdaily上截至3月6日19:30的投票结果,其中有3.4%的回复者选择了“其他”选项
截至发稿,得票最多的比亚克·英格斯是BIG建筑事务所的创始人,这位来自丹麦的70后明星建筑师赢得过大量竞赛,并多次参加各双年展。他的作品体现了一种非比寻常里的乐观,有趣,娱乐性,实用性和可达性。他的许多项目力图寻找如何将可持续发展变得有趣好玩,如何对建筑做出整体回应,提升生活品质标准。在BIG建筑师的一次访谈总结里,Ingels说道:“建筑似乎陷入两个同样残缺的困境里:天真乌托邦派或极其务实派。我们坚信在这截然相反的对立面之间无人触及的地方,存在第三个选择:实用的乌托邦建筑,将建造社会、经济与环境意义上完美的建筑作为实际的目标。”
比亚克·英格斯(Bjarke Ingels)
BIG事务所的代表作“乐高之家”体现了其作品具有趣味性、娱乐性、实用性和可达性等特点
斯蒂文·霍尔(Steven Holl)从上个世纪末起,就是该奖项呼声最高的候选人之一,有人将他称为“建筑界的村上春树”,虽然未必恰当,但是他多年来的得奖呼声可见一斑。
斯蒂文·霍尔,出生于1947年12月,在他从业的四十余年中,多次赢得颇具声望的大奖(当然普利兹克奖除外),其中包括著名的阿尔瓦阿尔托奖(Alvar Aalto Medal)、美国建筑师学会金奖(the AIA Gold Medal)等等。1991年,《时代》杂志(Time Magazine)将他称为美国最好的建筑师。他最擅长于运用光影描绘出每个建筑在其特定的环境里独一无二的特点。
斯蒂文·霍尔(Steven Holl)
斯蒂文·霍尔事务所强调设计的在地性和项目各自的特色,从而升华体验者的感受,他们说:“室内空间的现象,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墙壁和地板材料的颜色房屋内空间所产生的现象,透过窗户进入室内的阳光以及墙壁和地板材料的颜色和反射都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如果说建筑是一首乐曲,那么建筑材料便是能演奏出它们之间的共鸣与不协和音的乐器,在空间经验中引发思考与感受。”
英国人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和霍尔一样,都是普奖民意候选榜单的常客,大卫·奇普菲尔德建筑事务所以轻盈简约的设计风格著称,在博物馆设计和改造方面尤其专长。该事务所最有名的作品为位于伦敦圣潘克拉斯广场上的Gridiron办公大楼、位于法国兰斯的美术博物馆以及及德国柏林的新博物馆改造项目。
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
这位65岁的著名建筑师与上海也颇有缘分。2007年,他受邀担纲虎丘路20号上海外滩美术馆建筑的改造,以简洁优雅而功能完善的内部空间为这一历史建筑注入现代艺术空间的精神与气质。今年年中,根据预期,他所设计的西岸美术馆也即将竣工。这一美术馆是西岸艺术长廊未来的规划里最受关注的项目。2019年至2024年,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将与西岸美术馆进行深入的合作交流。
上海外滩美术馆建筑
来自评委的“剧透”和奖项背后的趋势
普利兹克奖并不会按照网络上的呼声来出牌,于是,人们开始试图通过唯一掌握“实权”的评委会来获得线索。
上月,在接受美国建筑网站Archpaper的采访时,评委之一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提到了他今年做评委的经历,他的回答也被认为是对于本届普利兹克奖的一次“剧透”(当然也很可能是普通的“烟雾弹”)。理查德在采访中说道,如今的纽约已经不再是建筑界最前沿的地方,“昨天(接受采访的前一天),我们几个普利兹克奖评委一起选出了今年的得主——当然这还不能说。我想说的是,如今建筑界呈现出非常有趣的趋势:印度和南美建筑师的数量不容小觑,建筑师们着手解决穷人的住房问题,并且在工作中大量用到振奋人心的新材料,或是在一些新的地方进行设计,他们对此作出回应。从这些角度来看,建筑圈变得越来越广阔,也越来越好。我可以像去隔壁房间那样轻松地打电话、发邮件。数字化意味着全球化。因此,从一方面来看,世界正在缩小,虽然从政治层面来看……唔,这个还是不要说了。”
普利兹克建筑奖国籍分布,图片来源:有方空间
从理查德的回答来看,今年的普奖或许将花落印度或南美建筑师。在过去39年里,共有20个国籍的建筑师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其中美国以8次获奖位居榜首,不过,在最近几年的普利兹克奖中,都不见美国人的身影。不管怎么说,普奖得主的国籍似乎正变得越来越多元化。比如去年普奖颁三位西班牙建筑师拉斐尔·阿兰达(Rafael Aranda)、卡莫·皮格姆(Carmen Pigem)和拉蒙·比拉尔塔,而前年的普奖则属于智利建筑师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
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被称为“冷血人道主义”建筑师
事实上,从1979年的首届普利兹克奖起,这一奖项几乎都被授予白人男性建筑师(直到2014年才出现第一位女性普奖得主——扎哈·哈迪德),不过,从近年来看,普利兹克奖的评委似乎正在把网越撒越大。2016年,奖项授予了智利建筑师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他并不以地标性建筑出名,而是因为他在解决穷人住房问题上革命性的方法而受到关注。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曾在智利北部城市伊基克的一个项目中为非法定居的100户家庭设计并建造“半成品”房子,由此来看,评委会似乎越来越关注建筑师的社会行动。
金塔蒙罗伊住宅,2004年,智利伊基克 上图:摄影:路德维科·杜素辛, 得到财政资金支持的“半成品房子”, 下图:摄影:Tadeuz 这种创新的方法又被称为“增量住房”,允许在较为昂贵的土地上建造更加接近就业机会的社会保障住房,并培养居住者的成就感和个人投资意识。
另一方面,似乎是为了展示建筑设计应该需要合作的特点,去年的奖项颁给了三位共事的建筑师,西班牙建筑师组合RCR,拉斐尔·阿兰达(Rafael Aranda)、卡莫·皮格姆(Carmen Pigem)和拉蒙·比拉尔塔(Ramón Vilalta)。他们在西班牙吉罗纳合作建造朴素而触动人心的建筑物。
西班牙建筑师组合RCR
聚焦社会意义的普奖和冷门候选人
根据近年来普利兹克奖的多元化以及对社会行动的聚焦,国外建筑媒体AD(Architecturaldigest)则给出了一些冷门的得奖选项:
美国亚拉巴马州奥本大学学生的“乡村工作室 ”(Rural Studio)已经为穷人进行了36年的房屋设计和建造。工作室的成立者Samuel Mockbee2001年去世,但是他的继任Andrew Freear,以及奥本大学的学生、教职工及校友都具有得奖的理由。他们的建筑富有创造力,且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应该符合普利兹克奖的价值观。
乡村工作室的作品
中国建筑师张轲用自己的方式挽救北京不断消失的胡同。他和他的“标准营造”工作室致力于通过将学校、图书馆、画廊植入现存的胡同来拯救这一传统。在北京以外,他在西藏以低技术介入建筑设计,这些建筑像是露出地表的石头,完全由当地的工匠完成;而在上海,他又用高科技为诺华制药设计实验大楼。
建筑师张轲
“标准营造”作品,北京微杂院,图片来源:标准营造
西藏南迦巴瓦接待站, 图片来源:标准营造
拉兹·里华尔(Raj Rewal)有望成为第一位获得普奖的印度建筑师。他最受欢迎的建筑包括新德里国会图书馆和新德里国际展览中心。里华尔关注现代主义,他努力让传统印度建筑形式适应战后国家人口增长所带来的规模。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他一往无前。
新德里国会图书馆
叙利亚建筑师Marwa al-Sabouni无法建造很多作品,但这也是她有可能得奖的关键。她被困在叙利亚霍姆斯市,她见过这座城市被战争摧毁,也见过无数同胞在无尽的战火中失去生命。在她2016年的《为家而战》一书中,她描述了自己的信仰:建筑师所扮演的角色并不限于建造实体建筑物,还应筑起情感上的堡垒。她成为了一个保持乐观的标志,帮助叙利亚人民及其他深陷灾难的人们继续活下去。
叙利亚建筑师Marwa al-Sabouni
无论今年的普利兹克奖得主是谁,作为建筑界的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奖为建筑界乃至社会所带来的影响或许更为重要。而对候选池里的每一位建筑师而言,能够设计出被人喜欢和记住的建筑,也许比获得普利兹克奖更让人骄傲。
责任编辑:顾维华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