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打虎记

安徽副县级官员王志良忏悔:经不住美色的诱惑,两次背叛婚姻

中安在线

2017-12-05 17:13 

简历:王志良,男,1964年2月出生,汉族,广德县人,大学文化,1986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7月参加工作,历任广德团县委副书记、书记,县委办副主任、主任,县粮食局党委书记、局长等职务,2004年1月任桃州镇党委副书记,2006年3月任桃州镇党委书记兼任广德县新城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2013年2月任县人大副主任,2015年8月退休。2017年5月15日,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
处理结果:2017年8月,王志良因违反廉洁纪律、生活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有关规定,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取消退休待遇,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我,一个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小时候家里很穷,上中专那会儿,为了省钱去洗个澡理个发还得忍饥挨饿,最严重的一次竟然晕倒住进了医院。是党组织改变了我的命运,把我从一个贫穷的农家子弟逐步培养成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参加工作后,我从一个不懂事的毛头小伙,一步步成长为团县委书记、县委办主任,后虽遭受挫折,但组织仍然不弃,又任命我为信访办主任、粮食局局长、开发区主任,最后担任有着十五万人口的大镇——桃州镇党委书记和县人大副主任。一步一台阶,都离不开党组织的辛勤培养。如今,我却辜负了组织对我多年的关爱,辜负了这一群生我养我的父老乡亲,从一个被重用的党员领导干部堕落成一名腐败分子。
接受组织调查后,在调查组同志的教育、帮助和引导下,我认真思考、深刻反思,现悔过如下:
理想信念滑坡,精神缺钙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党员干部要‘壮骨补钙’”,我的所作所为就是精神缺钙所致。
不注重学习。自从参加工作以后,特别是到了桃州镇工作后,我从来不参加学习,组织上多次安排我到党校培训,我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辞,一次都没有参加过培训学习。不学习党章,不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学习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对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也是学得很少,对党的基本理论了解不多不深。
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不坚定。对人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着一直没有想明白。没有按照一名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没有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完全忘记了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应该遵循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先公后私、克己奉公的基本准则。
精神缺钙,没有筑牢拒腐防变的底线。理想信念滑坡,精神上患“软骨病”,必然导致思想颓废、灵魂被铜臭腐蚀的结果,迷恋资产阶级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忘记了一个共产党员最基本的义务,超越了不可逾越的红线,落入了腐败的深渊。
失去了对权力的敬畏,严重违犯了廉洁纪律
我忘记了对党章的根本遵循,失去了对权力的敬畏之心,把党组织赋予我的权力当作权钱交易的筹码,当作利益输送的工具,最后走向了严重违纪违法的不归路。
从住院开始的腐败。刚当上桃州镇党委书记的头两年,由于劳累过度,身体严重不适,到大医院进行系统检查治疗。开始只是亲戚朋友前来探视看望,送来鲜花、水果和少量的慰问金,后来社区(村)和社会上的人都前来慰问,送上几千元不等的礼金,企业老板和对我有所求的人也陆续送来一万、两万的现金。起初我心里还有点害怕想拒绝,但由于儿时穷怕了,一下子看见这么多钱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思想防线一旦溃败,一发不可收拾。从不想收、不敢收,到来者不惧,甚至还期盼多多益善。
喜欢和“老板”打交道。打着招商引资和为本地企业服务的旗号,为他们在征(用)地、办厂、办理国有土地证、建设规划相关手续等方面违规办事。把这些“老板”的事情办成后,他们再送钱感谢我。我还利用有的社区(村)干部既是书记、主任,又是企业老板的双重特殊身份,来培植和联络感情,为我自己谋取私利。
利用自己是征地拆迁“总负责人”的身份,为想在征地拆迁中多获取不正当利益的人办事。只要拆迁户有求于我,我总是有求必应,答应之后总是想办法帮他们解决问题,其中很多是违反相关规定,甚至是违纪违法的行为,事前或事后都会收取他们送来的好处。
见异思迁,严重违背社会主义道德
由于受封建腐朽思想的侵蚀和幼年家庭的影响,加上自己不注重提高思想道德修养,在个人恋爱婚姻上出现了大问题,严重违背了社会主义道德,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
贪图金钱美色。受封建物欲、情欲观念的侵蚀,在生活作风上,经不住美色的诱惑,一次又一次背叛婚姻家庭。1993年爱上了单位分来的年轻女大学生,抛弃了结发妻子;2007年又与单位漂亮、性感少妇好上了,抛弃了同甘共苦十多年的第二任妻子,还因此造成第二任妻子因长期感情压抑,发生意外事故,严重摔伤留下后遗症。
道德败坏,丧尽天良。我的父母都是淳朴善良的农民,我也不是天生坏人,但在婚姻问题上伤害了两个好女人——我的两位前妻。由于我的过错,使她们在年纪很轻的时候就遭受了感情上的巨大打击,留下的伤害至今没有平复,同时还害了我的儿子和女儿,在他们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永远也抹不去的伤痕。我真是一个丧尽天良、摒弃道德的小人。
大搞“家长制”“一言堂”,严重破坏了民主集中制
个人独断专行。我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战场上动摇指挥员的决心是要被杀头的。言下之意就是我的意见是不能反对的,以此来警告大家,自己喜好搞“家长制”、“一言堂”。在整个征地拆迁工作过程中,凡事我说了算,只要我拿定了主意,随便叫来几个人开个会,说一下我的意见,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对待下属作风霸道。不能平等对待下级干部,对下属颐指气使,呼来喝去,甚至有过当面叫干部滚出会场外的情况。对干部批评不分青红皂白,不顾及他人的感受,甚至不分时间、地点,随意批评谩骂。
民主生活会制度不健全。七八年没有开过一次像样的民主生活会,偶尔有一次,也是做做样子、走走形式,十几名班子成员参加的民主生活会不到一小时就结束了,哪里还有时间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集体领导制度形同虚设,重大问题顶多与镇长打个招呼,从来不开党委会集体研究。全镇干部敢怒不敢言,虽明里不说,但背后却是非议不断,严重地破坏全镇政治生态。
权力失去监督,造成严重后果
在桃州镇当党委书记的七八年间,头两年由于征地拆迁、查违拆违工作量大、任务重,我和同事们也着实下了一番苦功夫,没日没夜,没有节假日,没有休息日,通过一番拼搏,也确实干出了成绩。任务完成的好,领导也越来越信任,权力也越来越大。多大的事只要是征地拆迁上的问题,我一个人说了就能解决好。时间久了,便拒绝监督、害怕监督、逃避监督,最终失去了监督。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带来权力的滥用,权力和利益相互输送,大搞权钱交易,最终造成了严重后果。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推行从严治党,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这种决策和部署真是太伟大、太重要、太及时了。再不这样做,像我这样的干部最终的后果都不堪设想。通过悔过,我认识到了自己所犯的严重错误,希望用我真诚悔过的态度和实际行动,来争取组织对我从轻从宽处理。
痛悔今生!期盼新生! 
(原题为《安徽广德县落马官员忏悔:从穷小子到百万富翁的堕落》)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蒋晨锐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