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制片人戴璐:我们就是玛丽苏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12-05 17:07  来源:澎湃新闻

胡一天饰演江辰
11月下旬,网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播放过半时,饰演男主角江辰的胡一天来上海拍摄杂志,一下飞机,无数粉丝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将胡一天围住,冲散了本来跟着他的工作人员,场面之壮观在近几年在虹桥机场少见。最后靠着工作人员和几个贴心粉丝手拉手围成圈,胡一天才从机场解脱。这件事在当天上了微博热搜。
这个状况是胡一天本人没想到的,连制片人戴璐也没预计到的。“所有人都被挤懵了,到现在我还浑身都痛。”次日早上戴璐还没缓过来,住酒店的胡一天也不敢自己点外卖了。
戴璐承认自己没带过艺人,不知道机场VIP通道怎么开,但看到微博上工作室因此事被粉丝攻陷,指责他们不给胡一天配保镖、助理、保姆车时,她还是觉得委屈,“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配齐了,而且那个状况助理和保姆车都没用,根本都挪不出去。我现在只能急着让人介绍那种五大三粗的保镖。”不过很快她又高兴起来,这说明她真把胡一天带红了。
不到半个月后,胡一天又在腾讯星光大赏中拿到年度最有潜力电视剧男演员奖,微博每天以万计涨粉。
胡一天蹿红的速度,和各大榜单中播放量第一的成绩,都证明《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的成功。但在戴璐看来,只是勉强达到了她的预期,“我当时跟平台谈时就说过,我要做就做全网第一,我本来想的是《太子妃升职记》那个热度。”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故事简单,最大特点是甜宠。这部网络剧改编自赵乾乾的同名小说,讲普通女孩陈小希对她的高冷男神江辰的疯狂暗恋和追求的故事,被不少观众认为改编剧好于原著。原著和女主人公一样,各方面都比较平庸。戴璐解释看上小说的原因是任何时候翻开任何一页,都能“姨母笑”地看下去,“第一次看是晚上,随便翻哪页都觉得好玩。这就证明它足够青春可爱足够少女心。”
戴璐信任数据,客观理性,但她觉得自己都36岁了,还是保有不灭的少女心,工作室里也一水儿的女孩儿,可以说是全员为少女心付出。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截图
光是剧本结构,戴璐就搭了八个月。之前她不太信任没写过剧本的作者,但临到要开机,她对几个主角人设还有些犹豫,最后觉得只有创造他们的人最了解他们,就又把原著作者找来细磨台词,重来了一遍剧本。
推翻重来这种事戴璐做了不止一次。杀青后看完前三集的剪辑,戴璐急哭了,因为她觉得不好看,“很怀旧,但完全不吸引我”,是想睡觉那种不吸引。剪辑师安慰她可以重来,她也迅速决定废弃这一版,通过剪辑、配音等办法,重新搭了前几集结构,重新写了剧本,“过了我自己这关,才可以。”最终第一集第二集剪了三个月。
戴璐认为一部剧的成功,剧本50%,选角40%,制作是10%。她不肯放过所有分数,包括最后十分,因此她给足够高的价格请人,凑出一条龙的电影制作团队。安慰她并帮她重做前几集的剪辑师,就曾操刀过《后会无期》和《最好的我们》。整个项目,她最崩溃的几个瞬间分别出现在写剧本、换导演、初剪辑三次事件上,也都来自制作环节。
胡一天和沈月
不得不承认,能让人为《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的甜宠买单,两位主角功不可没。胡一天足够高大帅气,沈月足够小只普通。戴璐不相信CP感,“这个词太主观了,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我从来不信。”因此在选角时,她也没考虑过俩人是不是有所谓的CP感,只是选出最符合书里人设的演员。胡一天是她在一堆照片里看到的干干净净的脸庞,她和胡一天见面时认定这就是江辰,她向胡一天保证,“会把你做成一线演员,拿一线片酬”,对胡一天走偶像剧道路非常有信心。
在戴璐看来,一部偶像剧要成功的关键,第一是颜值,颜值即正义;第二是甜宠;第三是有趣。胡一天在颜值上很出挑,“这就是偶像剧吸引人看的首要条件。”
从现在的潮流趋势看,《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剧情人设都并不前卫,不开脑洞,不无厘头,也不二次元,是再传统不过的偶像剧套路,甚至招来不少观众认为它在模仿《恶作剧之吻》。戴璐和要赶潮流的制片人们不同,她觉得年轻人不一定喜欢所谓的“脑洞”,“其实我们很套路,男一是‘霸道总裁’,男二是暖男。脑洞这东西怎么讲,也是很主观的东西,很可怕,稍不留神就做雷了。我经常讲,不要小看你的观众。”至于和《恶作剧之吻》的相像,作为曾经这部经典的粉丝,戴璐觉得这个说法没道理,“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不能比,这样说那部剧的粉丝要生气的!”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剧照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临近尾声,江辰和陈小希已经开始工作,初尝进入成人世界的苦楚,但除了少数的玻璃渣(指虐心剧情)以外,发糖依然没减少,这一点,也被认为这部剧不够深刻,对青春的解读太肤浅。
戴璐无奈地摇头,“我从来就没有情怀,这部剧本身就是商业,迎合大众的,核心是爱和勇气的故事。我想表达一个女孩一生中要努力去得到想要的东西,包括男人和事业。现实中追到的人,我希望这个剧写的就是他们,没追到的人,我希望剧里能圆了他们的梦想。好了,我不需要什么情怀,已经讲了一个那么好的故事。结束了。”
在所谓流量和口碑这种问题里,戴璐早就想通了,“你要么就做《请回答1988》,要么就做《还珠格格》那样大众化。这就是现实”。以前,她喜欢的美剧是《行尸走肉》和《越狱》,但“自从进入国内这个行业,再也没有看过美剧了”,韩剧《扑通扑通love》是她认为自己最现实能够达到的目标。在戴璐的朋友圈里,都是“小美好”至今为止上过的许多榜单,这些不主观的数据让她安心,对自己有更实在的信心,专注继续做少女心的偶像剧。
【对话】
澎湃新闻:看原著时什么感觉?
戴璐:就是很甜啊,看的时候就会微笑啊。晚上看到的,就感觉上厕所的时候,睡觉前都可以看看。可别说找一个时间静下来细细品味,没有的,就是随便找一个时间看。一般也是要看这样子能不能吸引到我。这个小说有特点,又买得起(版权)。现在很多IP都买不起了。这本书的电视剧版权早早就卖出去了,只是一直没有开发。
澎湃新闻:你有给编剧一个方向吗?
戴璐:给的方向就是保留原著的气质。因为改编难度还是挺大的,原著还是很散,改结构就改了八个月,前前后后推翻了好几次。原著小说作者以前是没有写过剧本的,不放心完全让她来写。但是到了开机前,还是不甘心。又把她招来,我们又改了一版,对细节进行打磨。很多话都是原著作者写出来的。让她直接在剧本的基础上,去加入江辰和陈小希的一些对话,所以现在的江辰和陈小希肯定是最接近原著的。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剧照
澎湃新闻
:选这两个演员是因为两人很有CP感?
戴璐:他俩没法组合,网友都觉得看了他们照片两个人没有爱,江辰是很像江辰,陈小希也很像陈小希,但你说他们两个多有CP感,我觉得可能……
澎湃新闻:没有爱还用这两个人?
戴璐:适合啊。适合这两个角色。我觉得有没有CP感不太重要。你说到底什么叫CP感?两人搭不搭?这个东西很主观,我不太信太主观的东西,就跟你问我信不信星座一样,没用。重要的是,两个人适不适合这个角色?江辰一定要是帅的,颜值高脸好看,陈小希一定要是可爱的,但长得又比较普通,大家可以代入。
澎湃新闻:听说看完前三集在酒店里哭了?
戴璐:对,因为很难看,不符合我的点。因为当时第一集我做的是选超女。可能这样做出来就很像《你好,旧时光》,青春回忆。但其实我要的是,陈小希追爱。当时就觉得不好看,完蛋了。但我们剪辑老师挺好,跟我说别急。其实我是很少女心的。一个很有才华的男孩这么讲,我就觉得我很信任他,可以依靠。包括我自己的艺人胡一天,开播前我就很紧张,他就说别紧张,该来的都会来的,他就安慰我。我就觉得,很man啊。
澎湃新闻:所以,胡一天生活里很man吗?
戴璐:他有时候像个小弟弟,有时候是挺大胆的,很有主见,很会分析问题。他分析事情,都是很有脑子的。不是说现场对剧怎么分析那种,就是生活里面很会分析。
澎湃新闻:平台是不是希望拿“小美好”来对标其他剧?
戴璐:当时我发这部剧的时候,我说,我要做就做第一。人是有血性的,我肯定会比他们好。现在我说到做到了,包括我签胡一天的时候跟他说,我会把你做到一线,达到多少片酬。虽然我36岁了,但我还是很喜欢晒榜单,我就是很在意名词,做第一很爽啊。
澎湃新闻:去年《最好的我们》播出,让观众可能对青春剧有了一个……
戴璐:标杆对吧?小糖人(《最好的我们》制片方)确实厉害,其实《你好,旧时光》的口碑很好,豆瓣评分也高。但不一样,他们是青春剧,不是偶像剧。你要看怀旧看他们,要看谈恋爱看我们。
大家还是要看谈恋爱的多,女孩一辈子的梦想都是谈恋爱吧。就是一个年纪大的人,也希望被爱吧。如果真有一个男人疼,谁还要那么累。每个女孩青春期暗恋一个男孩,当这个男生喜欢别人,你就很难过。大家都有这个经历。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剧照
澎湃新闻
:有想到现在这个火的程度吗?
戴璐:但我原先希望是“太子妃”的热度。因为这个剧,我真的付出了一年半的心血,大年初二我还在工作,也一直都跟在剧组里。
我就没想过要做一个low的东西,像“太子妃”那样打穷制作的牌子。虽然我们确实经费也不高,在美术、服装上面也没啥钱,但后期我是舍得花钱的,音乐都是去定制的。
澎湃新闻:有人说这部和《恶作剧之吻》非常像?
戴璐:不敢跟它比,是经典中的经典。我也不能说致敬,感谢大家把我们和它比,它太高了,不能比。那部剧太好了,不应该拿去比,你致敬也不行。不能说我们像,那样《恶作剧之吻》的粉丝会生气的!
澎湃新闻:你自己是什么样剧的粉丝?
戴璐:《行尸走肉》《越狱》。
澎湃新闻:跟你自己想拍的很不一样啊!
戴璐:因为我拍不出来。从我进这个行业以后,我就不看美剧了,那些对编剧、拍摄要求都太高了,中国是做不出来的。我还可以看韩剧泰剧,因为偶像剧是比较容易达到国外的水平的。像我还挺喜欢《扑通扑通love》。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剧照
澎湃新闻
:你去看豆瓣评分评价吗?
戴璐:微博更加大众,豆瓣更加小资,我做的是大众的东西。我是一个很职业的人,不会把个人喜好带进工作里,也会搞清我要的是什么,我要的就是大众喜欢就行了。
澎湃新闻:这次在上海感受到粉丝的力量了?
戴璐:对我们工作室狂骂。我说后续规划方面,以后剧可爱工作室每年都有一部剧,胡一天可以选择参演,华策外部的剧,可能会慎选。粉丝说,难道下部剧不是上星剧?我心想,啊,我们的剧已经配不上胡一天了?我们做了一部剧把胡一天捧红的,粉丝竟然说,下一部剧为什么还要演你们的!本来是我们的剧给他带来的资源啊。
戴璐微博截图
澎湃新闻:你之前没想到吗?偶像剧一定会承担到这些吧。
戴璐:我以为会理智一些。
澎湃新闻:胡一天自己是什么想法?你是不是觉得粉丝的疯狂程度超过了你的想象?
戴璐:他现在很茫然,很懵。也不能吐槽粉丝啦,没有粉丝就没有胡一天。现在这个行业,真的是要稳一点,刚刚出来,一部剧接不好(就完了)。不能赚快钱,剧本立不住怎么办?
我得对胡一天负责,好像市面上有很多好剧可以看的,但对我们来说,一年有多少剧可以挑?而且刚好人家还没定主演,档期还得配得上,导演制片人还得喜欢他,真的挺难的。
我只能说我们的剧是可以保证他的。
澎湃新闻:青春偶像剧,你觉得最关键最重要的是什么?
戴璐:脸好。颜值即正义。你把江辰换一个人来演试试看,我就不信有人喜欢。一定要有颜值才能看下去,不然你剧本再好,没有人看,你第一眼就抓不住人。
第二是甜宠。第三是有趣。不是雷,是真的有趣。我其实不反感大家说我们玛丽苏,玛丽苏是每个少女心的幻想。我们就是玛丽苏。
澎湃新闻:你的启蒙偶像剧是什么?
戴璐:我没有什么启蒙的偶像剧。我们做剧,你不能说全凭自己喜欢,这是个产品,要理性看它,它要迎合哪些受众,适合哪些受众,要从一个做产品的心态去做这个剧。你说我喜欢什么其他的偶像剧?也没有。
澎湃新闻:你自己理性定下的这个偶像爱情的方向是什么?
戴璐:就是要做恋爱剧和少女心。受众够大,够广,你看同类剧,可能播放量就不如我们,主打青春和怀旧的话,你受众就那么一小撮,我们主打偶像剧,后来分析,30到40岁的观众量不低。
澎湃新闻:下一部准备做什么?
戴璐:古装偶像。因为国内现在没有什么很甜宠的古装偶像,今年只有一个《双世宠妃》,但他们成本太低了。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截屏图
澎湃新闻
:有没有想过流量高,但口碑不算高的问题?
戴璐:我们曾和平台讨论过,流量和口碑的问题。讨论到一部剧,我们说没有口碑啊,他们说这就很现实啊,有流量没口碑也比有口碑没流量好多了。
我没有理想做一个惊世骇俗的东西,我的想法就是,这个剧出来我家人都能看,我爸妈和小孩都能看。虽然这里面讲的是早恋的懵懂,但我觉得核心是爱和勇气的故事。
有一次很晚的时候,我写过一段话,人最怕的是不自知,制片导演演员有很多想法,最可怕的一种是,他们根本不认为自己的作品是烂的想法。他们不认为这是烂的,以后还会继续用自己低下的审美来创作更烂的作品。可能他们自己产生怀疑,但身边的人告诉他们这是个好作品,于是又继续沾沾自喜,有时候作品可能并不那么烂,只是也不好,无法吸引人看下去,只能说是完整的作品。那就是烂,现在观众可选择的范围那么多,凭什么看没有任何吸引点的作品。更可怕的是,制片人还野心勃勃地要对标这个对标那个,幻想着一炮而红,实际上你不严格要求自己,现实会狠狠打你的巴掌。
我经常讲,不要小看你的观众。很多制片人导演,就以为找几个90后,招聘要求上写,有脑洞。最后用了几个有脑洞的段子,以为90后肯定会喜欢。其实并不是。他们太看不起90后00后了,90后00后都是看韩剧看日剧长大的,你一定要是真心做出来的东西他们才认可。
澎湃新闻:所以你招编剧的要求是什么?
戴璐:把结构先搭完整,逻辑上讲得通,尽量有趣一些。脑洞这东西怎么讲,也是很主观的东西,很可怕,稍不留神就做雷了。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程娱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