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专访|孙淳:哪有萧庭生这么完美的人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8-02-08 16:36  来源:澎湃新闻

孙淳接受澎湃新闻专访。采访 杨偲婷 摄影 史含伟 杨峰 剪辑 杨偲婷 薛松(08:18)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完结,截至2月7日,豆瓣评分上升到8.5分。和《琅琊榜》第一部一脉相承的精良制作、精彩剧情、精湛表演,战胜长久以来国产剧的“续集魔咒”,也战胜了开播前宣传、选角等诸多质疑。如果梅长苏是第一部中唯一的神话,那第二部的长处则在铺呈群像画卷时每一个重要人物都性格鲜明,感人至深。
其中,长林王府的老王爷萧庭生,就是这样一个魅力极强的角色。他承袭第一部的故事,也承袭了梅长苏的风骨,更重要的是,他承载的是记忆,当他听闻当年的穆小王爷去世,感叹世上还记得“那个人”的已经不剩几人时,观众感受的世事变幻的苍凉萧索意味,与之是一致的。因为这份延续,观众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起始之初,就对萧庭生有一份亲切。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剧照,孙淳饰演萧庭生
这个角色的扮演者孙淳认为,“萧庭生”是一个理想化的人物:“萧庭生可以说是代表了人性当中美好的品德。”诠释这样的人物,孙淳觉得是不易的:“我们观众现在经常接受哪类人物?就是生活当中有瑕疵的人,我们觉得他是真实的人。但这个萧庭生身上没有,所以我在塑造这个人物的时候,我也曾起过疑问,就是将这个人物呈现在观众面前的话,观众会不会质疑这个?”
然而出乎意料,萧庭生成了全剧最受欢迎的角色之一。孙淳时刻关注着微博上观众的反馈和提问,发现“没人质疑这个人物的完美”:“这代表了人对生活中当中那些美好的东西,那些真、善、美都有期许和期待。”这让孙淳很欣慰:“大家生活当中都很累,有着各自的生活,各自的生活里边又有数不清的矛盾和挫折,但这些矛盾和挫折,并没有把他们对待理想的向往给打磨干净。”
“产生作品的意义是什么?就是让你参照生活,让人看到美好的东西在。”
孙淳
孙淳把“完美的萧庭生”受欢迎,归结到观众对真善美的期待,却没有提到他本身的演绎让萧庭生的魅力则得到了极大的加成。在记者对于孙淳作品的印象中,有两个和“萧庭生”可以作为对照的角色:一是早年一部风靡全国的电视剧《好想好想谈恋爱》里,孙淳饰演的伍岳峰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男人,却在那个年代赢得了无数观众的喜爱;二是评价极高的《走向共和》里,孙淳饰演的袁世凯,人物层次丰富,被誉为经典。这两个人物从各种意义上,都是“完美”的对立面,却也都赢得了认同。
《好想好想谈恋爱》剧照
《走向共和》剧照
可以说,不管“完美”还是“不完美”的角色,孙淳对人物的塑造都站稳了人物本身的逻辑,给观众带来了极强的细节真实感。细节真实让他塑造的角色是复杂的,又因其复杂而生动。在萧庭生这个角色上,大多数时候,观众看到的是他的为国为民,因公忘私,但他也有私心,大儿子刚去世,小儿子自请上战场,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欣慰,而是板着脸猛得转身,作为父亲的不舍和不安都在这一刻传达给了观众。小儿子从战场归来,他稳坐厅堂,眼睛却渐渐红了,他语气平静地安抚小儿子,却在抱住小儿子的瞬间极力压抑着哭泣。这些细节在剧中都未做任何渲染和夸张,在几秒钟的镜头里转瞬即逝,这是非常高级的处理,把最悲怆炙热的感情轻描淡写,那么它落到观众眼中心上时,则是最沉重的。
这份真实并非凭空而来,孙淳讲述了《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一个日常细节。
网友制作的“你爸喊你吹头发”漫画。图源@鼎耀娱乐新鲜事
扮演小儿子萧平旌的刘昊然大冬天洗完头不吹干就去片场,被孙淳看到,立刻赶他回去吹头发。第二天刘昊然又忘了这吹头发,还在去片场路上躲躲闪闪不敢让孙淳看到。这个在网上逗乐大家的小片段,在孙淳看来是有另一层意义的:“其实这不过是每一个演员的习惯,他就习惯于早上洗完头,不吹干就走了,他年轻,不太在意。但除了我个人告诫他之外,这种东西,我们作为演员来看还有另一层色彩。实际上这没准都是长林王府里的一些生活片段。就你想,他没有母亲,在长林王府里边,他的穿衣,他的吃饭,可能一些想不到的地方,父亲要为他想到。所以这些放在生活里,对应在演员跟演员之间,你也要进入这个状态,拉近人物和人物之间的关系,是为了再现一个人物关系。”
孙淳在采访中提到一个细节,整个《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演下来,他的腰一直挺直着,从没有塌下来的时候。“萧庭生就是这么个人,家国的担子都在他身上压着,他的腰不能塌。”孙淳感叹:“我做不到他这样,太累了。”
萧庭生父子
采访最后,和孙淳聊到了戏剧人很熟悉的那句话:“要爱心目中的角色,不要爱自己。”在如今的影视市场上,这似乎是挺难的一件事。孙淳提到了他最近看的电影《至暗时刻》,与丘吉尔形象天差地别的加里·奥德曼在其中出演丘吉尔:“我仔细看了一些文字上的资料,造型几乎花了一年的时间。这个过程意味着什么?花钱。等不等?敢不敢把宝压在他身上?实际上这种选择是对的,他按照艺术规律走,演员创造角色就是棒,但这种现象凤毛麟角,大部分都是我们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可以等待,我们再找其他的人。这就是现实,我不能说这个现实哪个对哪个错,但作为演员碰到了这样的团队和导演的信任,他一生演这一个角色足矣了。为什么?就是信任。我只爱这个角色,我在整个片子里边全身心的扑向这个角色。”
“如果坚持了,这说明心里对自己想要什么特别清楚。当一件事情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已经是最好的一种结果。”
孙淳为《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后期配音
【对话】
澎湃新闻:《风起长林》中梁帝去世那场戏感动了很多观众,尤其梁帝最后时刻呼唤的那句“哥哥、哥哥”,然后你回应“哎,臣在”。这场戏听说当时是二位临时加的?
孙淳:我还清楚的记得这场戏,因为当时演这场戏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台词,我只是作为一个参与者去接纳这种悲戚的氛围。刘钧这个演员我觉得非常有想法,他一定是看了《琅琊榜1》里面,小时候当靖王把儿子托付给萧庭生的时候,两个人在院子里戏耍的场面,还一边跑一边喊哥哥。他觉得在他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再叫一声哥哥,会对前面的东西有种参照和回顾。我觉得他的想法很好,当时他具体采用什么样的演绎方式,去再现这场戏,他没给我沟通过,但是在现场的时候他采取的那种演绎方式,让我很震惊,一下就把我带进去了。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演?他说在他的记忆当中,一位亲人去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只出气没有进气,这种声音让你一下子进入到这种氛围里面去了,你知道:哦,他要走了。
虽然我和他在情分上是兄弟,但在朝堂上我还是臣子,他还是陛下,所以他叫哥哥的时候,我没说“哥哥在”,或者“哎,我在”。我觉得萧庭生是很深明大义的人,在各种场合下,还是应该保持一种君臣关系。所以他叫一声“哥哥”,我当时脱口而出:“哎,臣在。”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截图
澎湃新闻:表演很妙的地方就在于那个瞬间,不过几句台词的瞬间,你就能够看清楚这个人物一生的脉络和性格。
孙淳:这都是演员在熟练地把握人物的情况下,才可能调整出这种状态,他一定是对他这个人物有他自己的想法,然后他再现的时候,他就脱口而出。
演员是一个很神奇的群体,大家五湖四海走到一块演一部戏,在一部戏里面有些演员有过交集,过去拍过戏,有的互相知道但从没合作过。在一两个月的拍摄期间,他们处理的人物关系很绝妙,夫妻、父子、父女,你要要在一个很短的时间里面,就再现这种关系,让人感觉并不陌生,就像这么回事,你应该采访的时候在现场,在现场看看拍戏,现场拍戏太好玩了。
孙淳(右)和刘钧在拍片现场
澎湃新闻:这次和正午阳光合作,对整个团队印象如何?
孙淳:他们非常严谨,对待呈现在片子里面任何一个演员,哪怕你就一个过场戏都非常的尊重,一视同仁,在现场就是这样,合作长的演员,跟刚合作的演员没有区别。虽然这个戏拍了一年多了,但是有些情节经常在我脑海闪现,比如大家要拍摄一场戏之前,所有的演员扮好了,围坐在一个桌子旁边,就开始对词。对词过程当中,演员不断把自己对这部戏的疑问说一说,导演在旁边听着,然后归纳这些意见,然后再拍戏,每场戏都是这样的。
孔笙导演不太爱说话,但对自己的专业非常热爱,他自己是学中文的,感知力很强,非常敏感,在现场走戏的时候,他能清楚地捕捉到哪个演员,哪里是应该抓住的,哪里是有待于改善的,随时做出调整,在现场他这个能力特别强。针对不同的演员,根据不同的特点,他都会给你提出解决的办法来。所以演员在现场的时候不会有任何负担,你会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
澎湃新闻:你微博的介绍栏提到了《走向共和》,这部作品里,你饰演的袁世凯让人印象特别深。对你来说,这个角色也有一些比较不同的意义吗?
孙淳:那可以说是在我演艺生涯中的一个分界线。有了那部作品之后,似乎下面的路相对开始平坦起来。而且从演员创造角色的角度来说,作为一个演员碰到这么一个角色:这个角色无论从内心还在外形,和我的条件都相差那么远。但是整个团队、剧本、导演、美工、摄影,整个创作团队相互携手,最终把这个形象呈现出来,观众还都认可了,我会觉得在我自己的专业上,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这之前,有的时候老是觉得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载体,去释放你对演员创造角色的这种能力,现在通过这个载体,你自己对得住你自己了,就是这样,自己交了一份自己还算满意的作业。
澎湃新闻:所以演员的职业生涯总是会有被动的感觉是吗?
孙淳:总是很被动,因为你总是等,这种等待你永远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子,你永远不知道后边那个角色是个什么样的。我觉得人们总是愿意看到成功,总是愿意看到鲜花,但你看到鲜花掌声的时候,你千万不认为他永远都是鲜花和掌声,他有另外一点,煎熬,那种寂寞,然后等待,这构成了演员全部的生活,所以你一定要在看的时候,你要想不全是这样的,不全是尽人意的,你也有等待的时候,就看你等待的时候,有些人可能就等待不下去了,有些人还是在坚守,就是这样的。
澎湃新闻:每个演员对于挑选什么样的作品,想要塑造什么样的角色,会有一个内心的标准,像这样的一个标准,你觉得你这么多年有改变过吗?
孙淳:其实这个东西挺难的,就是每个演员可能心里都有标准,我想演什么样的人物。可是在这种被动的职业里边,真能如你所愿吗?每个人的需求不太一样,就看你需要什么。有些人需要等,他就等。有些人需要不等,那就拍。没有理由说这个等就是对的,不等是不对的。
澎湃新闻:那你是不等的这种还是等的这种?
孙淳:我觉得我整个过程就是纠缠。有时候是一份职业,有时候就觉得是一份事业,就是这么交替。
澎湃新闻:你在微博上,多次表达对萧庭生这个人物的欣赏,在创作角色的过程中,你觉得角色会对演员本人的生活有所“反哺”和影响吗?
孙淳:演员由于职业原因,实际上接触了很多种人生,你在实现人物的时候,你得研究他,理解他,得钻到人物心里去揣摩他。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人物的某些东西或多或少会影响你。因为角色由你去扮演,但是你的理解又填充了对这个角色的认知,这是相互的。你比方说萧庭生,我就觉得我真喜欢他,为什么?这是神级的人物。哪有这么完美的人?现实中几乎没有这样的人。但是我们在塑造这个人的过程当中,它会净化我们个人的灵魂,或多或少都会受些影响。
责任编辑:程娱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