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逝者

陕西省作协副主席红柯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享年56岁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8-02-24 11:04  来源:澎湃新闻

供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据《西安晚报》官方微博2月24日报道,陕西省著名作家、陕西省作协副主席红柯因心脏病突发,于2月24日上午在西安去世,享年56岁。“他的去世是陕西文坛的重大损失。”
红柯,本名杨宏科,1962年生于陕西关中农村,1985年大学毕业,先居新疆奎屯,后居小城宝鸡,执教于陕西师范大学。他曾漫游天山十年,主要作品有“天山-丝绸之路系列”长篇小说《西去的骑手》《大河》《乌尔禾》《生命树》《喀拉布风暴》等,中短篇小说集《美丽奴羊》《跃马天山》《黄金草原》《太阳发芽》《莫合烟》《额尔齐斯河波浪》等,另有幽默荒诞长篇小说《阿斗》《好人难做》《百鸟朝凤》等600万字。
他曾获冯牧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中国小说学会奖长篇小说奖、陕西省文艺大奖等。
今年1月,《太阳深处的火焰》刚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这部25万字的长篇小说,是红柯“天山—丝绸之路系列”文学创作的一次总结。
《太阳深处的火焰》
在《太阳深处的火焰》后记中,红柯说起自己在新疆的经历,还说过他是这个年龄段新疆作家中跑遍天山南北地方最多的人之一。“荒漠、沙漠、戈壁,令人无限恐怖的大峡谷,达坂也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开始写西域大漠时,是不由自主地以老人、女人、男人、孩子来命名,很少有具体的姓名。大漠中人就是这个样子,跟石头沙子一样,跟飞禽走兽一样,卑微而有生命。好多年以后,当我回到关中故乡,大漠的一切越来越清晰。我才意识到,乡村平原与草原大漠的不同,我才意识到土地与大地的不同。”
著名文学评论家贺绍俊把《太阳深处的火焰》看成是新疆和陕西的热恋,从陕西到新疆,再从新疆回陕西,红柯的文学思绪始终在两边游走。“他热爱陕西,同时他也热爱新疆。于是,在他的小说里,会有两个地域的对话,这使得他的不少小说具有复调的性质。红柯的这一特点在他的新作《太阳深处的火焰》得到了一次集大成式的展现,新疆与陕西不仅在亲密地对话,而且进入到热恋阶段,红柯的思想智慧也在这种热恋的状态中迸发出火花。 ”
陕西作家、评论家李星是红柯好友。他评价红柯是陕西“文革”后第二代作家代表性人物,也是中国文坛实力派作家。“他的作品特色明显,写新疆,写天山。将天山西部民族生活与陕西关中生活结合起来写,他是中国内地作家第一人,是中国文坛独树一帜、风格鲜明的作家。而且他的小说呈现出‘表现主义’与‘印象主义’,是陕西作家中唯一突破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作家。”
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社长曹元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红柯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小说家。“他心里装着故乡,也装着远方。”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曹元勇在《小说界》初做文学编辑时就约过红柯的稿子。虽然谋面次数不多,却深感他是一个至真的人。“他为人朴实,对写出生活中的真实也很执着。他是一个西北人,又在新疆待过,有西北人那种特别的憨厚劲。他说话有口音,你不耐心听,还听不懂。虽然我只发过一两次他的作品,但我挺喜欢他那种带有西北的,带有北疆气息的文字。”
《西去的骑手》
上海文艺出版社已出版了包括《西去的骑手》《乌尔禾》《百鸟朝凤》等长篇在内的“红柯作品系列”。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谢锦向澎湃新闻记者坦言上午收到信息时非常难过:“我的微信圈一片哀悼,真的特别突然。太突然了。”
谢锦从《西去的骑手》开始就特别喜欢红柯的作品。“这部作品有着刚强和剽悍的气质,对人性深处热血与忠勇的表达特别好。我至今都觉得这部小说在中国当代文学中独一无二,震撼人心。”
后来,无论从事《小说界》杂志的编辑还是文学图书的出版,谢锦都和红柯保持着密切联系。“每次约稿,他都不会令你失望,红柯老师爽朗,忠厚,率真,认真,是特别容易交往,容易成为朋友的那类作家。”
就在春节前夕,谢锦还与红柯就一部已完成的新作品通了电话。“我完全想不到那是我们之间最后一通电话。人生无常,何其匆匆,真的太遗憾了。我觉得他是中国当代文坛特别好的作家,他笔下的东西是无人可替的。”
责任编辑:程娱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