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运动家

足球追梦人②丨张路:千万别在小学搞校队,别让孩子成废品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发自北京

2018-02-13 08:13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2018农历新年到来了。但对于中国足球人而言,他们脚步匆匆,片刻都不敢停歇。
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足球是如此分裂的存在。
一面是天价联赛版权和无数大牌外援的涌入,中超一时间成了世界足球都不能忽略的版图。另一方面,中国足球依然被“世界杯出局”、“亚洲杯失利”的字眼充斥着。
在足球改革的大旗下,2018年,中国足球或将迎来拐点。在这拐点背后,公众与媒体真正聚焦的不该只是那些高光俱乐部、大牌球员,而更多该把目光放在为中国足球搭建人才塔基的基层工作者身上。
这是一群耐得住寂寞,真正爱足球的人。从2月12日开始,澎湃新闻将陆续推出8个基层足球青训工作者的“2018系列报道《足球追梦人》”。
大寒之后,中国足球一定立春。
张路。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图
和张路的采访约在了元旦后第三天上午九点半,北京建国门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大堂。
当澎湃新闻记者结束差不多两个小时的采访时,另外一位和张路约好的记者正好来到大堂,“媒体愿意采访的话,我就当宣传自己校园足球理念好了。”张路嘿嘿一笑。
北京国安俱乐部副总董事长、著名足球评论员,这是外界熟悉的张路身上标签。现在张路已经退休,他的头衔是——青训设计师。
我们更熟悉的是,解说席上的张路。Osports 图
千万不要在小学搞校队,三年必死
听说澎湃新闻记者来自上海,张路开始就问,“你说老上海人为什么喜欢在弄堂踢球,而不是去广场踢球?”
就在澎湃新闻记者还在思考时,张路自己说出了答案,“参与感强,球蹦来蹦去,就在这么点地方,踢球的孩子才能有兴趣玩下去,去空旷地方踢,捡球功夫太耽误了。”
培养兴趣,是张路校园足球理念的核心,“这是我这么多年搞足球的经验。”
其实,对于校园足球和青训,张路并不陌生。1981年张路在北京体科所工作,做的就是青少年足球。
“现在很多东西我30多年前就做过,选拔小球员、培训、编写教学大纲、编写测试标准……”张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正是多年做青少年足球的经历,让他最后成为北京市足球领导小组的成员。
2017年年初,中赫集团接手国安俱乐部,中赫国安对于校园足球非常重视,成立校园足球推广部,张路被聘为顾问帮着推广校园足球计划。
对于校园足球,张路有自己的想法,在一些媒体平台,张路也自己撰写相关文章,其中“千万不要在小学搞校队,三年必死”的观点,颇为“惹眼”。
“这是我的经验之谈,我经历过两次。”张路把自己的记忆拨回1986年。
张路举起中超冠军奖杯。
当时提出了足球从娃娃抓起,北京市也成立了足球领导小组,不过到了1989年,张路却发现踢球的人越来越少了,“1990年我拿了一个中国足协的课题,叫中国青少年训练体制改革,就是去做调查。”
当时全国共有22个足球重点城市,两个替补城市,张路带着课题小组跑了16个城市,“就是点对点调查,座谈,和青少年教练、家长聊,那算是中国迄今为止最详细的足球人口调查了。”
最后统计的结果是,大连有2000足球人口,上海和北京差不多有1000人,总共加起来就是1万人左右,这个调查结果让张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欧洲动辄几十万足球人口,日本也是,那个时候开始我说中国足球没戏,谁都不信,后来随着职业化的筹备,也就没人意识到危机。”
“三年必死”的第二次经历,要从1996年说起。
当时张路去国安俱乐部,分管梯队,当时受到职业联赛的刺激,北京市有100多所足球学校,学校踢球的孩子也多,后来到了2000年国安梯队招生,张路印象中应该有成千上万孩子报名,最后的结果有些尴尬:
全北京就300个孩子报名,其中200人不会踢球,剩下100个孩子有足球基础。
张路给孩子的足球签名。Osports 图
不能让踢球的孩子成为废品
经历两次相同的故事,张路开始反思,为什么校园足球轰轰烈烈搞了三年左右,反而踢球的人越来越少?
他自己思考过这个问题,也和很多校园足球从业者聊过,后来张路逐渐总结,大多数学校并没有理解校园足球的真正内涵,只顾着提高,而忽视了普及。
因此,张路明确反对在小学中搞校队,并且提出了“三年必死”的观点。
“学校有几个场地?基本是一个吧。搞了校队就要天天练,一个小学有1000个学生,校队也就几十人,最多不会超过100个,剩下900个孩子下课后怎么办?不但被剥夺了踢球权利,就连体育活动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张路认为更加关键的因素还在于,你无法认定校队外就没有天赋高的孩子,“为了几个孩子,放弃了其他孩子,这样覆盖面实在太小了,最后真正有天赋的孩子,你都错过了。”
还有一个容易产生的后果就是,个别学校为了取得好成绩搜罗了同区好的球员。
“这个队参加区里比赛,场场大比分赢球,其他球队也就不和他玩了,光剩下挨骂了,这样校长和班主任都不能够支持孩子踢球。到时候全区就你一两个学校在玩,上哪儿找真正有天赋的尖子?”
张路年轻时是一名门将。Osports 图
张路曾经和一所北京市内不错的学校基层教练讲述过自己的观点,“这位教练不服气,他认为自己校队搞得挺好,我就说按照校队模式,100个球员最后能成才的只有个位数,剩下的连学习都耽误了,成了废品。家长要不就是来找你,要不就是告诉其他家长,千万别送孩子踢球,这就完了。”
张路说校园足球的本质还是普及,“你要让所有孩子都参与进来,告诉家长哪怕最后不当职业球员,也有很多其他出路。踢球是教育,是育人,可以让孩子全面发展,锻炼健康的体魄,健全的人格,这才是足球运动根本意义所在。踢球,是素质教育的一部分。”
这个理念,张路差不多10年前就开始推广了。
当时陕西志丹县的丁常宝去北京找张路咨询志丹足球发展的规划,丁常宝想搞一个百年俱乐部,张路就给他讲了普及的理念,让丁常宝回去成立一个足协,在校园中普及足球。
“志丹就这么点踢球的人,搞提高能有什么用?他一开始还不明白,说搞普及能出什么成果?”张路讲述着自己劝说丁常宝的过程。
“我跟他说,等你到了80岁的时候,你走在志丹大街上,很多人都会向你鞠躬,你的学生遍布社会各个行业,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这就是你的贡献。”
后来丁常宝回到志丹成立了足协,在志丹搞起了校园足球普及工作,差不多十年功夫,这几年志丹的球队在陕西省比赛的成绩总还是不错,“以前陕西连延安都排不上号,哪轮得到志丹,现在你看把普及做好了,自然就会出点人才了。”
张路推动了志丹足校的发展。
我的理念要推广到1000所小学
校园足球的本质是普及,那么普及和提高是否会有矛盾?
张路认为必然会有,“搞校队就是为了提高,我不赞成在校园中进行,一定要提高的话,可以在校外以培训班的形式进行,这样不影响学校其他孩子参加足球普及和其他运动。”
在张路看来,等到小学阶段结束后,可以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再加上一些比赛,来选拔其中有天赋的孩子进行半专业训练,“最合适的形式是足球学校,这样也不影响学习和学籍,哪怕将来不能踢职业足球,也不至于废了。”
从2017年开始,张路在北京市的100所小学推行着自己的理念,“一班两队,一周两赛,小场瞎踢,健康快乐”,所谓一班两队就是一个班级组两个队,每个队5个人,这样就可以进行班级内部的比赛,一周能够踢两次就算是完成目标。
解说席外,张路也希望自己的足球理念能得到更多认同。
小场瞎踢就是把一个操场划分为几个小的足球场,让孩子自由去踢球,“教练也不用教小孩子怎么踢球,让他们自己动脑筋去比赛,让孩子在运动中合理运用技术,这是足球运动本身,我们所谓正规训练都是摆好的,这一套教出来的孩子基本动作都很漂亮,上场踢球都不会。”
这套理念最终的目的,就是让踢球的孩子健康和快乐,“只有小学阶段你感受到了足球快乐,有兴趣了,你才能到了中学去接受专业训练,专业训练是非常枯燥的,你没有兴趣作为基础,肯定是不行的。”
让张路感到高兴的是,越来越多的小学开始接受他的理念,“不需要太长时间,小学阶段一两年就能看到成效,到时候我希望把我的理念推广到京津冀地区,希望规模可以达到1000所学校。”
聊起校园足球和青训,很容易就会说到青训要过多久才能见效这个话题,张路给出的答案是20年。
“2016年以前,校园足球的情况并不是很好,从2016年开始慢慢普及起来了,如果能够抓好普及,踢球人口扩大,就能出那么两三个亚洲顶尖球员,现在这批6岁到12岁的小学孩子,过20年就是26岁到32岁,这是职业球员黄金年龄。”
“那么中国足球在亚洲范围内,就有希望达到一流。”
说到这些,张路又发出了熟悉的“嘿嘿”笑容。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