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奔

双腿截肢、罹患癌症,69岁的他还要第五次挑战珠峰

张涵 欧鹏/成都商报

2018-02-12 11:15 

2008年4月,为了给奥运圣火登上珠峰加油助威,夏伯渝作为珠峰志愿者再次来到珠峰大本营。  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为什么人类要攀登珠峰,“因为山就在那儿”,这是1924年在珠峰8100米处遇难的英国登山家马洛里留给后人的名言。
他叫夏伯渝,今年已经69岁了。1975年因将自己的睡袋让给一名队友而冻伤双脚而截肢,这么多年来,历经截肢、癌症、多次大手术等磨难,始终坚持高强度训练。
四度攀登珠峰四度失败,最近的一次距离8844的峰顶仅有94米,却因为风暴而被迫放弃。
直到今天,他仍在每天坚持苦行僧般的高强度训练,期待有一天登顶珠峰,实现此生唯一的梦想。
他说,“我知道,只有你克服困难你才能有新的作为,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放弃过。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如果不去克服它,人就永远没有进步。”
有人把夏伯渝和珠峰的故事称作“老人与山”。他恨珠峰,它残酷地夺去了他的双脚。但是他又忍不住喜欢它,希望征服它。夏伯渝这样形容他和珠峰的关系。人为什么要挑战,为什么要探寻极限?挑战不是征服,是认识自我和融入世界。
夏伯渝认为残疾人一样可以登山,一样可以征服一个又一个生命的高度。
遗憾,只差94米登顶却被迫放弃
“我想不顾一切地冲上顶峰,可5个向导他们才20多岁”。
一年多前的那次攀登,是当时67岁失去双脚的夏伯渝第四次向珠峰山顶发起挑战。然而那次攀登却再以失败告终。最后,夏伯渝止步于距离珠峰顶峰还有94米的位置。
“到了8750米高度时,我还挺兴奋的,感觉再有一个多小时我平生的愿望就能实现了。”但是天不遂人愿,这时突然来了一阵暴风雪。
“一米以外你什么都看不清楚。当时风很大,山坡上的雪吹起来打在脸上都疼。当时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登珠峰了,在我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能登顶的情况下,我会不顾一切地冲上顶峰。”
夏伯渝这一生都与珠峰结下不解之缘,自从26岁时首次登珠峰时,将睡袋借给队友而冻伤双脚而截肢,此后这么40多年来,他一直在为登顶而努力。
“不管能不能下来我都想去尝试。我当时也知道,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强行登顶的话不管是危险性还是时间还是冻伤的几率都会成倍增加。当时我确实也顾不得这些。”
等待了40多年,夏伯渝面前是狂风卷起的冰雪和近在咫尺的珠峰。所以当时,他的确想不顾一切了。
夏伯渝一年四季都用冷水洗澡,所以有个“火神爷”的外号。
但是,那天和夏伯渝一起登珠峰的还有5个20岁出头的夏尔巴向导,“五个向导在跟着我一块。可是这些年轻人他们都才20多岁。他们的职业就是护送我们这些登山者到顶峰。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就我一个人冒险也无所谓了,但是要连累着他们,我就很不忍心。”
“他们一个家庭的收入就靠他们这一季的登山所得,我不能因为我的理想而不顾他人的生命。”
夏伯渝做出了他这一生中最难做出的抉择,就是下撤,在已经完成了接近99%,就差那么94米的时候。决定下撤时,夏伯渝的精神支柱好像突然就没了,像皮球泄了气,体力也已经透支。
那天,他走了将近24小时才回到营地,他看着营地的灯在闪,但一直走不到,觉得越来越远,好像走错了方向似的。
“真是像走不出来的感觉。很多人都认为我已经登顶了,但是我还是有些遗憾吧。但反倒是存在的遗憾又再次激励我要去完美地完成它。现在如再有机会的话,我会再去尝试。”
这几年,夏伯渝又尝试了很多新的运动项目。他穿越了腾格里沙漠,徒步穿越戈壁,攀登自然岩壁。
遭遇双脚截肢又患淋巴癌
“如果不去克服它,人就永远没有进步”。
夏伯渝1974年入选国家登山队。1975年5月,夏伯渝和队友们肩负使命冲刺珠峰却遭遇暴风,一位队友下撤时丢了睡袋,夏伯渝把自己的睡袋让给了他。
零下30度挨过一夜,他的双脚被冻坏死。随即他被送回北京医治,然而最终还是失去了双脚。
成为登山运动员之前,夏伯渝曾经还是一名足球运动员。他回忆说,截肢后整个人如同跌入谷底,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直到一位国外的假肢专家告诉他,安装假肢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虽然不能再踢足球,但是还可以登山。于是,他的生命之火又被重新点燃。
一年后,夏伯渝戴上了假肢。从此,他开始了高强度的体育锻炼,坚持隔天登一次香山。1996年,夏伯渝又被检查出患有淋巴癌,躺进医院做了多次手术和放疗。
可是正是患癌,让他彻底想开了,“再登珠峰是我自1975年冻掉双脚后的奋斗目标,后来不管是我遇到困难还是得了癌症,我都没有放弃过。我知道,只有你克服困难你才能有新的作为,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放弃过。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如果不去克服它,人就永远没有进步。”
带着假肢登山,须付出比常人更大的毅力和体力,尤其是攀登珠峰。夏伯渝向记者表示,“假肢首先是没有知觉,踩到哪儿是什么情况,你完全不知道。只有力量传递到腰上才能感觉到。我只能用上肢来保持平衡。”
“假肢的踝关节是死的,它动不了。所以上山和下山的角度它就调不了。上山就是脚尖在那儿上,下山就只有脚跟在那儿下。这样接触面就很小,很容易打滑。所以,我上山的时候身体都往前倾的,用两根登山杖保持平衡。这样一来,我怎么都要比一般人多付出三分之一的体能。”
将满70岁的夏伯渝向记者介绍,自己每周一三五去登香山,二四六则会选择徒步锻炼,“我每天早上5点起床开始力量的训练,负重10公斤的沙袋练下蹲,10次,一次150个。引体向上,10个10组。俯卧撑,一次60个6组。仰卧起坐,一次40个6组。还有其他一些项目。每天早上还有1个半小时在力量训练。”
对于夏伯渝的执着,家里人对他充满了担心。都知道他年纪上去了,登山更是加深了困难。
“登珠峰又不像登别的山峰一样,随时都可能遇见不可预测的危险。每次出发前,家人都很担心。但是他们也知道这是我一生的爱好,他们也不想让我在这一生中留有遗憾。虽然他们没有公开反对,但我知道他们并不愿意我去登珠峰。”
在国内国际的残疾人运动会上,夏伯渝曾多次争得荣誉。
四次失败仍不放弃
刻苦的努力下,2011年,年逾60岁的夏伯渝参加了在意大利举行的首届世界残疾人攀岩锦标赛,怀着重在参与的心态拿到两块金牌。
2014年,他再次向着珠峰出发,在他首次登顶失败被截肢的39年之后。但是到达珠峰大本营后,发生了尼泊尔登山史上最严重的山难,最后尼泊尔政府取消了当年所有的登峰计划。
一年之后,他再次出发,同样是到达了珠峰大本营,却遇到了8.1级地震,之后发生了雪崩,雪崩产生的冲击波把帐篷全部吹跑了,珠峰梦想再次破灭。
2018年1月1日,尼泊尔又发出禁令,禁止了单人攀登包括珠穆朗玛峰在内的高峰,所有在尼泊尔的外国登山者必须配备向导,同时盲人和双腿截肢的残疾人有可能被完全禁止登山。这无疑是让夏伯渝登顶珠峰的梦想再添阻碍。
目前,他正在为办理登山证而焦急地等待着。“这个手续是2017年12月份递过去的,现在很难说,至今没有消息。什么时候拿到登山证就会尽快再去。”
对于攀登珠峰,除了夏伯渝自身年龄和身体的问题,他还遇到了不少来自其他方面的考验。
“过去的装备、天气预报等等方面,跟现在都没法比。从我第一次登珠峰的20多岁,到目前的最后一次67岁,这跨度已经很大了。那时我还是健全人,现在是靠假肢登山。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生理机能都在下降,这对我来说也是非常大的考验。”
还有个考验就是经费问题,2011年退休的夏伯渝每次攀登珠峰的费用都在四五十万元上下,夏伯渝坦言,“光靠退休金肯定是远远不够的,反正是能找到的我就尽量去找赞助。”
夏伯渝马上就将满70岁了,他对自己表示,这几年癌症没有复发,所以他还想努力一把。很多人都希望他能给自己定下时间表,如果再不行就放弃。
但是他告诉记者,“只要我能攀登,我都要一直攀登,活一天就要努力一天。不管珠峰攀不攀得上去,我也要一直攀下去。攀珠峰是我一生的爱好和梦想。”
目前,夏伯渝身体各方面指标都趋于稳定,他正期待着对珠峰发起第五次挑战。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