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奔

河南19岁大学生校园体测猝死,失独父亲历时两年状告教育厅

贺卓辉/未来网

2018-02-05 12:46 

历时两年多,19岁河南大学生体能测试过程中猝死事件在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人民法院立案,目前已经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猝死大学生父亲庞志中将河南省商丘师范学院和河南省教育厅告上法庭。
近日,庞志中告诉记者,1月31日,律师收到法院简易程序转普通程序的裁定。
记者致电河南省教育厅,一位朱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不太清楚这一案件,并表示确认后回复,但记者多次拨打后无法取得与河南省教育厅的联系。
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本文图片 未来网
2015年11月10日的一个午后,中原大地被突袭的第一场寒流笼罩在阴冷的雾霾里。19岁的庞博不知道,自己的花季生命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天。
死亡前一周的11月6日下午4点多,商丘师范学院的大一新生庞博收到学院公体部的一条飞信通知:大一新生在下周一、二、五集中进行体质测试。
庞博和同班同学们被安排在了周二。周二下午3时左右,庞博在1000米的跑步过程中被操场跑道凸起的井盖绊倒,之后出现晕厥、抽搐、呼吸、心跳停止。
40分钟后,庞博被送到医院,医院诊断显示:跑步时突发呼吸、心跳停止,经过一小时抢救,心电图仍为直线,宣布临床死亡,诊断为猝死。
时隔两年多,庞博父亲庞志中依然记得那个“痛彻心扉”的下午和晚上:学校打电话通知孩子在医院,庞志中夫妇一路开车从郑州赶往商丘,路上遇上雾霾堵车,等到了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停尸太平间。
“孩子一直很健康,怎么能说猝死就猝死了呢?”这是庞志中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得知孩子去世噩耗的庞志中一病不起在床上躺了三个月,疾病缓和了一些,就开始收集相关证据,而所有的证据显示,学校应该承担重大责任。
2016年11月7日,庞志中夫妇一纸诉状将商丘师范学院和河南省教育厅告上法庭,在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立案后,商丘师范学院提出管辖权异议,法院没有开庭将案件移送案发地商丘审理。
2017年11月15日,商丘市梁园区人民法院重新立案进行普通程序一审审理,目前法院已重新立案。
庞博手机中的飞信通知大学生体质测试截图,据庞志中介绍,孩子猝死后,学校坚决否认是体质测试,并称是体育课,要求全校学生删除飞信通知。
花季之殇:一场没有医疗救助保障的体质测试
“学生不得缺席,否则后果自负,测试成绩计入学生本学期本人体育成绩。”
2015年11月6日,庞博和所有商丘师范学院的全体大一新生都收到一份“大学生体质测试”的通知,要求每一个入学的大一新生进行体质测试。
11月10日下午,庞博和同班同学一起来到学校操场,据庞博同学回忆,当时是一位“不认识”的体育老师负责考核。
其中有一项1000米的跑步测试,即将到达终点的庞博最后倒在了距离终点200米处,而这也成为庞博生命的终点。
庞博猝死头七祭,同学们在庞博摔倒的地方摆出心形。
当时目击的同学看到庞博摔倒,走了过去。据同班同学回忆,当时庞博摔倒后趴着满口是草,虽然叫他不应答,但是在大口大口地呼气。
王刚是庞博的同学。庞博倒下的那一刻,他已经在终点,当他赶过去的时候,趴在地上的庞博周围已经围了一些同学。
“我记得当时马上拨打了120医疗救援电话,”王刚告诉未来网记者,后来体育老师过去了,让学生把庞博翻过来放平,问周围同学谁会做人工呼吸,一个同学说在高中听过老师讲过人工呼吸课,老师就让这个同学帮着做人工呼吸。之后,体育老师给庞博做了心肺复苏。
15分钟后120赶来。庞志中表示,120赶到的时候,庞博已经没有了呼吸,医生进行心肺复苏后无效,就紧急将庞博送往当地医院。
送到医院后,医生紧急救援已经无力回天。一个小时的救援后,医生宣布:庞博临床死亡,死亡原因猝死。
如果没有那场体质测试,10天后的庞博应该已经回到父母身边。
庞博所在的学院是历史与社会学系,就在体能测试几天前,庞志中还在微信上和庞博交流,告诉他学历史要结合现实,平时多留意新闻。
庞志中没有想到,自己和孩子的最后一次沟通竟然成了永别。
2015年11月10日下午16时左右,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开出的急诊单。
疑点重重:错失最佳抢救时间,谁之过?
同学王刚告诉记者,当时的情形是庞博每10秒左右就会抽搐一下。
而这也成了庞志中对儿子猝死的最大质疑之一。
“当时在孩子还有呼吸的情况下给孩子做人工呼吸,只会恶化状况。”庞志中认为,学校体育老师没有救援常识,在晕倒的情况下应该让孩子侧躺而不是平躺,更不应该在有呼吸的情况下做人工呼吸,不当的救援方式加速了儿子的猝死,延误了最佳的抢救时机。
儿子的去世让庞志中对这次体能测试也产生怀疑。国家明确规定,在体质测试的测试前、测试中、测试后都要有医疗介入,但学校面对这么多学生的体质测试,居然没有配备相关的专业医护人员,这也导致庞博在昏厥后无法及时进行正确的救援。
庞博的晕倒源于一块凸起的井盖。也是在这块井盖附近,庞博的同学摆上花环进行“头七祭”。
在这场1000米的测试中,庞博在800米的位置跌倒,恰恰被绊倒在这块井盖上。
“跑道上怎么会有凸起的井盖?”这也成为庞志中的质疑之一。
所有这些疑惑都成为庞志中不甘心儿子猝死的原因。
“如果学校是在充足的医疗保障的前提下进行救援但没有成功,我也就甘心了,但是学校在学生安全方面出现重大隐患,这究竟是谁之过?”
一份河南省2015年普通高校招生考生体检检查表显示,庞志中心脏及血管、血压、呼吸系统、神经系统等指标正常。
庞博在2015年高考前的体检表。
两年后的诉讼:提出学校和教育厅115万赔偿
在最新的诉讼状中,庞志中提出了三点主要诉求:要求商丘师范学院和河南省教育厅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失费近115万元,要求商丘师范学院退还学生的6000元学费,并且要求商丘师范学院和河南省教育厅向本人赔礼道歉。
庞博去世后,校方告诉父亲庞志中,庞博的1000米跑步是体育课,并不是体质测试,但儿子手机中的飞信写明的“体质测试”又是怎么回事儿?这让庞志中疑惑。
另一方面,如果是体质测试,学校并没有按照教育部规定,在测试现场配备医护人员,毫无安全保障可言,是否是属于违规操作?
庞志中更不相信,800米的跑步导致儿子猝死。“出事之前的假期,儿子还带着老妈去青岛旅游,还和高中同学走驴友路线去了嵩山。”
庞博生前照片。
在父亲庞志中眼中,儿子庞博是一个开朗、风趣幽默的孩子。“特别喜欢相声,听他大学同学说,孩子加入了校文艺演出,出事之前正在学校剧社排练话剧,扮演一个身材魁梧的大将军。”
这个1米91的大个子男孩,因为外语很棒成为班级英语小组的组长。
王刚也是在小组中和庞博结识。“他是一个很诚实、有责任心的伙伴。”王刚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