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台湾新古典乐团Cicada:为海洋和土地作画的人

澎湃新闻记者 钱恋水

2018-01-10 09:30  来源:澎湃新闻

像Cicada(蝉)这样的新古典乐团,由表及里都非常台湾。乐团去年的新专辑《不在的你们都去了哪里》以乐声描绘海洋和动物,这是他们自《边境消逝》(2013)和《仰望海平面》(2015)对台湾西海岸及东海岸描摹后的第三幅长卷。
2009年成立初,乐团由小提琴、大提琴、木吉他和钢琴组成。2015年重组为五重奏室内乐编制,成员为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钢琴和木吉他。
之所以取名为Cicada(蝉),“是因为人们察觉到蝉的出现,往往是听到它们的声音,而不是看见其形体。蝉以一种低调的方式缓缓渗进人们的生活,即便,它们蛰伏十七年只为了一个夏季吟唱。”
Cicada的音乐也是这样地润物细无声。听起来好像一部青春电影,旧抽屉里的一封信,校服上沾着的一片落叶,他们用古典乐的理性构建感性光景。
三位女生、两位男生,用过曝泛白的宣传照,说Cicada是新古典、后摇、咖啡馆音乐,怎样都好。他们就是这一代的台湾年轻人,关注的海洋、土地和动物不带痛苦和挣扎,不涉政治,不问历史因由。
他们有匠人精神和小日子里的达观,乐团从学生时代走到现在历经的成员变动,给作曲/钢琴手江致洁留下少少怅惘,她更多的是珍惜每次练团吃饭聊天的相聚时光。
这群学习古典音乐的年轻人们,严谨和灵性并存。他们的音乐像细致工笔画,透过图像刺激自己对大自然的反思。最早是由故事及音乐,后来描摹对象逐渐变为自然万物。
这种创作方式,源自江致洁的一次观画体验:“大约在2010年,在学校的美术教室里,看见郑安齐正在修复这一系列的作品,在和他聊天的过程里,看着图画中的每一个细节元素,越看越有感觉,于是透过其视觉形式,一边弹琴、一边思想当中的美妙图画,作为构想乐曲的基本蓝图。”
海流、长浪、被礁石击碎的浪花、来回抚触海岸的浪沫,Cicada最擅描摹的对象是大海,成员都爱大海爱潜水,迷恋水下风光。
新专辑《不在的你们都去了哪里》的主题依然是他们喜欢的海洋。与前两张专辑不同,这一张他们看见动物:鲸豚、珊瑚、海龟,还有居住在城市与山林的猫与鸟。
《等待再一次跃出水面》里有两种海豚,乐器描写的是台湾东海岸常见的两种海豚:飞旋海豚与花纹海豚。飞旋海豚的游速快,很爱跳跃,花纹海豚则是悠缓优美,所以这首歌也用不同的速度,模拟这两种海豚的样态。
听曲名,《不在的你们都去了哪里》《游向那片被丢弃的海》是大海的悲歌,但音乐听起来不荒芜凄凉。木吉他和大提琴跨越钢琴的溪流,大小提琴对诉着空旷。珊瑚产卵,大海暖化,珊瑚白化,Cicada如从前一样不去指控糟糕现状。“拥有权力的人们,其使用方式往往缺乏想象力。只要这些乐曲能唤醒漠视者潜伏在心中的一点信念,并稍稍松动那些既得利益者的理所当然,第一个阶段性目标也算是暂时达成了。”
小时候语文老师教作文,告诉同学们要“我以我手写我心”。小学生心思简单干净,写下的多是真善美的东西。Cicada也是这样,他们以台湾青年的单纯心思做音乐,以拟人化的方式想象台湾这片土地面对各种变迁时的心路历程,为惊鸿一瞥的动物摄下光彩熠熠的写真。
2015年,乐队成员谢维“串通”成员们在水底向江致洁求婚,求婚成功了。后来有记者问江致洁会给将来的宝宝听什么音乐,她答:“我会给ta听电子音乐,不要太多愁善感好了。”Cicada的音乐呢?“这种音乐还是不要太早听,也不用听太多,描绘情感的音乐可能还很难吸收吧。”
描绘的是自然,最后依然落回情感,而且是情感里比较美的一部分。
2018年1月14日,Cicada的2018中国巡演将来到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一月还将行经深圳、广州、杭州、重庆和成都。不在的你们都去了哪里?Cicada的音乐里还有它们的影像。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