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生活方式

情人节|七年之痒,让爱拯救鸡毛一地的两娃生活

钟天阳

2018-02-14 09:10  来源:澎湃新闻

“有人熬夜写诗,有人小路送花”——有一年一本时尚杂志在情人节前做了个情侣的专题,那些叙述爱情的情侣们我早已忘了,但这个专题的名字却依然清晰地印在脑海。热恋中的款款情深最是动人、但也是最简单的事情,只需从心所欲便能尽情享用。然而热恋的激情是会被生活消磨的,只有爱可以让一切保温。如果生活里充斥着吵吵闹闹、磕磕绊绊,只有当初的喜欢、没有爱的恋人会对彼此渐渐失去心跳,而只有笃信对方仍然深爱自己的爱人们,可以满怀温情地携手同行。
某年刚入冬的时候,我借着去欧洲出差的机会,绕道赫尔辛堡去闺蜜Cindy家小住了几天。这个北欧的小城除了澄净的天空以外再没有什么值得多看的了,我会去纯粹是因为Cindy已经和我抱怨了许久在这里的生活,“你再不来我就要被这里的生活逼疯了。”
位于赫尔辛堡的Cindy家。
七年之痒,生活是两个孩子把沾了果酱的鸡毛撒满一地
Cindy是上海小姑娘,但从小就是不管不顾的性格,白羊座的冲动和上升狮子座的霸道各占一半。大概七年前她在一次聚会上遇到金发碧眼的丹麦人Lucas,两个人天雷勾地火,迅速走到一起。虽然Cindy经常发脾气,好在Lucas是个情商极高的聪明男人,几乎从来不做火上浇油的事情,他只会抱着她说:“Honey,冷静,你知道我很爱你。”如今一晃七年过去,为了孩子的教育,Cindy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和Lucas带着两娃两狗到了赫尔辛堡,暂时过上全职主妇的生活。
冬日偷闲,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喝杯咖啡。
在机场见到他们一家子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觉得充满爱意:爸爸抱着小儿子,妈妈牵着大儿子,孩子们还穿着小丑鱼尼莫的公仔衣服,他们一起向我挥手的时候,简直就是广告里的画面。但这份美好没有坚持多久,才刚上车,就被两个小鬼一路的尖叫哭闹打得粉碎。最初是三岁的大儿子突然哭了起来,不满一岁的小儿子也跟着一起哭——而大儿子给出的原因让人想要翻白眼,“车窗外的月亮很吓人”。于是全程一个小时,Cindy都必须要在副驾驶上转过身,握住后座大儿子的手,还要腾出另一只手,给小儿子喂点果泥安抚。
有两个小魔怪在,主妇的生活每天都是鸡飞狗跳。
第二天的早餐,又是一场充斥着眼泪和果酱的兄弟打闹,等Lucas出门上班了,Cindy这才开始大吐苦水:“这样的闹剧每天都要上演十几遍,一开始我还会告诉自己‘我是爱他们的’,我不能骂更不能打,但是时间久了我真的是没有那种好耐心。”Cindy说,尤其现在大儿子有很强的博关注意识,为了争宠,什么戏都能演。
Cindy口中的“戏精”儿子,没有眼泪也能干嚎。
“孩子烦人这我也是知道的,我都能忍,但是最气的是我老公,有时候你稍微对孩子凶一点,他就会用一种很失望的表情看着你。他会说:‘Honey你怎么这么没有耐心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说到这里Cindy整个都是一副气到炸裂但又无从辩解的表情,“你知道这有多气人吗?他每天上班去了,又不用时时刻刻面对这两个魔怪,宽容度比我高多了,小孩也很精的,知道他不会生气,对他都是撒娇卖萌。他只需要下班回家和两个小天使玩,我每天都在家斗恶魔好吗?!”
不仅要照顾两个娃,作为主妇Cindy还要照顾两只狗。
抱怨才进行到一半,小儿子的玩具被抢走了,又是一番尖叫和哭闹。Cindy三下五除二处理完,又回到餐桌,喝一口黑咖啡,扶住额头,试着把散乱开的额发往后推——她显然已经好几个月没去理发厅了,细细黄黄的前额头发像杂草一样恣意生长。“在这里没有工作、没有朋友、老公嫌我没耐心、大小儿子是戏精,天气那么冷,我还要每天带着两只狗出去捡狗屎……”Cindy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横梁上悬着的秋千椅怔怔出神:“我有时候真是想吊死自己算了。”
心有彼此,爱是窝在你的怀里看剧吃冰淇淋
因为我的到访,Lucas特意请了一天假在家带孩子,Cindy终于得以“放风”,拉着我坐船去哥本哈根逛街。她显然心情很好,一路吃吃喝喝,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许多。我说:“你真的要多出来走走。要是实在心情不好,就买张机票飞回上海玩一星期呗,让他也吃吃带娃的苦。”
“其实我早就想回国玩了,但很快两个娃的托儿所手续就要办好了,我再坚持一下。到时候我可以解脱一点,还能找点事儿做。”Cindy说,虽然现在生活是一团乱,每天带孩子带到披头散发,但还好,Lucas大部分时间还是很体贴的好男人:早晚都会帮忙做饭,出门前的拥抱吻别没有断过,周末或者晚上也会主动带着两只狗出门遛。最让人暖心的是,早上难得打扮一番出门,Lucas满眼爱意地对Cindy说:“Honey你今天真美。”
周末Lucas会帮忙带孩子,这对于Cindy来说就是休息日。
“我知道他很爱我,他也知道,我很爱他和孩子——其实我生气就是因为爱啊,他知道我就是这种暴脾气。”Cindy说,大概自己来自一个家暴离异的家庭,所以自己对爱的表达总是有些笨拙,有时候还会表现得很急躁。“但是Lucas理解我,他知道我就算哭着骂他,甚至把结婚戒指甩他脸上,不是真的要干嘛,我就是要一个感情的宣泄。其实哭完第二天我自己会认怂道歉的,但他都会耐心等我。”
天色渐晚,等我们回到赫尔辛堡,Lucas已经带着两个孩子在码头接我们。晚上计划好了要吃火锅,所以回家之前我们先驾车去了超市。Cindy一到超市就很兴奋地去选食材了,我和Lucas带着两个小魔怪,在零食货架边上闲逛。
“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冰淇淋?”Lucas问我,但眼睛只盯着冰柜里的巧克力冰淇淋。见他拿起又放下,我顺口就说,巧克力的也不错啊,我挺喜欢的。“真的?”Lucas看着我,好像看到救星:“我也喜欢,不过Cindy不喜欢这个味道,她喜欢香草榛仁味道的。”说完他拿起两种味道的冰淇淋桶,还是有些犹豫不决。这时候大魔怪突然挣脱手跑开了,我没有时间回应,只好追了上去。
就算不能吃辣,但是Lucas还是很乐意陪着Cindy吃火锅。
晚上的火锅,我和Cindy都吃得热火朝天,原本性冷淡的北欧式客厅充满了麻辣鲜香的气味。Lucas显然不太能吃辣,但还是一直陪着,他带着苦笑调侃说:“你知道吗,这房子大概有120年的历史了,这是它第一次充满了火锅的味道。”说完他看看低头猛吃的Cindy,眼里都是宠溺的眼神。
到了晚上九点半,两人终于把孩子都哄睡了,我们可以爬上沙发看剧。Lucas默默拿出一大桶冰淇淋,开心地说:“沙发冰淇淋时间到咯~”Cindy一把抢过,卧倒在Lucas腿上吃了起来。我看了看,是香草榛仁味的,白了他们一眼,“大半夜吃冰淇淋,你们两个也是不怕腻。”然后借口太累,回屋休息了——这么腻歪的场景,我可不要做电灯泡。
责任编辑:刘嘉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