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防务

刘戟锋少将:多样化信息演绎未来战争,信息战向精神领域开拓

刘戟锋/光明日报

2018-01-05 18:45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1月5日上午,被誉为我军科技哲学和战略研究领军人物的刘戟锋教授因病不幸离世。
作为国防科大全军高级干部高科技知识培训班主任、科技哲学博士生导师,刘戟锋教授生前未曾停止追求真理的脚步,在探求战略高技术创新体制机制、战争哲学与伦理、战略与技术等根本问题上孜孜不倦。
现将刘戟锋教授2013年10月公开发表在《光明日报》的《多样化信息演绎未来战争》一文转发,以为纪念。

刘戟锋教授 资料图
20世纪下半叶以来,世界科技革命在军事领域的影响日益广泛深入,各国军队在应对策略上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信息化。
预测成为国之要务
历史的经验表明,人类把握明天、预测未来,从来都是必须依靠今天掌握的信息。信息充分完备,就可完全预测未来,如月食的发生,远古时人类觉得神秘莫测,而对现代人类来说,可以十分精准地预测;信息不充分,就只能部分预测未来,如粮食产量,因为对气候变化尚不能准确把握,就只能大致估算;信息完全缺失,则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有时甚至已面临深渊,尚且浑然不觉。
战争行为由于关乎民族、国家生死存亡,自古为国之大事。因而对战争胜负的预测自然成为国之要务。古人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尽管那是理想态,但它至少说明,古人对信息的重视并不亚于现代人,因为不管知己还是知彼,要知的都是信息。为此孙子甚至强调:“故惟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业。”事实上,在以往信息技术条件下,这一点很难做到。所以,过去人类打仗也就很难有决战决胜的把握。曹操80万军队下江南,当然是指望胜利而去的,不期却落得个大败而归。其他如拿破仑进攻俄国、德国攻打苏联等,都是如此。
还能重演草船借箭吗
物理学意义上的信息技术发轫于19世纪,即电力革命。20世纪中叶以来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似乎为解决这一自古令军事家们头疼的感知问题提供了理想钥匙。
这首先是得益于信息探测技术的进步。从19世纪诞生照相技术,到20世纪诞生声纳、雷达、红外技术、热成像技术。尤其是20世纪50年代苏联卫星上天,真正为人类添上千里眼,感知技术、遥测技术、识别技术纷至沓来,把个地球看得通通透透,它将草船借箭、空城计、声东击西的诺曼底登陆等传统战争艺术神话,送进了历史博物馆。
其次是信息加工技术的发展。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1942年诞生,四年后即被用于军事。从那时以来,计算机技术之所以狂飙突进,日新月异,是因为当今人类面临的自然环境问题和社会问题更趋纷繁复杂,尤其是军事领域各种探测技术和手段的发展,将人类迅速推进到大数据时代,而这些海量数据的处理必须借助于大规模甚至是超级计算机。
最后是信息传输技术的发展。这也是军事作战中最关键的一环。因为人类一切军事对抗都是体系对抗,而连接作战体系各作战单元和要素的灵魂则是信息。由此,信息系统才由古代人类的感官信息系统演变为近代的电讯信息系统,直到今天的计算机信息系统。虽然从19世纪开始,人类就进入了电时代,但当时的信息链接还是线性的,只有当网络技术出现后,信息传输手段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战争毕竟是一种生与死的博弈行为,我方在发展,敌方也在发展,信息技术固然一方面能提高透明度,另一方面也能通过释放虚假信息,进行信息干扰和欺骗等手段,搅浑透明度。这,就产生了信息对抗乃至信息战。显然,草船借箭、空城计等还会重演,只不过是在技术手段更高层次上进行罢了。
不可小觑的生理心理信息掌控
以上分析,都是局限在物理战框架内,所谈信息,也仅仅限于物理信息。申农信息论诞生后,世界科学界对信息所涉及范围的理解,分布于计算机、生物遗传、社会认知等不同领域,这样信息至少有三类,这就是物理信息、生理信息和心理信息。如果在物理信息战的基础上,再加上生理和心理方面的考量,则情形又会大不一样。今天人们大谈信息探测、战场感知、目标识别,热衷于精确制导,但在这里,信息探测、感知、识别的都是物理目标,精确制导也仅仅是物理信息制导。因为对作战对手的生理、精神状态尚难以感知和识别,运用生理信息、心理信息进行精确制导还远远谈不上。对今后的战争来说,无论是对不同作战对象的选择性杀伤,还是力图从精神上制服敌手,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恰恰是生理、心理等方面的信息掌控变得越来越重要。
生物信息技术的军事应用,必然产生基因武器。基因武器就是运用遗传工程技术,按人们的需要,在一些致病细菌或病毒中,接入能对抗普通疫苗或药物的基因,产生具有显著抗药性的致病菌;或者在一些本来不会致病的微生物体内接入致病基因,从而制造出新的生物制剂。一句话,就是用DNA重组技术改变细菌或病毒,使不致病的成为致病的,可用疫苗或药物预防和救治的疾病,变得难以预防和治疗。这种武器能确保对不同人群和不同个体的选择性攻击,精确而有效。
从更高层面上看,用武器杀人不是战争的终极目的。战争的最终目的是使敌方屈从于我方的意志。这就意味着,信息战必然向精神领域开拓。由于到目前为止,人类对心理等精神状态的研究尚处于非常落后的水平,相应的装备技术发展更为滞后,这就一方面为心理科学的发展创新提出强劲需求,另一方面也为战斗精神的培育留下巨大空间。对发展中国家的军队来说,战斗精神的空前高涨,至少是制约军事大国自恃物理优势恣意发横的重要筹码。
(原题为《多样化信息演绎未来战争》)
责任编辑:杨一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