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103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2017-12-14
  • 19:33

    罗新:这次徒步最喜欢“长城地带”
    北大学者罗新表示自己在徒步的过程中最喜欢燕山地区,也就是“长城地带”,这块地方呈现带状分布的长城遗址本身,以及呈现带状特点的长城沿线丰富的文化,便于历史与考古等学术研究理论的分析和运用。其丰富的风土人情在这次的旅行中带给自己很深的印象。
  • 19:18

    罗新:不后悔走了这15天,了解到了老百姓
    罗新:别人问我,你这样的徒步有什么体会?了解中国了吗?我想说,历史的研究更重要的是从历史文献中寻找材料和证据,所以从学术上来说,没有新鲜的东西。但是对我自己来说很有意义。我不敢说我走了15天的路,就了解到了中国。但我不后悔做了这件事,我很高兴。对自己来说有很新鲜的体会和见识,特别重要的是,我了解了我们的老百姓。
  • 19:15

    罗新:《从大都到上都》不是专业历史文献,具有一定文学性
    罗新接受媒体群访。实习生 刘昕辰 图
    罗新:我自己是职业的历史研究者,理应不该这么“不务正业”,但本身自己也是对于徒步和历史、地理方面研究很有兴趣,就想在走的过程中发现历史,发现中国。虽然很多人觉得走这几百公里不轻松,但我认为这也不是那么难的事情。这本书,我想把它写得轻松一点,专业性并不是很强,有一定的文学性。
  • 18:52

    北大学者罗新:不擅长跑马拉松,更喜欢徒步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罗新在《从大都到上都》读者见面暨新书签售会之前接受媒体采访。谈到自己的徒步经验,他表示自己参加过50公里的徒步,不太擅长马拉松,也没有参加过正式的马拉松比赛。
  • 18:04

    《从大都到上都》北大学者罗新在上海举行新书读者见面会
    12月14日晚,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罗新首部历史大散文著作《从大都到上都:在古道上重新发现中国》,在上海举行新书读者见面会,与读者一起探讨元朝社会变迁的历史。
    这是一条元朝皇帝候鸟般春去秋来往复的路。
    北大学者罗新,在他华发之年——五十三岁之时,完成了他十五年前的夙愿——从大都走向上都。
    “到了我这个年纪,一切希望、梦想、信心和理想都被‘雨打风吹去’,只剩下难以言说的无奈、郁结、愤懑和迷惑。是啊,我了解自己生活于其中的这个社会吗? 我所研究的那个遥远迷蒙的中国,和眼下这个常常令我大惑不解的中国,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呢?”
    历史学家罗新用艰苦的徒步行走,开始了一场关于历史、关于当下、关于自我的深刻探寻。

    作者介绍:
    罗新,1963年生,历史学博士,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中古史和中国古代边疆民族史。专业代表作是《中古北族名号研究》与《黑毡上的北魏皇帝》。曾在哈佛大学、印第安纳大学、土耳其中东技术大学和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访问研究。性喜旅行,兴趣广泛。
    编辑推荐:
    生动还原八百年前元朝两都间辇路的真实面貌,一本多角度的历史大散文。
    一座历史名城大都(今北京)和一颗草原明珠上都(今内蒙正蓝旗),由这条路相连。
    这条路尘封了八百年,当年皇帝仪仗浩浩荡荡、溪流清澈、青草茂美、骏马奔腾。如今已是沧海桑田。八百年前的辉煌,隐没在平凡的村庄和深山荒草间。
    这条路是元代的辇路,是皇帝往返两都之间的专属性道路,设有十八处纳钵。
    这里是山川的终点,草原的起点,贯穿长城内外,是自古以来从蒙古高原进入华北平原的交通要道。
    享受历史的丰富,探寻生命的意义,重新发现中国。
    北大教授罗新,一位中国中古史和中国古代边疆民族史的专家,在华发之年,自北京健德门启程,沿着古代辇路北行,经龙虎台,过居庸关,行黑谷,越沙岭,背着行囊,徒步穿越北京、河北的重叠山谷,进入内蒙古草原,不畏烈日、暴雨、尘土飞扬、山路艰辛,穿行于田垄与山谷间,一步一步走完了从健德门到明德门的四百五十公里山川河流,抵达上都,完成了他十五年前的夙愿。
    “我,作为一个以研究中国历史为职业的人,真了解我所研究的中国吗?我一再地问自己。”
    作者的叙述平静从容,充满古典气息,给人以思想的启迪,美的享受,读来欲罢不能。在作者的讲述中,历史与现实交错,呈现出迷人的色彩。
    大历史与个人小历史在书中错落交汇。
    在这条路上,一边是历史,一边是现实。一边是遥远的史书上的沧桑印迹,一边是近处几十年的悲喜人生。年少时不为人所知的暗恋,三十年前的半途而废的远足,二十年前暴风雪中被倒提双脚走出黑松林,风华正茂的女学生突然离世,浅淡之交故人的神奇失踪,记忆里一朵牵牛花的摇曳,都因某一地点某一场景,在路上被恍然忆起。作者五十年的人生,也零星散落在这条徒步之旅上。
    后工业时代,当时间和空间被压缩得几乎不值得测量时,徒步是对主流的抵抗。
    本书汇集了许多的旅行家对于徒步的思考和意义。所引用的国外旅行家的段落,几乎都出自作者的优美译笔,且金句叠出:
    “挣扎多年以后,我们明白了,不是我们成就了旅行,而是旅行成就了我们。”
    “旅行就好比婚姻,如果你以为你能加以控制,那必定大错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