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国际

耶路撒冷之争|美专家批特朗普团队:他的顾问或活在自己世界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李怡清

2017-12-07 20:49  来源:澎湃新闻

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在华盛顿白宫展示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声明。
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这一决定兑现了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但也可能造成中东局势震荡、危害美国人安全引起争议。
据以色列国家新闻网6日报道,耶路撒冷市政府在耶路撒冷旧城区的墙上展示以色列和美国国旗,以示对特朗普的感谢。但同日美联社报道称,数百名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市内焚烧美国和以色列国旗,并称特朗普的决定越过了“红线”。
对中东可能出现的变局,美国政府严阵以待,增派海军陆战队员保卫美国驻中东多国大使馆,并对美国公民及外交官发出旅行警告。
“这一决定可能会激起反美情绪,极端组织可能借此宣传美国政府反对伊斯兰教,这可能会帮助它们招募支持者。”美国智库兰德公司中东公共政策中心主任达利娅·达萨·卡耶(Dalia Dassa Kaye)6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但愿(美国国务院的)警告不会导致暴力流血事件立即发生,但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和形象有可能会在未来多年受到损害。”
美专家批特朗普团队能力不足
特朗普的大选承诺是此次他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原因之一。特朗普总统竞选团队执行主任迈克尔·格拉斯纳(Michael S. Glassner)6日发表声明称,耶路撒冷是特朗普又一个“说到做到的竞选承诺”,并称特朗普的决定展现了一种华盛顿建制派“不认可也无法理解的领导力”。
实际上,他的前任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也曾在竞选时提及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但上任后,他们都以国家安全为由签署弃权书,放弃执行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的要求将美驻以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法案。
特朗普也于12月6日签署了每6个月就要更新一次的弃权书。但据英国《卫报》引述白宫官员的话报道,这只是使馆正式完成搬迁至耶路撒冷之前的权宜之计,与特朗普的决定并不矛盾。
同样受到犹太群体的游说和影响,为什么特朗普在耶路撒冷问题上比前任更为坚持?他与亲以色列派的关系引人注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特朗普的大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以及多名幕僚都是犹太人。特朗普竞选活动的最大捐款人、犹太裔的赌场大亨谢尔登·阿德尔森也持有强烈的亲以立场。
但布鲁金斯学会中东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希布利·泰尔哈米(Shibley Telhami)5日撰文称,特朗普并不需要通过这一决定来强化他的亲以立场,因为大部分美国人已经认为特朗普的政策偏向以色列。一项在11月进行的全美调查显示,59%的美国人希望特朗普不要在巴以问题上站队。
卡耶也对特朗普的动机表示疑惑。但她对澎湃新闻表示,特朗普执政的特点是依赖竞选承诺,而不是全面思考改变既有政策的战略性后果。正像特朗普在伊朗核协议上的决定一样,他的行为与职业外交工作者的建议背道而驰,导致美国在全球越发孤立。
“他的决定可能会在支持者中赢得人气,但美国的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美国人不支持这个决定,而是认为,以恐怖主义为代表的其他地区挑战才是美国更需要优先考虑的议题。”卡耶说。
泰尔哈米则将问题归咎于特朗普团队。他表示,特朗普的顾问们可能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且还严重缺乏经验。据调查,81%的美国人(包括71%的共和党人)希望特朗普在中东政策上多听专家的意见,而不是依赖没有经验的家人和私人律师。
泰尔哈米认为,另一个可能是,特朗普政府已放弃了促成巴以和平的目标,想找其他方式推脱责任。
或损害美国与中东盟友关系
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可能刺激反以情绪,给美国的中东政策和国土安全带来压力,这是特朗普的决定引发担忧的一大原因。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包澄章对澎湃新闻表示,在社交媒体和街头政治紧密结合的时代,特朗普的这一举动将引发巴勒斯坦地区的大规模街头抗议活动,可能会引爆新一轮“巴勒斯坦大起义”。伊斯兰世界与美国关系的整体性对立,对深陷地区冲突的国家而言无疑是一次转移矛盾的有利机会。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詹姆斯·多尔西(James M. Dorsey)则对澎湃新闻表示,特朗普的决定不仅事关政府和外交政策,更关乎人民,而后者是更难以驾驭的部分。这将美国置于风险,对美国的安全局势构成挑战,尤其是美国在穆斯林国家的使领馆会受到暴力攻击的威胁。
而即使美国顺利应对了这些威胁,它与中东各国的关系仍有可能受到影响。多个与美国展开反恐合作的穆斯林国家都对特朗普的决定作出了谴责。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6日发表讲话后,约旦国王阿卜杜拉的弟弟哈姆扎·本·侯赛因在推特上言辞激烈地表示,特朗普的决定“不负责任而危险”,会“毁掉美国仅存的一点作为中东和平进程协调人的可信度,并严重打击了任何获取公正而持久的和平的希望。”由于约旦王室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通常经过审核,他的表态可能也代表了其他约旦官员的想法。
沙特阿拉伯王室也发表声明,称特朗普的决定“毫无依据、不负责任”,并称沙特早前已警告这一决定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
卡耶2016年12月就曾在《新闻周刊》撰文称,美驻以使馆的搬迁可能会激怒约旦人民,给约旦政府带来更大的压力。约旦政府已经在努力抗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并应对叙利亚难民危机,在此时危害约旦的稳定不利于美国和以色列的核心国家安全利益。同时,美国与其他中东伙伴在反恐问题上的合作也可能受到影响。
卡耶对澎湃新闻表示,其实如今的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已经不再把巴以问题视为优先议题,因为他们面临许多其他地区挑战。但该地区的人们仍然关心耶路撒冷问题,特朗普的决定可能助涨反美情绪、刺激极端组织、对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和形象造成长期的伤害。
但也有专家持有不同意见。曾在大选中公开批评特朗普的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中东研究高级研究员艾略特·亚布拉姆斯(Elliott Abrams)7日在以色列《国土报》撰文称,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只是接受了现有的事实,以此为基础准备下一步的谈判,而不是因为担心阿拉伯国家的抗议而自欺欺人。他表示,在其他国家的抗议之后,假以时日,谈判还会继续下去。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茹存峰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