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非国大选出新主席,南非会出现“双头政治”还是翻开新一页?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郭俊逸

2017-12-21 18:23  来源:澎湃新闻

12月18日,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五年一次的非国大全国代表大会在约翰内斯堡举行,5000多名政党代表参与会议产生了新一届“六巨头”。党内两派人士载歌载舞来支持他们的候选人。随着“六巨头”结果被逐一公布,两方欢呼雀跃。欢乐的氛围就像当年公布世界杯主办国一样。非洲联盟委员会前主席,前南非外交部长、内政部长恩科萨扎娜·德拉米尼·祖马(Nkosazana Dlamini-Zuma)遗憾落选。结果公布后,德拉米尼·祖马走上台前向新任非国大主席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表示祝贺并给予拥抱。
新任非国大主席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  视觉中国 图
非国大:腐败令昔日荣光暗淡
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成立于105年前,是南非最大的政党。经过80年的斗争,非国大在1994年成功推翻了白人统治(非国大主席曼德拉成为南非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这是非洲大陆历史最悠久的以传统、纪律性方式进行的政治运动,尽管很多人批判近十年这一性质发生了转变。
在非洲,一些针对白人殖民统治的民族解放运动最终都染上了腐败的毒瘤。非国大也不例外,并且因此失去支持者。非国大党总书记格维德·曼塔谢(Gwede Mantashe)在12月17日实事求是地说,如果目前党内派系斗争和与其他两党——南非工会联盟和南非共产党的关系持续恶化下去,非国大在2019年大选中的选票可能不到50%。总统祖马和他的政府则丑闻缠身,如一系列涉及个人住宅翻新和国营电力公司,国家航空公司,国家铁路公司等国有企业的腐败问题。
在2016年的地方选举中,非国大在三个主要城市——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和伊丽莎白港——已经败给了反对党的联盟。而南非法院也对总统祖马进行了一些裁决。2016年,南非法院裁定祖马必须亲自支付住宅翻新费用。此外,祖马曾对一份暗示他涉嫌腐败的反腐监察机构报告进行上诉,法院在上周裁定祖马必须亲自支付这笔上诉费用。
目前非国大仍是国内最大的执政党,不过新主席无疑将承受遏制腐败和扭转政党糟糕表现的压力。鉴于现任南非总统,即前非国大主席正在接受腐败调查,拉马福萨须得谨慎行事。很多评论人士,包括笔者在内都认为祖马无法到2019年完成任期。非国大可能会要求他辞去南非总统职务(就像塔博·姆贝基一样),之后他将面临多起腐败指控。
选举后党内两派势力依然平分秋色
非国大内部分为两派。其一是祖马派,以祖马总统、其前妻德拉米尼·祖马以及一些贫困省份(如自由州省和普马兰加省)的省长为代表。他们的政策重心放在土地改革和财富平衡上,促进财富从少数白人到大多数人的再分配,因此该群体得到农村贫困选民的支持。其二是拉马福萨派,该派成员大多来自城市,他们代表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黑人利益。虽然本次拉马福萨赢得党主席竞选,两个派系在最高决策机关“非国大国家执行委员会”中的势力依然相当,也就是“六巨头”:
党主席:西里尔·拉马福萨——前工会领导人,曾是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得力助手,在换届选举中以179票击败了现任南非总统的前妻恩科萨扎娜·德拉米尼·祖马。作为前工会成员,拉马福萨的当选使得南非兰特汇率周一上涨超过4%。
党副主席:拉马福萨在这次选举中也并不都顺风顺水,他所青睐的副主席候选人琳迪韦·西苏卢(Lindiwe Sisulu)输给了大卫·马部扎(David Mabuza)。西苏卢是沃尔特•西苏卢(Walter Sisulu)的女儿,他曾与曼德拉一起在南非白人政府的监狱里度过了25年,是曼德拉的挚友。而马部扎是普马兰加省的省长,以前还当过老师。马部扎不仅是祖马派成员,同时也是德拉米尼·祖马的副主席候选人。
总书记:现任自由州省省长埃斯·马加舒勒(Ace Magashule),祖马派成员。马加苏勒因豪华装修官邸而备受批评,并且当地媒体还将他和古普塔家族联系在一起,该家族曾被曝背后与国有企业进行各种腐败交易。
副总书记:杰西·杜阿尔特(Jessie Duarte),六巨头中唯一的女性,祖马派成员。
全国主席:格维德·曼塔谢,之前担任过10年非国大秘书长,和拉马福萨一样靠工会运动起家,最近频频公开反对祖马。
总司库:保罗·马沙蒂勒(Paul Mashatile)是非国大的豪登省主席,前豪登省省长。豪登省被誉为南非经济的引擎。他和他领导的豪登省是拉马福萨的第一批支持者之一,一直跟祖马总统及其派系公开对抗。
拉马福萨能否扭转非国大的颓势?
拉马福萨在竞选中主打反腐和经济两张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领导并参与了与白人当局关于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谈判,最终促成权力从少数白人统治者和平过渡到纳尔逊·曼德拉领导的多数黑人统治的政府(1994)。1997年,拉马福萨与塔博·姆贝基(Thabo Mbeki)在大选竞争中失败后辞去了所有职务。姆贝基在1999年接替曼德拉成为南非总统,而拉马福萨则利用其著名的谈判技巧和政治关系跻身非洲首富之列。
如今,拉马福萨需要用他的谈判技巧来解决困扰所有非洲解放运动的问题。在尼日利亚、肯尼亚、津巴布韦和赞比亚,民主解放运动都失去了自律,在腐败面前沦陷。但是,与那些依靠单一商品经济(石油、茶、烟草、铜)生存的非洲国家不同,南非是一个复杂且完全工业化的国家,具有金融和服务业潜能。虽然南非近年来经济并不景气,健全的政治经济基础设施仍然存在。
尽管有评论说这次的选举结果使南非出现“双头政治”,拉马福萨的施政难免受现总统祖马及其所属党内派系的掣肘。但笔者认为,这一观点低估了拉马福萨的政治能力,也夸大了祖马在南非政坛仅剩一点“余温”的影响力。南非高等法院已判决祖马不能任命检察官,深陷腐败丑闻的他接下来恐怕会官司缠身。而祖马派的成员也缺乏坚定的信念,何况现在祖马已算是“跛脚鸭总统”,他们很容易见风使舵(其实此次当选的党副主席马部扎已经“反水”),当然也没必要和拉马福萨“死磕”。
综上考虑,只要拉马福萨给出正确的政策和良好的引导,南非的经济不难恢复发展。
南非与中国的关系将如何?
南非的外交思想在祖马政府时期始终保持一致,即重点发展其在非洲和南半球领导成员地位。南非与西方国家(包括英国和美国)的关系持续恶化,尤其是在津巴布韦问题上,违背英国意愿支持穆加贝政府。不过南非与中国的关系急速升温,南非已经成为中国在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对象。拉马福萨本人曾是非洲标准银行(南非和非洲最大银行)的非执行董事,在他任内中国工商银行在2007年以5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标准银行20%的股份。
拉马福萨具有丰富的从商经验同时还是一名律师,他的多重身份——非国大的成员,标准银行的银行家以及政府代表团——让他在过去20年里成为中国的常客。因此,毋庸置疑,拉马福萨能够充分认识到中国与南非友好关系的潜能。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