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金改实验室

票据中介转型记:或将重心移向未贴现市场,或投靠国资大机构

澎湃新闻记者 胡志挺

2018-01-10 08:03  来源:澎湃新闻

座无虚席、边讨论边用手机操作着少则几百万元的票据业务、讨论声音不时盖过嘉宾发言,这是1月6日发生在杭州的“票交所时代的票据业务创新模式探讨会”上的场景。杭州又有“票据中介大本营”的称号。
据澎湃新闻了解,此次参会的多为货款票、商票中介人士,还有部分来自金融机构和企业的代表。众多票据中介火热参与的背后,是票据业务不断向电票系统迁移,以及央行新规的进一步实施。
根据央行规定,自2017年1月1日起,单张出票金额在300万元以上的商业汇票应全部通过电票办理;自2018年1月1日起,原则上单张出票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商业汇票应全部通过电票办理。
不过,招商银行总行票据业务部副总经理李明昌向澎湃新闻表示,这一规定对票据市场基本上没什么影响了,2017年电票占比已经接近90%。
一位来自上海的票据中介告诉澎湃新闻,这一规定对其几乎没影响。该人士表示,相比较而言,电票安全性更高,从2012年开始就再也没接触纸票了。对监管部门来说,监管更容易,价格更透明,去中介化速度快,合规要求也更高。“我们现在正寻找转型,希望能平台化合规化,但这样只能投靠国资或大的资金方合作。”
虽然多方认为央行新规带来的影响不大,但澎湃新闻从票据中介的现场讨论中发现,一部分票据中介对央行新规仍有一些疑虑,对票交所的业务环节还不太熟悉,对票据创新业务抱着想做又怕做的心态,对监管动向也缺乏一定的敏感性
票据在线交易平台汇票线创始人徐顺在会上表示,浙江是中国融资性票据的发源地,杭州是中国票据的直贴、转贴的中心。如今,以上海票交所为主导的电票时代已经到来,也迎来了定位于企业与企业及企业与银行间交易的互联网票据平台风口期,而票据中介依然是票据市场发展必不可少的润滑剂。
“后票交所时代,重点是做自承自贴的一手票。当票据资金业务赚钱不再那么容易时,票据直贴业务的价值和地位将提升,但提升的方式同样是结构化的,需要产品的粘性。票据强大的草根基础、巨大的市场空间、独特的便捷优势决定它的未来仍旧可期。但是风雨之后,未来票据供应链金融的机会也将是结构性的。”一位前民生银行票据业务部人士在会上如此表示。
该人士还指出,票交所机制下,票据交易采用线上交易的模式(银票不需要提供合同和发票),但交易对象多集中于银银之间。票据贴现前的未贴现市场有望成为票据中介的业务重心。“这块业务现在票交所进不去,因为企业无法成为票交所会员,未贴现市场是天然游离于票交所体制之外的。”
在此之前,兴业银行集团旗下兴业数金普惠金融事业部总经理毛强华在“2017中国互联网票据发展论坛”上也曾谈到,通过票交所机制开展票据业务后,票据中介的业务范围势必被压缩。当前,票交所并没有将票据经纪纳入到票交所的体系下,即使将来会对票据经纪颁发牌照,那也是极少数。因此,对于大部分票据经纪,其未来的业务重心应放在贴现前端。
值得注意的是,票据业务一直是监管严打严查的区域。2017年,在金融监管趋势愈严的背景下,银监会部署开展“三三四”专项治理工作,各家银行的票据业务也随之收紧。上述前民生银行票据业务部人士表示,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再次强调金融监管的重要性和持续性,银监会对金融监管的表述也及其严厉,票据中介在开展做业务时应更加注重金融监管升级所带来的风险。
在谈到业务转型时,一位专门从事票据套利业务的公司负责人直言,这类公司业务太单调可能一下子死掉。在他看来,单一的金融工具的套利行为是不长久的,容易被复制、被颠覆,同时也容易被监管。据其介绍,该公司后来通过业务延伸,已经将单一的票据套利业务扩展至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以及市值管理等。
责任编辑:郑景昕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