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楼市

香港兴业国际40周年:那些“看不见”的美好

澎湃新闻记者 鲁怡

2017-12-25 14:26  来源:澎湃新闻

置身香港兴业国际的起点——愉景湾,几乎认不出哪一幢楼建造于40年前。当众多同龄项目步入城市更新周期,这个引领地产界诸多先例的项目,围绕着全港最长人造沙滩与全港首间住客会所,植物般勃郁生长。
香港兴业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查懋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追求在外面“看不见”的内在,是一个项目具有长久生命力的关键所在。
香港兴业国际集团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查懋成
碧海蓝天的交响
香港兴业国际总部,会客室的墙面悬挂一组世界各地的风光照,拍摄者是查懋成,作为一个以造房子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副主席,他的镜头下并没有多少建筑:“中国城市我最喜欢的是拉萨,因为我喜欢山,喜欢自然。”
从空中俯瞰,愉景湾的画面和查懋成镜头下的风景极为相似,半是山丘,半是海水,262个泊位的游艇会镶嵌在蓝天碧海之间,27洞高尔夫球场浩浩铺展。
阳光盛艳,穿透全港首个临海玻璃礼堂,高头马车像是从中世纪穿越而来,穿行在同样像是从欧洲某个老城移来的街区。这个亚洲综合住宅发展的模范项目,是香港的“特色小镇”典范,也是最不像香港的一片住区——容积率仅为0.15,绿化面积占2/3。为了最大程度地保护自然,区内禁止私家车,以电动公共大巴和高尔夫球车为代步工具。
因此,不止是住区内来自50个国家及地区的约2万常住人口,住在各处的香港人,亦会穿过愉景湾隧道,或是从中环码头搭快艇,到愉景湾过一个周末。从鳞次栉比的高楼丛林和壅塞喧嚣的车流中抽离,和恋人在沙滩上寻一颗复活节彩蛋,或是在全港最大露天餐厅,隔着海水看一场迪士尼的烟火。

香港愉景湾
看不见的美好,与永久的生命力
一个地产项目的生命周期是多久?在内地和香港,许多项目在30年左右就步入了更新周期,香港称之为“活化”,内地称之为“城市更新”。
很少有一个地产商,会用40年的时间去雕琢一个产品,而这场筑造似乎会持续到80年、100年,矢志永久,永未完成。
被问及三、四十年前的房子怎么保持那么好,查懋成回答:“从第一天开始就要注重!所有的保养方面的、管理方面的,都做好,要修的就马上要修,要补的就马上要补,不能让它破破烂烂下去。”
这一“可持续”的态度成为香港兴业的优良传统,贯穿在香港兴业的一个个项目,上海新近崛起的潮流地标兴业太古汇便是个中代表。开业半年以来,许多城中潮流大事都围绕着这个项目展开,当慕名而来的人们在星球大战展览或是星巴克全世界最大的臻选烘焙工坊外排起长长的队,置身它模仿上海石库门“一轴三节”的格局之中,并不能完整领略它的魅力和真正“内涵”。
上海兴业太古汇——查公馆
香港兴业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邓满华告诉媒体:“我们兴业太古汇这个项目现在追求的是什么呢,是追求在外面‘看不见’的内在。譬如说我们在所有的供水、空调、物业的管理、清洁方面等等,我们要做全上海最好的一个项目。这是住酒店的人、逛商场的人看不见的。将来带人参观的不是我们的商场,而是参观我们后勤的地方,后备发电机的机房,排污处理的设备等等,10年以后你去看还是新的一样。”
在查懋成和邓满华看来,正是这一个个看不见,赋予项目活力与永无止境的生命力,成全了那些看得见的焕丽、簇新,永不过时。
非同凡“想”:不做盖图章的产品
在强调快周转的内地房产市场,很少有开发商像香港兴业这般兀兀穷年地雕琢一部作品,在上海大中里地块,历经15年的经营和筑造,2017年,兴业太古汇开门“绽放”。
谈到香港兴业的“慢”,邓满华表示:“如果我们要做盖图章这样的产品,可以很快,做小的修改马上就可以开始筑造。但我们香港兴业有12个字的理念,第一就是非同凡‘想’,和别人想的不一样,有创建。”
非同凡“想”、尊人重土、止于至善,是香港兴业的企业价值观。对土地的珍惜与对人的尊重亦渗透在项目筑造,依据土地用途,整个大中里项目本来约有三分之二的面积可开发住宅,可迅速回笼资金,2006年,考虑到地区的整体发展与长远的社会利益,集团更改规划发展为商业综合体以作长期持有营运。
上海兴业太古汇——香港兴业中心
于是,在程乃珊笔下“看得见南京路”的上海繁华之心,年逾百岁的上海市花广玉兰古树被妥善保留,一座历史古建筑耗时八个月保护性平移,LEED铂金级预认证的绿色环保办公楼拔地而起。
“爱混敢嗲”成为兴业太古汇的商场主题,本土到几乎要置身上海才能领会的词,渗透着一个企业对城市与城市中每一个人的最大尊重。
尊人重土与家国之梦
查懋成是香港兴业国际创始人査济民的儿子、作家金庸的族叔,与查慎行、原名查良铮的诗人穆旦同出海宁查氏,这是一个被写入课本的书香望族。
1935年,当穆旦在日军炮火中写下《哀国难》时,比他虚长几岁却高了几个辈分的査济民正在烽火连天中护送棉纺机。对家国与土地的情怀渗透在查氏子孙的血液里,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40年前,当愉景湾土地持有者王永祥无力偿付贷款,香港最大一幅私人土地面临被外资银行没收的危险,身在海外的查济民火速飞回香港,如同一百年前洋务运动起一次次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的前辈,以一个商人的英勇履行“守土”责任。
作为一个为“守土”而生的地产商,兴业从诞生之日起,注定要将“尊人”、“重土”写入一块块土地。
因此,被问及在香港房企的排名,查懋成回答说:“有些排名会说滚动最快、赚钱最多,我们可以比较自豪地说,对于产品的质量,我们遥遥领先。那个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止于至善,是企业的另一个信仰。从香港兴业的角度来说,永远没有最满意的一天。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陈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