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学者吴冠军回顾2017:重拾同理心,建立开放和包容的世界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程千千

2017-12-31 13:03  来源:澎湃新闻

12月30日,吴冠军在上海图书馆以“2017热点事件的‘冷’思考”为题,带领听众进行深度思考,理性分析年度热点事件。
2017年就要过去了。对于这一年,尽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记忆,但生活在同一时空的我们,也同样分享着一段集体回忆。而在信息高度发达的当下,这段集体回忆呈现为纷繁各异的热点事件,出现在人们不断刷新的手机屏幕上。
“这是热点爆炸的时代,也是热点遗忘的时代。”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吴冠军说。他不愿这一年牵动人心的热点轻易被新一年的热点所取代,想要抓住2017年的尾巴,透过一个个热点事件,来分析与解读我们的时代。12月30日下午,吴冠军来到上海图书馆四楼多功能厅,以“2017热点事件的‘冷’思考”为题,带领听众进行深度思考,理性分析年度热点事件,为2017年做一个圆满的收尾。
讲座现场。
人工智能来了:人类凭什么不被取代?
在吴冠军看来,2017年最轰动的事物当属人工智能。有关人工智能,人们的目光一般聚焦于技术层面,然而作为一名政治哲学教授的吴冠军指出,人工智能最重大的意义在于,它向人类社会发起了一种文明性的挑战。吴冠军提到了AlphaGo在2017年击败中国“第一棋手”柯洁的事件。他表示,柯洁在复盘时并不能看懂AlphaGo的棋路,这种不再理解比失败更致命,它意味着再无超越的可能。更别提后来研发的AlphaGo Zero具备从零开始、自我学习的能力,打破了我们对围棋的全部认知。“围棋从这一年开始已经跟人类无关了。”吴冠军说。
在人工智能技术突飞猛进的2017年,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现身警告人们小心人工智能带来的威胁,甚至认为它可能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对此吴冠军并不赞同,他认为人工智能的判断力比人类更好,因而相比之下,人类才是更容易引起战争的一方。但同时,吴冠军也指出,人工智能必将对人类文明发起挑战。他进一步发问:人工智能来了,人类是否还能认为自己可以代表地球的文明高度,是否还能主宰地球?
吴冠军说,在现代社会,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够延续,是因为作恶成本十分高昂,人类文明实际上是被迫的结果。他列举了美剧《西部世界》的例子,认为《西部世界》中的主题乐园正是对人工智能最好的预言。剧中的人们可以不受道德和法律的约束,在主题乐园中为所欲为,只因供他们享乐的不是人类,而是人工智能。当《西部世界》中的人们对人工智能肆意妄为时,人类文明的规则也就此瓦解。人工智能替人类扯下了遮羞布,让人类看清了自己的本质。“我们需要扪心自问:人凭什么不被取代?”吴冠军问道。他还更深入地指出,人工智能的发展会造成人的贬值。
在人工智能发展的大背景下,吴冠军又抛出了一个热点:“管教孩子全靠吼”的“吼妈”式陪读。在身为高校教师的他看来,出自家长们望子成龙之心的“吼妈”式陪读,不仅会对孩子的身心造成极大的压力和伤害,它本身所对应的应试教育模式也注定会失败。“应试教育、题海战术所培养出的‘学霸’,正是最容易被人工智能所取代的,”吴冠军说,“而人工智能所难以取代的人的创新意识与创造力,却是‘吼妈’式陪读无法培养的素质。”
吴冠军还认为,在人工智能得到广泛应用的“后人类”状况中,教育只会有两种前景。一是教育的总体性式微:当知识更新的速度不断加快,讲台上的老师便难以向学生传授最新最好的知识;二是教育意味着“终身教育”:这要求人的学习不再局限于学生时代的课堂,无论在人生的哪个阶段,都需要自我教育。
教育模式需要改变,那么知识本身呢?在人们日益增长的知识焦虑中,知识付费也应运而生。“2016年有几个知识付费领域的领跑者,但到了2017年才形成气候,所以我说2017年是知识付费元年。”吴冠军说。虽然表面看来,知识付费与互联网的免费分享精神格格不入,但是对于越来越懒得动脑的人们来说,花钱才能让他们产生学习的动力。
吴冠军提出,由于知识付费不遵循以往的互联网经济规律,因而免费服务做得很好的大平台也不一定能够成功。“这里含有两套逻辑,分别是知识逻辑和流量逻辑,而知识逻辑是不遵从于流量逻辑的。”对于知识付费的前景,吴冠军仍在观望中,他认为只有真正对这个时代有所思考的人才能做好知识付费,并期待知识付费在2018年的发展。
马云的成功不可持续:这个时代要往哪走?

围绕物欲与消费,吴冠军讨论了几起社会热点事件。他首先谈到了“网红店”的热潮,对于以“喜茶”和“鲍师傅”对代表的一系列迅速崛起的网红店进行了评析。他指明,当人们称赞喜茶的美味时,很大程度上是鉴于他们为买一杯喜茶付出了很大的时间成本。而很多人并没有喝过喜茶,却因为它的红火,也认为它很好喝。“喜茶定义人的欲望,伪装成你自己的需要,”吴冠军的评论发人深省,“这说明了我们的欲望是不可靠的,欲望是可以被制造的,你自己的味蕾也会欺骗你。”
关于消费,最具代表性的事件莫过于“双11”购物狂欢节。当“双11”这场消费主义的狂欢不断制造欲望,让人们打开门迎接一件件快递包裹时,“极简主义”作为一股反物欲的潮流也广受追捧。然而在吴冠军看来,这两者的逻辑是一致的:只有“断舍离”,才能更多地“买买买”。
说到“双11”勾起的物欲膨胀,吴冠军再度提起了人工智能:“越来越多的人被人工智能取代,成为‘无用阶级’,但在一件事上人依然是有用的,那就是消费。”然而吴冠军担忧地指出,人一边贬值一边消费的时代必然是难以长久的,而马云则是最后一批收割者,他的增长点不可持续。“等马云收割完最后一点可收割的价值之后,这个时代要往哪走?”吴冠军发出疑问,却无法给出明确的回答。或许2018年能让他看得更清晰。
2017年11月在上海举办的维密秀也被吴冠军收入了年度热点事件行列,维密秀上模特奚梦瑶的不慎跌倒所引起的公众反应令他深思。奚梦瑶摔倒的新闻刚刚曝出时,尚有同情与安慰的声音,然而短短一天之后,网络上便充斥着对超模职业规范的强调以及对她职业道德的谴责。据吴冠军分析,在大众的眼中,维密秀已然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场域,而接受了场域的逻辑和规则的人们,便会立刻丧失同理心,所谓“温情社会”也荡然无存。“生活何处无事故?”吴冠军抗议道,“事实上,一个场域的规则往往正是从事故开始的,意外能使人们发现新的美,然而今天事故却不被允许了。”吴冠军说。
然而这一场域却是非常虚假的。在与T台仅仅一板之隔的后台,超模们裸着身体在凌乱的衣饰间走来走去;一副副行头被粗暴地套上超模的身体,才能塑造出她们在台前光鲜亮丽的样子。“这正像在餐厅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被送上餐桌之前,食客自己都不敢想象它在厨房是被怎样做出来的。”吴冠军如此类比。然而人们只关心T台上的超模,尽管知道后台的存在却不愿去面对;正如为美食拍照时,也不会去面对厨房或许并不清洁卫生的烹饪环境。
吴冠军在此引用了齐泽克关于抽水马桶的说法。“只需按下一个按钮,就能让一切不想看的东西都消失不见”,这正是抽水马桶的“邪恶”之处。实际上,那些肮脏的东西依然在这个世界,只是人们将它们抛出了意识范畴。“明明还在一个世界,却感觉不再是一个世界”,不管是时装秀的后台、网红餐厅的厨房,还是这个世界中流离失所、穷困潦倒的人们,都可以用“抽水马桶”将他们全部冲走。而吴冠军希望,“抽水马桶”的按钮能不被按下,人们能重拾同理心,建立一个更加开放和包容的世界。
此外,吴冠军还借机探讨了知识分子在时代中的责任与使命。他认为,知识分子要做的不是价值判断,而是对这个时代做出批判与分析,以此建立与时代的联系。“2017年就要过去了,但我们也可以选择让这一年不那么容易地过去。我们可以去思考这个时代,深入地剖析它,与时代的脉搏一起呼吸。”吴冠军说。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梁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