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金改实验室

余永定:中国还要保证一个起码的经济增速,不宜过早提升利率

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微信公号)

2018-01-10 11:04 

昨天(1月9日)上午,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原委员、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原会长余永定教授做客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智库报告厅,发表题为“资本外流与金融风险防控“的演讲。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原委员、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原会长余永定
以下为余永定演讲的观点摘要
国外一些金融机构认为中国现在已经面临着所谓的“明斯基时刻”,所谓的“明斯基时刻”,主要的表现是资产价格大幅度下降,由于资产价格大幅度下降因引起了一系列的金融反应,最后形成了经济危机、金融危机。
前不久央行提出我们要防范明斯基时刻,并不是说我们现在已经面临着明斯基时刻了。
我自己的看法是:
中国确实面临严重的金融风险,但中国并没有面临明斯基时刻,中国的制度特点使我们完全有能力来防止这样的一种金融危机的发生。在目前我们还要保证一个起码的经济增长速度

▪ 一个国家要发生全面的金融危机,必须要有三个方面:金融机构的资产价格暴跌,货币市场流动性枯竭,资本金无法得到补充。如果你在这三个方面的任何一个方面能够阻止它进一步地恶化,这个金融危机是不会发生的。
▪ 利息率的水平到底是多少。今年我们的货币政策是中性偏紧,银行过去一直给我们释放了这样的信号。我自己倾向于,就中国目前的情况,考虑到增长的速度问题,还不是宜于把利息率过早地提升,还是应该保持比较低的利息率
▪ 增长速度方面,一些说法是我们不要增长速度目标了,我们只要看就业目标就可以了,这是不对的。增长目标,是一个指导性的目标,大家可以据此来制定自己的一些商业活动计划,这是必要的。6.5%并不高,我怀疑今年保不住6.5%,如果你不采取一些措施。
我们要更加注重增长的质量,需要适度降低经济增长的速度,不让中国失去经济增长的势头。

现场提问环节
▪ 最令人担心的是资本外逃,但是现在我们加强了资本管制,可能加强得过多一点,咱们可以在反方向调整一下。你加强了这一点资本外逃没有了,只要资本外逃这条道路被切断了,从负债方那边导致中国国内资金枯竭而恶化,我们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就大大地消除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条。
▪ 资本外逃有各种定义,我们定义为源于某种负面冲击,且会对国民福利造成永久性损害的资本外流。资本外逃是资本外流的一种,但是资本外流不等于资本外逃。资本外流是在统计之中的,比如本来你应该献身于祖国的建设,你说我非得到美国留学去,你留学手续完备了这是资本外流,不是资本外逃。
▪ 一般的资本外流和资本外逃性质不同,所以处理方法也是不同的。比如说资本外流我们通过改革利息率、改变汇率这种宏观调控的政策,一般来讲他可以加以调控。但是资本外逃他是想跑,你这些政策就没用了。他要想跑,他哪怕损失50%他还剩下50%他也得跑,所以对于资本外逃你就必须得有一个跨境资本的管理,说句不好听的就是资本管制。你用间接的方法遏制不住它的。
气氛热烈的演讲现场
▪ 在过去三十多年的对外经济政策,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这永远不能忘掉,成绩是主要的。
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和政策调整的原因,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惯性,习惯了什么东西、成功了什么东西就舍不得改。
这样造成了一些国际收支的不合理地方,就产生了两个缺口,一个是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长期保持收入逆差,我们的累积经常项目顺差和海外净资产缺口巨大,对国际收支平衡表和国际投资头寸表上的两个缺口分析可以看出,最近几年中国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资本外逃。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抑制资本外逃,这是完全正确的,但是资本外逃的问题还是有待于中国的经济体制、金融体系和汇率体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否则只能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原题为《余永定:最令人担心的问题是资本外逃》)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郑景昕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