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口述|我在索马里海域护航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采访整理 实习生 刘成硕

2018-01-10 07:59  来源:澎湃新闻

海军陆战队最新宣传片 澎湃新闻记者:陆鸣 编辑:林蓉 视频来源:解放军报 中国军网(02:44)
【编者按】
2015年9月,21岁的北京大学大三女生宋玺参军入伍,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陆战队的一名陆战队员。一年以后,她入选赴索马里执行护航任务的第25编队,开赴亚丁湾。在海上巡航,他们要进行各种侦察,主要是反海盗和人质营救。经过四个月的“风平浪静”,就在队员们思想有些松懈时,发生了海盗劫持商船事件,这也是前后25个编队首次与海盗的正面交锋。以下是她的口述:

2016年11月的一个周六上午,我正在枪库擦枪,忽然被叫去接听一通电话。对方问我:宋玺,你愿意去执行护航任务吗?我当然答“愿意”,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对方没多说什么,通话结束。
但我无法平静了,在之后的夜晚,入睡前我都会心烦意乱,反复琢磨:我真的能去吗?在部队,正式命令下达之前,一切都是充满变数的,我深知这一点。终于一个月后,正式通知下来了,我入选赴索马里执行护航任务的第25编队。
2016年12月20日,中国海军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举行向国旗宣誓仪式。 黎友陶 图 
开赴亚丁湾
后来我才知道,自己入选是因为部队在护航过程中可能会顺访沿途国家,与当地人士举行一些文艺交流,而我此前在舰队的合唱比赛上担任领唱,正适合这项任务。全连只有我一人入选,我猜大家恐怕都对我暗暗羡慕吧。
几十天后,我随着舰队从湛江正式出发了。
出发的头几天,面对浩瀚大海自然是很兴奋的。但很快,大海的威力显现了,经过南沙群岛的时候,风浪特别大,房间里的东西乱飞,别说人站不稳,就连晚上睡觉都得紧抓着栏杆。
所有人都开始受到晕船的折磨。我们这艘军舰上只有四名女兵,有一名负责心理咨询的护士长,两名文艺骨干,还有我。头几天,战友几乎整日趴在床上,一吃东西就吐。我们的护士长尤其严重,暴瘦十斤。我也晕得不行,不过抱着一种不能给陆战队丢脸的信念,还能勉强坚持着去食堂吃饭。
风浪特别大的一天,参谋长组织开了个会,只见他全程站着讲话,既不晃动,也不晕船,我心里满是敬佩。部队为什么需要树立典型?因为在生理接近极限的时候,来自榜样的力量可以帮助你多坚持一会儿。
但船一直在晃,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吐出来,后来已经没法集中精神听参谋长在说什么了,只剩最后一点意志力告诫自己,要忍住,不能吐。终于撑到散会,我迅速冲回房间,哇哇地吐了。
半个月后,大家的晕船症状才逐渐减退。我特别想跟着特战队员一起训练,但他们觉得我是女兵,不愿意带着我。毕竟从生理结构上男女就不一样,所以某些体能上的极致,女兵达不到男兵的标准;但是女兵可能更细心一些,从事一些技术类的工作更安全可靠。
我只好自己给自己加训练,趁风浪小的时候在甲板上绕圈跑。甲板很小,一圈30米左右,风浪不大时我会跑上六公里。连队里的战友每天都在训练,我怕几个月后回去发现自己被远远甩在后面。
宋玺在训练中 受访者供图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提了一次。我说,我本来就是陆战队的,没理由不带我训练。指导员同意了,第二天通知我去领装备。第二天还是被吓了一跳,所有的装备包括手枪、步枪、弹药箱、头盔、防弹背心在内,往我手上一塞,差不多有40斤。
那两个弹药箱本应该让两名男兵班长扛的,指导员故意交给我,看我会不会知难而退。我的轴劲儿上来了,你不让我来我偏来,硬是背着那身装备随舰员们一同完成舱室搜索、战术演练等等训练。第一天上午训练结束,我把头盔一摘,头发全部湿透,黏在一起特别像悟空。
他们看我似乎还行,从此就带着我一块训练。白天我跟着特战队员一块练,练习舱室搜索和防海盗警戒等战术;下午他们体能训练时,我一个女兵不方便跟着练,就自己在甲板上跑步或者俯卧撑。
我们在海上要进行各种侦察,主要是反海盗。如果发现疑似海盗靠近,我们要驱散他们;如果有商船被海盗劫持,我们要营救。因此在船上也要进行反海盗练习,我看上去比较瘦弱,有时候会扮演人质。那会儿半夜3点,演习指挥员突然拉响警报,整艘船立马骚动起来。但我是女生,夜晚没有和男兵一起演习。
舰队上一共有两百多人,每天的生活都很规律。我们在海上不断来回巡逻,从亚丁湾的A点航行到B点,每天睁开眼就是大海。
刚开始蛮新鲜的,后来就觉得枯燥了,毕竟在那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护士长会去走访各个舱室,看谁有什么问题,可以跟他聊一聊。闲暇的时候我们就读一下广播稿,每天晚上播放出来,稍微活跃一下整个船的氛围。
也有兴奋的时候,一天,我们四个女兵正在房间休息,指挥员打来电话,让我们快到甲板上来。我们冲过去一看,居然是成群的海豚簇拥在我们的舰首,我特别怕我们的船撞上这些精灵们,但它们显然更灵活,游速甚至更快,鸣叫着雀跃着。那个场景特别壮观。
说到护航,一开始我是抱着执行重大任务的期待出发的,参与护航主要是训练舰队长航能力、机动能力、补给能力等。但时间长了发现风平浪静,也没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我们不免觉得有点无聊,心理上有些懈怠。
看到士兵们思想有松懈的迹象,指挥员和政委就会组织开会,告诫我们,讲过去的警示案例,让大家绷紧脑子里的弦。2017年4月,恰逢美军空袭了叙利亚机场,政委和指挥员召开了一次这样的会,提醒大家提高警惕,以防局势动荡。
解救人质行动
果然,我们遇上突发情况了。
那天4月8号,晚上我失眠了,出房间转悠。当时就感觉情况不对,大家也不互打招呼了,仿佛都有心事,空气中透着一股凝重。我一问才知,有海盗劫持了附近的一艘商船,上级派我们舰队的一艘军舰前去营救。
听到这个消息我内心咚咚直跳,因为前24个编队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这下自然是更睡不着了,我在心里默默期盼着战友们平安归来。
天亮的时候,终于传来好消息了,我们的战士成功解救19名被劫持人质,海盗缴械投降,没有发生枪战,无人员伤亡。那些海盗都是附近国家的居民,食不果腹生命安全也无法得到保障,于是铤而走险。
其实当时被劫商船发出求救信号后,也会被别国军舰接收到。但其他国家可能出于一些考虑,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去救援。当时是午夜时分,执行任务的玉林舰抵达被劫货船附近的索科特拉岛西北海域,立即采取舰艇绕行、舰载直升机绕飞等方式,使用高倍望远镜、红外设备等观察手段查明情况,并与船员取得联系,确认所有船员均在安全舱躲避,但船上海盗活动情况不明。
9日凌晨,玉林舰发起营救行动,16名特战队员在我海军舰载机空中掩护下乘小艇陆续登上OS35号,迅速将船员解救出安全舱。
中国是第一个前去救援的,如果晚到的话,说不定被劫持的人质会遇到更严重的麻烦。我真心为自己身为舰队一员感到骄傲。
护航中的宋玺 受访者供图
2017年4月,接替我们的26编队抵达亚丁湾,我们的使命圆满完成,启程返航。
回国的时候舰船一直往东开,经常今天都比前一天少一小时,时差越来越大。我们开始失眠了。每晚凌晨两点半,大家把床前的帘子拉开,发现每个人都大眼瞪小眼看着对方,根本睡不着觉。我就和另外的女兵站在甲板上看星星看月亮,一直看到太阳浮出海平面。
在海上航行了208天后,我们于2017年7月回到国内。
从学生到战士
大一和大二时,我两次想报名参军,但都被爸妈摁住了。
他们一方面不愿意我受那个苦,一方面担心中断两年学业之后,我可能无法适应校园。那时候我内心没有完全独立,还像一只乖顺的小兔子,他们反对,我虽然心里不满,但蹦跶两下也就认了。
到了大三,21岁不成年早期吗?要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些掌控,要自己去思考做什么事情了,所以那个时候可能会更加有力量一些吧。
学校征兵的时候,我正好跟学校老教授合唱团的爷爷奶奶们聊天,提到当兵这件事,这些老人就像年轻了十岁似的容光焕发。他们热切地鼓励我报名,我想,人生那么长,两年算什么啊,如果没当兵,我将始终抱着遗憾生活,也许到白发苍苍那一天,没当过兵都是我心中特别大的一个遗憾。
2015年4月份时,我再次报名了,这次瞒着爸妈,到了体检的时候才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跟她说,我有一个重大的决定要告诉你,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妈猜出来了,问我,你是不是要去当兵?她假装威胁我,说不给我生活费。
我盘算了一下,自己靠唱歌赚点演出费应该不成问题,大不了以后顿顿吃大白菜呗。我妈看拗不过我,也就说不出反对的话了。
我内心也不是没有思想斗争,因为要离开熟悉的环境,要跟过去的一切道别,去一个新的地方,而且前途是未知的,真要去的话能适应吗?回来之后同学们都毕业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重返校园生活,我还能习惯吗?有几次,想想不久后要与现在的生活割舍,还一个人默默地抹过眼泪。
但那时候其实还在审核阶段,不确定能不能去。直到8月的某一天,我在家里突然接到电话,说我白细胞有项体检指标过高,需要复查。
我打电话告诉我爸这个消息,他以前当过兵,知道复查意味着有机会能去了,因为如果不要你,就不会给你复查的机会。我爸沉默了半分钟,只说了一句,那今晚的篮球还看不看了。我心里涌起一阵酸,强忍着说,不看了,以后还有机会。挂了电话就定机票,定完机票就开始歇斯底里的一个人哭。
2015年9月初,我正式接到参军入伍的通知。临走之前,我听一个师妹说部队要跑三公里,就沿着未名湖跑了几个晚上。
23号,接兵的同志到北京市海淀区武装部接到我,带领我前往位于东莞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训练基地。
我一开始报的就是海军。可能觉得海军洋气,衣服也好看,也很向往大海。我爸当过陆军,我觉得我要当个不一样的。
进入军营的第一天,第一个环节是点验行李,我带的洗发露、洗面奶、面膜和巧克力都属于违禁品,被全部没收。
不过到了寝室也才发现,那些大包小包的东西根本放不下,所有的个人物品只限于床下的一只桶内,连柜子都没有。点验完毕后,我穿着体能服,双手插在口袋,吊儿郎当地就去见指导员了,指导员问我,你的手为什么放在裤兜里,我答习惯了。
她没有说什么,现在想想,真是太胆大包天了。
头三个月在新兵连最痛苦,那意味着你之前所有的生活规则都被打破,对身体和内心进行全方位重塑。第一次拿枪也是在新兵连,我们是实战化训练,要求吃饭也背着枪。当时就想着打准一些,不要浪费国家给的子弹。
第一次给我妈打电话是进部队一个星期的时候,她先哭了,担心我受苦,我只告诉她都挺好的。
宋玺在训练中  受访者供图
海军陆战队员
那时,我是全连唯一一个来自北大的兵,一开始这成了我最显眼的标签。干什么都被盯着,大家总觉得我应该做得最好,但我实在不是个生来规矩的人,手脚也不勤快,因此不管是训练还是内务,经常完成得不够好,当时觉得压力很大。
对于训练的苦和各种脏活累活,我还算吃得下。但有两件事让我特别不自在,一个是凡事都要打报告,另一个是听哨音行动。此前我从没经历过这种被约束的生活,那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惊弓之鸟,稍不注意就会踩到红线。
那时候我还特别爱问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不那样。久了就明白,部队跟学校不一样,部队对一个兵的培养是用行动而不是用语言完成的。一个命令下达,执行就是一切。如果每个兵都跑去问为什么,这支队伍的效率怎么保证呢。
第一个月下来,我瘦了20斤。每天感觉累到极限,吃多少都不够,休息的时候嘴里能含一块大白兔奶糖简直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我还有点埋怨我爸,因为入伍之前,我特意问他有没有需要嘱咐我的。我爸啥也没提醒我,就一句,你就听班长的吧。说实话,我当时还以为班长是收作业的,进来才知道班长是保证全班生命和财产安全的总负责人。
2016年的农历新年,是我第一次远离爸妈度过的。在旅里的文艺晚会上,我唱了一首《春风的话》,“托春风给妈妈,给妈妈捎个话,今年春节我又不能回家,万家欢乐的灯火,有我的汗水洒……”没唱几句,我就哽咽了。我原本以为自己不是个感性的人,但在那样的氛围下,和满场子不能回家的战友在一起,思念之情实在难以自已。
刚下连班长问我,新兵连出去后想去哪个部队,我毫不犹豫地说,海军陆战队。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谁知道班长压根不信,她认为我受不了那个苦。班长说,你要是现在能俯卧撑撑三分钟,我就服你。
我趴下开始撑,没一会儿就开始发抖,我没松手,但身体一直往下坠。后来班长看我实在太难受了,才叫我停下。
太丢人了,我想,我得知耻而后勇啊。在部队要想别人看得起你,只有一条,说过的话一定做到。
从那天以后,每天训练俯卧撑时,班长喊一声,别人做一下,我做两下。慢慢地,我的俯卧撑做得特别溜,考核的时候一分钟能做四十多个。
陆战队的选拔要求很高,因此训练的时候我总是特别拼,我想当一名真正的兵,而不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假把式。
下连队前,我被建议去演出队当一名文艺兵,当时的我还心存偏见。但在军营待久了,我也慢慢体会到,对一支队伍而言,精神上的放松和鼓励就像食物一样,是日常艰苦训练之余必要的一种补给,每个兵种在部队都是不可或缺的,都是非常值得尊重的。
刚下连队的时候,我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但一开始就是训练扎马步。我膝盖有伤,扎马步对我而言是个巨大的考验。但班长不喊停,我绝不起身。但每次喊停之后,膝盖麻木至极,想起身也起不来了。
后来下不了楼梯,走路一瘸一拐,但是我还可以训练。那会儿爬战术的时候,膝盖天天在地上磨,很多人那里都肿成了馒头。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膝盖透心凉,疼得睡不着觉。第二天起来后自己摸一摸,还得坚持。
从新兵连出来,心理上最大的变化就是,明显感觉自己变得勇敢坚强。其实部队的逻辑很简单,所有的事情你只能靠自己,熬得住,也就过来了;如果你熬不住,破罐子破摔,那么每一秒都会比上一秒更艰难。
新兵连的考核成绩我排名靠前,如愿进入海军陆战队。
大院里的野小孩
当兵的想法从什么时候萌生实在有点模糊,但心理学上有种说法是幼年的记忆虽不会保留,但会在你的人格上留下印记。
我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我爸是军人,当过19年的兵,他平时沉默寡言,放在人群里毫不扎眼,当年在军营也是那种老实规矩的兵。家里面,我爸通常不发表评论,他是为整个家提供安全感的那个人。有时候我跟我妈闹小别扭,谁都不服谁,就会嚷嚷着让我爸当裁判。
他从没给我讲过他当兵的往事,还是有一回我翻东西,找到一张我爸当年立三等功的奖章,问我妈才知道他救过落水儿童。他不会给我讲的,问他也只会说,就是救个人呗,那有啥。
记得小学的时候某次在课堂上被问起梦想,我大声说想当兵。我一直认为军人形象是崇高的,国家有危难的时候他们总是冲在最前面。
初中时候我家旁边是一个军分区,每天都会听到他们的号子声。我特别喜欢趴在窗口看战士们在干什么。有时经过那个大门口的时候,我就会一步一步靠近,直到门岗的哨兵不让我再往里走。
我这个人很轴,认准的事情一定会坚持。小学的时候我想参加篮球队,但教练嫌我个子矮,不让我加入,我就一个人在操场篮筐前练投篮,大冬天的从中午练到天黑。还有一次,我被同学们推举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但因为我普通话不标准,到老师那就被否了,我有些心塞,苦苦练了一天,把所有的平翘舌音捋顺,再次跟老师争取,最后如愿参加了比赛。
这个比赛还要求参赛者进行一段才艺展示,我唱了一首《亚克西》,被大家发现唱得出乎意料地好。于是我妈决定继续培养我这项才能,每周去上一次声乐课。上了一年多后,她最终还是觉得学习才是正道,便让我把声乐暂且搁在一边。一直到我念高三,为了参加北大的自主招生考试,我才重新捡起这项才艺,系统地去学习美声。
填志愿的时候,我妈希望我学经济,我偏不。那时候也不知道心理学是研究什么的,但听起来没那么俗,所以就选北大心理系了。
但慢慢的,我开始领会到这门学科带给我的变化。我意识到,关于成长这件事,不是只有父母才能带领子女完成,他们不一定要出现在你成长中的每时每刻。
“三项任务”
护航回来后,正好赶上海训,因为即将退伍,指导员说我可以不用参加了。那怎么行,我已经错过一次寒训,要是再缺席海训,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陆战队出来的。我必须参加,即使收获了一身的痱子和一张黑得连自己也认不出的脸,但至此可以说自己在陆战队的生涯毫无遗憾了。
2017年9月3日,我正式退役。当天上午宣布了退役通知,下午就要离开部队。我带走了四套军装和盖了两年的被子。大家都是匆匆忙忙的,想象中的离别伤感没有发生。只是在离开了一段时间之后,回想这两年的点滴,我才会偷偷的哭一哭。
新兵连三个月我瘦了20斤,后来长回来了,体格更结实了。当然这两年带给我的远不止这些。我还收获了过命的战友情,我和我的战友们抛弃了所有的社会背景,共同接受军营的历练,同穿一条裤子,同喝最后一碗水。
陆战队号称“全域作战第一”,训练强度可不只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
有次,我们被放到一个荒岛上进行野外训练,每天只吃一小块土豆和一小块芋头,但训练量是加倍的,目的是锻炼我们在饥饿状态下的作战能力。从岛的一边爬到另一边,晚上睡在帐篷里。
有一天下了特别大的雨,我的帐篷拉链坏了,雨水往里面漏,我就一直把枪抱在怀里,担心淋湿了。和我同住一个帐篷的高个子女战友就整晚用腿支住帐篷,我们就那样睡了。
那时刚好赶上七一建党节,我们从岛的这头全副武装爬到另一头,艰难的翻过灌木丛和一滩巨石阵,对着海边的一面党旗宣誓。真的,那种感觉永生难忘。他们已经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无论以后何时再见,彼此都不会觉得生疏。
我知道,我和军营的缘分一定未完待续。还记得护航编队首长对我说,宋玺啊,以后一定要再回归部队啊,如果你不回来,也得嫁一名海军,要是没嫁海军,将来生了孩子也得让他成为海军。
我想,这三项任务里,我至少会完成一项吧。
中国海军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举行向国旗宣誓仪式,护航官兵向祖国敬上神圣的军礼。 黎友陶 图
责任编辑:黄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宋玺
目击 180 进行中...
查看话题详情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