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唐人街

美叫停蚂蚁金服收购再次收紧中企投资,中方望提供公平环境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2018-01-03 20:02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企业蚂蚁金服收购全球第二大收款服务公司MoneyGram(速汇金)的计划近日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阻拦。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后,该委员会对中国投资的审查不断收紧,已有多家企业的收购计划遭叫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3日回应称,希望美方能为中国企业赴美投资兴业提供一个公平的、可预期的环境。“我们愿同美方本着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推动两国经贸合作不断取得更大发展。这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利益。”
经过三轮审查仍未获批
据路透社报道,蚂蚁金服和速汇金1月2日宣布,CFIUS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了蚂蚁金服对速汇金价值12亿美元的收购计划。据熟悉相关谈判的消息人士称,CFIUS认为,这项收购可能会导致美国公民信息泄露,尽管两家企业提出措施缓解担忧,但仍被CFIUS拒绝。两家企业此后决定中止交易。
消息人士透露,CFIUS的审查一般耗时75天。这两家企业已经过了3轮审查以回应疑虑,但它们提出的额外安全措施仍然没能说服CFIUS批准。
“自我们一年前宣布与蚂蚁金服的交易后,地缘政治环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速汇金首席执行官霍尔姆斯(Alex Holmes)在声明中表示:“尽管我们尽己所能配合美国政府工作,但显然CFIUS不会批准这项收购计划。”
两家企业表示,将继续在中国、印度、菲律宾和其他亚洲市场以及美国就电子支付进行合作。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7年1月26日,为拓展自己的全球化战略。蚂蚁金服以13.25美元/股的价格与速汇金达成8.8亿美元的并购协议。另一家汇款公司Euronet则于2017年3月向速汇金发出15.20美元/股、总价10亿美元的并购要约。一个月后,蚂蚁金服宣布上调并购速汇金的报价至每股18美元,较其首次提出的报价提升36%。随后,这一出价被速汇金董事会全票通过。
而在此次协议终止同时,蚂蚁金服向速汇金支付了3000万美元的解约费。速汇金股价在1月2日盘后跌幅超过8%。
非传统安全受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CFIUS通常关注军事设备和前沿科技,而此次CFIUS则是以个人数据安全为由叫停收购。
《纽约时报》2日报道称,有人担忧蚂蚁金服可以通过速汇金取得大量美国国内资金流动的记录,可能带来安全隐患。例如,如果有美国军方人员被发现陷入资金困难,可能会成为间谍发展的对象。蚂蚁金服否认了这种质疑,表示消费者的数据仍然会留在美国。
同时,也有人担忧蚂蚁金服是否能够有效监控与洗钱或恐怖组织有关的交易。蚂蚁金服保证将加大投资以加强反洗钱能力。
《华尔街日报》2日报道称,蚂蚁金服和速汇金此前在美国国会进行了积极的游说。该报援引相关文件及消息人士的话称,去年宣布收购计划后不久,代表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的母公司)的相关人员多次接触对华态度强硬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皮滕格(Robert Pittenger)办公室,向其介绍阿里巴巴帮助北卡的商品销往中国,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也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称将为美国创造大量工作岗位。
然而,皮滕格仍在去年2月与新泽西州众议员、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联席主席史密斯(Chris Smith)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批评这项收购计划,并称中国政府支持的对美国金融机构的投资给美国的经济实力带来风险。
蚂蚁金服国际事业部总裁费根(Douglas Feagin)此后一周在《华尔街日报》驳斥了质疑,并称蚂蚁金服中的国有资本并不会参与企业经营,也没有任何特殊权益。
美政府不断收紧审查
随着中国企业对美投资的增加,美国政府的审查也不断收紧。2016年11月,负责监测中美贸易交往对美国经济与安全影响的美中经济审查委员会(USCC)就发布报告称,建议CFIUS阻止中国企业收购美国企业,理由是这些并购“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2017年以来,多家中国企业的收购计划被CFIUS叫停。其中,特朗普于9月14日发布行政令,以“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为由叫停了中资企业凯桥(Canyon Bridge)对美国芯片制造商莱迪恩半导体(Lattice Semiconductors)13亿美元的收购计划。
同月,中国数字地图公司“四维图新”(NavInfo)放弃了与另外两家公司联合收购欧洲电子地图公司HERE部分股份的计划。HERE在美国有运营业务,而CFIUS在经过两个阶段、前后持续五个月的审查后,仍未通过这笔交易。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去年11月,纽约投行Cowen以延误和取得CFIUS批准的“不确定性”为由,取消了中国华信能源的2.75亿美元投资。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还有多项中国企业的并购计划正在接受CFIUS审查。海航集团试图收购美国天桥资本(SkyBridge Capital)的控股权,但至今未获批准。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收购美国保险公司Genworth的计划也被CFIUS一再拖延。
去年11月,美国两党参议员提出法案,要求加强对境外投资的审查力度。其中,共和党参议员科宁(John Cornyn)呼吁要求CFIUS加强对中国科技企业交易的审查,但无需考虑与国家安全无关的因素。然而,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呼吁,要求CFIUS在审查境外投资时同时考虑经济因素,改变CFIUS只关注国家安全的属性。
美国媒体Quartz上个月援引位于费城的律师事务所Dechert报告称,如果法案通过,CFIUS每年的审查数量预计将从2017年的200起左右上升到近1000起。国会预计将于接下去几个月就法案召开听证会,由于已得到了两党支持,法案最早可能在2018年初就获通过。
此前,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去年9月14日回应关于特朗普叫停中资背景企业收购芯片商时表示,对敏感领域的投资进行安全审查,是一个国家的合法权利,但不应该成为推行保护主义的工具。中国企业在境外收购国外的公司,是企业自主决策的市场行为。希望有关国家能够客观、公正地看待中国企业的境外收购,对这种正常的商业行为给予公平的待遇,为其创造合理、透明的经营环境,避免对投资者信心产生影响。
高峰表示,2016年,我国对美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95亿美元,同比增长132.4%。根据美国荣鼎集团的数据,2016年中国在美直接投资(FDI)增长到456亿美元,是2015年的3倍,再创历史新高。2000年以来,中国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累计超过1000亿美元,创造就业人数超过了14万人。
“中美经贸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的。”外交部发言人耿爽3日说,中国政府一贯鼓励中国企业按照市场原则,在遵守当地法律法规的基础上对外开展投资合作。同时,我们也希望美方能为中国企业赴美投资兴业提供一个公平的、可预期的环境。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茹存峰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