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湃

侯莹:现代舞是灵魂的涌动

蔡木兰

2017-12-22 10:25 

你曾经被一个舞蹈作品震撼过或感动过吗?在多数人的印象中,感动一般是“美”的,舞蹈很美所以记住了。但是提起现代舞,更多人觉得“不知所云”,有人说,如果你看现代舞起鸡皮疙瘩,那就证明你感受到了。那么,什么是现代舞?
12月15日,“侯莹舞蹈剧场”的创办人及艺术总监侯莹来到了思想湃,分享她从古典舞转向现代舞的这些年的心得。她说,现代舞改变了她,让她从了解身体到认识“思想是什么”。
摸着石头过河,但可能连石头都没有
如今,提起侯莹后面会跟着很多“斜杠”,三度登上《纽约时报》、被评为2004年年度最卓越舞者、北京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画卷”舞蹈的编创、艺术的跨界合作等。这些都与她从事的现代舞有关,但却鲜少有人了解什么是现代舞。
侯莹最初学习的是古典舞,毕业后顺理成章从事古典舞演出。她说,在学校的学习,更多的是对古典舞的传承,“模仿得最好”是老师给予她的最高评价。按照“全家人”的期许,她应该继续考取舞蹈学院,留在北京,在一所很好的学校当一名老师,然后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当时的某个时刻,我对古典舞的这种表演方式是不够满足的。但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侯莹说。
在侯莹准备考舞蹈学院的那段时间,广东现代舞团在北京演出《神话中国》。舞台上,二位演员简单的动作打动了侯莹。她说,非常大气、简单,又很有内涵,她很喜欢这个舞蹈。她解释说,《神话中国》让其感受到了现代舞的精神、灵魂,它与古典舞不同,现代舞的内涵可以通过表情传达,但是身体本身的传达是现代舞的魅力所在。“它不需要过多的表演和表情,而是通过内心,舞蹈是发自内心的表达自己”。
侯莹舞蹈剧场的舞者为思想湃观众带来《色线》部分表演
侯莹将自己决定投向现代舞的那个节点称之为“不确定”,中国第一个现代舞团成立于1992年,1988年才有了第一个现代舞班。侯莹这一代的舞者没有接受过现代舞的教育,所以,当她转身投入现代舞领域的时候也碰到了不少困难。
“整个是非常懵懂的状态,我们叫摸着石头过河,可能连石头都没有,就是凭着一个直觉。”她说。
身体艺术一定要东西方结合
“我在创作什么”是侯莹碰到的一个巨大问题,“我在想什么、喜欢什么、想表达什么、能表达什么”,她说,当初在创作时,其实就是不知道自己是谁。“这是我们教育里的欠缺,在成长的过程中,没有很好地了解自己,可以说,没有树立一个独立的人格”。
侯莹直言,在中国创作现代舞的那些年是“一条腿走路”,她对与其同一年代人的创作、尤其是自己的创作是抱有怀疑的。“作品跟我的背景、文化、个人情感好像都没有关系”。
2001年,侯莹获得赴美留学的机会,直到2008年参与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才回国,并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国内。侯莹说,东西方文化在身体的认识上差异很大。西方讲究空间、切割、分解等,是立体、多维的,而东方是旋型、连贯、连绵不断的。
2011年,侯莹的编创舞蹈《涂图》演出,是用完全西方的运动肢体诠释的作品,有观众说这个作品有“太极”的元素。她说,“这里面没有一个动作是太极,我想这是东方人自身具备的”。后来,侯莹开始学习太极后,她认为,身体艺术一定要东西方结合,缺一不可。能够做到清楚地解构、研究身体,同时保持身体由内向外不断地连绵释放,而后与精神上“宇宙观”的结合,这才是有智慧的身体。
舞者邀请现场观众互动,体会现代舞的魅力
有观众问“那么,怎么看懂现代舞”?侯莹说,现代舞里面没有答案,感受就好。她说,西方观众对现代舞不存在欣赏的问题。她认为,中国观众并不是在艺术或各个方面的层次不够,而是在懂和不懂之间有障碍。过去欣赏艺术的习惯和现代欣赏艺术的习惯是两个不同的角度,以往的欣赏习惯是有故事情节的艺术,而观众长期处在这种欣赏的状态,当突然让他欣赏现代艺术时,他会有懂和不懂的疑问。
“现代舞属于每一个人,舞者凭着自己的感受运动,没有动作标准。现代舞不同于其他的舞蹈,它能给舞者的身心带来解放和愉悦。”侯莹说。
对话侯莹:
Q1:您曾说过,中国人很聪明,应该回过头引领世界,但是您认为我们有文化却缺少独立性,这个独立性怎么理解?
A:就是说,我们是否具备能够决定自己做的事,是否坚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一生来追求下去。是否可以延续自己内心的声音,去走完人生的追求,而不是你顾虑了很多各个方方面面的。你有没有独立选择你生活、你的伴侣、你的工作,你所有东西的能力和权利。如果都具备了,你就具有独立性。
Q2:那么现在国内的现代舞与当时国内的现代舞有哪些不同?在哪些方面上是您觉得进步的?
A:我觉得任何艺术都不能用进步和退步来形容,它是一个阶段的,有一个高峰有一个低潮。我只能说现代舞的发展永远是在一个过程中,取决于哪一时代出现的哪一代人制造了一些艺术高峰。现在应该说是大众的基础更加得丰富了。但是这个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而不在于现代舞到了有没有更好的大师出来,那得是靠运气,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Q3:“现代舞”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没有具体的定义,那您怎么定义“现代舞”?
A:我认为反叛就是像哲学一样,在新的哲学上又出一个新的语言,有个对立面,西方现代舞出来,我觉得是对芭蕾的一种另辟蹊径吧,我觉得并不是反叛。因为传统的东西反叛不了,经典永远是经典,古典音乐一样永远是经典,古典芭蕾非常美,我也很喜欢它,现代舞并不是抛弃和反叛,而是说寻找另外一条途径,展示我们自己,跟我们更接近。
Q4:当代艺术具有前瞻性?
A:我觉得具有反思性。我觉得思想家可能具有前瞻的思想,当代艺术对我个人来说只能存在这个时代,可能某些编舞家里面,我们认为有前瞻,他对人类的思考有前瞻性,他某些“预见”在他的艺术里呈现,但是我更加看到了其实是在同一个时代发生的事情。
Q5:艺术家与时代是相关的,当下有什么是您在思考的问题吗?
A:我在困惑,很多东西不是艺术家能够解决的问题。经过了很多思考,之后我觉得,不管时代怎么变,我们总归要寻找一些让我们内心能够踏实的东西。就是内心要有激情的东西,艺术是种美、是唤醒人的激情,唤醒人对生命的认可、对生命的热爱。艺术让我们产生一种真正的能量,然后去产生一种彼此的真正对人、对社会的热爱,人需要这种能量,互相支持,才可以走下去。
Q6:很多“反传统”的艺术基本都会被诟病,您在现代舞创作期间有被质疑过吗?
A:有。哲学里讲“没有质疑就没有思考”,最开始的时候我是质疑自己的创作动机还有创作的表达方式。现代舞跟时代是有关系的,内心没有真正、真实的东西,创作的作品也是非常轻浮、表面的。我个人认为,现代舞跟人的时代联系是非常重要的。
Q7:现代舞蹈团和舞蹈剧场有什么不同?
A:中国是没有舞蹈剧场概念的。舞蹈团就是个表演团体,这个剧场不是指物理性的、空间的、房子的这种概念。剧场在西方是个表演形式,那么在这个舞蹈剧场里面包括舞蹈,也有戏剧、也可能有空间艺术、多媒体艺术,它涵盖的更广。
责任编辑:毛玮静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