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研究所

当企业家面对政府

马宁/经济学者、上海市经济学会会员

2018-01-05 17:06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一段中诚信投资集团创始人、黑龙江亚布力阳光度假村董事长毛振华控诉其在亚布力遭遇“被欺负、被愚弄”经历的视频引起热议。视频截图
新年伊始,1月2日上传于网络的一段视频让中诚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毛振华先生火了。
视频中,毛先生要向黑龙江省委书记控诉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说他们是“柴河的江湖上人称的豺狼”,这个管委会非法侵占他们度假村23万平方米的土地,又是政府又是企业,还总是给他的度假村找麻烦。最后,毛振华先生自报家门:“我叫毛振华,中诚信董事长,人民大学教授,亚布力阳光度假村的董事长。”
一时舆论哗然,许多企业家纷纷表态支持毛振华。黑龙江方面及时回应,称省委省政已展开深入调查。1月4日下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亚布力管委会方面主要存在三个问题:一是占用了阳光度假村12.6万平方米的土地;二是管委会下属机构、有关人员存在严重的违纪违规行为;三是协调包括阳光度假村在内的六个雪场经营联盟利益分歧的工作不力。同时,经调查组核实,毛振华董事长在视频中的其他有些说法与事实不符。
已经是老生常谈的东北官场弊病再度被人提起,一些游客在位于牡丹江市下辖的海林市大海林林业局双峰林场的旅游胜地雪乡等地极不愉快的旅游经历也四处流传,“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话自然更少不了。
此前,有“阳光度假村和管委会两家单位的前员工”出来爆料称,毛振华其实是被手下员工给忽悠了。按照这个人的说法,亚布力的滑雪生意开发得不怎么样,长年亏损,谁来谁被套,毛振华在2010年的投资也不例外。即使2022年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了,冰雪项目又火了起来,也没谁愿意去亚布力投资,换句话说,亚布力已经臭大街了。这种情况下,“靠市场”已经没有指望了,黑龙江只有心急火燎地成立了“管委会”,撺掇着当地的企业投资搞建设。由于亚布力已经没有空白区域了,于是乎,管委会占了别人的地。这就是王振华所说的“非法侵占23万平方米”。
该“前员工”详细说明了管委会的英明领导如何把亚布力的滑雪旅游搞得一团糟。按照该“前员工”的说法,管委会的官僚和无能,加上阳光的贪婪,是双方矛盾爆发的根源。“前员工”还绘声绘色地描绘了阳光的员工如何“倒票、拼缝”,管委会的员工如何每月工资只有两三千还被要求全年365天上班。该文可读性极强。
虽然有人抨击这篇爆料是“洗地文”,但是我觉得它的真实性还是很强的。因为我所了解的东北人文,还真就是那个样。上边官僚主义,下边胡作非为。这个管委会是否真的罔顾劳动法,一时也核实不了。但是不论出于什么目的,管委会都不能随便就占了别人的地,哪怕那地确实在撂荒。这就是市场经济,法制社会。阳光度假村再不配合,再瞎搞,只要没有干违法的事,管委会就得忍着。
不过,遇事忍着,不是东北人的脾气,尤其不是东北领导的脾气。东北人只有忍领导,忍上级,忍父母最多加上忍老婆,没有忍其他人的道理管委会给阳光度假村找茬太正常不过了。这种事情其实别的地方也不少,但是在别的地方,管委会之类机构除了找茬都还能干点正事,看起来亚布力的管委会基本上就顾着胡闹了。从黑龙江方面公布的调查结果来看,像亚布力滑雪场的三座雪山联网运营(“三山联网”),构想是好的,但事情还是没做好。
不过要说管委会见阳光度假村盈利就眼红,从而要蓄意侵占,这也说不过去。按照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的说法,毛振华在阳光度假村这里每年要贴补一个亿。管委会主要应该还是法制观念淡薄,急于出成绩、做政绩,并不把企业的权益放在眼里。毛振华在视频里控诉的也是侵占土地和找麻烦,并没说有别的经济问题。
毛振华说管委会又是政府又是企业,这确实是很让商人恼火的事。在企业家的信念中,政府的职能是为企业提供服务。如果管委会在亚布力作威作福但是没伤阳光度假村一根毫毛,想必毛振华先生是不会有意见的,——比方说,管委会如果真的只是违反了劳动法,让自己的员工一年工作365天,我想毛振华先生是不会录视频抗议的。
市场机制并不排除政府,没有政府制定的法规、规划和配套措施并加以执行,企业经营无从谈起。所以从根本上讲,政府和企业本是一家人。但是,如果政府干起了企业的事情,甚至和企业竞争,那关系就难免破裂了。“前员工”爆料说,因为亚布力的旅游一直发展不起来,也没人投资,所以管委会亲自操刀。但也有人说,正是因为管委会的政企不分,才导致亚布力的市场好不起来。到底孰是孰非,外人难以判断,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管委会成立于2014年,而亚布力这个地方已经萧条了十余年了。
所以,管委会看来没有让亚布力这个地方柳暗花明,反倒是雪上加霜。阳光度假村本来就套进去赔了这么些年了,这么一来终于有了出气筒了。但即便如此,虽然视频里已经气得有些语无伦次了,毛振华先生还是很客观,没有把阳光的亏损算在管委会头上。
东北的很多问题就出在这里。有关政府部门能力太差,先不去考察他们的主观意愿,单单是落伍的思维、陈旧的观念、平庸的手法、傲慢的态度,就足以把事情搞糟了。
但是政府对企业太迁就,也可能会坏事。前不久江西共青城的赛龙事件就是个例证。共青城政府方面招商引资不乏诚意,给赛龙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2010年在当地投资成立的全资子公司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提供了许多优惠和帮助,结果2013年初开始,这家公司生产经营急转直下,财务状况极度恶化,陷入经营困境,并于2013年10月全面停产,至今尚欠江西省内各家银行等市场主体7.36亿元。有报道怀疑该公司一开始就是个骗局。再久远一些,2014年8月,江苏昆山市台资企业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发生特大爆炸事故,致死75人,一批当地干部被处分。据当时的报道,昆山招商引资,也曾经有过诸如“来帮我们投资的是恩人,来投资我们的老板是亲人,能打开招商局面的是能人,影响投资环境的是罪人”之类的口号。“前员工”说阳光度假村有许多土地并未开发,亚布力有关部门为何允许企业大面积占地又不开发?企业这么做是不是有炒地皮的嫌疑?
毛振华先生在视频里说,自己是个成功的企业家。这其实是蛮有趣的。因为在平时,毛振华是以学者自居的,在视频的最后,他也不忘说出自己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的身份。在《经济观察报》微信公众号刊发的一则题为《网络怒怼亚布力官方的毛振华是什么背景?》的报道中,毛振华反复表露自己对企业经营者身份的厌倦,表示“更希望自己以学者的身份为后人所提起”。毛振华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和博士生导师,该研究所是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东海证券有限公司、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发起的,毛振华先生是联席所长。所以他的学者身份,和企业家身份不是没有关系的。
因此,一旦和管委会爆发冲突,还是不免首先以“成功的企业家”自居,因为不论他怎么讲,他首先还是企业家。大家都在讲“服务型政府”,“企业是创新的主体”等口号也尽人皆知。国家发改委也针对这一事件发声,表示虽然东北营商环境有很大改善,但与发达省份相比仍有明显差距。所以,在当前的社会舆论中,“企业家”简直就是圣人。企业家是天然正确的,成功的企业家当然就更加正确了。作为一个企业家,控诉政府部门,首先在道义上就硬了三分。
另一方面,政府“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的职能,就不大常提。亚布力度假区管委会的错误,除了没服务好企业,也没有正确理解和履行这一职能。成立管委会是为了解决亚布力度假区存在的问题,结果他们制造出了更多的问题,把已经混乱的市场搞得更加混乱。不能正确履行政府职能,即便处分了管委会人员,亚布力就会面貌焕然一新吗?我看未必。
《网络怒怼亚布力官方的毛振华是什么背景?》这篇报道还提到一件有趣的事:毛振华先生是1992年从官场下海的,曾经在1999年被调查了整整八个月。当然最后没查出什么来。虽然被释放了,但是他还是觉得很委屈。他表示:“到最后,你会发现,做企业的人,在公权力面前,就是狗屎。你以为你做企业很光鲜很有创造力为国家为家庭创造了价值。”这篇报道也指出,中诚信本来是国有企业,为了保住对中诚信的控制,“通过一系列的股权收购,他成为中诚信的绝对大股东”。
2014年的时候,有报道称,中国三峡集团搞利益输送,指出三峡集团在湖北宜昌市搞了一个房产项目“钓鱼台2号”,该项目按正常程序进行招拍挂的从头到尾只有一家名为湖北东亚实业有限公司的企业,这家湖北东亚,也是毛振华先生的企业。
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与企业的关系,确实是个大课题。平心而论,不只是黑龙江、东北,而是在整个中国,都还在摸索之中。
责任编辑:李旭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