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文在寅访华丨改善中韩关系需要聚焦朝核也得超越朝核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李开盛

2017-12-16 10:25  来源:澎湃新闻

在朝核问题日益升级、萨德争端余波未息之际,韩国总统文在寅开始了其上任后的首次访华。根据报道,在双方元首会谈中,习近平主席强调,中方“愿同韩方一道”,“推动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始终健康稳定地走在正确发展轨道上”。而文在寅的表态是,“韩方愿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韩中战略伙伴关系更上层楼”。两人的表述虽有温差,但明确体现了双方努力使争端告一段落、推动双边关系重回正轨的意愿。
分阶段改善中韩关系符合中国利益
实事求是地说,双方在萨德问题上的分歧并没有完全解决。中国反对萨德的原则立场没有变化,要求韩方履行“三不”承诺(不追加部署萨德、不加入美国反导系统、不发展美韩日三国军事同盟)的政策也不会淡化。目前不清楚文在寅在元首会谈上如何具体谈及这一问题,韩媒的报道是“两人重申了先前的立场”。从文在寅行前接受央视专访来看,韩方仍然坚持部署萨德作为针对朝核威胁措施的必要性与正当性。今后,也不能排除韩国追加部署萨德的可能。一旦朝核问题进一步恶化,文在寅政府即使主观上不愿意(就像他以前的反萨德立场一样),客观上也可能会选择追加萨德作为反制措施之一。所谓“三不”只是韩国对当前的立场的单方表达,而非正式有正式约束力的协议。
但同样实事求是的是,中韩关系也到了必须改善的时候。
在过去持续一年多的萨德争端中,韩国不顾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部署萨德系统,由此而来的中韩关系的恶化也使韩国企业承受到严重损失。更重要的损失是在安全问题上,在此期间,朝鲜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而且发射了洲际弹道导弹,宣称完成了其核能力建设。面对这一态势,韩国尽管已部署萨德,但在安全上呈现出更加脆弱的态势。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文在寅政府体现了改善中韩关系的强烈意愿。在此次访华中,他也不惜巧心设计,通过派夫人“读诗”、让驻华大使参加南京大屠杀公祭仪式而不是来接机、到餐馆吃中式早餐,希望改善因萨德争端而恶化的中国人对韩印象,积极对华示好。但他在萨德问题上无法完全回应中国的要求,“三不”承诺被认为是损害主权已在国内大受批判,萨德使用能否接受限制事实上取决于美国而不是韩国。这些都是他无法突破的结构性限制,也注定了他此次访华之旅虽能部分起到恢复中韩关系的作用,但无法全部解开中国心结。
但必须要看到的一点是,中韩关系的恶化伤害的是两国自身,同时为其他国家乘隙利用大开方便之门。在维护半岛无核化的国际合作方面,中韩关系恶化就如同堤坝开了一道口子,其结果是朝鲜利用国际压力减小之际加速完成其核进程。在强化东北亚地区合作方面,中韩关系恶化则为某些不利于中方的力量变化提供了机会。朴槿惠被弹劾下台之前抓紧时间与日本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就是一个例子。在这种情况下,以务实的态度改善中韩关系,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
综合考虑下来,分阶段改善中韩关系是中国必须面对的现实,也符合中国的整体利益。所谓分阶段,就是在韩方已做出努力,即体现不追加部署萨德意愿的情况下恢复双方间的正常政治、经济往来,以避免中韩关系陷入长期的僵持与恶化。
接下来,中国必须继续在萨德问题上保持对韩国的压力。在中美战略竞争仍然存在、反萨德已成为中国根本政治立场的情况下,韩国如果今后进一步追加萨德部署,将无异于是对中国利益的再次侵害,无论在安全上还是政治上都是无法承受的。所以,不管韩国是以何种形式、以何种层级上表明“三不”立场,关键的是中方必须让韩国明白,如再追加部署萨德,中方绝对无法接受。那种情况一旦发生,文在寅的访华努力将前功尽弃,好不容易好起来的中韩关系完全可能被再次打回原形。
聚焦朝核,超越朝核
习近平主席在与文在寅总统会谈时提出的“秉持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的基本原则”应该成为指导今后中韩关系发展的一项基本方针,这意味着韩方不能再以朝核为理由做损害中国安全利益的事,而中国则须进一步体会韩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安全关切,强化同国际社会的合作,进一步有效推进半岛局势的降温,推动朝核问题尽快回到外交谈判解决的轨道上来。
目前,朝核问题已出现一些关键性的变化。
在朝鲜方面,随着朝鲜宣布完成其核武能力建设,其带来的后果是双方面的。一方面,这意味着朝核问题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局势更加紧张。另一方面,它也意味着朝鲜回归谈判的可能性在增加。金正恩的政策是坚持经济与核并进路线,在核能力建设告一段落之际,经济建设就要提到更重要的日程上来。而要推动建设,就离不开国际环境的缓和。尽管朝鲜主观上不愿意把核计划再作为交换的筹码,但它仍然有可能愿意通过谈判缓和局势、以求国际社会放松制裁。
在美国方面,国务卿蒂勒森已在大西洋理事会的公开演讲中表示愿意无条件与朝鲜进行会谈,虽然随后白宫传出不一致的声音。但从整体上看,美国从来就不排除与朝鲜谈判。随着朝鲜核武能力的完善,美国发动战争的可能性事实上不是越来越大,而是越来越小特朗普与蒂勒森之间如果有分歧,也只是谈判时机和条件的问题。在进一步施压朝鲜空间有限、效果也有限的情况下,美国愿意谈判的可能性也增大了。
在这种情况下,也需要中韩能够尽快弥合分歧,协调立场,抓紧时机聚焦朝核问题。在朝核问题上,中韩有着最大的共同利益:反对战争、坚持无核化。朝核问题如果继续恶化下去,中韩将是最大的受害者。如何促使相关各方尽快开展谈判,管控局势,推动朝核问题回到和平谈判解决的轨道,应该成为中韩的当务之急。
根据韩媒报道,习近平与文在寅在会谈中就半岛和平稳定达成四项原则:决不允许半岛发生战乱;坚定坚持半岛无核化原则;通过对话与谈判和平方式解决朝鲜无核化等所有问题;韩朝关系改善有利于最终和平解决半岛问题。今后,双方如何在这些原则基础上强化协调,不但对管控朝核问题有利,也有利于深化双边安全合作,巩固双边关系基础。
但坦白地说,一个行稳致远的中韩关系既必须聚集朝核问题,也必须超越朝核问题。朝核问题涉及中国的特殊历史与现实情况,事关韩国的切身安全利益,双方立场有所不同是正常的。要使这种安全分歧不至于动摇整体关系,除了双方要在朝核问题上加强协调外,更根本的办法是打造包括两国在内的地区安全共同体,通过更广泛的安全合作稳定双边关系,通过有效的安全机制解决双方分歧。
当然,美韩同盟可能在长时期内仍然会存在,中朝之间也抛不下各种历史与现实的羁绊。如何在此前提下探索中韩之间的安全合作,培育中韩安全共同体,考虑两国领导人的智慧、远见和决心。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