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专栏

莱布雷希特专栏:里卡多·夏伊的袖珍手枪

【英】诺曼·莱布雷希特 石晰颋/译

2017-12-27 17:26  来源:澎湃新闻

斯卡拉歌剧院新的演出季在12月7日开幕,而在每年的那几天,米兰全城欢庆的节日与歌剧艺术其实并无关系。这个节日源自圣盎博罗削,4世纪时的米兰主教,现在的人们在这个假期要么涌去滑雪场,要么就一起挤进艾曼纽二世拱廊商业街,盯着大屏幕看上面会不会有啥动静。

位于意大利米兰的斯卡拉歌剧院
前往歌剧院颇不容易。一场反资本主义的示威高举“民意先于利润”的标语,占据了半个广场。夜空中烟花绽放。数百名警察在斯卡拉歌剧院周围拉起一道100米长的警戒线,核对了我的门票与身份之后才让我进去。正门口挤满了狗仔记者,他们看到任何一个有点名人气场的来客,就像玩具狗一样蜂拥上前。老派的记者们则面对着电视直播镜头喋喋不休,让这里的紧张气氛雪上加霜。
在剧院里,一位身着毛皮锦缎披肩的高个子女士展示着1900年的歌剧《托斯卡》节目单,与她竞争注意力的人包括了多纳泰拉·范思哲,以及几位眼神呆滞的金发女郎,她们看上去就像是跟一位秃顶基金经理一起,从贝卢斯科尼的荒淫派对中被拖到这里。女高音希尔维娅·科伦比尼女士四处走动,在她胸前和上臂用粉红色唇膏写着“Rinasci dalla dignita”(尊严之重生)字样。那时在我头脑里首先冒出来的字眼并不是“尊严”。
所有这一切,也包括今晚的歌剧,都堪称孤注一掷。音乐总监里卡多·夏伊并没有选择那些重武器——罗西尼、威尔第、普契尼——而是选择了一把袖珍手枪,一部从来没有在经典歌剧剧目中立足的戏。翁贝托·焦尔达诺的《安德烈·谢尼埃》这部戏能否成功,完全依赖于其男高音的水准。佩尔蒂雷、贝尼亚米诺·吉利、德·摩纳科和科莱里都曾经领衔主演,但当科莱里于1960年在斯卡拉上演了这部戏之后,直到1982年才由何塞·卡雷拉斯重新把它搬上舞台,而此后这部戏又是32年无人问津。1985年7月,斯卡拉歌剧院最后一次上演这部戏时,指挥正是夏伊本人。
里卡多·夏伊
他把这部歌剧带回斯卡拉,一方面是源于个人信念,同时也是以此作为尤西夫·伊瓦佐夫的助推器,这位来自阿塞拜疆的男高音,名声大半源自他与俄罗斯著名女高音安娜·奈瑞贝科的婚姻。伊瓦佐夫之前从未在斯卡拉歌剧院登台亮相。为了支持他,奈瑞贝科也参演了这部歌剧,饰演玛德莱娜·德·库瓦尼这个悲剧角色,这位贵族女子无法与她的诗人谢尼埃分离,与他一起走上了断头台。在斯卡拉歌剧院开幕之夜这样火药味十足的气氛中,已经有好几个人头岌岌可危。
尤西夫·伊瓦佐夫与安娜·奈瑞贝科
男中音首先拿下一血。卢卡·萨尔西的表演令人叹服,他饰演的反叛管家卡洛·杰拉德在低沉的反抗压迫的歌声中,破坏了贵族们的一场晚会。在他旁边,诗人谢尼埃看上去营养不良,倒也是诗人应该的模样。伊瓦佐夫留着长鬓角穿着高领子,看上去就像歌手猫王,只不过是猫王刚刚退伍那时,尚未找回过去的台风。当两人争夺奈瑞贝科的爱意时,萨尔西在舞台上看上去更有说服力。直到那段前往刑场时令人心碎的进行曲之前,伊瓦佐夫都显得力不从心。至于奈瑞贝科,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完美无瑕,即使在阴郁的低音段落,她的歌声仍然深沉而优雅。值得怀疑的是在马里奥·马通内的这个传统风格的舞台制作中,她的表演是不是被少许收敛了几分,从而让伊瓦佐夫能够有机会展现他的最佳表演。
《安德烈·谢尼埃》演出剧照
令人高兴的是,当有一家独立机构来衡量歌剧表演水平时,就没有必要再打造一篇评论了。著名的《晚邮报》用他们给国际米兰球员同样的十分打分制评价了斯卡拉的艺术家们。在首晚演出的评分中,夏伊凭借他的“深刻的分析与有力的表达”获得了9分,奈瑞贝科和伊瓦佐夫都获8分,萨尔西以7.5分紧随其后。持续11分钟的掌声被认定为是重大成功的标志。11万意大利人在意大利电视一台上看到了这部歌剧至少几分钟的片段。面对这样数字化的裁定,批评是多余的,余下需要讨论的也只是外在的东西了。
夏伊在他担任音乐总监的第一年结束时,已经改变了斯卡拉歌剧院的食物链等级。《安德烈·谢尼埃》的真正明星是合唱团与乐队,他们用一种精炼而极具说服力的逻辑展示了暴民统治的恐怖。首席大提琴家凭借他的四段精彩独奏,有资格在谢幕时一并被请上舞台接受喝彩。过去的斯卡拉歌剧院除了女高音之外都乏善可陈,如今,整个歌剧院的每个部门都大有改善。
我听到有人嘀咕,当意大利期待一部巨作的时候,《谢尼埃》并不能撑起那一夜。这样的主张有一些道理。《谢尼埃》时长只有两小时多一点点,只能说是一杯站着就能喝完的浓缩咖啡。它的乐谱除了五大段咏叹调外都平淡无奇,而它的剧本——作者是鲁伊吉·伊利卡,同一年他还为普契尼写了《波希米亚人》——的文学功力与谷歌翻译不相上下。
尽管如此,夏伊坚持紧握他的这把袖珍手枪,坚持挑战外界期待的做法是对的。这个或者那个男高音的盛衰与歌剧本身的命运并无关系。然而,斯卡拉歌剧院的表演质量才是至关重要的。夏伊的少年时代在这座歌剧院度过,他父亲当时是这里的艺术总监,他能够比其他在世的指挥大师更好地把握这座歌剧院的要点所在。时尚达人们在开幕晚会上来了又走了,斯卡拉永存。
责任编辑:顾明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