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女指挥家阿米莉:在伊朗,作为一名女性音乐家会遭遇更多困难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实习生 范翕然

2018-02-26 15:39  来源:澎湃新闻

指挥家尼查特·阿米莉(Nezhat Amiri)今年1月在伊朗德黑兰举行了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音乐会。
阿米莉是伊朗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指挥家。在德黑兰最著名的音乐厅——Vahdat大礼堂,她指挥一支71人的交响乐团,带来了一次精彩绝伦的表演。
这场音乐会是伊朗曙光音乐节(Fajr music festival)的一部分。55位音乐家和16人的合唱团在台上尽兴表演了两个小时,他们演奏了三首波斯古典音乐大师的作品,也是第一次演奏传奇作曲家Morteza Hannaneh的音乐。女性在两个团队中几乎占了一半,包括阿米莉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义务工作。
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前,Vahdat大礼堂是世界上装备最好的现代歌剧院之一,这里举办过很多音乐、舞蹈演出,然而从没有女指挥家在这里登过台。
尼查特·阿米莉
这场音乐会被认为打破了对女性和音乐的禁忌,在伊朗国内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伊朗改革派日报Ghanoon对阿米莉进行了采访,并在头版刊登了她的照片,标题名“我挣的钱还不如一个建筑工人多”。伊朗英语新闻电视台也为外国观众报道了这场音乐会。然而,伊朗本土电视台仍然受到限制。
现年57岁的阿米莉拥有德黑兰艺术大学作曲硕士学位,曾经师从著名音乐家帕尔维兹·曼苏里(Parviz Mansouri)。38年的职业生涯里,她一直在为得到应有的认可而奋战。
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没有争议的传统波斯音乐一度也被列入禁令。此后,限制渐渐放宽,流行音乐甚至说唱和摇滚也流行起来。然而,伊朗管控艺术的法律和条文始终模棱两可,有时甚至是专制的、武断的。尤其是女性音乐家,面临着更大也更基本的问题。
“从一开始,我就在与现实搏击——我被忽视,社会没有做任何努力来培养我的技能,统治阶层背弃我,冷落我。”阿米莉说,她常常有筋疲力尽之感,“面对一扇紧闭的门,你会坚持敲多少次门?你能沉默多少年,不说出你的悲伤?当这种悲伤变成公共情绪,它也需要公共救济。”
阿米莉的遭遇不是个例。世界各地的杰出女指挥家都在为获得认可而斗争。最近,美国指挥家马琳·阿尔索普(Marin Alsop)被任命为维也纳广播交响乐团第一位女性艺术总监,就成了国际头条新闻。
阿米莉坦诚,在伊朗作为一名女性音乐家会遭遇很多困难,然而,艺术内部的问题更广泛。
“在伊朗,音乐就像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就像孤儿。”她感慨,“在我们国家,根据宗教法令,音乐是不应给予空间或优待的艺术……我们失去了一代又一代音乐家、理论家、音乐史学家,有些人甚至为音乐献出了生命。”
阿米莉表示,当局也应该指明,女性是否能在舞台上表演,“我们是一个系统、一个国家,为什么一个城市(比如德黑兰)可以,其他城市又不能?”
阿米莉说,伊朗前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给国人带来了巨大压力,促使许多人转向音乐,以心存希望或表达反抗。
在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的温和管理下,本已解散的德黑兰交响乐团重新活跃了起来。然而,鲁哈尼领导下的渐进式改革,还是让很多人失望。
“我看尽了起起落落,我们现在在走下坡路……这是一个获得过些许希望,又失去希望的时代。”阿米莉这样说。
尽管面临挑战,阿米莉仍然想成为“希望的象征”。
“你活着是因为你心怀希望。有时你知道自己会被打败,但无论如何你都会努力。你知道你必须去尝试。”阿米莉说,“我的头撞破了,但我把它包扎起来,重新站起来。我因此努力了上百次。”
责任编辑:梁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