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请讲

比尔·盖茨:疫苗研发上市何须10年,可能只要90天

盖茨基金会

2018-01-12 20:06 

【编者按
“世界上有些严重疾病的治疗药物,最初其实是给狗用的。
虽然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不过事实的确如此。
早在1978年,默克公司(Merck)的一名研究员便猜测,名为伊维菌素(Ivermectin)的心丝虫预防药物可以用来治疗盘尾丝虫病(Onchocerciasis ),盘尾丝虫病是一种被忽视的热带疾病,会引发河盲症,主要出现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之后过了不到 10 年,伊维菌素就被批准应用于人体,默克公司宣布,将向有需要的人免费提供这种药物。
如今,伊维菌素被用来治疗各类寄生虫病。最近,我看到坦桑尼亚政府在全国推广这种药物以彻底消灭淋巴丝虫病。
下一个伊维菌素或许正在某个实验室里诞生,不过想要找到它,我们必须有的放矢。私营企业的研究能在很大程度上造福世界上最贫困的人口。只要看一看生物科技和制药公司当前的研究议题,你就会发现,我们在某些最重大的健康挑战上有很大机会取得进展。”
比尔·盖茨日前在旧金山参加第 36届 JP 摩根健康大会( J.P. Morgan’s 36th Annual Healthcare Conference )时,谈到在全球健康领域和企业的合作存在诸多可能。以下就是比尔
·盖茨演讲的全文,本文原载盖茨基金会微信号(gatesfoundation),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
比尔•盖茨在36届J.P.摩根健康大会上演讲 
图片来自J.P. Morgan Twitter
十年来,不管走到哪里,也不管跟谁聊天,我自始至终都想说清一点:全球健康状况正在变好,而且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变好。
自1990年以来,全世界的儿童死亡率已经降低了一半;艾滋病不再是一种绝症;每年影响 10 亿人的诸多“被忽视的疾病”不再被人忽视。
我之所以讲述我们过去的成就,是因为它让我对未来能够取得的成就感到乐观。不过我们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今年,5 岁以下儿童的死亡人数预计将达到 500 万,大部分来自贫穷国家。而疾病和营养不良的问题将困扰其他数亿人,消耗着他们及其国家的力量和未来发展的潜能。
我们可以通过向有需要的人群更好地提供救命药品和疫苗,来解决其中的一些问题。不过在目前的技术和消灭极端贫困导致的疾病的需求之间,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弥补差距的办法就是创新,这也是我今天为来到这里感到无比激动的原因。因为你们的创新和办法,或许能为挽救世界最贫困国家中的数百万生命,带来突破性的进展。
政府资助的基础科学研究确实为我们指出了通往医疗进步的希望之路。而慈善机构能够探索出最优秀的方案,促使其发展壮大,同时帮助企业合作伙伴达到风险和回报之间的平衡。
不过要想将研究发明,转化为商业上可行的产品,就要借助在座企业的技术、经验和能力。
事实上,全球健康事业确实需要企业的参与。而且坦白地讲,从推动全球健康领域取得的突破中,企业自身也可获益良多。
未来几十年,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将继续增长。到 2050 年,非洲的人口将增长一倍多,达到约 25 亿人。这将是美国和欧洲预计总人口数的两倍多。
不过我们不用等20、30 年。即使从短期来看,对企业来说,造福他人的影响力和获得盈利之间也并不矛盾。
想必你们也知道,虽然我们的工作涉及其他多个具有重大影响力的项目,比如农业发展和美国本土的公共教育,但全球健康项目才是盖茨基金会的重点所在。过去5年间,我们在全球健康领域的投资达到了近 120 亿美元。
这其中便包括对技术公司的资助和股权投资,这些公司掌握的技术极具发展前景,未来有可能在全球健康领域大有作为。我们还通过创造性的量价保障措施,降低企业在开发市场需求未经证实的新产品时所面临的风险。
我们的投资促进了抗击疟疾的新药和新型病媒控制工具的诞生,加快了向贫困国家引入新型疫苗的速度,并确保了发展中国家的数百万人能够获得长效避孕用品,为这些国家的HIV感染者提供现有最好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我们同时也在和世界卫生组织(WHO)以及中国和非洲国家的监管机构合作,旨在消除某些阻碍新药开发和进入其他市场的制度性障碍。几年前,我们看过相关数据,在高收入国家,一款医药产品获得认证需要6到12个月的时间,而在低收入国家,这个过程要花4到7年。我们意识到,和其他问题一样,为有需要的群体提供新的健康解决方案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尤其让我感到兴奋的是,我们正与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 (CFDA )合作,按照国际标准,共同建立一个更加高效和统一的药品和疫苗试验、审核和批准流程。这将改变游戏规则,有助于更多高质量的医药产品进出中国。
你们所做的工作和我们的工作之间还有一个重要的交叉点 ——这也是我今天想要讨论的内容。
在座生物科技公司和制药企业纳入研究议程的课题,和我们在全球健康领域想要解决的问题,正在以振奋人心的方式汇集到一起。很多你们正在研究的解决办法,比如通过免疫疗法治疗癌症,破解人脑的奥秘以治疗阿兹海默症,了解人体的营养吸收机制从而解决肥胖和其他疾病等,在全球健康领域也有明确的用途。
虽然全球健康工作者不像你们一样关注癌症疗法,不过我们确实需要理解免疫系统,以抗击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等致命性疾病。
虽然我们并不关注与老化相关的神经退行性疾病,不过我们关心贫穷国家数亿儿童的认知发展。
虽然我们并不致力于解决非洲和南亚的肥胖危机,不过我们正设法应对与肥胖相反的发育迟缓和营养不良等问题。
虽然你们的兴趣可能在于,开发适用于富裕国家的医药产品,不过你们实验室的突破进展,也能挽救世界上最贫困国家的数百万生命。
健康和医药领域的学习之道,在于“类比”,我们也会借鉴其他领域的洞见。当我们就免疫系统、大脑和人体微生物组等核心系统提出一类问题时,得出的答案或许也适用于其他领域。
几个月前,《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则报道吸引了我的注意。这篇文章是很多同类文章之一,重点介绍了如何利用HIV病毒的遗传机制修改T细胞,从而使其具备攻击特定癌细胞的能力。
我相信再过10年,我们将会看到这样一则新闻 —— “癌症疗法如何帮助治愈 HIV ”。
当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当前免疫疗法仅对特定类型的癌症有效,且仅适用于特定的病人。
另外,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等传染性疾病和癌症一样,会与感染者的免疫系统发生复杂的交互作用。
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从癌症免疫疗法的持续研究中获得的洞见,终将帮助我们实现对所有传染性疾病的控制。这将是人类的巨大胜利 —— 也有可能为生命科学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
其他人似乎也这样认为。Bob Nelsen和Bob More 等风险投资人已经帮助 VIR 生物技术公司融资5亿美元 —— 其中也有我们的一份 —— 以支持它找到严重传染性疾病的治疗办法。
我们还投资了Immunocore,利用T细胞技术刺激人体的免疫系统。虽然 Immunocore 的“T 细胞受体”技术在初始阶段以治疗癌症为目标,不过它也可以应用于对传染性疾病的治疗上。
我们还支持 CureVac、Moderna 等公司通过 mRNA 技术研发疫苗和药物,这也许能帮助我们攻克癌症难题。另外,这种有趣的技术还可用作HIV 、疟疾、流感和寨卡病毒的免疫干预手段。
而且相较于传统疫苗,mRNA 疫苗的生产有可能更为便宜、简单、快速。这对流行病的控制极其有利 —— 不管它们是因自然因素爆发,抑或由人为生物袭击引起。今天,一款新疫苗从研发到上市一般要花 10 年的时间。要想显著削减因病原体在空气中快速传播而造成的死亡人数,我们就必须大幅缩短从研发到上市的时间,将其减少到 90 天或更短。
当然,对抗传染性疾病只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全球健康挑战之一,我们所面临的另一项挑战,就是新生儿健康问题。尽管儿童死亡率已大幅降低,但预计今年,仍有将近 500 万五岁以下儿童死亡,其中出生 28 天内死亡的新生儿人数几乎占到了一半。
为了降低新生儿死亡率,我们首先需要了解并解决新生儿的患病风险问题,这一问题在贫困国家尤为突出。为何贫困国家的新生儿死亡人数如此之高?救治困难的原因何在?目前尚无法完全确定。
但我们正积极地运用遗传学和其他企业的研究成果,帮助儿童平安出生、抵御致命感染,使他们能够身心健康地成长。
我们在东南亚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资助了一项长达 20 年的研究项目,这项研究将为我们提供导致死胎和儿童死亡的流行病学数据,这一点令我十分振奋。
这些数据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然而我们已经知道的是:普遍发生的早产问题是导致新生儿死亡的首要原因之一,而存活下来的儿童往往也面临着伴随终生的严重健康问题。尽管早产多发于非洲和亚洲地区,但发达国家同样也存在这一挑战。
在美国,每十个婴儿中就有一个早产儿。因为早产,这些儿童通常都患有各类健康问题,医疗保健费用也随之持续增高。
我们刚刚见证了首款能够有效识别女性早产风险的诊断检测技术的诞生。Sera Prognostics 公司研发的这种血液诊断技术近期刚刚投放美国市场。
我们为这家公司提供了资金支持,将这种研究成果转化为一种更适合贫困国家的技术。仅靠识别早产风险,并不能完全解决新生儿死亡问题。但通过这种方式,医疗机构可以评估女性是否面临早产风险,并提供延长妊娠期直至胎儿足月的医疗护理。
同时,我们还需要更好地理解早产的生物学机制。孕妇的健康状况便是我们的首要关注点。近期,我们共同资助了一项全基因组关联研究,这项研究阐释了孕妇缺硒与早产之间的相关性。尽管我们还需要开展更多的研究来加以佐证,但我们希望膳食补充剂能够有助于降低早产儿和新生儿死亡率。
不仅如此,我们也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肠道菌群和营养(以及二者之间的相互作用)是世界各地所有儿童生存和健康成长的一个重要因素。
因为营养不良、易发肠道感染,导致贫困国家儿童体内的微生物失衡,由此也导致了孩子们的免疫力下降,造成更易生病,终生大脑发育受损等问题。
此外也有证据表明,因为食用大量加工食品、滥用抗生素,在太过洁净的环境下成长的发达国家的儿童,肠道也不太健康,他们往往更容易肥胖、患上免疫性疾病以及糖尿病,随着年龄增长还会有高血压的风险。
为了解决贫困国家和发达国家儿童的这两类问题,我们必须保证儿童肠道内有足够的有益菌,确保他们合理膳食,以促进肠道健康。近期,我们开始着手与其他机构合作,他们的研究方案能够通过益生菌、采用当地食材制作的营养食品、甚至粪菌移植来代替或增强人体有益菌菌群。
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有发育问题的儿童群体,并探究导致这一问题的原因所在。
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营养不良儿童存在终生性认知障碍的风险。近期的一些预测评估显示,超过 2.5亿五岁以下儿童存在这样的问题。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每十个儿童中就有四人可能会辍学,他们在职场上成功的几率也会变得非常低。
对人类而言,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悲剧。从经济角度讲,这也阻碍了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的发展进程。
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在于,还没有有效的工具和手段来评估儿童的大脑发育情况。当前,我们只能将儿童身高是否远低于同年龄平均身高、是否是贫困儿童作为替代的评估手段。当然,这些指标本身还是有意义的。然而,对于拥有 1000 亿细胞、被科学家称为“已知宇宙中最复杂的机体构造”的大脑而言,肉眼可见的度量并不能充分判断大脑的发育情况。
我们正与合作伙伴通力协作,确定是否可以通过神经影像学技术和其他科技手段,准确预测婴儿早期和幼童的认知发育情况。目前已有一些公司,在评估老年痴呆和认知衰退领域采用了类似的技术手段。
我们目前已获得的一些早期数据显示,在部分国家和地区,这些工具和手段成效斐然。这些影像显示,发育不良的幼儿大脑中的神经连接要少于 2、3 个月大正常发育的儿童。
还有一些研究致力于进一步探索儿童大脑发育最大的影响因素,以便尽可能早地在孩子早期的阶段介入,最大化降低神经认知缺陷的影响。这些研究领域也是我们基金会的资助对象。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探究大脑发育和相对应的大脑功能退化的知识特别感兴趣。
我曾亲眼目睹发展中国家儿童发育不良所导致的灾难性后果。而我的家族中也有亲人罹患阿尔兹海默症。
不断上升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数量
尽管阿尔兹海默症并不属于我们基金会的工作范畴,所以除了通过基金会资助的大脑发育研究项目外,我个人承诺捐赠1亿美元用作研究包括阿尔兹海默症在内的失智症的治疗方法。
人们经常问我和梅琳达,为什么我们的慈善事业如此关注全球健康问题。这源自于我们问自己的一个简单问题:如何才能尽可能地帮助更多的人?
当我们从这个角度看问题的时候,答案很快就变得清晰起来。发达国家和贫困国家之间的健康差距是一个大问题,且尚未有人填补。相信我们在全球健康事业的投资将带来催化作用。通过帮助贫困国家减轻破坏性极强的疾病负担,我们也能够帮助缓解这些地区的贫困问题。
和生活中的很多方面一样,富裕人群更容易享受到自由市场带来的便利的医疗卫生条件,贫困人口却无力负担昂贵的医疗费用。这也是我们工作的早期阶段面临的一个主要障碍。但过去十年来,我们的经验证明,通过延伸市场的调节作用,诸多企业令人振奋的创新成果也能惠及有着最迫切需求的人群。不仅如此,通过创新思维,我们还能够实现可持续性发展并获得盈利。
提升全人类的健康和福祉是我们的共同目标。试想如果我们齐心协力,将实现多少看上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认为未来将是这样的一个世界:人类终于彻底根除了古老的顽疾 —— 疟疾,数以亿计的人口得以免遭结核病之苦,我们还找到了治愈艾滋病的方法……
我们用了 25 年的时间成功将儿童死亡率降低了 50%。凭借在座各位的满腔热情、专业知识和丰富的资源,到 2030 年,我们希望能够将儿童死亡率再降一半。
我们还需要克服很多技术难题。然而一想到近一二十年来,科技创新的迅猛发展,我相信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人类将会实现更多卓越成就。
地球上有人正遭受着疾病和贫穷的无情折磨,而我们却享受着健康富足的生活,消除这二者之间的鸿沟在我看来是最为崇高的目标。
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实现医疗健康公平,不仅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要的。无论生活在哪里,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过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洪燕华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