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奔

地铁维修工辞职练独轮车,24岁获6枚国际大赛奖牌

叶碧君 申卉/广州日报

2017-12-20 13:38 

独轮车成了温锦坤的毕生事业。  本文图片 广州日报
在很多人眼中,独轮车不过是杂技演员的“绝技”,但一名24岁的广州仔却以此为生。曾经,他是同事眼中沉稳的地铁维修工温锦坤,如今,他有了一个被独轮车友所熟知的名字——“金刚”。
急停、倒骑、单脚骑行、向后转身高台跳落、障碍物攀爬、转车540°……在温锦坤的操控下,一个个看似惊险万分的动作全都在小小的独轮车上流畅展现。
5年前,温锦坤偶然“结识”了独轮车,从爱好到生活,为了更好练习独轮车运动,温锦坤辞掉工作,不断自学技巧,挑战个人极限,在今年7月举行的亚太区独轮车锦标赛(APUC)中斩获数项竞赛的冠亚军。
曾经他苦于少人真正了解独轮车,独自一人苦练“骑功”,如今他把独轮车当成毕生的事业,走上了推广独轮车运动的道路。
地铁维修工爱上独轮车
温锦坤今年24岁,读机电专业的他,毕业后成为一名地铁机电维修工。他告诉记者,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白天检查地铁设备,夜晚则进入地铁轨道穿梭,进行照明、水泵等的检查工作。
“虽然工作比较稳定,但我每次想到工作,就在想还有40年才能退休。”
他坦言,常年在“黑暗轨道”中的工作,让他格外愿意在休息时间到户外参与运动。5年前,他和朋友去大夫山森林公园游玩,碰见一位老伯在骑公路独轮车。“当时老伯骑着独轮车,上坡下坡怡然自得,实在让人羡慕。”
自那起,温锦坤就迷上了独轮车,回家后迫不及待地买了一辆“平价”独轮车,梦想着学会后骑着车四处旅行。不过,仅仅是“学会骑”就让他吃尽苦头。
他回忆说,刚接触独轮车的时候,广州没多少人在玩,自己只能通过看视频自学,一连学了一个多星期都没有任何进展。于是,温锦坤通过网络视频,找到了广州的一位独轮车教练。
“适逢我上夜班,直到次日早上8时才下班,所以下班后顾不上补觉,赶快回家拿独轮车跟着教练练习。”温锦坤说,经提点后,他果然“开窍”了,没多久就学会了骑独轮车。
不过,温锦坤不愿过多麻烦前辈,学会后坚持自己琢磨。曾在学习倒骑的时候,因重心处理不当,他抓着车重重地往后摔倒,手腕在试图扶地时造成骨折,3个多月无法再碰喜爱的独轮车。
“当时有点急功近利,又因没人指导和不懂‘摔’的技巧,才会受伤。幸好伤得不太严重,3个月后我又是一条好汉了。”
辞职钻研,为一招花式苦练半年
温锦坤回忆,买第一辆极限独轮车时,他仍在地铁从事机电维修工作,每天工作12小时,必须保持沉稳严谨的态度,容不得一丝差错,但越沉迷独轮车的“花式”世界,就越能体会到工作与生活的“疏远感”。
“每天的工作都在轨道中穿梭,与隧道中的照明、水泵、风机等机械打交道,日复一日没有变化;但极限独轮车是截然不同的,永远在创新和挑战自己的可能性。”于是,他萌生了辞职“玩”独轮车的想法。
不过,在父母家人和很多外人的眼中,独轮车不过是杂技演员的“绝技”,当成爱好即可,要当成毕生的事业和追求,着实不切实际。但温锦坤依然不顾父母的反对,辞掉工作,更专心钻研花式技巧,期待生活出现一些新的变化。
就这样,温锦坤变成了“金刚”。学会基本技巧后,温锦坤开始骑独轮车旅游,很快,他又不满足于仅把独轮车当作“炫酷”的通勤工具,开始在各大网站搜索独轮车教学视频,也逐渐认识了“极限运动”这个名词。
凑巧的是,得益于对独轮车的热爱,温锦坤迎来一个新的工作机会,在国内一家自行车网络平台做社区运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了练习各种“花式”,一辆专业的极限独轮车是必需的工具。“那时就看中一辆1300多元的极限独轮车,为此省吃俭用几个月,咬紧牙关才买下来。”
从那时起,温锦坤就每天沉浸在国内外最新鲜的独轮车资讯中,同时也加紧练习。
“目前已经较熟练掌握几十种花式,但仍在不断的学习和创新。”他介绍,有一些花式动作比较复杂,需要几个月才能练成,譬如练会unispin540°(转车540°,利用人跃起的短暂时间把独轮车旋转540°)就花了半年时间。
在国际锦标赛显露头角
“所谓的‘极限’就是不断挑战自己的不可能,失败的时候会有挫败感,但只要坚持,一百遍不行就练一千遍,成功终会向你招手。”凭借着这股拼劲,温锦坤在极限独轮车的路上越走越远。
今年7月,他参加了在我国香港举办的亚太区独轮车锦标赛(APUC),在30米单脚竞速项目斩获第一名,在跳高、跳远、攀爬、30米竞速、30米倒骑竞速项目均获得第二名。“参赛的原意是想挑战自己,没想到最后拿走了6枚奖牌,自己都感到有点意外。”
在国际大赛上获奖后,温锦坤没有沾沾自喜,而是更坚定地走在推广独轮车运动的道路上。
他说,独轮车运动在医学上被认定为“益智活动”,长期骑独轮车可以锻炼平衡及神经反射能力,增强身体灵活性和技巧性。可惜的是,目前国内仍有不少人对独轮车运动持有偏见,认为是“小丑的技能”,或者以为入门门槛很高,避而远之。
但他却认为独轮车不只这么“狭隘”。解释,他曾经教过一位小学二年级的智力障碍学生,后者用了一周时间,就能在旁人的轻轻扶助下向前踩动。
目前,温锦坤在某独轮车培训机构教幼儿滑步车和儿童独轮车,不定期在广州大学城开展免费试骑活动,参与公益演出或公共场合表演,以增加独轮车的曝光率,创造机会让更多人接触独轮车。
温锦坤认为,玩独轮车既能强身健体,又充满乐趣,但改变大众对独轮车的刻板印象,让大众了解、甚至愿意尝试独轮车,以及寻找合适的练习场所仍存在不少难度。“但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以后能有更多的人来分享这份快乐。”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