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古代艺术

周天游谈何以策划第一个中国古代壁画“通史”陈列展

顾村言

2018-03-06 08:06  来源:澎湃新闻

说起中国古代壁画,目前惟一可见以中国古代壁画作为通史常设陈列的是一家民办博物馆——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的“色挂形象穷神变——中国古代壁画源流展”。
策划这一常设展的周天游曾任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他的壁画通史陈列策划方案得到京、辽、晋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里十九个国有博物馆、考古所的支持,汇集历代具有不同时代特征的壁画80多件,上起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下至晚清,成为一个全面而系统展示中国古代绘画发展历程的展览。前不久,他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话时,畅谈了他何以全身心投入这样一个中国壁画通史陈列,以及对民办博物馆的思考。
周天游3月10日还将在上海博物馆就壁画保护等话题进行讲座。

澎湃新闻:以前到陕西看古代壁画当然第一选择是去陕西历史博物馆。前不久偶然来到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看了半天,不想离开,很惊讶,这样一个通史壁画陈列,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就是陕西历史博物馆——你以前的老单位也没有这样的陈列。一个民办博物馆办这样的展览,当然与你个人担任过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的人脉资源、包括你的学术研究也有关系,当初你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个通史类的中国古代壁画博物馆?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馆长、原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 周天游
 周天游:实际上,就是我从西北大学调到陕西历史博物馆不久以后就有这个想法,因为那个时候陕西历史博物馆经费很困难,那是1995年吧,1995年8月调过来的。因为过去在学校里,工作相对比较单纯。因为我是搞秦汉史研究的,同时是做文献整理的,工作性质都比较单纯。其他一概业务外的事情,学术外的事情基本上不想的。
澎湃新闻:也就是你还是想作为一个纯粹学者的身份。
周天游:
对,爬格子的。在行政管理的时候我管的都是业务,就是教学科研等。
澎湃新闻:就是不希望行政人事那些牵扯你过多精力?
 周天游:
对,这样做学问的时间是比较充足的。但是调到博物馆以后呢,博物馆虽然是国家级的博物馆,却是归陕西省政府管的。当时陕西对博物馆投入很有限。所以一下子这个转型有点拧不过来。因为那时候政府的补贴也不过就是83万元钱,加上专项的资金呢,也不超过200万,但实际上要花800万到1200万元,面临的就是一个经费的问题。所以当时主要是和旅行社搞好关系,好在西安是一个文物旅游城市,陕西历史博物馆已经成为了必看的一个点。所以这样的话,通过我们的努力合作,有比较大的一个改变。当时有些资源,比如说壁画,因为陕西历史博物馆有唐墓壁画540多幅,当时在全国绝对是第一的。
 澎湃新闻:对,还有一些部分汉墓壁画也有的。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东汉壁画
周天游:汉墓壁画很少,主要就是唐墓壁画,而且那时候陕西这个文博界是最早揭取墓葬壁画的。我们从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大量地去揭取关中地区的唐墓壁画,那时候揭取量很大。那么有些老先生就看不惯,说你们这是破坏文物。壁画离开了原址,它的价值会大大下降,你现在的科研力量也没办法进行保护,等等这些说法很多。但是实际上呢,咱们民间匠人的技艺,是很具聪明才智的。当初我们的揭取在某些方面是其他国家做不到的,那么当时教科文组织的遗产委员会的主席到我们国家访问,他很吃惊,四米二高的那个门阙图,门阙仪仗嘛,三米多宽的,四米二高。他们说我们一平方米都很难揭,你们怎么揭取的?实际上我们就是土法,用植物胶如桃胶均匀地涂在壁画表面,然后把这个白坯布与它严密地结合在一起,然后弄一块板靠上去,用特制铲刀分层从上面开始切。因为它的厚度也就是一公分左右,就是那个地仗层,也就是一公分左右。就这么切下来,切下来以后呢,在背面保护做完了以后翻过来,因为桃胶是很容易融于水的,白坯布喷上水以后慢慢融开了就一点一点就揭下来了,对画面的损伤其实是很小的。而且我们跟日本奈良文化财研究所合作开展了一个研究,就是壁画离开了它原址以后,如果给它一个固定的环境,那么对颜色会不会造成损害?因为日本那个(高松塚古坟)很潮,(它的壁画与唐代壁画画风相近),是在原址保护,原来日方实际上是不想动的,是想一直原址保护。但后来实际上坚持不下去了,出问题了。
澎湃新闻:就是损坏蛮厉害的吗?
周天游:就是。实际上面临它要彻底被破坏了,所以他们只能改变。当然在改变之前,日本跟我的合作实际上也是为(高松塚古坟)将来的保护做一个准备的。所以后来我们发现呢,离开了它的原址以后,只要给它一个库房中的相对稳定的环境,就是温度、湿度各方面相对稳定的话,对壁画是非常安全的。因为我们那个壁画是放在半地下的。
 澎湃新闻:还是比较好的?
周天游:变化微乎其微,还是相当好的。因为我们里边一般来说灯光是不开的,我们还做了特殊的柜子,把它放到柜子里边。有一些比如太大的阙楼仪仗壁画,我们放在墙上,用帘子把它遮起来,轻易我们是不开放的。所以这样的话呢,我做了几年以后发现问题不大。
澎湃新闻:保存比日本的好?
周天游:保存实际上是完全可以保存下来的。最早的一次失误呢,就是开馆的时候把它作为四大藏品当中的一类,没有经过科学认证就拿到东展厅展出了,展出了以后因为灯光的原因、温湿度的原因,就很快颜色开始出现退化了,所以很快这批壁画又回到库房里面去了。
 澎湃新闻:就保护起来。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壁画
周天游:又保护起来,当时就是准备不足,科学的研讨也不足。所以我到了以后呢,我就先做实验。做了实验呢,后来想博物馆的话想要摆脱经费的困境,这么一批好的东西,如果老是放在地下不利用,这绝对是个问题。
澎湃新闻:很可惜的,而且对美术史的传承的话也不好。
周天游:而且后来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来访了以后呢,实际上访问者太多,壁画库这个门已关不住了。
澎湃新闻:以后大家都知道了历博的壁画。
周天游:大家都知道了,很多人要来,原来说每周礼拜三下午开放个半天,挡不住。特别是省政府一个劲儿介绍外宾来,有些跟我们合作关系比较密切的像国旅啊,他们都有团队客人想要看。但是如果长期这么开放,人和画面直接接触,那么无论是这个人呼出的一氧化碳或二氧化碳还是人带进来的粉尘,以及灯光各方面,实际上对壁画会造成损害的。
澎湃新闻确实是的,因为是直接接触。
周天游:后来想一想,我们既然原来在建筑的东地下有一个三千多平米这么一个面积,为什么不利用呢?所以我们后来听说意大利政府愿意贷款,这样的话我们就跟意大利政府进行了多次商谈。然后在2002年获得486万多欧元的低息贷款,利息谈到了千分之四了,后来又争取了一千多万人民币的赠款,就是用于保护设备、修复设备的购置和培训,这样的话就准备把这个壁画馆建起来。在建的前后过程当中,我搞了十来年的调研。这样就发现一个问题,发现什么问题?就是中国美术史上太注重纸本了,这一注重纸本呢,一讲中国绘画史就是宋元明清,一讲就是文人画。但是实际上我们从六千年前,辽宁的凌源县红山文化女神庙开始,就有正规的壁画,六千年以来没有断。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壁画
澎湃新闻:我之前在陕西考古研究院带领下到神木的石峁,那里出土了一些四千年前左右的宫殿壁画。
周天游:石峁是龙山文化时期的,那个是红山文化时期的。大地湾那个壁画是仰韶文化的,实际上现在早期的新石器时代都有壁画,而且壁画没有断过,这个体系一直到现在是很完整的,所以用壁画来反映中国的绘画发展史是可行的。比如说国家文物局的教材《中国书画》,它实际上只能算是半部,对吧?
 澎湃新闻:因为所讲的大多是纸本多。
周天游:曹魏到五代这一段一带而过,因为存世品很少,所以它就一带而过了,它就根本不涉及壁画,那么一讲就没劲,所以我说这不对,既然这样,与其我们只做唐墓壁画,还不如做一个壁画的通代史陈列。
澎湃新闻:当时你这个想法是你在陕西历博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
周天游:我在历博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我就开始在做调研。一个想要弥补中国绘画史这方面的不足,我们还是要做一个通史,这样比较形象地反映不同时期的绘画特点,给大家一个系统的印象。另外一个,这个绘画史的本身它就是一个图像历史,它是中国的一个图像史,所以这个实际上是很有意思,因为里边的信息面,涉及的面非常非常广。
澎湃新闻:当时的生活形态、社会结构,如果你这种比方说汉代的画像砖和汉画像石的形象,那太丰富了。
周天游:它虽然很丰富,但是壁画可以弥补不足。它一个可以更加完善,你比如说它的建筑形式,我们过去讲汉代从画像石、画像砖上可以有所了解,但是呢壁画更直观,它更完整。
澎湃新闻:是的。
周天游:但是更有意思的是什么呢?你比如说我们帮着鄂尔多斯的鄂托克旗,揭取了五个汉墓的壁画,这个汉墓壁画里就反映了当年草原丝路的一些特征,你比如中国绘画,过去是不讲透视原理的。
澎湃新闻:对。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壁画
天游:如果硬要讲就是散点透视,这是我们跟西方很大的不同。但是就是在榆林和鄂尔多斯这条线上,发现了汉墓里边出现了透视原理的画。
澎湃新闻:那可能还是有西方一些影响
周天游:两千多年前,所以很多人看了以后很吃惊,但是这个肯定不是中国画家画的,应该是地中海文明和中亚西亚的这些画师,从俄罗斯大草原进入到鄂尔多斯草原,他们留下来的。或者是他们直接画的,或者是他们教当地的画师画的,这样留下来这种有透视原理的画,这个实际上可以改写我们的不足。透视原理不是说我们没有尝试过,我们过去实际上是尝试过了,这个就是中外交流的一个结果。另外在这里边,我们发现了一个长翅膀的独角兽,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獬豸,过去独角兽呢它能辨人善恶,古代法官的帽子叫獬豸冠,寓意是公正的明辨是非的。而这个内地凡是出现獬豸的形象是不长翅膀的。
 澎湃新闻:对,它是不长翅膀的。
周天游:对,它们在很多画上是不长翅膀的,我们发现第一个长翅膀的獬豸,这是西方飞人飞马文化影响的结果,是那个神兽的那种文化的一个印记。
澎湃新闻:对的。
周天游:所以说这个图像意义很大,它涉及到我们历史民族交流、中外交流的方方面面,它在西边出现的一些祆教的一些少数民族、域外民族的形象,实际上对我们了解那个时期的历史,会有很大的作用。比如我们搞秦汉史,那我翻《汉书地理志》,我看《续汉书郡国志》,那个地方是没有行政编制的。但是在鄂托克旗这个地方,我们发现了数万座汉墓。
澎湃新闻:是戍边的一些家属。
 周天游:它实际上就是两汉之际,就是西汉末东汉初这个时期的。那么在这个时期,居然有那么多人在这个地区,可是我们没有行政编制。这就给我们的文献做了很大的一个补充。
澎湃新闻:就弥补了很多。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古代壁画
周天游:因为那个时候王莽跟匈奴的关系就破裂了,王昭君所换来的五十多年的和平打破了,那么在这个地区的争夺是很激烈的。那么多人出现在那,而且这批人去了以后呢,既有中原文化的东西带过去,同时他们也吸收了草原民族的一些文化。你比如有些汉贵族的墓里边,就出现了绘有两面墙的马具的壁画,内地是不干这个事情的。
澎湃新闻:是不会的。
周天游:马具很全,就跟当地游牧民族是一致的,所以可以看出来那种交流,这是我们的文献上有时候读不到的,所以它价值很大。但是有一点,我在陕历博这个事情可能做不成。
 澎湃新闻:就当时有很多牵制?
周天游:一个就是内部的原因。
澎湃新闻:就是意识是否能够统一。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古代壁画
周天游:对,意见能不能统一,另外一个这需要经费。第三个,它还有个竞争性。你比如内蒙有、山西也有、河北也有、甘肃也有,我为什么借给你?你为什么不借给我?我来牵头办这个行不行?因为它之间有一个竞争关系的。所以这个事情当时只是想,但是没有办法把它实现。那么我想我退休了,可能没有机会了,但是没想到碰到我现在的这个博物馆的创办人(郭炎)先生,因为他是全国政协委员。
澎湃新闻:当时您已经临近退休了?
周天游:我已经退休了。
澎湃新闻:所以您这个壁画的通史“壮志未酬”在历博。
周天游:而且我也没有看到这个壁画馆的建成,我只是把经费拿来了,方案敲定了。
澎湃新闻:就整个思路、大体的计划都已经有了,就等于一个草图、一个骨架立起来了?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宋元壁画
周天游:对,一些基本的走线,准备上些什么东西,这个展柜应该怎么做?一些标准,就是我和意方的博协的专家已经基本上对口完毕了,把方案都已经写形成了。但是呢因为我年龄到了,实施的时候我没有参与。
澎湃新闻:那就是比如两种方案,一个是你的下任,他可能会接手你的继续做,还有一个,他也有各种阻力,可能也未必能完成。
周天游:不是,下一任呢继续就把唐壁画馆做完。
澎湃新闻:这是你的另外一个大方向?
周天游:因为这个计划是不可能推迟的,它已经签了协议了,方案经过了两国政府批准,正式实施了。
澎湃新闻:你两个大的宏伟构想,一个是通过了。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
周天游:意大利人干事很拖拉,所以就拖拖拖,拖到我退休。当然那个时候,因为十届全国政协还没有结束,要到2008年才能结束,所以我2004年从职务上就下来了,但是我没有办退休,不过已经是进入退休状态了。当时刚好郭炎先生呢,中央推荐他到西安来投资,他就要建一个酒店,建酒店的过程中,他想把国外已经很成熟的星级酒店加博物馆这个模式引进,所以他跟省领导就汇报了,他就说我想做个博物馆,而且想做个正规的馆,就不是一个小画廊啊,或者很简陋的。省领导就给他推荐了我,说周馆长现在正好退了,从职务上退下来了,你去聘他吧,让他帮你做。所以郭先生找到我,我们俩碰头的时候,我比较欣赏的实际上是一点,就是他说:“我们守法。”这是给我最欣赏的一个点。因为我从来不歧视民办馆,我虽然在国有馆,但是我是不歧视民办馆的,凡是开始建民办馆找到我,我都给予帮助。但是我觉得民办馆里面有很大的问题,它的藏品来源不清,这是普遍问题,这个涉及到合法性问题,如果你不去认真解决这个问题,你要出问题的。因为最早我帮着西市筹建,后来我退出来了,在这也是一个原因,就是我不想不清不楚的,将来弄不好要出问题的。所以到这呢郭先生找到我了,首先他讲到这个,我很高兴。
澎湃新闻:这解决你的后顾之忧。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壁画
周天游:对,他说:“凡是来路不清的东西,你一律都不要给我征进来,就是我的馆里的东西都要能讲清出处的。”门槛是必须的,“我们香港人是守法的,所以你的博物馆将来你的管理也要按法执行,凡是法律规定需要做的你都要去做,包括员工,比如年休假、比如五险一金,什么都要有。”所以我说这个是我最放心的,我最愿意这么做,所以我拟了一个八字方针:第一守法;第二规范。第三一定要创新,第四求实。就是我们不能走国有的老路子。所以我基本上是学的日本博物馆的办法,因为我是1997年参加那个世界十大馆馆长会,就是京都新闻社举办的。那个会上跟大英博物馆、跟卢浮宫、跟艾尔米塔什、华盛顿国立美术馆等那些馆在一起讨论的时候,讨论到这个人员的问题。卢浮宫是五千多人,2500多个保安。大英也4500多人,他们人都很多。问到我的时候,我说285个编制,实际上在岗的是240多个人,我说我现在还嫌多,他们都很吃惊。但是等轮到了日本京都国立,他们讲是50多人,我就很吃惊。因为好多人说我们吃大锅饭,我也承认我们吃大锅饭,因为那时候陕历博当初我们要减这个成本的时候,我们就认为人员编制太多,我们实际上有个一百人就差不多了,没必要养这么多。所以好多人私下一说,砍掉一半都不多。当然真正你要设定岗位,每个部门定编的时候,没有一个说自己人够的,都说自己还要增加人,所以这个实际上好多推行不通。后来我专门考察了日本几十个人的博物馆,我发现他们是真正社会化的。他就那么一般就一二十个人,二三十个人,像那个国家博物馆大一点就五六十个人。他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馆长一般都是比较有社会地位有声望的。那么他的主要任务实际上是扩大博物馆的影响,主要是筹资的,  就是拉赞助,吸收社会方面的一些资金来养
这个馆。那么副馆长是真正执行年度计划的,是业务馆长。那么像保安呢,他们是跟保安公司签人,所以一般就是保安公司来做,你做得好,我明年再给你钱。另外呢像绿化就给花木公司,车就给出租车公司。
通过学习这样的博物馆管理,我这边现在实际上才24个人,现已减至16人。保安是保安公司的,清洁是酒店,水电费也是酒店的。我们的讲解一个是自动讲解。一个就是通过志愿者,通过实习生的人工讲解。
古代壁画
澎湃新闻:比如说我们还讲到博物馆的运营机制,就整个展品的架构与整个区展览,当时成立之初这是怎么样一个思路?包括你肯定内部的思路到实际肯定有个调整吧?
周天游:内部管理基本上都是一致的,比如我的库房是很现代,一般的博物馆还比不上。展柜是最好的,最现代的。安防也是最好的——我们是第一个用北斗系统监控文物安全的,就是你要挪一下马上报警,逃到哪儿指示到哪儿,我们跟公安是联网的,这样的话就可以及时堵截追捕,是属于这一类的。就是很多新的,别人不敢用的我都实验。包括我是第一个通过扫二维码可以来选取中文英文免费讲解的。这样的话既减少成本,又提高了服务的水准。
澎湃新闻:像整个展品的组织、架构,你是自己有个计划?你们民办博物馆,比如说跟山西借壁画、跟内蒙古借壁画,这个有困难吗?
周天游:我们之间只要谈判基本上现在已经形成了非常好的一个良性的循环。
澎湃新闻:就是你们也给他们提供一些租金什么之类的?
周天游:对,而且我们的运输也好、包装也好都是一流的。你比如像我们过去开馆的时候是和北京铁路公安合作,因为这个铁路公安跟我们文博界合作已经二十多年了,我们第一次从南京博物院借他八十多件瓷器,铁路公安还有特警押运的。
澎湃新闻:现在的藏品结构是你们自己的藏品占比高还是外界的高?
古代壁画
周天游:现在展线上的几乎是一半一半,我们的展线上我们自己的东西主要是郭炎先生的收藏品。比如说那个金银器,尤其是明代万历的皇家金器,这个东西是民国初年从宫里流到天津,从天津流到日本的,郭先生又从日本买回来,所以这个来源是清晰的。
澎湃新闻:像这个壁画通史馆,就你而言,是从陕西历博出来的大型博物馆的馆长,对这种民间博物馆的学术追求你们有没有考虑?因为比如说像我们上海这几年民办博物馆、美术馆也是蓬勃地发展,不少馆也有着自己的学术追求。
周天游:这个博物馆我有两大方向,第一个方向就是壁画,因为我在陕历博呢,也搞了不少调研了,也有感情,我特别想在这方面做推动,因为我们那个时候的状况是什么呢?全国扒拉不出来几个真正能指导从揭取、修复一直到展陈及其科学研究的人,这个科研力量相对过去是很薄弱的。从我的展线可以看出来,各地的修复水平是参差不齐的,水平相差有时候是很悬殊的。那么在某种程度上,实际上也会对壁画造成损害。所以加强国内和国际当中的合作,在这个交流的过程当中,提高我们的科技保护的水平。另外就是确立标准,对待不同地区、不同质地、不同颜料的壁画应该怎么修?要摸索一条道。这个事情国家在做,但是总是拖拖拉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一部科学的、可供大家执行的这样的标准存在。所以有时候利用民间机制的灵活,是完全可以在这上面做尝试的。特别是我们开馆以后,国家局觉得我们是认真做事的。你比如说我们那个壁画的展柜,光那一个展厅的展柜五百万,因为你必须要保持恒温恒湿不能有有害气体。
澎湃新闻:陕西历博的经历和意大利的合作也是你打的一个底。
北齐壁画
周天游:就是下很大功夫来做这个事情,让大家放心了,大家也觉得我们是可靠的,那么国家文物局也同意我们长期做,另外国家文物局也指定我们和陕西考古院共建这个壁画修复中心,这个修复中心以后也是一流的,国际上都可以。我们还做了一个世界特例,就是鄂托克旗的壁画修复,请专家指导,我们具体来操作、来修复,现在我们修复了16幅,这个就把我们的人锻炼了。因为我们原来有一定的基础,再加上专家的指导,他们提升得很快。因为国有馆一年可能不见得能有机会去修复画,在这几乎天天在修。所以这个样子提高很快的,我们也想通过这个锻炼我们自己人,然后也通过这个来摸索。
澎湃新闻:那你们有没有外雇一些比如说像历博或者是那些考古退休的一些修复人才呢?
周天游:我们有时候去请,包括大专院校的,像李玉虎,陕西师大的李玉虎,他能把线条颜色都看不清的,他通过这些显现剂,就可以把这个线条、颜色再现出来,然后固着剂可以把它稳定下来,这都是很专业的,很不错的。那我们就做不同的实验,让这些技术经过实验以后,能够可靠性明确了以后我们就可以推广。所以我退下来,很想带着人做,一个把展览推出来让大家重视壁画。你不要把器物一拿,有的把照片一留,有的连照片都不留就把墓回填了,这一回填就毁掉了。
澎湃新闻:这个过去是很多例子吧,很可惜。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壁画
周天游:你想和林格尔汉墓壁画,多好!我们看到了图册,就想看实物,已经没法看了。
澎湃新闻:因为当时就回填了。
周天游:所以这次鄂托克旗出现汉墓,这么好的汉墓,如果不做,因为它修公路就给推掉了,可能就没了。那我们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你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尝试,把它救回来。
澎湃新闻:是的,非常迫切。
周天游:最后我们就土洋结合,用土法把这个颜料层粘下来,然后到墓道里筛细沙,把细沙带回来,几十袋细沙,用细沙补做地仗,把画面恢复上去,最后成功了。展出鄂托克旗的那个画都是,包括长翅膀的獬豸,带景深的,带透视原理的画,那都是那里出来的,如果我们不抢救就没有了,还有一些庄园的画,一些农耕的画,很多。
澎湃新闻:所以这个壁画保护是个大问题?
周天游:所以现在我们做,我觉得我这几年有一个最好的,我最欣慰的。
澎湃新闻:抢救了很多文化?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唐代壁画
周天游:不仅抢救了,而且很多国有博物馆他不跟我合作,他自己建修复室,他自己建展厅了,我很高兴,他不借给我,我也高兴,因为什么?他重视壁画了。
澎湃新闻:其实我们整体的目的是整个中国的传统的好东西,你起了一个积极推动的作用。
周天游:对,河北他自己在做修复与展示呢,山西揭下来一批画,他自己也在做修复,把北齐九原岗大墓的全部都揭了,也在做修复。内蒙也在揭,也在做。河北、辽宁现在都在做,包括甘肃。所以实际上我非常高兴,起码我这个努力,我跑了这十几个省,从2009年折腾了到现在,我没白跑。从唐代壁画馆一直到现在,我感觉就是起了一个引领、推动、激励的作用。我觉得我这个努力没有白费,而且我从2013年开始就做曲江壁画论坛。两年一次,已经做了两届了,今年是第三届。
2017年的重要成果,除上述成功举办第三届曲江壁画论坛,成为国际上有广泛影响的论坛之外,在民办馆高品质成规模的独立外展甚至交流展上实现穾破。即本馆与斯洛文尼亚国家博物馆达成协议,2018年8月本馆明万历皇家金器展(150余件组)赴斯国展出。2019年5月斯国国博白色金子展(跨十八丶十九、二十世纪的瓷器精品二百余件组)将首次来华于本馆展出。由民办馆独立完成这样品质的交流展,当属首次。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主办的曲江壁画论坛现场
 澎湃新闻:说到刚过去的一年,你最难忘的是什么?
周天游:
个人去年最难忘的事是曲江艺术博物馆毕加索作品展“心血浇灌的碎片”参加了在北京世纪坛博物馆举办的西班牙文化月活动,受到广泛关注与好评。由于近几年国内出现多个西方艺术大师的作品展,但基本上是复制品或图像。结果假作真时真亦假,作为成系列成规模的毕加索真品展在推广中,往往被真假质疑所绊住。西班牙驻华使馆本来也心存疑惑,尽管该展2015年大阅兵期间是为老国王卡洛斯一世一行而办,也要求我们提供全套出处证明,经严格审核后才同意我们参加,并成为重头戏。大使对此赞誉有加,这一证明对我们至关重要,是民办馆在弥补国有馆缺项中,迈出的可喜一歩。对于本馆2017年的工作要简要总结的话,就是8个字:站稳脚跟,实现突破。所谓站稳脚跟,就是本馆经过短短五年旳奋斗,形成了以保护丶修复、研究、展示与推广中国古代壁画为主要特点,实现一个国内外相关文博和科研单位共享的专业平台,同时又在保藏丶研究丶展示丶推广域外大师作品方面作出重要尝试,并共同取得成果。所谓突破,即指每二年一届的曲江壁画论坛不仅坚持了起步高,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下,始终展示出国际性,而且在2017年第三届上完成了丝路沿线国家的专家的全介入,为以后中外丝路文化以壁画为主角的系统深入交流创造条件,夯实基础。同时在以本馆为主实现高品质国内国外巡展中迈出步子。
澎湃新闻:去年对整个中国艺术界印象深的事件是什么?有什么建议?
周天游:去年对我而言,有二个文博界的亊十分值得关注。第一,江西西汉海昏侯墓又有重大进展,出土齐《论语》以及可能的《史记》片断,这是考古古文献的不可多得的发现。由于墓主人的身份,决定该批古文献的价値。它对研究秦汉时期对诸子百家学说的总结,具有独到的意义。同时,也对当时古文献的传承与流布的研究,具有重大的参考价值。第二,陕西考古学博物馆的奠基,对中国考古学学科建设同时具有系统标本和百年考古经验的典型总结的双重意义。可以说这在近代以来中国考古学史上拥有里程碑意义的亊件,应该引起广泛关注。此外,有二点建议:第一,在考古发现的宣传上要客观求实,别妄加推断夸大,更不能戏说。比如齐《论语》,它只是比较盛行的齐派一家解说,不是《论语》的定本。在当时学术的传承是师徒口传心授,师之解读与传本古今并存,并不分明。即便齐说,也有家法的不同。所以不能随意拔高。宣传要出于研究,要实事求是,做耸人听闻的新闻,害人害己,断不可行。第二,陕西历史积淀深厚,考古遗址多且典型,形成完整体系,由陕西牵头先行一步,实至名归。但要实现系统性.典型性与完整性,仍需作好基础工作,务必不要急功近利,草率出场,切要慎之又慎。而如河南、山西、河北丶四川、湖南、甘肃、内蒙丶江苏丶山东均可在条件成熟后陆续推出。
澎湃新闻:新的一年你个人的期望是什么?
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展示的早期壁画残片
周天游:新的一年,曲江艺术博物馆除坚持前述二大特色外,计划参加国家博协主持的博物馆评级工作,这是民办馆正规化的重要工作,是体现《文物法》与《博物馆管理条例》主张国有民办同等对待的重要体现。当然评级不是目的,对本馆而言,坚持"守法、规范、创新、求实"的八字方针,尽责尽职做好工作,让上上下真正认可,才是正途。另外,在西安自贸区创办中外文物及艺术品交流中心,为中外藏家提供合法可靠实用有效的交流平台,于公于私都有大好益处。无庸讳言,对举步维艰的民办博物馆在扩大影响服务社会建立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途径。对我个人而言,今年已74岁了,虽身体尚健,颇尚能饭,脑子更没糊涂,也想尽力多作些实亊。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但毕竟精力与前有退步。所以我希望能尽快找到合适副手,逐步退居后台,总之让来之不易的成果,继续发场光大,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肖永军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