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人口变动与城乡发展|提高职业教育可有效促进城市市民化发展

乌尼日其其格/上海大学社会学院博士研究生

2018-01-09 17:16  来源:澎湃新闻

本文聚焦上海市外来人口的市民化出路问题。研究的实证数据来自上海大学社会学院所设计和执行的“上海都市社区调查”(Shanghai Urban Neighborhood Survey,SUNS),数据尚未公开。该调查在居村、家户和个人等不同层面收集数据的同时还收集了上海市和上海市各个区县的代表性样本数据。入户访问时间于2015年至2017年之间进行,使用计算机辅助调查系统(CAPI)来面对面访问。
问题来源
(一)上海市外来人口数量增加并趋于稳定化
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城市劳动密集型产业对劳动力的需求不断增加,导致大量的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图1-1能够看出上海市外来常住人口(注:户籍人口是指在公安部门办理了户籍登记的人口。常住人口是指实际上经常居住在一个地方(住所)的人口,一般都以在其住所居住半年以上者为常住人口)数量不断增长。
图1-1 上海市外来常住人口数量(单位:万人)。图片来源于2016年上海市统计年鉴
上海市外来人口数量不断增加的同时,还出现了以下几个特点:
首先,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15-59岁人口为1756.38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76.30%,这表明上海对以劳动年龄为主的外来人口吸引力很强。
其次,据《中国都市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义务教育及后续发展研究报告》,上海市外来务工人员的学历主要以初中学历为主,其次为小学和高中,拥有大学及以上学历的外来务工人员极少。他们的职业主要集中在可替代性强的行业,在第三产业中低技能的职业,诸如个体经营、司机、职员、厨师、服务员和自由职业等。
第三,上海市外来人口适龄儿童数量逐步增加并趋于稳定,截至2006年底,在上海,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已达38万人。而到2009年秋季,上海接受义务教育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已达42万人。
截至2016年6月,上海市受教育年龄段的外来儿童和青少年(0-18岁)总量约为103万人,占上海市学龄儿童总量的67.31%,超过了三分之二。其中,小学阶段(7-11岁)的外来儿童数量最多,超过35万人,其次为0-6岁的学龄前儿童,也略多于35万人,初中和高中年龄段人数差不多都是15万人以上。
第四,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数量不断增长的同时还趋于稳定化现象,即近90%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沪生活时间超过了5年及以上(《中国都市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义务教育及后续发展研究报告》)。
第五,随着外来务工人员及子女的流动不断的趋于稳定化,还出现越来越多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出生在上海。2000年开始,有近40%的农民工子女出生在上海。
第六,从调查中还发现,在上海即将结束义务教育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多数不愿意离开父母工作的地方及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呈现出较低的返乡意愿。除了返乡意愿之外,还了解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初中毕业后的规划中发现,将要初中毕业的学生中一半以上都选择上海的职业学校,其次选择在上海就业,然后才选择回乡就读高中、职业学校和工作等(《中国都市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义务教育及后续发展研究报告》)。
综上,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子女未来出路更多的还是流入地为主。外来务工人口整体上学历不高,没有职业技能,主要从事在第三产业的低技能和无技能的职业。子女由于在流入地无法升高中,导致他们初中毕业之后更多地选择在上海就业。这些群体未来如何实现市民化是值得研究的议题。
(二)上海市技能劳动力需求量不断增长
从流入地的现状和未来趋势来看,上海市劳动力市场上需求更多的技能人才,而且各等级的技术人才都大量需求。从张爽(2015)2009-2013年本市常住人口技能人才的构成与分布和2014-2025年上海技能劳动者总需求预测情况来发现,上海市各等级技能劳动者需求不断增长,到2025年总技能人才数量达到425.68万人,其中,中级工数量需求最大,为134.21万人。
上海市农民工职业教育和培训现状
综上所述,对不断增长并呈现出稳定化的外来人口进行职业教育和技能技术培训来实现市民化的同时,又能弥补上海市流入地的技能人才短缺问题,以便能够解决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中技能劳动力缺乏的问题,从而获得更好的发展。以下数据试图分析目前上海市外来人口获得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的概况。
(一)数据来源
本研究的实证数据来自上海大学社会学院所设计和执行的“上海都市社区调查”(Shanghai Urban Neighborhood Survey,SUNS)。该调查在居村、家户和个人等不同层面收集数据的同时还收集了上海市和上海市各个区县的代表性样本数据。入户访问时间于2015年至2017年之间进行,使用计算机辅助调查系统(CAPI)来面对面访问。最终获得了538个居村、5102户家庭、8629位成人、1817位儿童的数据(包括493个留守儿童)。
(二)数据分析
1、上海市人口职业教育和职业技能获得情况
(1)职业教育获得情况
在8533个成人样本中,最高学历为职业教育的有1844人,占五分之一。职业教育在义务后教育中的占比为38.71%,而职业教育在高中段教育中的占比为35.83%。
在所有最高学历为职业教育的1844人中,最高学历为大专和高职的人数最多,占55.59%,其次是普通中专,占26.95%,职业高中、技校和职业初中的比例都很少,占比都在10%以下。无论是总样本中,还是义务后教育的占比中,职业教育的占比远不如普通教育的占比,尤其是高中阶段的职业教育。
最高学历为职业教育的受访者学历分布情况。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2)职业技能培训获得情况
从获得职业技能培训的情况来看,获得技能培训的人数占一半以上,其中以参加单位内部组织的培训类型最多,占培训人数的一半以上,而外派到其他学校或组织的培训的人数比率只有14.8%,内部培训和外部培训均参加的人数占三分之一。
(3)职业资格证书获得情况
从是否持有职业技能证书和持有证书数量的分析来看,持有1-2项证书的人数占三分之一,持有三项及以上证书的人数只占11%。能够发现,上海市劳动力市场在职业技能培训、证书获得等方面处于不断增长和发展的状态中。但是相对于没有证书的近60%的人数占比,持有职业技能证书的人数比还是较少。
2、本外地差异
(1)职业教育获得差异
从义务后职业教育获得比例来看,上海本地人占比最高,户籍新移民(出生时的户籍是非上海户籍,目前持有上海户籍的人群)占比最低。但是,如果仅仅看高中段的职教比,则户籍新移民最高,比上海本地人和流动人口都高了接近10%。
(2)职业技能培训差异
从不同地区的人群获得职业技能培训来看,流动人口占比最低。并且从接受培训的类型来看,工作单位给流动人口提供的大都是单位内部的培训(占65.64%),并且能够获得国家认可的资格证书的比例也是最低的。
(3)获得资格证书差异
从拥有国家承认的职业资格证书情况来看,户籍新移民都是最高的,其次是上海本地人口,流动人口占比最低。
3、户口差异
(1)职业教育获得差异
最高学历为初中的农业人口获得职业教育的占比远超过非农业人口,二者差值近3倍。但是,最高学历为大学的非农业人口获得职业教育的占比却超过农业人口,二者差值接近2.5倍。此外,农业人口获得普通高中、中等职业高中学历的人数占比也低于非农业人口。
(2)职业技能培训差异
从参加技能培训的比例来看,非农户口的人群高于农业户口人群,非农户口有69.31%的人口参加了技能培训,而农业户口参与技能培训的比例仅为52.30%。其中,非农业户口人群参加单位外派到其他学校或机构的培训的比例较高,达到38.67%,而农业户口人群参加单位外派的技能培训的比例是32.07%。从单位内部组织培训的比较中,农业户口人群参加单位内部组织培训的比例是61.33%。
(3)获得资格证书差异
从获得培训证书的比例中发现,非农业户口人群获得培训证书的比例高于农业户口人群获得培训证书的比例,分别为62.56%和54.84%。在持有证书的人群中,非农户口人群持有三个及以上证书的人数比是29.80%,农业户口人群持有三个及以上证书的人数比23.94%。在持证数量比上,非农业户口人员高于依然农业户口人员。
(三)小结
以上数据分析发现,总体上,上海市接受过职业教育并拥有职业技能的人数在总人数中占比较低,同时,流动人口获得职业教育及职业技能培训、技能证书的人数比例相对于户籍人口来讲更低,所以如何对上海市流动人口进行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来促进流动人口市民化并满足上海市对技能人才的需求是值得不断探索的议题。
上海市流动人口的未来出路及市民化
从2008年开始,上海市教委在全日制普通中等职业学校中逐步开放招收义务教育后外来务工人员子女。2012年还出台《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做好2012年本市全日制普通中等职业学校自主招收在沪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通知》,计划招收随迁子女8000名,纳入上海市中等职业学校外省市招生计划。在上海教育行政部门批准的全日制初中学校连续就读2年,18周岁以下的随迁子女应届初中毕业生,持父母居住证和稳定就业证明即可申请。
随后,上海市政府办公厅转发市教委等四部门制订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沪参加升学考试工作方案》(沪府办发〔2012〕75号)并提出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关于“积极推动农民工子女平等接受教育”的要求,根据上海城市功能定位、产业结构布局和城市资源承载能力,强化顶层设计和综合改革,稳妥有序做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沪参加升学考试工作。积极创造条件,逐步构建以常住人口为对象的社会管理体制,努力保障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受教育权利和升学机会。
但是从2013年特大城市人口调控措施出台以来,随迁子女进入中等职业学校门槛提高,需要有效期内的《上海市居住证》;或者考生父母一方是持有《就业失业登记证》的灵活就业人员,从首次登记日起至2017年5月12日须连续3年在街道社区事务受理中心办妥灵活就业登记,且持有效期满3年的《上海市临时居住证》;学生在本市全日制初中学校连续就读3年的应届初三学生等。
对于学校门槛的提高,多数想要在上海就读中等职业学校的外来人口达不到该要求,只能放弃就读学习,直接进入劳动力市场或社会其他场所。这不仅对外来人口的学历、职业提升等方面带来了困扰,同时对上海流入地城市的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带来了阻碍。
所以,对数量不断增长且学历低、还从事低技能职业的流动人口进行职业教育及技能技术培训的同时,降低职业学校招生门槛,向义务教育后的外来人口随迁子女开放,使他们获得职业教育和技能技术培训,这不但可以有效地促进流动人口的市民化,而且能够有效地满足上海市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对技能人才的需求。
参考文献
孟知行,简工博,陆一波,2007,《外来工子女:和城市孩子一起飞》,解放日报
王斌娟,2010,5 “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学习适应性问题之个案研究——以浦东新区Z中学学生为例”,华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刘玉照、王元腾,《上海市流动儿童教育状况分析》,流动儿童蓝皮书:121-140
张爽,《上海技能型人才需求预测与发布机制的研究(上)》,人才论坛:21-28
(本文原为由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复旦大学城市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区域人口发展专业委员会共同主办的“人口变动与城乡发展”高端论坛的报告内容,原文题为《特大城市外来人口的未来出路及市民化问题——以上海为例》,经作者修订。)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沈健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