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照片被白酒商业广告盗用,“雨伞爸爸”维权起诉遭驳回

澎湃新闻记者 徐明徽

2018-01-05 11:26  来源:澎湃新闻

尽管自己的照片被盗用在白酒商业广告上,“雨伞爸爸”刘侨的维权还是失败了。2018年1月2日,刘侨收到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由于刘侨无证据证明京东公司和五粮醇公司是涉案广告的投放者,所以刘侨起诉京东公司和五粮醇公司名誉权、肖像权纠纷主体会不适格,驳回原告刘侨的起诉。
因为一张给儿子打伞,自己全身湿透的背影照,刘侨2015年走红网络,被诸多网友称为“雨伞爸爸”。一张背影照打动了众多网友,也“打动”了不少商家。上至一些大型国企,下至小小的微信公众号商家,不少企业采用了这张照片做广告。
为儿子撑伞的这张照片,是2015年9月在纽约皇后区法拉盛街头被拍。彼时还在美国摩根大通工作的刘侨早已有了投身教育的想法,有感于中美教育的不同,一年后刘侨辞职回国创业,成立“雨伞爸爸教育”。
刘侨忙于工作一直无暇顾及打击这些李鬼,然而当看到自己和儿子的照片被用在了酒类广告,这位伞爸坐不住了,决定走司法程序。
2017年6月,在上海地铁线的不同站台上,可以看到一幅红色的“京东超市——五粮醇”广告,广告的画面背景就是刘侨为儿子雨中打伞的照片,并配有“父亲的爱,醇厚的爱”醒目大字,左下角是一瓶五粮醇的酒瓶图。该幅广告是配合6月18日的父亲节而推出,“不完美的父亲,完美的爱”这行小字列在照片顶端。
刘侨已于2016年向相关机构申请登记了这张照片的著作权,并于2017年初获得登记证书,刘侨对“雨伞爸爸”图片以及其中的人物形象等享有著作权和肖像权。2017年7月,刘侨向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自己的肖像权和名誉权,要求京东和五粮醇立即停止涉嫌侵犯的违法行为,消除影响,并要求三方协商处理后续赔偿等相关事宜
“这是很明显的侵权行为,没想到却败诉了,”刘侨对这样的结果深感意外。
根据刘侨向澎湃新闻记者出示的裁定书,京东方面称,京东公司不是涉嫌侵权广告的发布者,也不是酒的生产商。刘侨提出的广告有京东公司的标识,但该广告并不是京东公司发布。五粮醇公司有相关产品在京东公司网站销售,但并未使用刘侨的形象,刘侨起诉京东公司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五粮醇公司则称,五粮醇公司未在刘侨诉称的地铁站投放过类似广告,五粮醇公司未与上海铁广告商签订过任何广告投放协议,五粮醇公司不知道涉案地铁站的投放广告者是谁,五粮醇与京东公司也没有过任何关于在涉案地铁站投放广告的合作。
“简单来说,京东和五粮醇都不承认使用了这张照片,也声称不知道谁在地铁站投放了关于他们的广告。”刘侨概括道。
在庭审上,刘侨提交了三项证据。分别是:1、著作权作品登记证书及摄影作品《雨伞爸爸》,证明摄影作品《雨伞爸爸》照片中的爸爸即为刘侨;2、(2017)沪东证字第24974号公证书,证明京东公司及五粮醇公司在上海地铁站的商业广告使用了刘侨享有肖像权的照片,且配有文字“不完美的爸爸”,侵犯了刘侨的名誉权和肖像权;3、(2017)京长安内民证字第22224号公证书,证明涉案广告中侵犯了刘侨的肖像权和名誉权,给刘侨造成不良影响。
“虽然我们提交了上述证据,京东公司与五粮醇公司均不认可。”刘侨说。
刘侨于2018年1月2日收到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认定了刘侨提交的三项证据事实,但最终的判定是,由于刘侨无证据证明京东公司和五粮醇公司是涉案广告的投放者,所以刘侨起诉京东公司和五粮醇公司名誉权、肖像权纠纷主体会不适格,驳回原告刘侨的起诉。
收到大兴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刘侨起诉,刘侨的代理律师马光燕感到错愕。马光燕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完全不能认可这样的裁定,理由有三:
“第一,这份判决认定的事实错误,即没有认定京东及五粮醇是涉案广告的广告主的事实。涉案广告为公共场所上海市桂林路地铁站的灯箱广告,广告内容为推销五粮醇酒和京东超市,依据《广告法》第二条规定,‘广告主,是指为推销商品或者服务,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设计、制作、发布广告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涉案广告内容显示很清楚,包含有‘五粮醇’‘京东超市’‘JD.com’等字样以及贴有‘五粮醇’的酒瓶,因此,京东和五粮醇是广告主的事实非常清晰。依据《广告法》第六十九条,‘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侵权行为之一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四)在广告中未经同意使用他人名义或者形象的,……’作为广告主的京东和五粮醇完全可以作为被告承担法律责任。”
“第二,刘侨作为原告已经完成了举证责任,即提交了关于地铁站灯箱广告的公证书,经公证的灯箱广告显示很清楚,包含有‘五粮醇’‘京东超市’‘JD.com’等字样以及贴有‘五粮醇’的酒瓶,并且未经刘侨的许可,使用了刘侨的背影肖像,上述信息都是推销和介绍京东和五粮醇的商品和服务。”
“第三,法院仅仅以京东和五粮醇不认可是涉案广告的投放者,就认定京东和五粮醇跟涉案广告没有任何关系。任何一个具有正常判断力的人,都不会得出存在一个第三方,在人员密集的地铁车站花费不菲的费用为京东和五粮醇免费打广告的结论,而京东和五粮醇仅声称其没有发布该广告就可以轻易免责。”
面对这样的结果,刘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不能接受,将会继续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刘侨又向澎湃新闻记者展示了一张广告照片,这次“雨伞爸爸”的照片被用在了滁州同济泌尿专科的广告商。“越来越过分,而维权如此艰难。”
“‘雨伞爸爸教育’现在在做初、高中生的生涯规划教育和小学阶段的素质拓展,让孩子和家长尽早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喜欢什么、将来能从事什么。”刘侨介绍道,而正是因为投身教育领域,更无法容忍照片被用在各种乱七八糟的商业广告上。
“之前一些公益机构使用这张照片,我们团队还能接受,现在这样愈演愈烈的商业广告盗用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团队的品牌形象。”刘侨发问,“证据确凿,为何却难以保障自身的权利?”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刘侨
教育 6.1k 进行中...
查看话题详情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