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历史

看《风筝》,说谍战︱戴笠手上有打入中共的七十三人名单吗?

周明

2018-01-10 10:03  来源:澎湃新闻

有没有七十三人名单?
近日,谍战大剧《风筝》走红荧屏,收视节节攀高。剧中的惊险情节,主人公坚定的信仰,以及人物之间的袍泽情谊,都深深地打动了观众。那么剧中所出现的一些情况,在历史上是否真的有过?
谍战剧《风筝》海报

《风筝》一开始,剧情就围绕着军统渗透打入中共内部的七十三人名单展开。然而,这份由军统“老板”戴笠直接掌握的“潜伏名单”,在历史上其实是不存在的。但是军统对延安的渗透和潜伏却是事实,而且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方式,不止一次进行过。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汉中特训班。军统形形色色的特训班总共开办过上百个,有培训综合型特工的临澧特训班、兰州特训班;也有培训警察、无线电通信、气象情报等专业的特训班。在这些特训班中,只有汉中特训班是专门为培训渗透打入延安中共内部的特工而开设的。
军统对延安的渗透从1936年就开始了,但始终没有多大成效,因此戴笠于1939年9月到1941年3月,在临近延安的陕西汉中东郊十八里铺陈家营村一处大院落,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天水行营战时游击干部练训班的名义,进行派遣渗透潜伏的特工专业培训。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总共开办了九期,除第九期后来转到重庆白公馆特训班继续受训外,先后毕业了八期,共培训学员约650人。
汉中特训班

由于汉中特训班的目的是针对延安的渗透潜伏,所以从开班起就极有针对性,并且高度保密。汉中特训班实行军事化加法西斯管理。学员一律以代号相称,规定见到熟人不准打招呼、不准告诉他人真实姓名和地址、不准和其他学员交头接耳、不准请假外出、不准写信会客等严苛的班规班纪。
汉中特训班的主任照例是由戴笠兼任;负责具体班务的副主任是军统原上海行动组长、老牌特工程慕颐;政治指导室主任是在1938年潜入延安、就读于抗大二期并安全返回的沈之岳;政治教官是1938年潜入延安、在陕北公学二期加入中共的朱增福;军事教官王绍文是兰州特训班的优等毕业生;特种技术教官是后来在军统以“爆破专家”著称的、兰州特训班毕业又在汉中特训班一期深造的杜长城。这些教官都是军统的高手,说明戴笠对这个特训班是非常重视的。
戴笠

从1939年底开始,经过汉中特训班培训的军统特工被陆续派往延安及各根据地。至1942年5月,已经有不少军统特工成功潜入,其中还有人打入中央军委二局(情报局)、陕甘宁联防司令部、陕甘宁边区保卫处等要害单位。
在汉中特训班第四期受训的学员吴南山,是接触过共产主义思想的进步青年,因此他被派遣进入陇东根据地后就向党组织做了汇报,这一情况立即引起中共中央的高度重视。负责安全保卫的中央社会部认为案情特别重大,必须缜密侦破,因此向吴南山布置了侦察汉中特训班派遣特工的任务。随后经过吴南山,中共方面抓捕了四期同学、后来担任第五到第八期教官的祁三益。祁三益作为联络员被派到延安,他被捕后供出了20名派遣特工,通过这20人的线索,又抓捕到另外11名特工,前后总共抓捕32名军统派遣特工。这个案件侦破后,在陕甘宁边区引起了极大震动。
但汉中特训班培训派遣的特工远远不止这三十多人,随着1946年3月戴笠因飞机撞山而丧生,很多由他亲自布置派遣的潜伏特工,因为得不到唤醒指令,很可能一直潜伏到死都不为人知。建国后,公安部还把汉中特训班以“戴案”为代号,成立专案组,作为头号要案进行追查,虽然陆续抓获了一些军统潜伏特工,但是有没有把汉中特训班的派遣特工全部肃清干净,那就真的是个无人知晓的谜团了。
影子有原型吗?
《风筝》的主线就是由柳云龙饰演的、中共派遣打入军统潜伏了数十年的“风筝”郑耀先,和由罗海琼饰演的、军统派遣打入中共潜伏了数十年的“影子”韩冰之间的较量,两人都怀疑对方的身份,并为了查证对方的身份较量了几十年。
《风筝》中罗海琼饰演的韩冰是潜伏了数十年代号“影子”的军统特工

代号“影子”的韩冰在历史上有没有原型?有不少人认为她的原型就是沈之岳。
沈之岳,1938年4月经过军统的精心安排,作为访问延安的燕京大学教授肖致平的助手进入延安。随后他主动要求留在延安,经过初步考察得到批准,进入抗大二期学习。此后他居然通过了边区保卫处周兴处长、王范副处长的审查,并因为表现良好加入了共产党,还升任抗大学员区队长,毕业后又在八路军留守兵团担任参谋。1938年底,沈之岳被派往南方的新四军军部工作,1939年秋又被调回延安,1940年3月逃离延安回到军统。
年轻时的沈之岳

沈之岳的这段渗透潜伏经历并没有获得什么重要情报,不过他在延安将近两年,虽然受到过怀疑和审查,最后还能安全返回,是军统公开宣称进入延安又全身而退的唯一一人。凭着这段有几分传奇色彩的经历,他在国民党情报系统中扶摇直上,在军统中历任科长、东南站站长,1958年担任国防部情报局(前身就是军统)副局长,1964年更是担任了司法部调查局局长。而且他深得蒋经国的器重和信任,甚至在1979年3月退休后,还被任命为“总统府国策顾问”,和其他挂名顾问的闲职不同,沈之岳在“总统府”的办公室就在蒋经国办公室的隔壁。
把韩冰和沈之岳对比来看,相同点并不多,特别是韩冰在中共内部潜伏了数十年,而沈之岳前后也不过两年。另外,由于沈之岳在50年代指挥的几次针对大陆的特别行动都以惨败告终,再加上90年代他还曾来大陆治病,受到过邓小平、杨尚昆等领导人的接见,在沈之岳去世后,他当年在抗大的教员张爱萍将军写下了“文武全才,治国有方,一事二主,两边无伤”的评语,因此也有人认为沈之岳在延安是被中共策反、重新打入军统的双面卧底。
在国民党情报系统中扶摇直上的沈之岳

这和韩冰的情况就更不一样了,倒是和《潜伏》里的李涯还更接近一点,只不过李涯是身份暴露之后与被捕的中共特工邱掌柜交换回去的,而不是像沈之岳那样自己逃回去的。
军统第一杀手
《风筝》里另一位军统特工宫庶,是郑耀先的得意弟子,精明强干,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提到宫庶名字,对军统历史比较熟悉的人很自然地就会联想到有着“军统第一杀手”之称的陈恭澍。
《风筝》中的宫庶

陈恭澍,祖籍福建龙海,1907年生于北京,黄埔军校第五期毕业。1932年加入军统前身、复兴社特务处,历任组长、调查主任、北平站站长,特务处本部组长。抗战爆发后,任军统华北区副区长,天津站站长,华北区区长,上海特二区区长。
1941年春,陈恭澍在上海被捕,转而投靠了汪伪特务机关七十六号,任汪伪政府特工总部科长、处长等职。1945年日本投降后被国民政府逮捕,第二年获释。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央训练团河北大队长,绥靖总队上校总队长,负责华北地区的“政治作战”。1949年到台湾,曾任“国防部”情报局第二处少将处长,1969年退休。
陈恭澍从1932年加入复兴社特务处到1941年10月在上海被捕,在军统的九年时间里,他参与组织了近200次行动,平均一个月两次。在这些行动中,不乏刺杀张敬尧、刺杀吉鸿昌、刺杀华北大汉奸王克敏、越南河内刺杀汪精卫等大案,因此跻身军统“四大金刚”之列,“军统第一杀手”的称号也是名至实归。
不过作为职业杀手,陈恭澍一直都很低调,即便在军统内部也不是太出名,这主要是因为他所执行的大都是非常隐秘的行动,见不得光,在军统内部的各种文件中也很少提及。直到晚年他在台湾出版了回忆录《英雄无名》系列(包括《北国锄奸》、《河内汪案始末》、《上海敌后抗日行动》、《抗战后期反间活动》、《平津地区绥靖戡乱》等五册),陈恭澍才逐渐为人所知。但是出于长期秘密工作的习惯使然,他的照片几乎从未公开过,就算是在回忆录中也没有出现,世面上流传的不少陈恭澍的照片其实都是别人(例如把曾当过军统总务处长的沈醉照片误认为是陈恭澍)。
陈恭澍的系列回忆录

不但名字一样,就连行动中的果断狡诈,《风筝》中的宫庶也很有几分陈恭澍的影子,把陈恭澍看作是宫庶的原型也未尝不可。
总体而言,《风筝》只是一部谍战题材的电视连续剧,尽管人物刻画生动,情节曲折,但毕竟和真实的历史还有一定的差距。
责任编辑:钟源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