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历史

姜鹏评说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皇后

楼顶小僧

2018-01-09 18:10 

编者按: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姜鹏国学书房”,系复旦大学历史系姜鹏对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皇后”给出的名单和入选理由。文字由楼顶小僧代笔。经姜鹏老师授权,澎湃新闻转载。文章原题《姜鹏月旦评丨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皇后》。


后宫争斗,一向是影视作品的热门题材。宫斗中必不可少的角色——皇后,作为帝国内唯一可以同皇帝平起平坐的角色,是皇帝妻妾之首、内宫之长,在一定条件下还能临朝称制。
《说文解字》云,“后,继体君也,象人之行,施令以告四方。发号者,君后也。”也就是说,后也有君王的意思。故天下女子,莫贵于皇后。她们身处权力核心,其行为也常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她们的婚姻既是归宿也是职业。
大部分时候皇后们很难安心做“花瓶”。在残酷的宫廷政治中生存,是皇后的基本修养。在不同历史时期,对皇后的评价标准也应当不同,但是总体而言,评价一位皇后是否称职,需要综合考量她作为一位政治家的素质、品行和历史影响力。
中国历史上有无数位皇后,这其中不乏出色、高明的、有野心、有谋略的女性,论起才德、手腕亦不输于男子。在此本文列出最具代表性的四大皇后:西汉的吕雉、晋朝的晋惠后、北魏的文明太后和唐代的长孙皇后。
西汉吕雉、晋朝晋惠后、北魏文明太后、唐代长孙皇后
从自身素质来看,西汉吕雉有才能,又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有记载的皇后;论德行,唐代长孙皇后是古代贤后的典型。
此外,以历史影响力为评判标准的话,北魏冯皇后、晋惠后贾南风二人的政治作为,对随后几个世纪中国的历史走向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因此也有资格入选。
比这几位还要著名的恐怕只有女帝武则天了,但是她曾经改元称帝,皇后的身份不足以概括她的人生,故本文不叙。
西汉吕雉: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吕雉,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有明确记载的皇后。世人多乐于谈论其狠毒,却常常忽略其才能和贡献。
年少时,吕氏随父亲至沛县躲避仇家,沛县县令大摆欢迎宴席,还是小小亭长的刘邦谎报了礼金,也来参加。就是这样的一个小青年得了吕父的青眼,吕雉就被指配给了他。论出身,吕雉绝对要比刘邦好,年龄还小十余岁,但吕雉没有拒绝。
她跟着刘邦吃过不少苦,还被掳到楚国做了人质,差点性命不保。但吕雉恪守为人妻子的本分,她的两位兄弟亦跟随刘邦征战沙场,为他立下汗马功劳。作为刘邦的结发妻子,吕雉没有对不起丈夫的地方;作为皇后,在辅佐夫君上,她的表现更是称职。天下甫定,分封十王,吕雉在替刘邦除掉异姓王、杀功臣的过程中出力尤多,当然替丈夫背的骂名也多。但是,她所采取的行动,却是此时维稳所必需的。司马迁评吕氏“佐高祖定天下”,说是共定天下也不为过。
绕回来再说几句戚夫人。帝后二人可共苦却不能同甘,这样一路风雨走过来,一个戚夫人就让刘邦变了心;不仅如此,戚夫人还求刘邦废掉吕雉的儿子——太子刘盈,改立她的儿子刘如意,这就触到了吕后的底线。刚毅决绝如斯,吕后怎能忍受这样的背叛和冒犯?对朝臣诸王都可以杀伐果断,一个戚夫人不是小菜一碟吗。
在汉初特定的历史环境中,女人若不狠,地位便不稳,这种性格恐怕是一名合格的政治家应有的素质。吕雉的手段简单直接且有效,处理政敌绝不手软,客观上保证了汉初政局的稳定。在她称制的八年间,轻徭薄赋,鼓励生产,百姓得以休养生息,衣食滋殖;即所谓“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无怪乎司马迁专为她作本纪,将她的历史地位等同于帝王。
不过,在权力的催化下,吕雉性格中的刚毅果敢就变成了残忍狠毒,舔犊情深也被扭曲为极端的妒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吕雉下手太狠,最终吕氏家族均难有善终。同时她渴望权力,分封吕姓诸侯王,成为外戚专权的滥觞。吕后的恶名多来自于此。但就政治手腕、魄力而言,吕后绝对算得上出类拔萃,足以名垂青史。
晋惠后贾南风:抢老公天下,终玩火自焚
贾南风在皇后位十年,丈夫就是那位说出“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想来也是没有能力处理政务,因此她得以专权,最终于永康元年(公元300年)政变中失势,死于非命。
这位皇后在史家笔下可算得上是臭名昭著。《晋书》云,“以戟掷孕妾,子随刃堕地”,“荒淫放恣,与太医令程据等乱彰内外”,残忍且淫乱;更可恶的是,还貌丑。但是这些人身攻击,真假难断,可以做茶余饭后的谈资,用来评判贾后的历史影响却有些不合适,“牝鸡司晨”的道德批判也不算切中要害。
贾南风犯下的大错,是她因私心破坏政治规则,以肉体消灭的方式大肆诛杀臣子宗室,“八王之乱”由此而起。晋武帝去世后,司马衷继位,贾南风由太子妃升为皇后。此时,国丈杨骏身为辅政大臣,把持朝政,独揽大权。贾南风遂联合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诛灭杨氏三族,反手又利用司马亮和司马玮的矛盾将之逐一消灭,最终把权力重新夺回皇帝、也就是她自己手中。这一仗她打得很漂亮。但是贾后无子,太子司马遹的存在对她始终是个威胁,最终杀之而后快,这便给了其他宗室发动政变的理由。自此西晋政局掀起腥风血雨,统治秩序完全脱轨,宗室亲王操戈相向,中原大乱。
当然,战乱并非贾后一人之过,晋武帝在世时就于西晋政局中埋下了隐患。他大封亲王,却将皇位留给了扶不上墙的司马衷,还给他配备了几位虎视眈眈的长辈“辅佐”;晋武帝坑完儿子坑孙子,早早地将孙儿的才能昭告天下,视作指定接班人,这相当于把司马遹竖成野心家眼中的一个靶子。
权力欲望极强的贾南风就在这个政治空间里长成了一株恶之花。虽然在她实际掌握政权的数年间,社会秩序相对稳定,一度呈现“海内俨然”的景象,但是她的功绩也止步于此了。
作为玩弄政治“玩脱了”的典型,晋惠后开启了西晋朝堂的血腥杀戮,是八王之乱的直接责任人,导致了西晋王朝的覆灭和此后百年的战乱。这虽不是她一人的罪责,但是背这个骂名也不冤枉。
北魏文明太后冯氏:孝文帝该叫你祖母还是母亲?
北魏文成文明皇后冯氏,是文成帝拓跋濬的皇后,也是孝文帝元宏的祖母。她出身汉族,却在鲜卑族的北魏政权下,从草芥之身一步步走到权力巅峰,堪称传奇。而她与孙儿孝文帝的关系更加扑朔迷离,为北魏王室蒙上神秘的色彩。
起先,冯氏因父亲被诛而沦为宫女;在姑母冯昭仪的照顾下,被选为文成帝拓跋濬的贵人,后被册封为皇后。拓跋濬驾崩后,年幼的献文帝拓跋弘继位,此后便是冯太后主持朝政,治理天下的时代。但这时,献文帝的儿子元宏,也就是后来的孝文帝出生了。奇怪的是,权力欲望极强的冯太后在此时出人意料地还政于献文帝,自己则退回后宫,专心教导起她的“孙儿”元宏。
孝文帝出生,太后同时不理朝政,这其中的关联不免让人有些费解。更令人疑惑的是《魏书》中的一句话:“迄后之崩,高祖(孝文帝)不知所生。”冯太后的去世令孝文帝的生母成了谜,让人摸不着头脑。史书中记载,孝文帝为李氏所生,但孝文帝上台后厚待太后一族,而对李氏一族极为冷淡。这一系列违背常理的现象似乎都在指向一个推论——冯太后很有可能是孝文帝的亲生母亲。
乍一听难以置信,但是鲜卑族群的传统习俗为这个推论提供了有力证据,那就是收继婚习俗。即继承家业的儿子,在父亲去世后可以娶父亲生前的夫人为妻(生母除外)。孝文帝的父亲献文帝拓跋弘虽然年纪不大,但并非冯太后所生,因此收继婚在二人之间是可行的。这种听上去野蛮又带有乱伦色彩的习俗在北魏确实存在,它与汉族伦理道德截然相悖。由此,我们或许可以理解冯太后极力主张汉化的初衷,敬佩她决心发动政治、经济、文化全面变革的勇气和魄力。
在孝文帝即位前,冯太后已着手实施以均田制、三长制为主的汉化改革,这成为之后大规模汉化变革的先声。孝文帝由冯后亲自抚育成人,自小便接受汉族的文化伦理教育,他恐怕无法接受自己的祖母实际上是亲生母亲的现实。因此,除了继承冯后遗志,孝文帝全方位推行汉化政策,更是他自己渴望打破北魏愚昧和黑暗的途径。
冯氏的政治作为大开大阖,她与孝文帝之间的关系又成为后者推行汉化改革的坚固纽带。毋庸置疑,她对北魏及之后几代的社会文明进程产生了极大影响。
长孙皇后:李世民永生不忘的女人
唐太宗李世民的皇后长孙氏,以贤德著称。她出身高门贵族,父亲长孙晟是隋右骁卫将军,平定突厥的功臣;生母高氏是北齐宗室后裔,清河王高岳的孙女,安王高劢的女儿。十三岁时,她在舅父安排下嫁给李世民。玄武门事变之后李世民称帝,她被封为皇后。
史籍中有关长孙皇后贤德的故事非常多,堪称贤后典范。她聪慧有大智,能够适时的规劝丈夫,却也能恪守规则,不越雷池一步。太宗常与她谈论军国大事,希望听听她的意见,她却推辞说“牝鸡司晨,终非正道,妇人预闻政事,亦为不详。”在太宗的坚持下,长孙氏才说“居安思危,任贤纳谏而已。”
当时,谏议大夫魏征就是一位敢于直言的臣子,但他的直谏常常令太宗感到难堪。有一次,初春时节,太宗一时兴起打算到郊外狩猎。出宫门时,迎面遇上魏征。魏征认为此时正是动物哺育幼崽的时候,不宜狩猎。在魏征的坚持下,太宗只得气冲冲地回了宫,对长孙皇后抱怨:“一定要杀掉魏征这个老顽固,才能一泄我心头之恨!”长孙氏问清原因,便悄悄地回内室整理姿容,穿戴上华丽的礼服,面容庄重地来到太宗面前叩拜,并说“恭祝陛下!”太宗被弄得满头雾水,忙问她为何如此慎重,皇后答道:“臣妾听说英明的皇帝才会有敢于直言的臣子,如今魏征就敢于直言,可见陛下圣明,因此恭祝陛下。”说完,太宗猛然意识到皇后此举的深意,魏征也得以保全性命。
除了劝诫皇帝,长孙皇后也严于律己,从不恃宠而骄。贞观八年,长孙皇后随太宗出行时受了风寒,引发旧疾,病情日渐加重。太子李承乾请求大赦囚犯,把他们送往道观为母亲祈福。群臣无一反对,甚至连魏征也没有异议。岂料长孙皇后自己却坚决反对,她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非人力所能左右。若修福可以延寿,吾向来不做恶事;若行善无效,那么求福有何用?赦免囚犯是国家大事,道观也是清静之地,不必因为我而搅扰,何必因我一个妇人而乱天下的法度!”此言一出,满座皆为之动容。
这种深明大义,同前几代试图干政、骄奢无度的后妃相比,足见其高尚。李世民在她去世后也永不立后,怀念了她一辈子。
长孙皇后为人称颂的,并不是她的政治手腕和权御之术,而是她的贤良品德。常言道“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有一位伟大的女性。”唐太宗治下,国力强盛,除谋臣武将得力外,与长孙皇后的辅佐是分不开的。长孙氏与初唐盛世相得益彰,她不需要像男子一样在政治上纵横捭阖,而是选择尽好作为皇帝之妻、后宫之主的职责,这便是她的过人之处。
责任编辑:于淑娟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姜鹏
思想 510 进行中...
查看话题详情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