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叫好不叫座的《疯狂花店》:人类终究无法直视自己的欲望

小W

2017-12-28 10:39  来源:澎湃新闻

【上海文艺评论专项基金特约刊登】
《疯狂花店》,一部改编自在国外颇受欢迎的B级片电影的百老汇音乐剧,讲述了一个在穷人街花店里打工的穷崽子,无意间得到一株有着浮士德里摩菲斯特心灵及吸血鬼德古拉的习性如阿拉丁神灯般帮你实现任何愿望的植物,在日渐成名的过程中深陷欲望泥潭的故事。
在年底热闹喧嚣的上海音乐剧市场,这部没有任何跨界明星、不改编自热门IP、并没讲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的音乐剧,却赢得了豆瓣高分和一众自来水粉丝的零差评。
剧情的设置很简单,当一群困在 “穷人街”绝望头顶的人突然看到了一线希望,突然尝到了一星成功的滋味,突然有了改变现状的机会时,会发生什么事?
一切在开场歌里已然有了预示。主打歌《穷人街》是一首典型“我有个梦想”的百老汇风格——“穷人街”,一个所有人都想离开的地方,这里“工作一塌糊涂,生活无处可逃”。
然而《疯狂花店》最特别的一点,是将原本传统意义上司空见惯的“美梦成真”彻底撕碎了给人看:本本分分开店老老实实打工依然贫穷;想要做个好人做个好梦却被现实打脸;只有在出卖灵魂后生活才得到一丝转机。
这让《疯狂花店》在一片祥和快乐的合家欢音乐剧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在扭曲的城市的舞美背景下、灯红酒绿的舞台灯光里,面对这样一个带了一点卡通萌感会动会唱会诱惑人的木偶,再可爱的气氛,也在一首《无处可逃》中赤裸裸地揭示了一个被内心欲望和外部危机双重压力击溃的普通人选择的直接、赤裸、彻底的人性本质而彻底走向黑暗。
印象中这样“丧”的歌还有下半场一人分饰不同角色的部分,男主西摩出名后,经纪人、时尚杂志、各路神仙都来分一杯羹,在要与西摩签订各类“卖身契”时,如同希腊歌队般以嬉笑怒骂的形式不时吐露箴言的三姐妹唱出了:
“他们说你最好听话/你运气就不会差/没有什么要去害怕/名和利不在话下/你知道只有好好听话/才有机会往上爬”
这是谁都懂的道理,也是最真实的现实,但是人最难以面对的,就是最真实的自己。谁愿意直面自己的内心?谁愿意揭开自己出身“穷人街”的过去?谁愿意让别人听到自己内心欲望的声音?
《疯狂花店》这样一出不露肉不谈性甚至没有一个吻的戏,却把糟糕的现实、丑恶的人性,无法反抗的命运和无处可逃的人生,全部赤裸裸地展现了出来,并且毫不留情地撕下了人类欲望最后的遮羞布。
最初级的欲望,是吸笑气的变态牙医,披着职业道德的外壳,拥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尽管如此依然害怕摩托车被贴条,却不再容易被物质满足,家暴女友,以折磨吸食他人的痛苦为乐趣。
最直观的欲望,是邪魅狂狷的植物奥黛丽二世,那是每个人内心欲望的具象化,唱出了每个人心底那些说不出口的欲望,谁不想当个万人迷,谁不想风流倜傥花天酒地,谁不想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过安静又美好的生活。
但是,最深层、最普遍、最真实,却也是最无法直面的欲望,是我们自己——是那个我们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欲望泥潭再也回不来的男主角西摩,是每一个普通的我们。
不过是一支人人都想要的手机——咬咬牙一个月工资就买得起了;不过是一年几次的出国旅行——世界这么大,都想出去看;不过是房子车子——分期付款或者贷款——别人都有的,我也想要。
我们都有或大或小或不可言说的欲望,都有物质或精神上的追求。有些欲望并没有那么不堪与肮脏,甚至是在社会立足和往上爬的必要。像天下母亲盲目的爱,天下父亲愚蠢的骄傲,天下虚荣的少女为了赢得爱慕而做出种种盲目而热切的努力……这些欲望简单、微小、愚蠢,却又是无比强大、重要、热烈的冲动,人们为了这些冲动而活,为了这些欲望而从事渺小而伟大的事情,读书、工作、受苦受难,发愤图强;对生养亲人的忠诚,对爱情的盲目,和对美好生活不屈不挠的向往,这些最普通的虚荣、愿望和琐琐屑屑是人类的本能,也是生命的不可磨灭和活下去的永恒动力。
但是,现如今并不是一个可以直面抑或大肆宣扬欲望的时代,这部口碑上佳的剧在票房上却有些冷清,同其宣扬的无法普世的普世价值观一样——人类面对欲望,终究无法直接面对。
客观来说,这部作品的完成度不错,尽管服装、舞台的设计看起来有些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过时感,人物呈现也略带模式化,特别是结尾略强硬转折的“不要喂它”,太过直接且纯粹的拒绝消减了剧本身对欲望探讨复杂化的力度。
但是,在充斥着国际巡演版和各类IP改编的音乐剧市场中,看到一个全部由中方团队完成的创作和制作、演员和乐队全部在线的作品,还是令人对国产音乐剧的未来,有了些许希望与期待。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