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在印第安人最盛大的节日,重寻风之采

Shirls Chong

2018-01-09 15:55  来源:澎湃新闻

已是深夜 11 时,我们紧随着Bill 的车,渐渐进入Wikwemikong印第安部落保留地。马路宽阔平坦,四周漆黑,星空特别明亮。摇下车窗,异常清爽的空气和对未来几天体验的期待都令我振奋。
Bill是加拿大印第安人,脸圆泛红,耳长唇厚,挺有福相。他常一脸阳光灿烂,爱吃爱喝,更爱益智游戏。性格爽直敦厚,不苟小节。他每年爱带非印第安好友“入住”他的家乡,观赏一场Powwow,和他家人庆团圆。年复一年,这是他的传统、他的豪情,更是他的骄傲。
今年Bill邀我和他一起回家。我期待已久,急忙点头答应。哪怕千山万水,也不能错过这个深入印第安保留地的机会。
Bill 的家乡Wikwemikong(当地人简称为Wiky) 坐落于安大略省Manitoulin Island的东北角,是加拿大600多个印第安保留地之一。Manitoulin Island是世界最大的湖中岛,岛中又有无数小湖,地形奇特,风景优美。岛中有大大小小的市镇和原住民村落, Wiky是其中最大的保留地。
Manitoulin 岛上的迷人风景 本文图均为 Shirls Chong 摄
印第安保留地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旅游胜地。对想多了解“印第安”这个古老却命途多难的文化的旅客,最适合前来游览的时机是去保留地观看一场Powwow。据说在印第安阿尔冈昆语里,Powwow是指神职人员、精神领袖和医生聚会的意思。发展至今,Powwow已成为印第安人欢聚、戴上原始又华丽的传统服饰一起跳舞唱歌击鼓的庆典。
在北美,有印第安人的地方就有Powwow。举办Powwow的组织很多,多以印第安人为主。小型的Powwow 只是各部落以切磋舞艺来交流的聚会,活动免费。大型Powwow可能同时也是个竞赛,入场需购门票。如果是民办Powwow的话, 门票金额就用来发放胜利者的奖金。
Wiky的Powwow 是加拿大东部最大型的竞赛,已有50 多年历史。每年8 月初举办,为期三天,从周六至周一, 每天早晚两场。全Manitoulin岛上各原住民部落都会踊跃参与,更有美洲其他地区的印第安人也来共襄盛举。Bill感慨地告诉我,近年参与表演的人数已比往年少了。邻近的密歇根赌场颁发更丰厚的奖金,碰巧主办的时间相近,抢去了不少以往来Wiky的参与者。赌场打着“印第安文化”的招牌,把Powwow商业化包装,遗憾的是,旅客竟然趋之若鹜。
所幸Wiky的Powwow仍保持着原始风味。其场地是个圆形露天竞技场,在一座青绿小山丘下,围绕着观众席。偶见蓝天中有好几只大鸟飞过,不知是不是传说中“鹰的祝福”呢?
我们在中午时分入场时,停车场已挤得满满的,有好多辆大旅游巴士。场地内已坐满了人,好不热闹。参与者正忙着穿上色彩缤纷的Regalia(印第安传统服饰。如果说成是costume的话,则带有戏服之意,颇为不敬。鼓手在练鼓,声响盖天,令我突然间热血沸腾,觉得期待中的盛况已在眼前。
Powwow的开场节目是入场式。司仪先一一介绍各部族,由最有地位的长者拿着旗子,带领参与者陆续进场,绕着一个大圆圈跳大会舞。所有参与者入场后,长者在圈中演说并带领祈祷。庄重的仪式完毕后, Powwow正式开始。
长者的威严令人肃然起敬
比赛项目根据年龄、性别、舞式、唱功、鼓乐等细分成十多个组别。舞蹈分类有小铃铛舞、传统舞、草原舞、披肩舞、羽毛舞、布舞等。每位参与者依各族的风俗和参与的项目,穿戴上相应的Regalia。Regalia 象征祖先和舞者对大地宇宙的钦佩和关联。鲜艳夺眼的服装,配上挂满彩珠、流苏和羽毛的头饰和靴子,有的还手拿羽扇。服装都是家族的妈妈和祖母一针一线缝纫的。饰物则很可能是历代流传下来的传家宝。
年龄组的参加者既有幼童也有年迈的长者,老老少少一家几口一同出来演出是常事。幼童组最受观者的欢迎。看那些像刚学步的幼儿,穿了Regalia ,在妈妈引领下像模像样地摇头摆尾,个个都可爱极了。年长者跳传统舞时则是另一种场面,在场的印第安人脸上都流露出尊崇。
今年的特别项目是Hoop Dance(环舞)。舞者手拿多个像呼啦圈一样的小环,随着鼓声,用一环衔接另一环做出不同形状。据说这些小环象征生命之轮,一环接一环,代表大自然环环相扣、生生不息。
鼓,还是印第安文化中最重要的乐器
我最爱看击鼓。Powwow的音乐以鼓声为主。乐手七至十人围着一个大鼓击打,同时以单音方式忘情地高声吟唱。歌声震撼心灵之余,也像是对远古的呐喊,似乎越是激情,越是能和先祖接近。我站在鼓队旁,心被鼓声震得都要跳出来了,我还是站得尽量靠近,好像越是接近鼓声,越是接近心灵深处。
表演和比赛进行时,观众可随处走动,或参加舞群,或徜徉在场地内的小吃档口或手工艺品市集。我去市集买了个捕梦网(dreamcatcher)做纪念,也好伴我入睡。捕梦网是印第安人的传统手艺,以柳树为圆框,框中织网,再加几束羽毛点缀。印第安人相信,把捕梦网挂在睡房的窗口,可留住美梦。恶梦则会通过网里的小洞流逝窗外,让风吹走。
Bill爱四处找朋友聊天。也难怪,Powwow时节有点像印第安人的新年,也是他们一年一度最重要的社交活动。在外居住工作的印第安人都会在这个时候回家和家人团聚,自然也会去看Powwow。Bill不需和朋友约好,在场地里走一圈就会遇上老朋友。
男传统舞是印第安人最古老的舞式,只有部落中的长者才可演示
一天的节目结束后,我们回家暂歇。这时,Bill的堂妹Angel刚外出回来,顺道采了路边野生蓝莓给我们吃。慷慨让我借宿的正是 Angel,她是一名老师,先生Mike是半退休的邮局局长。一个女儿远在温哥华大学读硕士,做印第安社会福利的研究,每年在 Powwow时节就会回来团圆。Mike的妈妈则是Wiky Powwow的创办人Rosemary Fisher-Odjig。从她这儿我才知道,原来Powwow并不是古代传承下来的传统。话虽如此,舞蹈歌唱击鼓本就是印第安人生活和传统仪式中很重要的部分。而部落相见时,以歌唱舞蹈交流也是常事。但当年在白人压迫和同化政策下,连舞蹈歌唱都会被禁止;更有教堂认为印第安人歌唱舞蹈行为“怪异”,并以焚烧他们的regalia 来杜绝这些活动。
Angel自豪地拿出她自己和她女儿小时候穿的Regalia给我看,“虽然很多文化和语言在同化政策下先后灭绝了,可歌唱舞蹈是印第安人的本能,越是压迫,越是激发我们竭力的维护。直到后来,在一些先驱如Mike妈妈的争取和鼓吹下,歌唱舞蹈渐渐复兴,Powwow继而成形。”
Bill带我在保留地内闲逛时,他们的日常生活一展无遗。平顶民房设计简单朴素;邮局、学校、诊所、政务部门、运动场等五脏俱全,还有个教堂。而且,这里没有美式连锁店!
Ten Mile Point是岛上的一个望台
保留地的历史血泪斑斑。天父地母是印第安人的基本信仰,强调人和外在环境的息息相关。在他们看来,落下来的雨声是一种音符, 飘过的风也有色彩,土地上的动植物、土壤、气象等紧紧相系着他们的灵魂。白人把他们强硬地抽离祖地,即是直接剥夺了他们最深层面的精神本质,其中的残暴和无理让印第安人至今不能忘怀。
印第安人常说他们是“被理解得最少,被曲解得最多”的族群。虽然在保留地内,他们可高度自治,拥有自己的法律,不受州政府约束和无需纳税,可依传统过自主的生活。可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对现代生活仍难以适从。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差异,使许多印第安人徘徊在传统和现代之间,生活贫困,酿成许多吸毒、酗酒和暴力案件。当然,也有印第安人能在两者中掌握到一个完美的平衡,就如在 Bill家族里,我看到充满希望、努力贡献、坚守传统同时也适应现代生活的印第安人。
临走时Bill对我说:“人们常说我们的样貌像蒙古人,认为我们远古的祖先是从蒙古大陆迁移过来的。我不管这么多,因为我们就是我们。”
责任编辑:钱成熙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