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赢家

平昌冬奥会:一本不容乐观经济账,一次代价巨大的赌博

澎湃新闻记者 陈均

2018-02-26 08:07  来源:澎湃新闻

热热闹闹的平昌冬奥会即将落下大幕。作为东道主,韩国在奖牌榜上(第7位)比四年前的索契冬奥会着实递进了几名,却也算不上惊喜。
对东道主而言,评价一届赛事是否成功,恐怕也不只是奖牌榜一个标杆,巨大投入带来了多少利润或许会在奥运之后的更长时间里为人们说道。
当地时间2018年2月25日,韩国平昌,2018平昌冬奥会男子四人雪车第3轮/第4轮。东方IC 图
尽管在平昌冬奥会落幕前,韩联社称,韩国总统府青瓦台透露,平昌冬奥会带动消费支出增长1.4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2亿元),预计将促进韩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加0.2个百分点。
这个数字并未能让韩国上下满意,至少现在看来,主办方在冬奥之前的预估有些太过乐观。
门票包干、赞助摊派?经济效益难达预期
当下流传最广的是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报告——《平昌冬奥会创造的经济效益》。
报告称,本届奥运会将创造经济效益约65万亿韩元(折合600亿美元),平昌冬奥组委会主席李熙范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通过平昌冬奥会,江原道在地域经济发展上会实现重大突破。”
的确,通过举办一届奥运盛事可以实实在在带动消费,可以辐射刺激周边地区的各产业经济增长,但值得一提的是,预期收入并不意味着已经板上钉钉,考虑到相关经济报告出自2011年,实际情况能否达到预期值得怀疑。
以平昌奥组委一月中旬公布的数据看,平昌所在的江原道地区宾馆和酒店,共有客房约72000间,当时只有16744家房间被预定,仅占全部房间数量的24.66%。
再看门票销售,根据平昌组委会的说法,94%的冬奥会门票被卖出,仅17日一天就有14.6万名观众来到现场观赛。但是现场的实际上座率却和组委会的说法有所出入,无论是高山滑雪场还是奥林匹克公园的冰上运动中心,都出现了大量的空座位。
奥运志愿者甚至被组织去填补空闲的座位,他们会脱去志愿者制服,扮成普通观众的模样。如果随后真正买了该座位门票的观众入场,志愿者们再自行离开。
当地时间2018年2月25日,韩国江陵,2018平昌冬奥会女子冰壶决赛,瑞典8-3韩国。东方IC 图
对此,组委会方面给出的解释是:“我们希望这样有助于增加体育场的气氛,使运动员能发挥他们的最佳水平。”
其间,日本雅虎新闻网的一则报道也让人们对票务销售的实际情况感到扑朔迷离。日媒表示从去年11月到今年开赛,门票销售从30%激增到超过77%,但其中大部门门票实际被韩国很多本土企业和机构以响应政府号召的形式承担了。
韩国企业要承担的不仅仅是门票包干,平昌奥组委曾骄傲地表示,这届冬奥会是赞助商数量最多的一届,但韩国媒体随后透露,韩国国内几乎所有大型企业都参与了赞助活动,除了自愿为冬奥埋单的商家,也有部分企业是被政府和官方摊派了任务,属于不得已而为之。
交通不便、住宿昂贵成掣肘
事实上,平昌冬奥会对于海外观众和游客的吸引显然没有达到预期。根据旅游情报公司ForwardKeys的数据,从美国到韩国的机票预定量在2月总共增长了24%,飞往韩国的全球机票预定量增长幅度则是15%。ForwardKeys公司的发言人塔西表示,对于一个正在举办冬奥会这样全球盛会的国家来说,这样的增长数据并不高,“原本预期会有三位数的增长。”
与韩国毗邻的中国原本被认为是一个主要的游客输出地,考虑到平昌冬奥恰逢中国春节长假,但最终得到的数据令人失望。
韩国《亚洲经济》网站报道,据文化体育观光部与韩国旅游局判断,冬奥期间来到韩国的中国游客在8万至9.2万人次之间,不仅与去年的14.5645万人次相比降幅明显,也是近年来的历史最低点。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滑坡?
当地时间2018年2月24日,韩国江陵,2018年平昌冬奥会速度滑冰女子集体出发决赛。东方IC 图
最直接的看法,平昌奥运引爆了物价,让游客觉得不值。平昌郡所属江原道地区,冬奥期间酒店住宿一晚平均大约在30万到40万韩元之间(人民币1800元至2400元),要知道在不举办冬奥的年份,旺季一天的酒店价格也不过是10万至15万韩元,而这已经是韩国方面严打酒店涨价乱像之后的价格,此前一些酒店单日价格已经迫近5000元人民币。
平昌的先天不足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即便在奥运前已经大兴土木改造了交通,从首尔前往距离180公里的平昌乘坐火车依然需要近两小时。这意味着真正对冬奥感兴趣的外国游客不得不选择挨宰,在平昌当地住宿。
贵得惊人的不只是衣食住行,平昌冬奥的比赛票价也让人看不懂。
以针对中国地区销售的门票为例,平均票价超过800元,最贵的票价高达8000元(冰球决赛),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足球世界杯决赛的门票价格。
事实上,即使是拿到免费门票的韩国国内民众(针对低收入人群),也会因为其他交通、住宿的昂贵,放弃现场观赛。
一份此前来自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调查显示,仅有7.9%的韩国人表示会前往平昌观看冬奥会赛事。
一系列此前未曾预料的窘境让平昌冬奥的实际创收能力大打折扣,联系到开赛前不断攀升的预算,平昌冬奥似乎是要在一本糟糕的经济账中越陷越深。
2015年韩国给出的预算为7万亿韩元,随着基建运营带来的反馈,之后预算达到14万亿韩元(约合130亿美元),但在开赛前有消息透露,实际花销可能在28万亿韩元左右,面临巨大的财政亏空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这种变化甚至让开幕式的预算临时被削减了7成,开闭幕式会场属于临时搭建,主体育场甚至没有顶棚。
当地时间2018年2月25日,韩国江陵,2018平昌冬奥会女子冰壶决赛,瑞典8-3韩国。东方IC 图
营运成本过多,后奥运时期平昌转身难
投入大未必不能赚钱。以索契冬奥为例,超过500亿美元的投入远超韩国,但直接的赞助营销收入就达到13亿美元,相当于温哥华冬奥会的1.5倍。
考虑到每届奥运会商业赞助门槛水涨船高,平昌冬奥的赞助收入理应比往届有增加,但在奥运开幕前被曝光的数字为1.1万亿韩元(约合10亿美元),这还是韩国诸多本土企业慷慨解囊后的局面。
此外,索契冬奥会高达500亿美元以上的投入中只有70亿用于“运营支出”,大比例的投入在场馆和交通的建造上,运营支出所占比例不到14%,今年平昌冬奥会的运营支出则占到20%。
两相比较平昌的表现也算不上突出,眼前花费的运营成本甚至有些多了。
按照韩国方面的设想,希望通过举办一届冬奥会将平昌打造成一个举世闻名的体育旅游城市,继而推动整个江原道的经济发展。
通过体育盛会助推地区乃至全国经济,韩国有成功的先例,1988年汉城奥运会当年韩国实现了12.4%的创纪录GNP增长和142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如今平昌冬奥会可以让韩国人旧梦重温吗?
当地时间2018年2月24日,韩国平昌,2018平昌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平行大回转资格赛。东方IC 图
美国《福布斯》就认为这是一次代价巨大的赌博。平昌冬季体育环境并不能与欧洲冰雪国家比肩,未来体育场馆的维护费也将持续增加,想成功实现转型为冬季冰雪旅游城市的目标并不容易。
更多观点指向经济大环境与比赛地的差异化可能带来的隐忧。
当年汉城奥运会前,韩国经济处在高速发展中,汉城在举办奥运会时已经有千万级人口,是韩国乃至亚洲的一个经济中心。
反观小城平昌只有4.5万人,经济落后,交通和接待能力都不满足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旅游城市的需要。即便韩国方面斥资37亿美元在平昌和首尔之间修建了一条崭新的高速铁路,单程依然耗时两小时。
有关人士就指出,在一个出行率低下、地处偏僻的平昌投入过多很可能面临基建投资收不回成本的可能,如何应对后奥运时期的惨淡变得刻不容缓。
在韩国产业战略研究院的一份分析中,不算基建投入,平昌冬奥会结束后,12个比赛场馆每年维护和运营所需的费用约为314亿韩元,预期收入只有172亿韩元。
平昌每年要填补142亿韩元的窟窿,除此之外,回到已经到账的赞助收入上,韩国国内就指出,太多国内企业应政府需要进行赞助,表面上赞助收益的繁荣实际是以本土企业的利润为代价。
《平昌冬奥会创造的经济效益》提出65万亿韩元的经济效益中,且不说当下与奥运会相关的投资和消费支出(包括体育场馆、交通网络和住宿设施投资建设带来的收入和游客消费)可能创造的21.1万亿韩元有多少水分,比如占比极大的43.8万亿将是后冬奥时代的10年期间所产生的间接经济效益。
至少从现在来看,你得不到一个感到安慰的答案。
当地时间2018年2月25日,韩国江陵,2018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表演滑。东方IC 图
节俭办冬奥,北京有自己的底气
平昌冬奥落下大幕,时间已经实实在在走入北京冬奥周期,平昌的经验对于北京是不是一个借鉴呢?
身在平昌的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部长常宇接受采访时强调要学习平昌奥运的节俭精神。事实上,在筹备北京冬奥会之初,后奥运时期也就是赛后的利用被当作了一个关键点。
北京冬奥组委规划建设部常务副部长刘玉民透露了循环场馆的概念,举例来说,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改造为冬奥会冰壶比赛场地后,将可以重复利用,拆除后可接着游泳,重新搭建又能作为冰壶场地;而五棵松体育馆则可以在6个小时内进行篮球场地和冰球场地的转换……
与此同时,为北京冬奥会新建的场馆也已考虑到赛后利用,大道速滑馆将提供超过1万平方米冰面,一年四季向社会开放。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冬奥此前包括竞赛场馆和非竞赛场馆在内的场馆建设预算,约为15.1亿美元,其中有65%来源于社会投资,其中包括三个奥运村全都是社会投资。
这些规划核心意味着本着节俭为本的北京奥运不会面临财政上的压力。
而北京冬奥组委市场开发部部长朴学东在备受关注的市场开发方面则表示不以盈利为目的,尽管如此,他也透露距离2022还有四年,北京冬奥会已经获得了在申办时承诺的此阶段市场营销收入两倍的收益。
当地时间2018年2月24日,韩国平昌,2018平昌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赛况。东方IC 图
一切迹象显示,关于北京冬奥,无论是商家还是普通民众都保持着极高的热情,而中国具备强大的市场消化能力。
北京与平昌、中国与韩国,在经济体量、市场容量、全球影响力、发展态势以及其他方方面面都有不同。
相比于韩国希望通过举办一届平昌冬奥提振地区和全国经济,中国在2014年就出台了46号文件,强调了体育产业和消费的发展契机,至2015年申办北京冬奥成功,更是给产业发展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一方面,源于中国广大的市场和消费力,在品牌赞助和票房上,北京冬奥完全有理由超越平昌。
此外,北京作为国际化大都市并且已经举办过夏季奥运会,在接待能力和交通服务上完全胜任冬季奥运会的需求,对于海外观众和游客的吸引力非平昌可比。
即便是分赛区延庆,距离北京也不过80公里,交通便利。除了那些看得见的收入,北京冬奥涉及的冰雪运动带动的其他关联产业收入更加可观。
有数据估算,这个数字将达到3000亿元以上。
这并非空穴来风,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我国的雪场总数有458家,滑雪人次突破1000万人次,从2010到2015年期间,中国的滑雪人口和滑雪人次依然保持10%以上的年均增长速度。
《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17年)》预测,在2021-2022年冰雪季,中国冰雪旅游人数将达3.4亿人次,收入达6700亿元,冰雪旅游将带动旅游及相关产业的产值达2.88万亿元。
责任编辑:朱轶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