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这!就是街舞》导演陆伟:国内街舞很阳光,不在地下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8-02-09 08:08  来源:澎湃新闻

在优酷“这!就是”系列四个节目的官方发布会上,《这!就是街舞》的导演陆伟第一个上台。这是优酷和他所在的灿星今年最重要的合作项目。作为曾经操办过《中国好声音》《中国好舞蹈》的综艺老厂牌,灿星等这个机会等了多年。灿星中导演众多,一部分喜欢唱歌,一部分喜欢跳舞,包括陆伟在内的几个导演,嫉妒地看《蒙面唱将》和《中国新歌声》每年都做,他们也每年都试图再办舞蹈综艺,但从未有投资商和平台愿意接洽。这种“试图”常年停留在和几个熟悉的舞团以及主理人、舞蹈赛事主办方私下的掏心掏肺,推杯换盏中。
陆伟在台上花十几分钟介绍了节目、团队和他们的基本理念。下台后陆伟坐在记者对面,真诚而亢奋,“灿星做街舞节目就是个必然,不是因为要赶这股热潮”。“我是个传统综艺导演”,他提了三次,称自己是综艺中的手艺人。
《这!就是街舞》导演陆伟
《这!就是街舞》和明星队长们的接触始于天猫双十一晚会期间,陆伟和其他导演一个个去“聊”。“聊”是这行确定明星阵容的必要步骤,每做一个类型的综艺,他们会尽可能的和清单中的每个明星去聊。陆伟说,做《了不起的挑战》前他们聊了30多个明星,才确定最后阵容。这次,他们几乎聊遍了所有会跳街舞的国内明星。
对去年首次借嘻哈之风的爱奇艺来说,做出节目的过程被描绘得无比艰难,数个劫难后才迎来最后的高潮。但对今年再想借这个文化做街舞的团队来说,几乎是顺风顺水路,所有品牌都会找来要求投资,《这!就是街舞》最终的招商额高调宣称为6亿。优酷的主持人在台上说这个节目的投资已经满到关闭,品牌方们可以关注系列中另外几档。
加上北京卫视已经开播的《舞力觉醒》,爱奇艺《热血街舞团》,腾讯前途未卜的《舞者24》,2018年观众可以看到大约4档大阵势的街舞综艺。
但陆伟否认灿星是跟风而做,只是源于部分导演对舞蹈节目的执着,也不认为跟风有用:“我个人觉得,去年‘嘻哈’之后,很多客户厂商认为年轻喜欢的节目,就是在市场上有号召力和有成功希望的节目,年轻人喜欢的节目被等同于年轻人的文化,所以今年就奔着街舞来了。但时下年轻人喜欢很多东西,比如说有人觉得年轻人喜欢《王者荣耀》,然后就看到了《王者出击》,这是个爆款节目吗?不是说做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就必胜。”
他自信地表示,“一定是你要去抓住年轻人,不是迎合年轻人。”陆伟的思路是影响到一部分“有独立审美的意见领袖”,由这些人分享给多数没有独立审美的年轻人,达到可以传播出他认可的“街舞文化”的效果。
《这!就是街舞》四位队长。左起:韩庚、黄子韬、易烊千玺、罗志祥。
加上陆伟这个偏编剧的导演,灿星拿出了13个编剧来做这一次的真人秀。从去年10月初开始,他和团队花了两个月研究出基本模式和赛制,在大致的描述后,可以总结为剧情类真人秀,但陆伟认为这不是专业模式的叫法,差不多类似,他称为“户外真人秀做法加上棚内录制的结合”,无处不在的摄像机将记录在场所有选手的情绪,选手即观众,焦点在于个人。也没有给明星队长设立具体规则,一切都由队长自己决定,节目组只要求保证环节结束后每队给出晋级队员。
一年内上多档街舞综艺,抢选手也是难题。但陆伟表示,灿星有多年积累,和各舞团有热络的联系,这不是难事。目前的选手中,有10%来自以前的舞蹈节目,比如曾在《中国好舞蹈》中人气很高的杨文昊和他的徒弟。
400多个海选选手应邀或报名而来,其中100人跟着四个明星组成了战队,每个队长有25条毛巾可以送。毛巾被设定为晋级用的道具。
100人中包含了不少早在国内外比赛中夺冠成名的舞者,舞团主理人,也有资历尚浅的少年少女,随着录制进行,陆伟透露因为年龄不同,体力不同,元老级人物被“干掉”的情况不在少数。
有关选手最麻烦的一步是“排查过往史”。说唱界接二连三的“事故”之后,这次来的选手都要提供个人的所有社交账号,灿星团队一一排查是否有不当内容,所有选手进入录制棚前也都进行了尿检。为确保万一,节目还要求录制选手们签承诺书,“生活中任何地方,曾经,现在,有触犯法律的行为,立刻停赛。”
如果说说唱歌手们经历了一次地下到地上的阵痛,陆伟认为街舞舞者不会经历,他举例自己熟识的舞团,开舞蹈班,卖周边,生存状况良好,也没有传播不符合“正能量的价值观”。
“地下在国内会被理解为过得很惨很憋屈,街舞舞团不存在这个情况,很阳光。”
【对话】
澎湃新闻:《这!就是街舞》赛制研究了多场时间?
陆伟:这是个全新的模式,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从去年10月份,两个月时间研究出初版赛制,但是这个赛制随着节目进行在不断修改。模式分为几个部分,赛制、舞美、机位,赛制决定了舞美,决定了机位。这个节目完全原创的话,最大的痛苦在于,比如说,罗志祥考核是第一天,我们让街道两边的舞者都带着“小蜜蜂”(无线麦克风),外围的舞者都是靠大镜头来拍的,这一天录完之后,我们发现好像搞错了。他分批考核一百个人,我们本来想像中他在现场考核的时候,台下会说“到底给不给毛巾”,很紧张,会有一些议论,后来发现没有,因为他们都很紧张。反而是中心广场特别活泼,都在聊,“唉呀,这个也能给毛巾,那个好像不行”,类似这种话,所以第二次就把所有的摄像全部赶到了中心广场区,所有人带“小蜜蜂”。街道的人就用摄影机来单收。每次赛制模式进行的时候,我们时时刻刻在进行一些微调调整,但大的框架没有变。
其实每轮赛制出来之前,我们会邀请街舞圈比较资深的舞者来看,这个是不是可以,是不是街舞比赛的习惯和氛围。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做了非常大的调整,比如说我们本来这个舞美最初设计的时候,是一个很工业化的东西,我们设想中四辆集装箱卡车开过来,集装箱把它翻下来之后就会自然形成一个台,舞者们是在集装箱上面进行跳,想象中这个画面就很酷,但是始终觉得这好像是拍电影mv,他们其实更适应的是街头舞蹈的感觉,所以我们才把这个舞美全部改成了各种街道。
罗志祥
澎湃新闻:以前《中国好舞蹈》也有街舞,但不是重点,那时候的人脉有用吗?
陆伟:当然有用。杨文昊这次也来了,他本身具有一种神秘的气息。刚开始,黄子韬队是谁想来谁上,只有杨文昊在街边坐着,一直没起来,黄子韬实在忍不住了,说那个戴白帽子的,说你来跳一段。他(黄子韬)说不认识,但是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个人,有种莫名其妙的魅力。
澎湃新闻:杨文昊已经是拿过很多奖的成熟舞者了,这样的人请的多吗?
陆伟:很多,其实纯街舞的舞蹈,又分几种,一类是OG,个人舞蹈为主,一个是urban dance,集体的舞蹈,在我们这个节目里,个人舞者比较多,拿过好几次世界冠军的都在我们这,世界冠军第一轮就被淘汰的也有。
澎湃新闻:请这些人来难吗?
陆伟:还好,你要花时间说明这是个什么样的节目,他们最不希望出现的是消费他们。疑虑之一就是说这个节目到底是不是够专业。第二就是会不会消费他,你知道我是大咖,你找一个非常年轻的,你想要去培养的舞者把我“杀”了,踩着我的肩膀上去了。第三,我已经在舞蹈圈有知名度了,对我来说这有什么样的帮助,很实际的考量。
然后我们说,第一,你可以到现场来感受一下,我们所有的考核和评判的标准全部都是统一的。你愿意接受你就接受,你不愿意接受你可以不来没关系。另外,每个队长在考核的过程当中,采取的方式都不一样,导演组不会去控制,队长认为什么样的方式能够选出最好的舞者,就采取这个方式。赛制本身很真实,符合街舞文化的氛围。
我们这个节目里面一定会非常真实地展现每一个队长做出的选择,以及被选中的舞者的心态,以及没有被选中的舞者真实的心态和想法。
澎湃新闻:有没有黑马?男女比例是怎样?
陆伟:确实有年轻的舞者战胜了资历更深的,年轻小伙子年龄有优势,力量感更强。基本偏年轻,资深的比例比较少。易烊千玺那队基本是80后、90后,平均年龄最低。男性多,女舞者不难找,但像男舞者那样有冲击力,太难了。
易烊千玺
澎湃新闻:说唱是随时可以唱,表达,但舞蹈节目最后让大家都跳起来,喜欢的可能性小?
陆伟:喜欢街舞不是一定要跳,所有的艺术门类,你欣赏和你去成为当中的一份子,这是有区别的。我可能是做传统媒体出身,对我来讲,一种非常强烈的感受是,一旦这个东西是当代的年轻人,或者主流的受众群体,可能会感兴趣的东西的话,我得让他们去感知到这个文化当中有什么样的东西是应该被感受到的。
因为街舞是多元化的,包括西方街舞是怎么起源的,黑人社区他们非常贫穷,因为受种族歧视的压力,他们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压抑的感受,但是在时下大部分国家已经没有这种东西,那为什么还能够流行,因为这种艺术形式它本身表达了一种非常自由的东西。
有时候我会觉得更像体育比赛。这对时下的中国社会有一定的(帮助),用实力说话。其次,直接表达。黄子韬说一句,谁挑战他,一群人上来了,这很直接,这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启发。
澎湃新闻:有没有你觉得不满的地方?
陆伟:街舞舞者身上有很多可贵的品质。但如果说中国街舞文化目前还有缺憾的话,我觉得是缺乏创造。
在这个节目里面,我们想要选出一个全能的舞者,韩国的、法国的、美国的舞者是有创造力的,能够把他们的思想通过有创造的舞蹈动作表达出来。但大量中国舞者,还停留在只要把这个动作跳出来的程度,普遍不是很在乎音乐是什么,只要这个音乐有节奏打动他能跳就行了。
中国街舞要往前走的话,必须非常注重音乐和舞蹈的结合。我希望舞蹈本身表达的,不是你的技术难度,而是你的理念和思想,因为真正有魅力的艺术,它永远是在表达一些思想,而不仅仅只是给你看到一些炫酷的东西。
澎湃新闻:今年大家一窝蜂都做街舞了,灿星来做,是什么想法?
陆伟: 你要去抓住年轻人,不是迎合年轻人。多数的年轻人会觉得某个东西是热点,跟我的朋友分享,而不是有独立审美的。其实我需要抓住的是有独立审美的年轻人,他们是意见领袖,能够把这些东西扩散出去。
创造本身是一个特别主观的东西,你很难让年轻人说这个。他们通常会讲太酷了,太厉害了。当更多人觉得很新鲜,就会去研究。如果你喊着我要创意创造,可能半年就被赶跑了。
澎湃新闻:有抢选手的现象吗?
陆伟:有也有,还好。爱奇艺的节目舞团为主,我们以个人为主。我认为真人秀节目,我最应该关心的是个体,你观测到一个团是很难的,因为每一集过去观众只会记住两三个人,而且要呈现一支优秀的齐舞作品,才能称作舞团在参加真人秀。你参照北京卫视(那个街舞节目),真的很难,不能怪导演。一个成熟的舞团要做一个舞蹈作品,起码两三个月要有的,每个礼拜出一个作品,一定质量会受影响。
澎湃新闻:编剧团有多少人?负责什么?
陆伟:核心编剧是12个人左右。有个误区是在于,好像编剧是在设计剧情,完全错了。优秀的编剧是在设计完美的赛制,这个赛制本身不管你什么样的人放进去,永远超出你预料的。只要你按照游戏规则来玩,你身上符合于真实个性的任何反应都是好的。
韩庚
澎湃新闻:四个队长怎么确立的?
陆伟:这次我们所有的艺人邀请是优酷来做的,对艺人选择方面,要有街舞能力的。罗志祥是真正基于对街舞的热爱。易烊千玺是所有跳街舞的明星里,可以说水平最高的少数几个之一。黄子韬很real。韩庚其实是个非常严厉的人。
罗志祥像老师一样。黄子韬一般说,我队员都很好啊。易烊千玺是有超出他年龄的冷静,永远表达出一种,天塌下来都很淡定。
韩庚那场考核,是所有舞者中心理压力最大的一组。他发明了一套韩式考核方法,把所有人都考崩溃了。其他组考核的时候,最痛苦的是队长,韩庚那一队更痛苦的是队员。
澎湃新闻:剧情类真人秀容易有人设,你对人设有什么看法?
陆伟:人设不是先天性赋予的。第一次录像之前,我就跟他们说,任何一个导演让你说你不愿意说的话,不愿意做的事,你来告诉我。这是我对所有舞者的承诺。后期剪辑我们会把这个选手最突出的性格放出来,不会刻意立人设。
澎湃新闻:你接触的舞团生存状况怎样?
陆伟:其实挺好。如果个体,确实是有点艰难,没什么钱,完全靠自己,但一旦成为舞团之后就好很多,他们收入来源是打比赛,赏金猎人那种,还有开课办班。其实中国街舞舞者生存状况并不差,所以我开始就说,街舞根本就不是地下,地下这个词本身,在中国会被理解为很惨,我总体感觉他们一点都不地下。
通过这个节目这种成为明星,他们也没想过。大多数舞者选择这个节目的原因是,很少有一个向大众传播的节目。有些舞者是比较有使命感的,他会是希望通过这个节目本身,能够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街舞。你觉得虚吗?但他就是有这种强烈的使命感。
澎湃新闻:为什么你们没有提前揪着流量最大的几个人重点聊?
陆伟:从导演角度来说,你不能指望自己手里拿到最好的牌。最大的牌不一定是最好的牌。除了鹿晗,你们能想象到的,会跳街舞的明星我们都聊过。最终这四个人是主动选择。
黄子韬
澎湃新闻:你在台上说,要做导演内心认可的节目,具体是指什么?
陆伟:我不会做迎合市场的节目。你永远是因为年轻人喜欢这些东西,你都没想好你要做什么,这是我不能接受的。我必须得想清楚,做这个节目是我喜欢。你可以认为这种观点很陈腐,但是我始终想要通过这档节目告诉大家一些什么。我不会喊口号说你们要奋进,你们要努力,但是我希望在我的节目里面出现的很多舞者,他们是很奋进、很努力的。这是一个导演的成功。
澎湃新闻:之前说唱歌手的问题引起了麻烦,这次你们怎么避免?
陆伟:首先所有舞者,有自己微博的,社交媒体账号的我们都排查一遍。所有舞者录像前都做过统一的尿检。另外,我们签了选手承诺书,生活中任何地方,曾经,现在,有触犯法律,立刻停赛。我不想别人认为,地下等于叛逆,叛逆代表干坏事,代表你很酷,我内心抵制这个文化,街舞是个干干净净的舞台。
澎湃新闻:赛制确定上参考了其他国家节目吗?
陆伟:不管韩国模式还是美国模式,我认为都不适合这个节目。在韩国、美国这些街舞文化成为主流文化的国家,他们更多地看到的、看重的,是只要你跳得足够好。但是在中国就是很多电视观众,还没有到说只是因为他的好,他还是希望能够看到每一个舞蹈背后,这个人本身是什么,中国人喜欢故事。
澎湃新闻:选手们实力差距会太大吗?
陆伟:不至于很悬殊。比如杨文昊是S级的水平,我们还有A和B,但肯定没有C。
澎湃新闻:这是灿星第一次做网综,都没有练手过,团队里怎么商量面对的?会不会去用“孤儿剪辑”(注:用悬念剪辑吊起观众胃口,包括安排选手成为黑马,以悬念作为一集的结尾)这样的流行手法?
陆伟:什么是孤儿剪辑?我不太知道……我总结网综,就是把过去存在的东西包装一下,本质没有变化,唯一有变化的是,棚内真人秀和户外真人秀有非常大的不同和变化。在基本框架不变的情况下,我本人很喜欢研究花字、弹幕,所以对我而言,网综可以有很多天马行空的创意表现在后期剪辑上。
澎湃新闻:作为传统综艺人,你喜欢花字(后期视频字幕,对视频内容的再创作)?
陆伟:两种观点,欧美节目不提倡上花字,那是对前期拍摄的否定。但是不能否定花字作用,现在年轻人接受信息的能力很强,他可以一边看花字一边看节目一边发弹幕。我看的所有网络综艺都是开弹幕看的,网上几乎所有网综我都看过。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程娱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