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纪念|先生之风——南怀瑾先生百年诞辰感怀

张耀伟

2018-03-07 08:45  来源:澎湃新闻

南怀瑾出生于1918年3月18日,作为中国当代诗文学家、佛学家、教育家、中国古代文化的传播者,他1949年赴台,在家设帐授徒,讲授中国古籍经典,曾和钱穆、胡适、林语堂、牟宗三、唐君毅等人在台港两地往来阐述传统文化。2004年,移居上海。2006年,创立太湖大学堂。2012年9月29日在苏州太湖大学堂逝世,享年95岁。
今年恰逢南怀瑾诞辰100周年,中国台湾地区中华唯识学会日前举行“景念南公怀瑾先生百年诞辰学术研讨会” ,来自各地各界人士、学生近百人参加了此次活动。其中上海中国书法院执行院长、道南大学堂创办人张耀伟代表中国大陆南怀瑾先生的学生发言,以现实生动的一个个故事,回顾了受南怀瑾先生教诲,并得到成长的心路历程。“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刊发此文。

南怀瑾
今年是南怀瑾老师诞辰100周年,我怀念恩师。社会各界都在纪念南老师。我感慨良多,赋诗一首:春秋五载空悠悠,太庙云散寥星辰,师尊虚有众妙门,拈花一笑有几人。
一、认识南老师
有人说,南老师是“国学大师”“教父”,“大师”,“禅师”,“教授”,“商人”,还有说是“骗子”,等等,林林总总的称呼,无不反映了南老师是一位当代关注度极高的老师,南怀瑾已成为当代文化传播的代名词。
在一次纪念活动上,中共中央宣传部老副部长龚心瀚先生曾评价道:“南怀瑾先生是当代孔子似的人物”。上海佛学研究所所长苏渊雷曾经说:“南先生是在家的出家人,在家的修行人”。国医大师裘沛然说,“南怀瑾是非妖即仙”。张尚德先生说,南老师是“仙佛圣贤”。
有一年,我去台北拜访李敖先生,一进门,李先生就说:“南怀瑾是骗子”,“张尚德是妖人”。我一时惊愕又诧异!我问:“为何?”李先生说“自古没有儒佛道通家,南先生说自己是儒释道通家,不成立”。“尚德,一位名教授,却办禅修班,神神道道”。李先生给我看他在文献资料上的批注,并坚定地说,当今只有他才是儒释道通家。临走时,李先生给我题词,写了六个字:“一分德,一分货”。
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对我说,南怀瑾先生以其传播儒佛道文化的影响力,称为“国学大师”,是名至实归的,是当之无愧的。
南老师,一生解惑、授业、传道,但行事低调,在传述他的思想过程中,从未说自己是学者,也从不承认自己有学生。他说,不要称他“大师”,他说大字加一点,他是“犬师”。他的著作传扬海内外,从书名就能直观判断,南老师的学风一目了然:例如《论语别裁》、《老子他说》、《孟子旁通》、《禅海蠡测》。当今大数据、互联网、智能化时代,传统形式和传统意义的人、事、物是容易被遗忘的,但是南怀瑾三个字,在男女老少、士农工商兵和海内外,是知名度、搜索频次和公认度最高的人物之一。
孔子说:“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南师著述身体力行,深入浅出,充满灵性之光。他的读者遍及学界、商界、政界,乃至民间大众,受教者受益者无数,不乏国内外精英,其影响之深远是划时代的。南师润物细无声的人性教化,不同程度地启发、感动、改变了人们的内心,令人无限感佩和思念。南师辞世后,彼得·圣吉特地从美国赶到太湖大学堂,发愿要把南师的学问和著述进一步传到西方去,传到世界去。他说,“中国文化对西方乃至全世界是很有帮助的,尤其这个时代和未来,世界充满了危机,非常需要借鉴中国传统文化诸多宝贵的思想与经验。就拿管理学来说,如果只是寄托于规则和利益管理,而不是以各自的内心观照和修养为立足之本,就不是真正好的管理”。
南怀瑾给张耀伟的书法题字
二、南师的学问
我们同学常常赞誉老师,“手无分文,富可敌国;身无片衔,权倾天下”,这句话形象地描述了南师的人生轨迹。
南师少年读私塾时写的诗,现在读来也颇受感染:“西风黄叶满山秋,四顾苍茫天地悠,狮子岭头迎晓月,彩云飞过海东头”。第一次读到这首诗,我备受鼓舞:一个奋发青年,瞭望苍茫大地,念天地之忧情,晓月过后彩云来,此乃南师95个春秋的真实写照。
南师除了授业解惑传道,他的商业实践以及对工商界人士的关注与护持,对社会都有深远而重要的影响。他毕生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化众生,推进文明,都是为了实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崇高理想。
南师的学问和情怀是中国古今文人穷其一生所追求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家国情怀和积极入世的社会理想的体现。他的名利观:“计利应计天下利,求名应求天下名”,同样也体现了这一点。
南师治学大象无形、大道至简;不受负累、不埋书斋;道法自然、求真务实,观照生命、宇宙、时世,游走在入世出世之间,遍及庙堂和江湖之中。南师做学问,不落窠臼,将文史哲、天文地理、科技医学融合一片,不受学术规范所缚,也不受学术流派限制,直承先哲圣贤气象,又不拘一格。这种气魄和视野,宏观与融通,使他的学问获得气象,处处皆活,立地成真。
南怀瑾给学生的禅语
三、南师的商道智慧
左手国学,右手商道。国学中有商道,国学包涵的内容自然蕴含人类生产生活不可或缺的商道。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上,我们祖先不仅创造了辉煌的农业文明,也创造了灿烂的商业文明,成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南师饱读经书,自然也熟悉商业,因此,先生实践商道、兴修铁路,也就不奇怪了。传统文化与经营哲学并用,六年修成百年路(金温铁路)。南师的一生从不为钱财所捆绑,一旦需要投资实业谋福利于大众时,他振臂一呼,就有众多响应者参与并提供资金,堪比富可敌国。
南师第一次和朋友一起做生意开公司取的名字就叫“义利行”,具有鲜明的传统文化色彩。他尊姜子牙为中国商人的祖师爷,推崇管子的经邦济世哲学,都是根植于历史文化中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的展现。他曾说:“一个人一生里做的事情,对人类永远有功劳,永远谋利于大家,这个才叫事业,如大禹治水。其他的上到皇帝,下至乞丐,都不是事业,那是职业。”所以他常说:“经营不让陶朱富,贸易长存管鲍风”。在建造金温铁路时,他提出了四项“基本原则”:共产主义理想,社会主义福利,资本主义经营,中国文化精神。
记得2012年8月,南老师最后一次教诲我,拉着我手说,“以后你要每天打坐,每天读书。办学校不要以营利为目的,做服务大众的人。”
南怀瑾先生(左)与本文作者
从立功、立言、立德的角度看,南老师是一个知行合一、学以致用、内外兼修的人。金温铁路建成时,他赋诗:“铁路已铺成,心忧意未平。世间须大道,何只羡车行”。中国文化复兴、中华民族文化自信之路尚未建成,路途漫漫。
南师是一代宗师,但也有人说南老师是伪学者,是伪大师,是商人,是江湖骗子……我和读过南师书的,不管认识或者不认识南师的同道都有共同的认知——他既是学者,又不是学者;既是大师,又不是大师;既是商人,又不是商人;他超越了这一切!南老师是一代宗师。
南怀瑾题字
四、南师之风 山高水长
2013年年底以后我再也没去过太湖大学堂,因为一些原因,仿佛竖起了一道无法逾越的墙围,把我与太湖大学堂隔离了,好想再去那里,再感怀南老师的音容笑貌!好想再去那里,坐在禅堂,身心随寰宇之气游荡……
有一次,我与北京学长交流,阐明我的观点:太湖大学堂是南老师创办的文化道场,是服务社会大众的,我们都有责任去维护、传承,结果还是被误解了。南老师和刘雨虹老师曾经批评我“烂好人”,看来我还是没有悟道。
道南书院、道南大学堂、恒南书院等都是在南师影响和支持下创办的,坚持举办文化讲座和研习班。张尚德教授,作为两岸知名的文化使者,筚路蓝缕、历尽艰辛,在偏远的湘潭农村建造了近7000平方米的讲堂,与道南大学堂、中国文化书院、岳麓书院等交流举办活动,成为湖南及华中地区重要的文化交流空间。道南大学堂利用上海区域优势,除了开办国学班,还与上海市社科院、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共同举办浦江国学论坛,以及国学研习班。恒南书院则定期开设各类讲座,研习班,并形了成传统和口碑。
书法联《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张耀伟)
全国以参悟、传扬南老师思想的网站和公众号就更多了,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
2012年9月29日,16:26,南老师往生的定格数。626,又是我的出生日,我的生命数字。我不信迷信,但我敬畏天地,所谓人在做天在看。2006年7月23日下午,南师通知我去太湖大学堂商议书籍出版事宜,当天阴雨霏霏,在高速公路上,司机遇到一水坑猛踩刹车,汽车四十五度撞向高速公路围栏,蹭着围栏行驶,当时,我已失去知觉,等恢复过来时,才得知车子已报废,车门严重变形,我们是在旁人帮助下爬出来的。我断了三根肋骨,当时我俩都系着安全带,否则后果就难以想象了。无独有偶,2012年12月16日,我去庙港拜会刘雨虹老师,在同一路段又发生严重车祸,当时被追尾后,撞到围栏后调转一百八十度逆向行驶。司机已经吓懵了。这一次我俩又死里逃生,兴许是我业障太深。也许是古老的谶语:冥冥之中有定数。
五年过去了,南师的身影总是萦绕着我,我宁可相信南师还活着,还延续着我对恩师的依赖。
这五年中,我深刻体悟到人生苦短,生命无常,尤其在亲友生离死别时,会让我更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一切皆为缘,结缘、惜缘、随缘。
这五年中,我十多位亲友相继离世。由于疏忽大意,没有及早关心,我父亲从发病到病逝仅20天,我每天在医院陪同救治,但一切还是晚了。奶奶、外公、外婆、姨夫、姨妈,堂兄,还有多位老师、领导、同学、同事、好友,他们相继离开了我。
其中英年早逝的吴来伟是我大学研究生同学,身高1米8,帅气,好运动,事业有成,年仅四十出头,从感觉人不舒服到自己去医院,仅仅三天,猝不及防就走了!生命如此脆弱!无常!
还有几位文化界前辈,如汤一介老师、闫肃老师、丁锡满老师、叶曼老师等,他们一一走了,但他们给我们留下了文化财富。
亲友的离别,一切来得突然,一切又为时已晚!急切、悲痛、后悔,假如时光倒流,假如从头再来,我会更爱惜生命,我会更珍惜当下。
我重温国医大师裘沛然一花四叶汤:健康长寿之花,豁达、潇洒、宽容、厚道之四叶。延续生命的关键在于识度与守度。
生命的无常,让我深陷悲悯,常常有莫名的忧患。老师的事业有谁能继承呢?
遥想当年,孔子弟子三千,代代相传,儒家思想才得以在全世界发扬光大。作为孔子得意门生的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孔子称赞他“贤哉回也”。千古趣联:一担重泥拦子路,两岸父子笑颜回。
师尊虚有众妙门,拈花一笑有几人?现在经常能遇到海内外南老师的弟子,但我常常思考,又有几人能学习颜回、迦叶尊者,承南师之大统?我扪心自问,惭愧!
南师常常教诲我们,修身修心重在行。我惭愧,自知自己的修为、能力远远不够。在传承南师的文化思想、修筑人心回归之路的事业中,我又能做到多少?
南老师远行了,师恩未报,愧对恩师。慎终追远,大道向南。
南怀瑾与太湖大学堂学生合影
责任编辑:黄松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