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研究所

长三角地区城市人口老龄化的现状、成因及趋势

徐升艳/河海大学企业管理学院副教授

2017-12-30 12:30  来源:澎湃新闻

 
长三角地区老龄化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是增长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图为2017年4月23日,在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广场晨练的老人。 东方IC 资料
一、导言
长三角是世界第六大城市群,由江苏、浙江、上海三省市的16个城市组成(范围以上海为中心,北起南京、泰州、扬州、镇江,经过苏州、无锡、常州、南通,南达杭州、湖州、绍兴、宁波、嘉兴、台州、舟山),是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地区。
长三角地区城市的人口老龄化快于全国平均水平。2000年全国刚刚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上海市、浙江省和江苏省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在全国各省市区中居前三位。据预测,长三角地区将在2020年迎来老龄化的高峰,比全国早10年。
长三角地区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受到学者们关注。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黄润龙研究了长三角地区经济发展、人口迁移对人口老龄化的影响,指出流动人口缓和了长三角的老龄化水平,但是同时引发一系列问题。苏州大学东吴商学院讲师何艳、副教授张斌认为,苏州的人口老龄化进程快于经济发展阶段。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任远研究了长三角地区人口发展的基本背景和特殊性,提出针对性的发展战略。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教授郅玉玲等学者探讨了应对长三角地区老龄化挑战的对策。
然而,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变化极快,近年关于长三角老龄化的状况和特征的分析却比较少。此外,已有文献关于长三角地区人口老龄化影响因素的研究也比较少,这将导致难于提出有效的应对政策。本文利用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梳理长三角地区城市人口老龄化概况,分析形成原因,预测未来发展趋势并提出政策建议。
二、长三角地区老龄化总体概况
(一)长三角地区老龄化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是增长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10年长三角两省一市(上海、江苏省和浙江省)总人口已经达到15611万人,相比2000年的13538万人增加了2073万人。从人口老龄化水平来看,2010年长三角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绝对数量2360万人,占总人口的15.11%,比2000年上升2.31个百分点,其中65岁及以上老年人绝对数量1597万人,占总人口的10.23%,比2000年上升1.04个百分点。同期,2010年全国60岁及以上人口13.26%,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8.87%,同2000年相比分别上升2.93个百分点和1.91个百分点。无论60岁及以上人口,还是65岁及以上人口,长三角水平均高于全国,但是增速低于全国。
(二)长三角地区人口老龄化发展呈现出区域不平衡的特征
长三角两省一市中,江苏省无论老龄化水平还是老龄化增速均为最高,浙江老龄化水平最低,上海市老龄化增速最小。2010年上海、江苏、浙江年末常住人口分别为2302万、7866万、5443万,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分别占总人口的15.07%、16.16% ,14.75%,较2000年分别增加0.09、3.62和2.01个百分点。在省级层面,长三角人口老龄化发展不平衡,两省一市差异显著。
(三)长三角地区老龄人口高龄化问题突出
在研究老龄化问题时,国际上通常把60~69岁称为低龄老年人口,70~79岁称为中龄老年人口,80岁及以上称为高龄老年人口。
根据上述划分,2010年长三角两省一市合计低龄、中龄和高龄老年人口数量分别为1269.56万人、756.91万人、333.82万人,占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分别为53.79% 、32.07% 、14.14%,分别比2000年变化-1.25、-2.06、3.31个百分点。
其中上海市的低龄、中龄和高龄老年人占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分别是51.98% 、31.07%和16.94%,分别比2000年变化0.70 、-5.49和4.78个百分点;江苏省低龄、中龄和高龄老年人占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分别是55.12% 、31.72%和13.16%,分别比2000年变化-1.14、-1.62和2.76个百分点;浙江省低龄、中龄和高龄老年人占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分别是52.74% 、33.08%和14.19%,分别比2000年变化-2.57 、-1.24和3.81个百分点。
可见,江苏省低龄老年人比重最高(55.12% ),浙江居中(52.74% ),上海比重最低(51.98% )。上海人口高龄化问题最为突出,其高龄老年人口在60岁及以上人口中占比最高,增幅最大
三、长三角地区城市层面老龄化的特征
长三角16城市的老龄化差异呈现以下特征:
(一)长三角绝大部分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高于全国,但增速低于全国
本文以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测度长三角核心16城市的人口老龄化差异。长三角16城市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变化如图1所示。
2010年全国平均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3.26%,较2000年上升2.93个百分点。长三角16个核心城市中,除苏州人口老龄化水平低于全国,宁波与全国相等外,其余14个城市的人口老龄化水平远远高于全国。但是,2000-2010年10年间绝大部分城市的人口老龄化增速低于全国,16个城市中只有镇江、南通、扬州和泰州4个江苏中部城市的人口老龄化的增速高于全国。上述4个城市中,南通、扬州和泰州的老龄化水平及其增长速度是江苏省内最高、最快的。
(二)城市间老龄化水平差异显著
在长三角地区16城市中,2010年老龄化水平最低的苏州(12.76%)和最高的南通(23.45%)相差超过10个百分点,后者的老龄化水平约是前者的两倍。2000-2010年10年间,除了苏州人口老龄化水平下降之外,其他城市都上升,但是不同城市的老龄化增幅差异巨大。泰州上升6.04个百分点,增幅最高;苏州下降0.66个百分点,增幅最低。上海、南京和苏锡常(苏州、无锡和常州)老龄化水平增长相对较低,10年增幅均小于3个百分点;而南通、扬州、镇江和泰州四个江苏中部城市老龄化水平严重,10年增幅大于4个百分点。浙江几个城市的老龄化水平增长差异并不显著。
下文将详细分析长三角16个核心城市的人口老龄化差异。
(三)人口老龄化水平呈现逆“核心-边缘”结构
长三角16个城市中,经济相对发达、层次相对较高的城市人口老龄化程度相对较低,如2010年上海、南京、苏州、杭州、宁波人口老龄化水平约在15%以内,其他城市除了台州以外均高于15%,南通、泰州、扬州3个城市的人口老龄化水平更是达到了19%以上的水平。以长江为分界线,北面的南通、泰州、扬州3个城市的人口老龄化水平分别为23.45%、20.82%、18.98%,远远高于南面的其他13个城市。镇江以16.26%的老龄化水平,是长江南面13个城市中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城市。
从区域分布看,人口老龄化水平沿沪宁、沪杭甬发展轴呈逆“核心-边缘”结构,区域中心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较低,外沿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高。可以明显地看出,沿沪宁、沪杭甬发展轴,长三角16个城市的人口老龄化水平呈现明显的峰谷交错,以上海、南京、苏州、杭州、宁波经济发达区域为中心,中心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相对周边城市低,而南通、镇江、湖州、舟山等边缘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相对高,呈明显的逆“核心-边缘”结构。
(四)人口老龄化水平总体低中速增长
根据2000-2010年间,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变化,可将长三角城市划分为人口老龄化高速增长区、中速增长区、低速增长区以及速度下降区四个区域。
南通、泰州、扬州三个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增长超过了4个百分点,属于人口老龄化高速增长区域。无锡、绍兴、常州、湖州、舟山、镇江6个城市的人口老龄化增长水平在2~4百分点之间,属于中速增长区。宁波、杭州、南京、台州、嘉兴、上海人口老龄化水平增长都在2个百分点以下(其中上海增速不足0.1个百分点),属于低速增长区。苏州属于速度下降区,人口老龄化水平下降了0.66个百分点,是长三角地区唯一一个速度下降的城市。总体看,长三角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中低速增长。(参见表1)
(五)老龄人口高龄化问题突出
老龄人口高龄化是长三角人口老龄化中的一个突出问题。从老龄人口的年龄结构分布看,低龄老年人口占总老年人口的比重最大,超过了老年人口数的一半。中龄老年人口占比相对较少,80岁及以上高龄老年人口占比最小,但是增长率最高,如表2所示。
2000-2010年10年间,在长三角16个城市中,上海、无锡、常州、苏州、镇江、宁波、嘉兴、绍兴8个城市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比正增长,而其余8个城市现了负增长。中龄老年人口占比,除了台州市出现了增长外,其余15个城市均下降,常州下降最多,达19.4% 。80岁及以上高龄老年人口占比,所有城市均为正增长,且增长率最大。
从高龄人口在60岁及以上人口中占比绝对水平看,2010年上海为长三角最高(16.94%),杭州市为长三角最低(9.62%),两个城市相差7个百分点。上海、南京、杭州、湖州几个城市,高龄人口占比增长约达40%以上。2010年,上海是人口高龄化最严重的城市;人口老龄化程度最严重的南通,2000年是长三角老龄人口高龄化最严重的城市(13.04%),但增速相对较低(19.4%) , 2010年次于上海排至第二位。
四、长三角地区城市人口老龄化差异的形成原因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吉拉德·安德森(Gerard Anderson)与其合作者在2000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根据工业化国家老龄化数据分析认为,预期寿命延长、出生率下降和人口迁移是影响老龄化的三大主要因素。因此,出生率、死亡率和人口迁移是影响人口老龄化的直接因素。本文对出生率、死亡率和人口净迁移率对长三角地区人口老龄化的影响进行研究。表3列出了上述因素与人口老龄化的关系。
(一)人口老龄化的差异主要受到人口流动影响
对长三角16城市老龄化的影响因素分析发现,净人口流入较多的城市,老龄化增速较低。例如,2000-2010年间,苏州和上海两个城市净流入人口最多,两个城市净流动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增长为长三角地区最高,分别高达24.20和19.32个百分点,与此相伴随的是两个城市的人口老龄化增速最低;同期老龄化增长最快的镇江、扬州、南通和泰州四个城市的净流动人口增长最低,特别是后三个城市为人口净流出城市,流动人口负增长。
(二)出生率对老龄化的影响并不明确
不同老龄化水平的城市之间的生育率并没有显著的差异。可能受我国生育政策的影响,长三角作为生育政策严格执行的地区,很大程度上生育率没有发挥主动作用。除了上海以外,10年间其他城市的人口出生率都下降,绍兴下降最多(0.4个百分点)。上海出生率的反弹,主要由于之前的出生率太低。因此,出生率变化与人口老龄化变化联系并不明确。自然增长率的影响与出生率类似。16个城市中只有苏州、上海和常州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上升,其余城市都下降。自然增长率与老龄化变化的关系也不明确。
(三)死亡率产生部分影响
长三角16个城市中人口老龄化增长比较快的城市,死亡率也增长较快。在长三角16个城市中,镇江、泰州、扬州和南通四个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城市死亡率上升,其余城市死亡率均下降。老龄化增长快的城市,死亡率上升也快,死亡率变化与人口老龄化变化比较吻合。但是,死亡率与人口流入也有关联,因为迁入人口增加了常住人口基数,并且迁入人口年龄结构相对年轻。例如,苏州、宁波、嘉兴和上海四个城市净流动人口占比增长超过巧%,流动人口增长最多,其死亡率下降也最多。而镇江市、泰州市、扬州市和南通市四个城市净流动人口增长最低,死亡率上升最多。因此,死亡率只对人口老龄化产生部分影响。
(四)预期寿命普遍延长导致老龄化人口高龄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居民医疗健康水平的改善,人口的预期寿命有较大幅度的提高。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0年上海、江苏、浙江的平均预期寿命分别为78.14、73.91、74.70岁,2010年分别上升为80.26、76.63、77.73岁,10年间分别增长了2.12、2.27、3.03岁。值得注意的是上海的平均预期寿命在2000年和2010年均为最高,且2010年已经达到了高龄化标准。预期寿命的普遍延长导致了长三角城市面临老龄人口高龄化的挑战。
五、结论与政策建议
本文利用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对长三角地区城市人口老龄化的水平和增速进行测度比较,对城市间老龄化差异的原因进行分析,得出一些基本结论。在此基础上,展望长三角地区未来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并提出政策建议。
(一)结论
总体而言,长三角老龄化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是增速慢于全国。长三角地区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较早。从老龄化水平来看,2010年长三角16个城市中除了苏州人口老龄化水平低于全国平均值,宁波与全国平均水平相等以外,其余14个城市的老龄化水平均高于全国。2000-2010年10年间,长三角整体的老龄化增速慢于全国。其中,在省市层面,江苏省的老龄化快于全国,而浙江和上海慢于全国;在城市层面,除了镇江、扬州、南通和泰州4个江苏中部城市的老龄化增速快于全国外,其余12城市则慢于全国。
其次,人口流动是影响老龄化发展的决定因素。长三角是流动人口的主要迁入地,因此,人口老龄化增长慢于全国。长三角的中心城市对周边城市存在虹吸效应。例如,镇江、扬州、南通和泰州,由于人口流入不足或人口净流出,人口老龄化快速上升。
第三,生育率对老龄化的影响有限。出生率对老龄化的影响并不明确。鉴于居民生育意愿下降,即使全面放开二胎政策,预计生育率回升也将有限。在上海、南京和杭州这样的中心城市,受生活成本较高因素的影响,生育率反弹可能会更少。常州、镇江和嘉兴等外围城市,全面放开二胎的生育政策,可能会使生育率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但是,生育率回升对人口老龄化的影响依然微弱,更主要的影响取决于各个城市人口的流动情况。
(二)未来趋势
首先,未来长三角地区整体的人口老龄化增速慢于全国,但是城市间将会出现分化
人口流动趋势决定长三角地区的人口老龄化水平。长三角作为全国经济发展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未来仍将是全国流动人口的净流入地。但是随着中西部地区经济的发展和长三角中心城市房价的高企,流动人口的增速预计将会较上个10年下降。
长三角不同城市情况也会出现分化,上海、南京、杭州等中心城市,将会吸引大量高端人才和为高端人才服务的低端服务业劳动力;苏锡常、湖州、台州等临近中心的城市,也会吸引部分研发高端人才和较多的中级制造业人才;而南通、扬州和泰州等外围城市,流动人口吸引力相对软弱,人口可能还将继续向长三角中心城市净流出。预计当前的老龄化增速下降区、低速增长区、中速增长区城市,未来人口老龄化速度将继续慢于全国;而老龄化高速增长区的城市,老龄化增速可能会继续快于全国。
其次,老龄人口高龄化是长三角所有城市都面临的共同挑战。根据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世界各国预期寿命数据,2013年日本以全国平均出生时预期寿命84岁居首。长三角城市的人口预期寿命还有继续增长的空间,预计将继续缓慢延长,由此带来老龄人口高龄化的加剧,预计70岁以上老年人口,特别是8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显著增长,这将对养老服务产生巨大的需求。
(三)政策建议
根据长三角地区城市人口老龄化的成因以及发展趋势,本文提出以下政策建议供参考:
首先,因地制宜,制定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政策。长三角地区不同城市之间的人口老龄化发展有显著差异,相关政策制定应结合城市情况因地制宜。对人口流入不足的城市,人口老龄化形势严峻的城市,需要制定更多的应对政策,以缓解老龄化对当地经济发展的不利影响。
其次,提升城市竞争力,以吸引人才,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人口迁移对老龄化产生决定性的重要影响。解决老龄化问题不能局限于生育政策的调整,最有效的方式还要通过加快经济发展,转变产业结构,提升城市的竞争力,创造就业机会,留住本地人才、吸引外地人才,从而缓解人口老龄化状况。
第三,加强区域合作,大力发展养老产业,应对老龄人口高龄化的挑战。老龄人口高龄化是长三角地区所有城市面临的共同挑战。长三角地区不同城市未来高龄老年人口绝对数量和占比都将大幅提升,对养老服务产生巨大的需求。因此,亟需大力发展老年产业,提高养老服务的数量,同时改善服务的质量。由于不同城市之间服务价格存在差异,例如上海等中心城市的服务价格远高于周边城市,养老产业发展在长三角城市之间存在广阔的合作空间。
(本文原刊于《江苏商论》2017年第10期,原题:“长三角地区人口老龄化的现状、成因及趋势”。略去参考文献,正文略加重新编辑并修正个别疏忽,未经作者审阅。)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李旭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