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960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2017-12-29
  • 16:50

    王开学:平均1亩土地挖出42颗地雷
    王开学在2米长不到2米宽的土地里已经挖出5颗地雷。王开学表示,这20多年已经挖出1万多地雷,平均1亩土地挖出42颗地雷。这种地雷叫“轧发雷”,肉眼看不到,埋藏最密集、杀伤力最大,同时成本低,非常可怕。
  • 16:18

    惊险一刻:跟着村民上山扫雷
    上山了!从这里开始,直播现场将非常惊险。澎湃新闻记者与摄像跟随王开学上山排雷,据悉这一片至少还埋藏着200颗地雷。王开学特地关照要把手机调至震动模式。
    澎湃新闻记者与摄像距离王开学4米的距离,他正在轻扫泥土。王开学提醒澎湃新闻记者不要乱走,这里非常危险。
    湃君听到了摄像大哥的喘息声,安全第一。
  • 16:04

    王开学:20多年来仅靠一把锄头一把镰刀排雷
    王开学表示,20多年来一把锄头一把镰刀徒手排雷,排雷后汇聚一处拆除引爆装置已是日常。这样的操作是没有任何防护工具的。
    澎湃新闻记者跟随这位民间“排雷专家”进入雷区,体验惊心动魄的排雷过程。王开学介绍,这把腰间的镰刀,要用刀尖在面前的地面上轻柔迅速地刨着土,“这个必须要轻,下面有雷的话,太重了直接就会炸掉。”据他介绍,土质的不同也是辨别地雷埋藏情况的要点。
  • 15:47

    村民王开学自学排雷技术,花费15年时间排雷数千枚
    村民王开学。澎湃新闻记者 文若愚 图
    在这个被地雷包围的麻栗坡县八里河村里,村民王开学自学排雷技术,花费15年时间排雷数千枚,在雷场中开辟出一片230余亩的田地。
  • 15:05

    王清明:只要活着的一天,我们就去排雷
    王清明说:“其实地雷改变不了我们,但对我们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如果没被地雷炸伤,我们肯定想读书,蹦蹦跳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们被炸是不幸的,但我们不怕地雷,慢慢来,只要活着的一天,我们就去排雷,给后代过上安全的生活。那些被炸伤的村民,比我痛苦的也有,比我开心的也有,那些7、8岁被炸死的孩子有什么罪?不想让地雷再害人了。无论多穷,也想让孩子们上学。”
  • 14:52

    短视频丨 中越边境重启人工排雷:发现大量爆炸物
    11月27日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扫雷行动正式启动。不到半小时,扫雷官兵们就在雷场发现了塑壳地雷、铁壳地雷和手榴弹等大量爆炸物,大都战斗性能完好。澎湃新闻记者 文若愚 图
  • 14:16

    触目惊心,雷声响起惊破当地村民宁静的生活
    “地雷村”村民王清明向记者展示他的假肢。澎湃新闻记者 文若愚 图
    战争已远,危险犹存。战后30年间,中越边境线上的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老山、八里河东山一带,仍不时有地雷声响起,惊破当地村民宁静的生活。
    王清明是村里被炸次数最多的一位村民。
    战后“地雷村”生活多艰。村民们为生活所迫在雷区刨食,饱受雷患之痛。他们或失去双眼,或失去肢体,或失去亲人......但他们没有放弃,甚至无师自通地学会拆雷、排雷,开荒种地。
  • 13:49

    村民老冯:不存在排完雷后有残余可炸地雷的安全隐患
    澎湃新闻记者 文若愚 图
    老冯介绍,不存在排完雷后有残余可炸地雷的安全隐患。一颗地雷被清扫后,周围1.2-1.5米区域相对安全,因为一颗地雷炸后会带动此范围内地雷燃料一并消耗。部队官兵在清扫雷区后,会在雷区站成一排前后左右走几圈,消除村民的安全顾虑。
  • 13:39

    村民老冯介绍雷区
    在老山第一村小坪寨村民老冯的带领下,澎湃新闻记者参观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老山主峰的雷区和雷碑。
    澎湃新闻记者 文若愚 图
    据老冯说,自己在88年排雷时脚掌被炸,当时被炸后用止血带扎得很紧,没有放血,所以组织坏死,一年后才能装假肢。一般救护方法得当,一到两个月就能安装假肢。
  • 13:19

    探访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直击村民真实排雷实况
    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
    12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位于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老山主峰和八里河村,直击村民真实排雷实况。
  • 13:05

    背景丨云南段扫雷行动:先进设备用不上,只能人工排雷
    11月27日,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扫雷行动新一阶段扫雷展开仪式正式启动,这标志着该地段扫雷行动在暂停11个月后再次展开,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一队的67名官兵受命挺进雷场,展开扫雷行动。
  • 2017-12-27
  • 01:03

    一个人的地雷战争:直击国境线上地雷村排雷实况
    “地雷村”村民手持雷。澎湃新闻记者 文若愚 图
    一把锄头一把镰刀,没有披挂、没有防护的农民独自在田地里排除地雷,即便近5年来已无地雷伤人事件,但整个村子近五分之一的人被炸死、炸残,意味着危险依旧潜伏在咫尺距离。12月29日,澎湃新闻记者探访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直击地雷村村民的真实生活和期盼。(澎湃新闻记者:石轶君 导播:刘亚峰)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