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市场

迟来的愤怒:特朗普与班农的决裂及其影响

王一鸣

2018-01-07 15:02  来源:澎湃新闻

1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发布单方面声明,全面否定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称其已经心智疯癫。当天稍晚些时候,特朗普的律师又专门发出警告信,称班农违反了保密与禁止贬损协议,即将面临法律诉讼。
引发二者决裂的是一本即将于本月9日正式出版上市的新书——《怒火中烧:特朗普政府内幕》。专栏作家米歇尔·沃尔夫在书中披露了他采访200人后搜集到的白宫花边新闻。其中一个片断提到,班农此前曾经批评特朗普的儿子与俄罗斯工作人员在特朗普大厦会面的行为是“叛国的”、“不爱国的”,这一背叛行为引发了特朗普的暴怒。
沃尔夫新书《烈焰与怒火:特朗普白宫内幕》  视觉中国 图
这是班农自去年8月中旬默默离开白宫以来,遭遇到的来自总统最为正式而粗暴的怒火。去年夏天的分手是白宫幕僚长凯利在得到特朗普总统的授意后,与班农经过和平协商完成的。同样是罢黜,科米是在自己的车里意外得知消息的,普里巴斯干脆被晾在了车外,相较之下,班农的离场显得自然而温馨。他对着惊诧的媒体大大方方地吐露,“我自由了,重新拿起了武器,野蛮人班农回来了”。几乎同一时间,特朗普在夏洛茨维尔骚乱后民权团体沸反盈天的压力下最后一次为班农做了辩护,“我喜欢他,他是一个好人,他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三天之后,班农从白宫安详地离开,一切仿佛是一种隐而不露的默契安排,部分右翼媒体还特意营造出一份英雄相惜的唏嘘之感。然而据Axios网站的内幕消息,这一决定其实早在8月初就确定下来了,直到中旬才为白宫所披露。据说班农对此早有准备,与凯利协商的时候只提出一个要求,就是希望推迟两周再宣布,让自己稍稍缓冲一下。
这两周时间里,班农广泛接触媒体密集发声,这其中包括他在接受《美国瞭望》杂志采访时所大放的厥词:比如中国威胁论——“如果我们继续占下风,我想5年,最多10年,美国就会触及永远无法翻身的拐点”;比如评价特朗普对朝鲜的“火与怒”——“忘了它吧,根本没有什么军事措施”;再比如白宫内部的花边新闻——“我每天都得和其他白宫高层幕僚做斗争,每天”。在回到老阵地Breitbart后,他第一时间表达了自己将继续为总统战斗的决心,“我将毫无疑问的碾碎建制派”,他称自己为白宫的侧翼,称自己和特朗普是一对默契的“街头霸王”。
或许直到1月3日特朗普愤怒的单方面声明爆出,人们才彻底明白,彼时班农是在利用白宫的余温为自己捞取最后的政治资本。他这套“拉大旗、做虎皮”的路数从离开白宫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上演,他打着“没有特朗普参与的特朗普主义(Trumpism without Trump)”旗号痛击自己的敌人,拼命抢食共和党建制派的资金来源。在他的鼓动和威慑下,共和党选民掀起了一个季度的反建制运动,田纳西州参议员科克等多名以反特朗普著称的议员被迫宣布不谋求连任。直至其所支持的罗伊⋅摩尔在阿拉巴马击败了深耕于自己选区的斯特兰奇,共和党建制派才真正意识到2016年那场浩浩荡荡的民粹运动还远未结束,并且正在剑指2018年中期选举的党内大盘。
不幸的是,班农在阿拉巴马把事情搞砸了。摩尔在最后阶段丑闻缠身,直接导致了共和党在深红区丢掉了控制25年之久的参议院席位。最为糟糕的是,特朗普在最后阶段被迫卷入这场争斗,犹豫再三之后为班农声嘶力竭鼓吹的候选人站了台,最终却彻彻底底地丢了一次人。尽管如此,特朗普还是没有说什么。
所以当这条愤怒的声明出现后,我们只能将之归因于班农自讨没趣。“即使有人不认为这属于叛国或者不爱国,但我碰巧认为这就是”。这不过是班农诸多诳语中的一句,他一贯就是这个性格,Breitbart网站的一位前编辑曾经提到,“他经常骂人,他将所有事情都视为战争”。这种感受随即得到另外一位雇员的附和,“他是地球上最差的人之一”。在白宫内部,他常常诅咒麦克马斯特、鄙视蒂勒森,但这次不同,他针对的是总统的家人,这触犯到了特朗普的底线。
特朗普在声明里撇清了和班农的关系,认为自己所取得的历史性胜利与之毫无关系,但是他必须承担阿拉巴马州竞选失利的全部责任。总统指责他失去了理智,并且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后者的面具,“他把自己包装得远远比他实际更重要,他只有这件事做得很不错……班农实际很少跟我有过一对一的会面,但对毫不知情的人来说,他假装自己拥有很大权力”。这句话对于班农的影响太大了,直接毁掉了他一直以来所竭力粉饰的权势合法性,彻底明确了他的庶民身份。这意味着,他很难再去从共和党的金主手里筹钱,只能以一名意见人士的身份登台发表演讲,更为关键的是,他无法再对今年的中期改选施加影响力了,这是他一直以来所梦寐以求的,他将之作为一场更为深远的重铸共和党党铭的重要运动的先声。然而现在,至少在某种意义上,班农失业了。
事实上,特朗普和班农从来就不是真正的契合。关于两人之间貌合神离的缘由,以及两人间矛盾的发酵,笔者在“白宫频繁人事变动之后,谁留在了特朗普身边?”(链接见文末)一文中曾做过详细论述。简而言之,表面相似的世界观将两人联系在一起,但来自不同阶层、人生经历迥异的两人有着不同的深层信仰,无法在根本上相互匹配。更重要的是,长久以来,特朗普都不得不忍受外界把班农和帝师联系在一起的说法,而班农毫不客气地收下并滥用了这份荣耀。这次让班农栽倒的文章里,除了对特朗普儿子的指责,连带提到的很多内容也再一次伤到了总统的自尊,班农称特朗普“像一个11岁的小孩”,并表示自己此前在白宫拥有的只是影响力,而如今离开白宫,他却得到了真正的权力。特朗普记住了这句话,他的这份声明最重要的作用就是以最为直白的方式将这份权力的假象戳破。一名Breitbart的前雇员本·沙皮罗在评论中提到,“这是特朗普曾经做过的最为真实的声明、最为真实”。
这场决裂的影响是巨大的。特朗普发表声明后,班农本人长时间没有发声,一名匿名接受采访的人士提到,周三晚间他在私下场合见了班农,后者没有否认自己的出格言行,但厌倦地表示对特朗普的抨击完全不在乎。班农所在的Breitbart网站如实对特朗普的声明进行了转载,并且愤愤地提到,共和党建制派一定对此非常满意。网站的评论区已经出现了特朗普的核心粉丝集聚的现象,他们表示将团结于总统的身旁,声援对班农的不满,他们认为总统没有必要担忧这件事情所可能引发的激烈反应。这或许是第一批主动站队的反建制派选民,凸显了总统本身的影响力远远大于他们在行动上更经常紧随的精神教父。
议员方面的表态也开始有了倾向。《大西洋月刊》的一则报道提到,班农曾经为之站台的亚利桑那州参议员候选人Kelli Ward的发言人发布了一则模棱两可的声明,“班农只是Ward众多高调支持者中的一位,这场冲突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华盛顿卧室矛盾”;西弗吉尼亚州的参议员候选人Patrick Morrisey的表态更明确些,“Morrisey参议员不容忍任何对特朗普总统的攻击,他不会忘记2016年和总统先生一起横扫西弗吉尼亚洲的美好岁月”。对于特朗普而言,这些“表忠心”的话是受用的,在中期大选即将临近的当下,特朗普正在竭尽全力寻找可以被纳入自己麾下的议员,过去他还需要假饰默认自己与班农同在特朗普主义的道路上,现在一切更加明确,特朗普就是特朗普,你们尽可毫无二心地跟随我。
然而这份冲动同样有其成本。事实上,班农的优点与缺点格外分明,在近日推出的解读班农政治思想的著作《魔鬼的交易》一书里,作者格林认为班农是一个典型的破坏者,他所拥有的最大技艺是摧毁某样事物而非护卫它,这门技艺在执政之后成为毁掉白宫的灾难,使得整个上半年诸多决策事项颇为不顺,但在竞选时期,却是对付民主党和建制派的一柄利器。时下正值国会中期改选的关键筹备期,共和党基本盘选民的动员情况直接决定了这次选举能否保住两院的多数党地位,而党内建制派与反建制派的斗争直接决定了特朗普本人在党内的政治地位。在政治动员、政治宣传方面,班农的的确确是一把好手,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可以成为特朗普在白宫院外的一个侧翼,他在8月离开白宫时对特朗普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等着看,我会为你打好掩护的”。
长期以来,班农是特朗普政治光谱的散影,每当特朗普的任何理念、行为和决策出现极化倾向时,人们往往会下意识地把责任归罪于班农,认为是这名“总统魅影”把一切带歪了。班农对此毫不介意,但客观上帮助竞选时期的特朗普背了不少黑锅,成功分化了对特朗普不利的各种声音。距离年底的中期选举愈来愈近,如此泾渭分明的决裂对于右翼和极右翼选民盘面多少会带来一场骚动,正如一名班农支持者所提到的“白宫的反抗有点儿过了,总统完全不需要去理会班农在一本新出版的书里到底说了什么”。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特朗普需要重新组织精力和政策去收拢这部分迷失道路的选民,他非常清楚,很有可能恰恰是这些被班农煽动起来的右翼甚至极右翼选民将自己送进了白宫,他需要耐心地劝服他们忘却精神教父班农,眼下,特朗普总统仍在这里。
在2018的贺岁档,特朗普将自己与班农的复杂关系作了单方面了结,也为全年的竞选活动拉开了序幕。在新一轮宏大的政治运动里,有了竞选光环加持的总统更加充满动能;班农自然也不会就此离场,他伟大的政治信仰还远未达成。或有一天,他们还会在彼此的政治路向上再次相遇,多方重叠的利益可能会再将这二者捆绑在一起,不知彼时,班农还会否愿意成为总统的Wingman。
责任编辑:朱凡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