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奔

广马非洲冠军:今年在中国赚了7万美元,奖金养活11人家庭

杨逸男/广州日报

2017-12-19 15:23 

2017年12月9日的广州马拉松,肯尼亚小伙迪克森·基普桑(Dickson Kipsang),以2小时10分03秒的成绩,一举夺得男子组全马冠军,获得2万美元的奖金。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中国马拉松比赛中夺冠,也不是奖金最多的一次。
他12岁开始参加专业的田径训练,长年在欧洲和非洲参加竞赛,男子马拉松世界排名103,但直到两年前,迪克森才由马拉松经纪人“引进”中国。
跑完广马,迪克森·基普桑没时间逛逛广州,就坐上由经纪人安排的航班飞回肯尼亚,参加新一轮的训练。
至少15%的比赛奖金将分给经纪人。如果没有取得名次,则意味着更辛苦的训练和更多的比赛场次。而11人的大家庭,也需要他的奖金来支持。
迪克森今年25岁,算得上是马拉松运动员的中坚力量。他有着非洲小伙的典型特征,但习惯常年穿运动装备。每次来中国,他都只待三四天。人们对他不熟悉,但却因为夺冠而知道他的名字。
迪克森·基普桑。
来华比赛因为奖金高
和迪克森一起来参加广马的还有四五位肯尼亚朋友,他们囊括了男子组全程马拉松的前三名。
他并不认为自己的国家“人人都擅长跑步”,成为专业运动员往往要从小历经长期艰苦的训练。11人的大家庭中,只有他和哥哥是运动员。
肯尼亚的学校常常举行体育活动和跑步比赛,12岁时,他被基层教练相中参加田径专业训练。他的长项是800~1500米中长跑。
刚训练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土方法,比如在泥地里光脚跑以训练耐力。而一般2000米的速度训练,只能休息半分钟左右。
迪克森达到一定成绩才能免于淘汰,而在大型比赛中获得名次才可能有赞助商和更多科学训练的机会。
2010年,他在第13届世界田联800米青年组中夺得第六名,这是目前他取得的最佳成绩。
22岁的时候,迪克森被在赛场上选苗子的马拉松经纪人“盯”上了。他开始加入马拉松训练,每天跑三次,每次10千米左右,并报名参加非洲和欧洲的赛事。
正在黄金时期的迪克森赶上了这两年中国兴起的马拉松热。现在,他有两名经纪人。
来自中国的经纪人开始为他物色合适的马拉松比赛——通常是在中大型城市举行的奖金较高的比赛。他每年两次来中国参加马拉松,迪克森坦言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的奖金比较丰厚”。
遗憾未打破广马纪录
比赛前一天,迪克森才到广州。而此前,他已经在肯尼亚为此训练了三个多月。
冬天是迪克森最不喜欢的训练季节。“太冷、太潮湿,跑起来很累。”在广州马拉松最后的几百米,迪克森铆足力气完成冲刺后,重重地瘫倒在地上。
虽然第一个冲过终点,但迪克森有些失望,“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广州马拉松的男子组纪录是2小时9分57秒,迪克森仅慢了33秒,就失去了额外的3万美元的奖金。
去年8月山东东营的马拉松比赛是他赢得最困难的一次。“很多的专业选手,竞争太激烈了。”
伴随着国内马拉松的火热,越来越多的非洲选手被经纪人安排来中国参赛。也正因为如此,迪克森打破了当地纪录,获得4万美元的奖金,这是他获得奖金最高的一次。今年,他在各地参赛总共赚了7万美元。
在东营的四天里,他花了大约5000美元买笔记本、手机以及衣物。另外还需为科学训练继续投入,“训练费用很高昂。这是一个连环运作,需要用奖金不断地运转下去。”
他在家中排行居中,剩下的钱,他还要支持弟妹读小学和中学。
拿到广马的2万美元奖金后,迪克森又投入了新一轮“海淘”。他还没来得及认识广州塔,就在经纪人的安排下匆匆返回肯尼亚训练了,明年打算再来。
30岁转业做生意
一年到头在各地训练、参赛,迪克森有时也觉得无聊。但这份工作带给他最多的是竞争压力,“竞争比拼很激烈,国内国外都一样,经常要担心结果。”
每次比赛获得的奖金,迪克森需要把其中15%直接付给经纪人,如果没有获得名次和奖金,他就可能缺少经费支持,而同时还需要投入更多的训练和比赛,从以后的奖金收入中扣除部分给经纪人。
“有时几乎会占到一半。”迪克森无奈地笑了笑。“不过有经纪人来安排还是挺好的。”
还没有成家的他希望再跑五年左右。在中国参赛的两年里,迪克森逐渐对商业有了兴趣。
“希望跑到30岁,将来转业做生意”。像他这样想法的非洲专业马拉松运动员不在少数,迪克森说,“30岁以上的跑者不多。再跑下去太累了。”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