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楼市

春节的花式团圆 | 这一刻,在一起

2018-02-15 09:07 

每年隆冬的末尾,一场“人类最大规模的迁徙”如期上演。
我们风尘仆仆,回到曾经的来处,
或是跨过千山万水,奔赴伴侣的故乡,
逆着人流投奔、义不容辞坚守,
都是为了一场团圆。
为了日渐老去的双亲,与心底最牵挂的地方,
为了也许是一年一度的陪伴,
这个年,让我们相聚,
团聚了,才更明白,亲情、温暖、爱意。
岁月温柔,时光静好。
这一刻,在一起。
爱在哪,家在哪
讲述者:柳松,商业运营公司策划经理
我和老婆都是独生子女。不管去谁家过年另一家就冷清了,有次去我家过年,岳母大年三十给老婆打电话,说着说着两个人在电话两边抹眼泪,我心里挺难受的。可过年让我们夫妻分开更接受不了,这几年基本先去我家再去她家。虽然路上多花了点时间,可两边老人都有个盼头,我家多了个女儿,她家多了个儿子,大家都开心。
有次没抢到提前回家的票,我和老婆的年三十是在火车上度过的,我们给父母打完电话,泡了两碗方便面,老婆说,干杯,这就是我们的年夜饭。我们两个都笑了。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夜晚,和爱你的人在一起,哪里都是家。
我们的守候,你们的团年
讲述者:王言俭,无锡融创熙园五期秩序领班
这个春节,我们27名安保人员有21人要留在无锡值班。2月5号,设施设备覆盖检查完毕,景观大道也挂上了灯笼,看着熟悉的社区里张灯结彩的年味儿,不知怎么的,忽然有点想家。
我是江苏宿迁人,老婆才把儿子接来,女儿留在家陪爷爷奶奶过年。一家人分了两个地方,或者说是三个——年三十儿晚上我和几个同事要在巡逻中度过,偷放烟花爆竹,商铺的消防安全,这些,都要格外注意。
除夕倒数的时候,巡防高度紧张,倒是忘了孤单想家这些,反而是这几天,小区里陆续有业主开车回家,只要看到拖着行李箱的,我就有点难受。那个时候,特别想我女儿。
女儿很懂事,才6岁,想爸爸妈妈也不哭闹,不知道谁教她,在视频里和我说:爸爸不回家,是为了大家的团圆。
齐齐整整一家人(四世同堂)
讲述者:李珊珊,融创上海区域400客服
我来自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爷爷、奶奶、爸爸、叔叔16口人住在一起。
每次过年回家特别感慨,时间都去哪了?爷爷奶奶老得太快了!以前他们早早守在村口,眼巴巴等我们回来,现在二老走不远,再也没有这种等待的温暖。
嘴上说“你们忙不用回来”的是他们,可掰着指头数日子、盼着我们到家的也是他们。我哄孩子睡觉,他们摇摇晃晃地跟在我后面,就像小时候,小小的我跟在他们身后一样。
为了和孩子视频,两位80岁的老人学会用微信。可再多的视频都弥补不了身在远方的亏欠,都说陪伴才是对老人最好的告白,现在吃顿团圆饭的机会都越来越少。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团团圆圆过个年,回家的路再长,我们也愿意。
他乡团圆
讲述者:程思齐,外企部门总监
我是深圳龙华人,过年要全村一起摆盆菜宴,现在时髦点叫盆菜嘉年华,逛花市、登高,对爸妈来说,春节就是过个传统,今年我想颠覆一下。
20年前我高考前,爸妈带我去电影院看了《泰坦尼克号》,我妈就记住了那些衣香鬓影的场面。这次我定了去日韩的邮轮,告诉她启航当晚有一场black tie的晚宴,她准备了几套礼服,还给我爸定制了一套西装。
其实父母也有诗和远方的梦想,也有那些电影桥段般的浪漫心思,再不实现,他们就变老了。
这几天我妈天天在家试衣服,问我们这件是不是太暴露,那件要不要搭一条披肩;我爸也买了本西餐礼仪的书,对着镜子练。
我们会在茫茫大海中央迎来戊戌年的第一个日出,我妈说到时候会在船头和我爸摆出Jack和Rose的经典造型,让我负责拍照,纪念一家人第一次“海外”团圆。
春节是久违的仪式感
讲述者:曾文,资本合伙人
东北有句俗语:“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自从18岁那年踏上离乡的列车,许久不曾喝过腊八粥,直到今年搬到《我的前半生》里的明星盘——腊月初八,融创滨江壹号院的物业人员在小区门口派粥,扑鼻的热气,让我忽然想起家。
我的家是中国最北省会,这片没什么历史底蕴的移民者土地,却传承着地道的年味儿,或许是白雪皑皑的背景衬着红彤彤的春联儿、鞭炮格外有种视觉上的冲击,或许是因为备受南方同学非议的饺子。
其实,饺子的正确打开方式是除夕敲钟的12点,取新旧两年“交于子时”之意,当董卿朱军们在屏幕里站成一排念叨拜年的吉利话,伴随秒针滴答的声音,热气腾腾的饺子出锅了。
这时,电视里的倒数基本就听不见了,捞饺子的摆盘的找醋瓶子的拍蒜瓣儿的,“吵吵吧火”的东北话交响出不输鞭炮的热闹劲儿。
小侄子小外甥满盘子扒拉包着硬币的饺子,嘎嘣一声咬到一枚,据说能幸运一整年。
只要在一起,就是家团圆
讲述者:李力,物流企业机电工程师
终于不用回家过年了,我和老婆都松了口气!往年不是票难买就是高速大堵车,这些虐心的过程把回家过年的热情消耗了大半。
今年干脆把两家老人都接到上海来,上海年味没老家浓,不过也是一年到头难得的清静了。
前几天年货节,赶在快递小哥回家过节前囤了一堆年货,老腊肉、甜酒、糍粑,家里的冰箱塞满了。从前总抱怨我妈,每次回去呆一周,她提前一两个月就准备,等我们走了天天和我爸吃剩的,现在,我变成了她。
从前过完年回上海,火车都没影了她还在站台上看,这次去站台接他们,老两口大包小包的从人群里挤出来,我还没说话,儿子就扑了上去。
春节是真的来了。
责任编辑:殷玥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