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北京-东京论坛|姚云竹:中日应合力阻止朝鲜半岛走向冲突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姚云竹

2017-12-19 09:16 

晨雾中的平壤。视觉中国 资料
朝鲜半岛核问题是当前国际社会关注度最高、最有可能引发军事冲突、也是最难解决的安全热点问题。11月29日,朝鲜又一次成功试射了一枚洲际弹道导弹(ICBM),飞行高度4500公里,射程约为960公里,落入日本的专属经济区(EEZ)。据专家们分析,朝鲜已经具备了可以达到10000公里以上的导弹能力,现在朝鲜还需要解决搭载核弹头和再入大气层的技术问题,就能把战略武器投送到美国本土。
半岛形势发展的三种可能前景
第一种是和平解决,这是最好的前景。我们希望仍然有机会通过外交谈判和综合措施,实现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的目标。近期,国际社会的外交斡旋也比较频繁,联合国副秘书长访问朝鲜,朝鲜通过俄罗斯表达了直接与美国进行谈判的意愿,但是美国政府的政策表达有些混乱。国务卿蒂勒森发表了不设前提条件进行谈判的主张,而白宫又否认特朗普总统会改变对朝政策。美国朝野呼吁尽快采取军事行动的呼声也不断升高。中国政府仍然保持一贯立场,就是尽最大的努力,保持最大的耐心,通过促进对话谈判,实现半岛核问题的和平解决。现在是一个关键节点,各方的政策选择都在减少,开展对话和做出妥协的意愿有可能增加,我们必须做出更大的努力。
第二种前景是“核僵局中的冷和平”,这是最可能出现的前景。我认为短期内解决核问题的可能性越来越少:朝鲜在发展出满意的核导能力前,不会放弃努力,不会就弃核弃导进行谈判,就是进行谈判,也不会取得弃核方面的成果。因为无论给朝鲜什么样的回报,都不够换取朝鲜的核武器;无论施加何等严厉的威胁和压力,都不能停止朝鲜的最后冲刺。在这种状态下,朝鲜将成为事实上的核武器国家,并谋求与美国建立基于互相威慑的平衡,但是美朝之间的根本矛盾会继续深化,国际社会对朝鲜的经济制裁和外交孤立还会继续,南北朝鲜之间的关系改善也无从谈起,各种危机仍然会频繁发生。这种前景为继续推动和平解决留下了时间窗口,同时也为核扩散和核军备竞赛打开了大门。
第三种前景是美国单独或联合盟国(韩国、日本)对朝鲜采取某种形式的军事行动,消灭朝鲜的核与导弹能力,这种前景的可能性正在上升。美国朝野有不少人认为,用武力解除朝鲜核武装的时间窗口正在关闭,并急于在朝鲜获得攻击美国的核导能力前解除朝鲜的核武装。因此,未来一个时期也是发生军事冲突的高危期。任何形式和规模的军事冲突都有可能升级,导致半岛出现大量的人员伤亡和巨大的财产损失,也使半岛和东北亚格局发生根本变化。
中日对朝核问题关切的异同
无论如何,朝鲜拥有核武器让中国和日本都感到非常担心,其中有些担心是共同的,有些是互不相关的,有些还是互相冲突的。
首先,中国和日本都非常担心核武器的扩散,担心半岛形势的发展对国际核不扩散体制(NPT)造成颠覆性冲击,担心核武器、核技术和核材料会向其它国家及恐怖组织,乃至个人扩散。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遭受过核武器攻击的国家,一直是NPT体制最坚定的维护者;中国是以核武器国家身份加入NPT体制的国家,也是这个体制的重要受益者。
其次,中日都担心发生军事冲突并升级为核冲突。用任何军事手段解除朝鲜的核武装,都不能有效防止冲突升级,并最终跨过核门槛。军事冲突和核战争的风险,是中日两国都不愿意承担的。
第三,中国和日本作为半岛的近邻,都担心核安全的问题。核试验与核武器的研发、储藏和试验设施的安全,试验失败、误操作、误发射、以及安全事故的发生,会不会导致生态与环境的破坏?会不会影响中国和日本民众的正常工作与生活?这些不确定性,也是中日两国的共同担心。
第四,中国和日本都有责任应对人道主义灾难,包括维护东北亚海上安全等。
应对以上四种威胁是中日共同的利益,也是应该合作的领域。
以下几种情况下中日双方的利益有矛盾:
一是美国主导的军事同盟加强的趋势。中国担心美日联盟在针对朝鲜的同时,实际上也在为预防中国做准备。当前的亚太安全框架以美国主导的军事同盟为核心,由于朝鲜拥有核武器,联盟的强化和固化会使中国被长期排除在外,并不可避免地形成与美国军事同盟体系的对立关系,不利于中国在一个更加包容的地区安全机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二是美国强化中国周边的军力部署对中国的影响:比如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的部署,前沿保持更多诸如航母、战略核潜艇、轰炸机、战斗机等可以携带核武器的战略武器平台,以及新技术武器。
联盟的加强虽然会让日本感到更多的安全,但是也会让日本产生两个方面的担心,一是担心自己要付出更多来保卫美国,特别是当朝鲜核导能力可以覆盖美国时,美国使用日本的基地和设施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将会导致朝鲜对日本进行报复打击;二是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更加复杂。
三是核军备竞赛的前景。韩日都在讨论拥有独立核武库的可能性。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将会对中国的安全环境、核环境、军事力量的对比产生重大影响,中国与美国的战略稳定也会受到挑战。从长远看,高度军事化和核武装化的东北亚,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好处,不利于地区稳定,不利于发展各国良好的安全关系,更不利于东北亚地区的长治久安。
中日在朝核问题上如何合作?
首先,中日在反核扩散方面有重要的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应该坚持半岛无核化为最终目标,并为实现这个目标进行不懈的努力,包括任何情况下不接受朝鲜为核武器国家,坚持履行NPT责任,反对其它NPT成员国退出并发展自己的核武库。
其次,两国应该在阻止军事冲突上进行合作,尽可能缓和紧张局势、阻止战争和军事冲突的发生,积极推动对话和谈判,为和平解决进行不懈的努力。
三是改善中日关系,增进互信,提升合作应对危机的愿望。当前中日关系出现了稳定改善的势头,通过增加安全领域的对话,有利于推动这一积极势头的发展。现在召开的第13届北京-东京论坛,就是这种努力的一部分。
四是以危机管理的思路保持半岛的相对稳定。中日在恢复防务对话后,有必要针对可能发生的危机,建立危机管理机制,加强信息沟通,防止误判,就人道主义援助、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流失、进行海上搜救等行动进行合作。
最后要平衡好双边关系与日美安保体制的关系,相互了解并照顾各自的安全关切,尽可能不做有损对方长远安全利益的事情。
(作者系军事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学术委员会特邀委员,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原主任。本文为作者在第13届北京-东京论坛的安全分论坛上的发言,经作者本人审定。澎湃新闻获授权发表。)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