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市场

马克龙2018新年讲话:中右翼总统向中左翼候选人回归?

宋迈克/欧罗万象成员

2018-01-08 13:19  来源:澎湃新闻

自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缔造者戴高乐在1960年底开启了新年贺词的传统以来,历任法国总统从未打破这一习惯:每年12月31日晚间,总统都会通过电视向全国人民致以新年祝福。新年贺词是总统总结前一年政绩、展望新一年工作重点、与民众拉近距离的机会,但年复一年的演练也让这一讲话早已失去新意,难以出彩。勉强算得上创新的,恐怕只有1975年德斯坦和夫人一道出现在镜头前,1988年密特朗第一次在斯特拉斯堡而非巴黎致贺词,2010年萨科齐的贺词在电视之外还进行了网络直播。
去年,凭借“不左不右”的纲领与深刻改革法国的意愿,政坛黑马、第一次参加竞选的马克龙成为了第五共和第八任总统。他的当选在法国政坛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震动,也在欧洲乃至国际上带来了一股新风。评论家们对这位新总统的第一次新年贺词抱有期待,也许他可以在形式甚至内容上为这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仪式带来些许革新。
当12月31日晚8点整,马克龙出现在法国电视1台的荧屏中时,这一期待落空了。“亲爱的同胞们,在这一年行将结束之时,我很高兴能再次与你们一起,第一次向你们致以2018年的祝愿。”马克龙端坐在爱丽舍宫的办公室里,用最朴实的言语开始了他的新年贺词。
2017年12月31日晚,法国电视1台播放的马克龙上任后第一次新年贺词。
“深刻的变革将继续下去”——坚守改革者的政治形象
在惯例性地向国民致以新年问候、特别是向在跨年之际还坚守岗位的公共服务人员致敬后,马克龙开始了他的回顾和展望。对马克龙来说,2017年的总统选举是法国人民的重要选择,“透过你们的选择,你们给我以信任,以及随之而来的焦虑、要求与期待。”他列举了上任以来在教育、劳动、气候变化等领域的作为,强调法国“深刻的变革”已经开始,并将在2018年中“以相同的力量、相同的节奏、相同的强度继续下去”。
“变革”是马克龙从开始投入竞选那一天就打出的口号,也是他区别于其他政治人物的标志。这位年仅39岁的候选人在竞选纲领中为法国提出了从劳动法到退休制度、从欧洲一体化到法国独立外交的一系列新举措,改革抱负不可谓不宏大。而他此前从未长期从政的经历也进一步加强了他的改革者形象,为他赢得了许多对传统政党失望的民众的青睐。
在2016年11月16日正式宣布成为总统候选人的讲话中,马克龙就曾将当下的法国政治体系称为“我们国家变革的主要障碍”。接下来的半年里,这个政治体系中的重要人物一个个在总统选举中出局:前总统奥朗德因为民意过于低落而放弃参选,共和党候选人菲永身陷丑闻,激进左翼候选人梅朗雄势头强劲但基本盘终究有限,极右翼的勒庞在两轮间辩论中表现欠佳……马克龙最终在5月7日的第二轮投票中以66%的得票率当选为总统。一个多月后的议会选举中,创立仅一年的政治组织“共和国前进!”又成功拿下国民议会的多数,为马克龙执政、推行“变革”提供了稳固的基础。
在当选后,马克龙推行了劳动法改革、反恐法案等一系列富有争议的法案,而反对声音虽有发出,却并未真正危及马克龙的改革图景。其中原因之一,正是民意通过选举赋予马克龙的正当性。他在新年贺词的一开始便提及“变革”,强调自己“致力于完成竞选时所保证的一切”, 因为改革者的形象是马克龙最为重要的且仍需不断巩固的政治资本。
“一直倾听”但“最后会行动”——“同时”总统的政治手段
强调了自己作为改革者的姿态后,马克龙特地向反对者喊话:“我知道,你们中有相当一部分并不赞同现政府所制定的政策方向;我尊重他们,也会一直倾听他们的声音。”这句看似寻求和解的话后,他紧接着说:“但我不会停止行动。”这个表态不仅让人想起了马克龙的标志性口头语“同时”(en même temps):他经常在介绍自己的主张时先强调政策的一个面向,然后用关联词“同时”接上另一个、往往是相对的面向。
这种寻求平衡、兼顾各方的姿态在这次新年贺词接下来的部分中多次体现。在国际问题上,既要用军事手段赢得“反恐的战斗”,同时也要用外交手段、政治途径促进地区稳定,“赢得和平”;在移民问题上,既要保障避难权这一法国的“道义责任”,也要严格执行对非法移民的遣返,同时坚持“人道和效率”……
在反对者眼中,“同时”就是马克龙不愿做决断、刻意保留模糊地带的体现。在议会竞选期间,共和党领导人曾经这样嘲讽道:“(马克龙的党派)在朝模糊大步前进(作者注:‘前进’是马克龙党派的名字),而我们在向清晰有序迈进。”但事实上,上任以来的马克龙并非未作决断,相反,他已经推行了几项重要改革。但对于以不左不右、超越左右为标榜的马克龙来说,维持这种“同时”态度利大于弊。正如马克龙自己所说,政府最终总会“行动”,也即作出决断采取措施,而在这之前,兼顾各方的讲话可以避免引起任何一方的不满,让所有人都有被倾听、被照顾到的感觉,从而减轻政策出台前面临的政治压力。
“一直倾听”但“最后行动”的做法,在马克龙上任后第一项重大改革——劳动法改革中体现得十分清晰。面对这组争议极大、被批评为是倾向资方而有损劳工权益的法令,马克龙上任后一直表示,法令出台前会经过劳资双方充分的对话。从6月中旬起,政府开始密集召见工会和资方组织,展开了两个多月协商。这些协商为政府减弱了舆论压力,消解了部分反对声音,特别是让一部分工会力量感到诚意,进而降低了反对声势,这是到9月份法令得以顺利推行的最重要背景。然而事实上,几个月的对话都是在政府和工会、政府和资方组织间单独进行,而没有劳资双方的直接谈判。在谈判中,政府也一直保持了相对低调,不对协商各方确认最终的法令内容,直到夏季假期结束后的8月底才正式公布。表面上重视各方立场、但最终做出明确决断的办法,是“同时”总统成功改革劳动法的政治技巧。
向“亲爱的欧洲同胞”喊话——法德寻求重启欧洲议程
在这篇总体上被认为缺乏新意的贺词中,唯一称得上亮点的可能就是马克龙在欧洲问题上的呼吁了。在简短的国际问题展望后,马克龙进入欧洲议题,向法国民众宣示了自己对欧洲的信念:“我深信欧洲对法国是有益的,如果欧洲不能同样强大的话,法国将无法成功。”然后又对欧洲民众喊话:“亲爱的欧洲同胞们,2018年……我需要你们。”他重提在欧洲各国举行“民主大会”的倡议:“我希望在欧洲议会选举的几个月前,你们可以通过民意咨询表达自己,说出你们对欧洲的期待。”马克龙希望能“重拾欧洲雄心”,让欧洲成为“经济上、社会上、生态上和科学上的强大力量,以面对中国和美国”。他还表示将“不向民族主义者与疑欧主义者做丝毫让步”。
法国总统在新年贺词中直接向“欧洲同胞(concitoyens européens)”喊话,这还是第一回。对欧洲议题的热情的确是马克龙与其他派别政治人物的重要分别之一。能直白而不带回旋地讲出“欧洲对法国是有益的”“不向疑欧主义者做丝毫让步”的,在法国政坛恐怕也只有马克龙了。从竞选时开始,马克龙就提出了关于加强欧洲一体化的大胆倡议,包括设置欧元区财长、推进欧洲共同防卫、在各国召开民主大会讨论欧洲议题等等。在9月,他又在索邦大学就欧洲议题发布了长篇演说,具体展示他的各种主张。在近些年遭遇民粹主义等危机的挑战后,马克龙的当选和他的政治活力给欧洲一体化注入了新的能量。
然而,马克龙的欧洲理想如今被德国的政治局面悬在了半空中。9月底的德国选举后,德国各政党在组阁谈判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基民盟、绿党和自民党的谈判在11月底宣告破裂。社民党重新与基民盟开始组阁谈判,前景尚不明朗。没有内阁,德国就无法在欧盟改革问题上做出动作。而缺少了德国的协同,马克龙也无法带领法国,独自推进他大胆的欧洲计划。
马克龙清楚“法德轴心”在欧洲的关键作用,他在新年贺词中,甚至用“亲密对话”(colloque intime)这个少见的文雅词汇形容法德关系。他在贺词中表达的对欧洲的热切期待,也和几个小时前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贺词高度一致,特别是在对法德关系与欧盟建设的表述上,两人的发言极为贴合。默克尔指出:“法国和德国愿意携手努力”,以加强欧盟27国的团结,而马克龙则说:“与德国的亲密对话是推动欧洲所有进展的必要条件……它是一切的起点。”在德国组阁前景尚不明朗之时,两位领导人的高调宣示无疑有助于人们对欧洲信心的提升。
“一项宏大的社会规划”——向左翼发出的政治信号
在欧洲议题之后,马克龙回到国内议题,提出了他为法国定下的2018年主题——“国家团结”(cohésion de la Nation)。马克龙指出:“我们在太长的时间里、太经常处于分裂了。辩论是必要的,分歧是正当的,但不可调和的分裂正在损害国家。”他给出了实现“国家团结”的三个要点:教育、劳动与博爱。而其中,博爱这一点上,马克龙花的时间最长,表达的政治信号也最为明显。
不偏不倚地“同时”吸收左右翼的优点是马克龙竞选时打造的自身路线。然而马克龙上任之后的一系列动作,却逐渐改变了自己竞选时的形象,明显向右翼倾斜。在前文提及的劳动法改革中,解雇条件被放宽,工会权限受到压缩。法令出台后,遭到左翼政党和工会力量的一致抨击,而资方代表和右翼政客则赞赏有加。而在2018年的预算法案中,向最高收入者征收的“财富税”(ISF)被改为“不动产税”(IFI),税基范围的大幅缩水给这部分最富有的法国人带来了极大收益。这个右翼一直想做却迫于民意压力从未敢落实的举措自然遭到了左翼的强烈批评。到了年底,有评论家清晰地指出:“马克龙曾是一个中左翼候选人,他现在是一个中右翼总统。”民意对此也有同样认知,在民调机构CEVIPOF于11月发布的调查结果中,有55%的民众将马克龙归为右翼,而这一数字在3月份还只有35%。
作为候选人的马克龙的政治基础建立在中左、中右翼的联合上,而眼下,总统马克龙明显只向右侧倾斜的政策现实正在考验这一基础。近期将要推出的移民法案引发的一系列争议就是一个例子。这项旨在“彻底重建”移民法的法案被左翼力量批评为是“几十年来最严酷的移民法案”,也引起了“共和国前进”党派内部的分歧。许多“共和国前进”议员公开反对法案中的一些措施,并已经导致政府做出了些许让步。
在谈及“博爱”原则时,马克龙专门针对移民议题做了不少解释。他表示在庇护权上,自己将“毫不让步”,对那些逃避压迫的人,“法国是他们的祖国”。但他同时强调,审核每个移民的身份是“必不可少的”。马克龙说:“当一个到达法国领土的人不属于庇护权范畴又没有任何机会获得法国国籍,我们不能接受他在非法情况下停留几个月甚至几年,这既对他本人不好,也对国家不好”,在非法移民的遣返问题上需要“严格执行”。这种表面上是“同时”兼顾左右的说辞实在现实中能否平息来自左翼和党内的质疑,恐怕还很难说。
为平衡自己的政治形象,重新拾回左翼的民意,马克龙在“博爱”的原则下向左翼抛出了更明确的橄榄枝:要“重新构思一项宏大的社会规划”。他解释道:“我相信成功,相信成就,但如果只是几个人的成就,如果这些成就引起了自私和犬儒,那它们又有什么价值呢?”为此,马克龙要将这个“宏大的社会规划”落实到健康政策、扶助残疾人政策、无家可归者的住宿政策、对最穷困者的帮扶政策中。他还特地重提自己曾经提出的在2017年年底前没有任何人流落街头的许诺,承认还存在着“令人无法接受的情况”,并表示将继续努力,以“完全实现我在你们面前做出的承诺”。
这一“社会规划”正是中间派政治领导人贝鲁(François Bayrou)的多次向马克龙发出的呼声。这位马克龙的重要盟友、曾在他竞选关键时刻给出有力助推的政治人物在这几个月里曾几次警告总统,希望政府能在财富税改革等问题上更加注重社会公平。马克龙在“左耳失聪”几个月后,终于在新年贺词中明确回应了贝鲁,在象征层面重新抓住了“社会规划”这一左翼的符号。但目前,这一“社会规划”还只停留在口号上。经历了劳动法改革、财富税取消和移民法收紧后,想让左翼选民买账可能并不轻松。
带着“征服精神”实现“法兰西复兴”——重回乐观主义
在演讲的尾声中,马克龙重拾起作为候选人时时常表达的对法国未来坚定的乐观主义精神。“法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它有时会低估自己内心的动力。我们有能力创造非凡。”这位年轻的总统以充满鼓舞的口吻结束了他的第一次新年贺词:“今晚,我想说,带着我们共同分享的征服精神,带着完整的决心,真诚为国家和你们每个人服务的抱负,带着要实现法兰西复兴的意志,我向你们致以2018年的祝福。”
“征服精神”(esprit de conquête)这个词正是马克龙在总统选举两轮间辩论中面对勒庞时使用的词,他表示要用自己的这种征服精神,对抗勒庞所渲染的“失败精神”(esprit de défaite)。而他与勒庞在第二轮的交锋,也被许多评论家视为是“两个法国”的对立——一个乐观的法国和一个悲观的法国,一个受益于全球化因而持开放态度的法国和一个被世界新潮流抛在一边而渐渐走向封闭的法国。马克龙将“国家团结”作为2018年的主题、并提出“宏大的社会规划”,显然也是在回应“两个法国”的这种割裂。
马克龙的整篇贺词长达18分钟,几乎是历任总统所有新年贺词中最长的一次。可以说,除了形式上遵循规矩没有创新以外,马克龙的第一次新年贺词在内容上也是中规中矩。从变革者形象到兼顾各方的路线,从欧洲雄心到弥合社会裂痕的蓝图,总统马克龙在新年贺词中重新拥抱了候选人马克龙,试图调用竞选时曾为自己带来成功的种种符号,来为迎接新一年的种种政治挑战做准备。而这些符号能否一直奏效,恐怕更多还是要靠具体政策和政策的结果。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朱凡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