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请讲

方晋:特朗普时期的中美关系可能会好于奥巴马时期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宁整理

2017-12-26 14:42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12月22日,《比较》编辑室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了一场题为“中国与世界:新时代下的机遇和挑战”的主题活动。活动中,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方晋分享了自己的新书《查尔斯河畔论中国崛起》,谈了谈如何理解中国进入新时代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以下内容整理自方晋当日的主题发言: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方晋 主办方供图
“新时代”这个概念是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提出的。中国进入了新时代是毫无疑问的,从2016年到现在,我们能够感觉到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出现了重大的转折,可以说世界进入了新时代。它主要表现为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在全球范围全面兴起,比如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投票,这些以前我们难以想象。在一个如此发达的国家,或是欧盟高度一体化的情况下,居然有人出来搞独立。因此可以说,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全面兴起意味着世界政治经济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逆全球化明显成为了一个新趋势。
我觉得,这种新趋势反映了西方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社会出现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比较明显的是产业空心化。英格兰东部地区和美国东北部地区都遭遇了产业空心化的问题,蓝领阶层显现出明显的衰败。与之相关的是收入差距的扩大,当然这也是一个全球现象,不光在中国和某些发达国家非常明显。
还有就是对政治正确的反思,这是内部的问题。我去年在哈佛图书馆拍到他们的厕所分三个,而我们的厕所仍然只有男厕所和女厕所,但在美国已经出现了第三个性别。如果你认为自己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就可以选择这“第三个厕所”。
当然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为什么大批美国华人支持特朗普?过去华人作为少数族裔是被歧视的对象,80%都支持民主党。但在这次大选之前,我做了一些评估,发现绝大部分华人都支持特朗普。美国华人作为中产阶级,文化上保守,经济上成功,在犯罪、教育、移民等社会问题上,华人对白人左派的做法非常反感。
事实上,美国老百姓对美国政府非常不满,因为过去这些年美国无休止地对外战争和干预花了很多钱,也牺牲了很多人,这造成了社会创伤。我认为,特朗普上台的口号是“美国优先”,可以理解为这样几点:不再当世界警察,专注于美国经济增长,对外经济摩擦会上升,但不意味着美国会走向孤立,他会按照自身的利益,重新定义和参与国际经济活动,而且要保持美国的军事领先地位,必要时仍会动用武力。
中国进入新时代,对外表现得也非常明显,中国国际影响力在显著提升,基本放弃了韬光养晦这个政策。与此同时,中国面临多方面非常严峻的挑战。我说一说两个方面。一是经济增速的下滑。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确实是有周期的,80年代末期,中国经济有一个大调整,在邓小平同志南巡以后又上去了。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增长又掉了下来,但新世纪全球的扩张又拉了回来。可是2012年以后的下滑,现在增长率跌破了7%,且没有提起来的迹象。我们也在判断,是不是以后永远不可能回到8%的增长率了。
另一方面是汇率贬值。即使在经济下滑的一开始,我们的外汇储备还在上升,人民币也在升值。那时候,国内外信心比较强,但是2015年,外汇储备和人民币都跌了下去,中国的经济增长比其他经济体高那么多,即使增速下来了,还是应该升值的,但是2015年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更有意思的是,我们可以对比过去这几年中国国内的投资增速,民间投资一向都是高于政府和国企,但是现在却跌破了平均水平,对外投资反而明显上升,说明企业家在把钱转出去。
在国家安全方面,前几年中美之间交锋比较尖锐的南海问题在特朗普上台之后几乎不谈了。但接着新的问题出现了,像朝鲜问题、中印问题,几乎是原来没有想到的,一下子变成了直接的挑战。
未来,中美关系到底要向何处去呢?一些答案已经显现出来了,美国将在双边经济关系中更加具有攻击性。美国在市场准入方面强调对等性。外交上,经常讲对等原则——我给你什么待遇,你就给我什么待遇。但是美国在经济领域提出对等性,我觉得这点还是挺难对付的。这就是说,我对你开放什么,你就要对我开放什么,现在这么提确实不好对付。现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已经明确把中国列为了竞争对手。但也能让我们看到稍微有利的一面,美国可能不会再坚持“亚太再平衡”战略,他已经退出TPP了。
未来,中国要怎么应对美国的压力和全球民粹主义、保守主义的上升呢?我认为,中国在经济领域可以作出一定的让步,因为我们的对外开放还有空间,事实上我们也作出了一些开放的承诺。而且,我觉得开放是有利于中国进一步发展的,这些压力会变成一种对我们国家改革的动力,这不是坏事。
在区域和多边领域,我觉得中国要填补美国优先之后空出来的领导力缺口,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这个本身对中国发展有利。比方说,“一带一路”得到这么多国家的认可和支持,确实说明了这个概念本身的意义就非常重要。其次,他们也欢迎中国提供更多的国际公共产品。
在国家安全方面,我们要利用美国后退或者专注于国内的机遇,抓住机会解决一些隐患。中美关系,我觉得从总体上而言有斗争有合作,但是我的判断是目前看来可能会好于奥巴马时期。
我谈谈几个原因。中美关系总体上还是互利共赢、相互依赖的,尽管特朗普在竞选时说得那么凶,在国安战略报告中把我们列为竞争对手,但实际上双方还是有合作的可能性,他并没有采取竞选时说的那些极端的措施,比如说给我们定为汇率操纵国,加重关税等等。我相信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他没有意识形态的包袱,既不是民主党的理想主义,也不是共和党传统的建制派,他是可以与之谈判的。
我始终认为,中国只有坚持和深化改革开放才能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中国梦和在2050年实现中国的现代化。首先,因为改革开放是中国经济奇迹的根本原因。中国这些年来发展得很快,尽管面临一些问题,但是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西方国家对此非常惊奇。中国的劳动力优势、市场规模优势,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和市场化,这些根本就成为不了优势,这些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也有。
另一点,未来我们要实现现代化依然要依靠改革开放。一是,中国经济只有继续深化改革,才能重塑中国经济强劲持续的增长。中国面临的挑战是经济增速下滑,如果不深化改革,我认为这个速度还会继续往下滑。十九大报告没有提GDP增长指标,这次经济工作会议再次强调要高质量的发展,不提速度的问题。我非常同意现在要注重经济发展的质量问题,我们到了这个阶段,老百姓也需要。但是,虽然GDP不是万能的,没有GDP却是万万不能的,不管是要解决国内的民生问题,还是对外搞“一带一路”,或是强军之路,都需要钱。
如果分配既有的财富,从老百姓身上往外掏钱的话,或者从企业那里去拿钱,经济活力就会变得更差,那会形成恶性循环,就像中国历史上很多的王朝一样,到后期经济增长动力没有了,去民间寻找国家财政的来源,结果导致经济进一步崩溃。
干什么都需要钱,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长水平,根本就谈不上现代化,其他的宏伟目标也都谈不上。我们要通过开放为中国的发展和实现现代化塑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开放本身可以促进中国经济改革,提升经济活力,让老百姓有更好的消费选择,享受更高质量的服务。另外,中国也要通过开放让更多的国家享受中国的发展和中国崛起的福利。我们提供国际公共产品,塑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为中国崛起保驾护航。因此,我的观点就是中国一定要继续坚持改革开放。
我刚才的很多观点都体现在《查尔斯河畔论中国崛起》这本书里,所以为什么我不讲这本书,而是讲我的观点分析供大家讨论。我的书分四部分,第一部分是我去年在哈佛大学访学的时候,访谈了很多以哈佛为主还有其他的学术机构的教授,从经济、政治、历史、国际关系多个角度来谈谈对中国崛起他们的感受和判断。非常遗憾,有些他们不同意我发表。第二,因为我在美国的时候,正值美国大选。我对美国有一个近距离的观察,通过实地的考察,写了一些这方面的体会。书的后两部分是我过去三年来对中国改革开放和就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观察写的一些文章,也请大家批评指正。
中信出版公司2017年11月出版的《查尔斯河畔论中国崛起》,作者方晋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田春玲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