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文创50条·海漂|鼓手王星:做音乐不用急,未来就在上海了

澎湃新闻记者 钱恋水

2017-12-30 10:00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2017年12月14日,上海发布“文创五十条”,其中有专门条款优待外来人才。这些“海漂”人才的到来为上海的文创产业作出了贡献,也为城市增添了活力,彰显了上海的文化软实力。澎湃新闻聚焦文创“海漂”人才,讲述他们和上海的故事。
王星和很多音乐人不同的地方在于,音乐不是他最重要的事。他有一支乐队叫“数莲”(Mathlotus),风格为前卫金属,由一名鼓手、两名吉他手、一名键盘手组成,他是鼓手兼主创。
音乐之外,他还是公路自行车和美食爱好者。2017年10月刚完成婚礼,太太是东华大学四年的同窗,两位差一年到三十。
王星的上一份工作在握威乐器,从销售员做到区域销售总管,因为公司总部搬迁到金山离家太远(112公里)而辞职,面试是他最近生活的重心。他还有只三花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以上一切在他的生活中排序不分先后,这就非常“上海”了。
在上海的独立音乐人普遍有正职工作,不爱“死磕”,有文化,会生活,有显著的地域特征。
王星的耳朵很灵,电话聊天的时候他听到耳机里传来鸟叫,“是黄鹂吧”。九岁以前他生活在凉山州西昌市普格县,村里夜不闭户,鸡犬声相闻,鸟叫蛙鸣虫声伴随四季更替。采访中他几次提到“疏离感”和“钝感力”。他用敏感的反面,来抵御久居异乡的归属感缺失,和这一代年轻人更普遍的焦虑与不安。
王星与太太在公路车骑行活动中
1
作为在上海打拼的年轻人,王星差不多就是成功的典范。他和太太2014年在嘉定安亭买了房,领了证,2017年10月在成都举办婚礼,有两台车。十年“硬盘”(接受采访时的戏称),修成正果。
王星是07届东华大学非织造材料与工程系的学生,毕业后到一家上海公司应聘,随即被派往山东烟台,职位是工程师助理,“相当于一个小工头”。烟台的生活很舒服,公司包吃住和水电,“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挺好”。当地员工的平均薪资水平是1500元,他拿3000多,不过有一个“但是”:“那边的官本位思想挺重的,这点我不喜欢。”
一年零一个月后他因为谈恋爱辞职回上海,到“爵士上海”做演出管理与经纪,一年不到又辞职了。“不是因为工作烦累,而是那份工作未来也没什么前途和发展,就转去做销售。”
大学的时候几个朋友撺掇他打鼓玩乐队,因为觉得他“节奏感还不错”,加上小时候有打鼓的基础。后来他们真的组了个小乐队,在学校演出,也出去跑场子赚点小钱。“婚礼啦,企业活动啦,都有。演点小流行小朋克,让演什么演什么,作为对生活的补贴。”
2011年的行情是,演一场每位乐队成员可以分到五六百,报酬不算少。“那时候我还打其他工,一个月做兼职送披萨也就三百多。”
“知识就是力量”在他们身上得到很好的体现。穷死乐手的说法并不准确,王星觉得“还是因为我们的渠道和朋友多”,当然前提是,他们并不是靠音乐吃饭的全职音乐人,因此可以悠游有余裕。对“死磕”的音乐人他有敬意,直言“部分音乐行业从业者可能文化水平不是那么高,但他们也能做出很好的音乐” 。
毕业后的一年内,王星暂时没做乐队。直到有乐队演出缺鼓手请他去,“我的技术好,双踩完全没问题”(编注:双踩为一种底鼓打击形式,通过双踩踏板能实现极高的打击速度,常用于金属乐)。自此重拾乐手身份,“给很多乐队当过第二鼓手”。
成名是在一场金属音乐节,他一口气演了三场,打了十几首歌。于是这位90公斤的大只佬、鼓手“大傻熊”在圈内渐渐有了名气。
他是幸运的“海漂”,毕业后“挣扎”了两年就脚步渐稳,踏上正轨。音乐、工作、公路车,这以后王星的生活一直围绕这三点安稳展开。
王星与太太的公路车以及他们养的三花猫
2
王星了买房,在这之前他租房,住过自如公寓,也与别人合租过,寂寞是命门,也是常态,“和朋友一起住的还好,陌生人合租的话彼此极少交流,各自房门一关地过日子。”
结婚之前,王星想过回成都。毕竟成都户口现在也日渐金贵,“明年一月开始户籍积分制度,要满多少分才能获得。”
但想想不甘心,毕竟朋友和乐队伙伴都在上海。虽然很多地方都不错,比如王星刚去待了一周的新疆,“那儿大腰子可好吃了”。而上海又是他待过的地方中节奏最快的,“午休都没有啊”。但她毕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地方,回家太无聊了”。
王星爱骑公路车,90公斤的体重也很需要自行车运动有氧与无氧的交替激荡,“觉得人生没意义的时候就去家附近的汽车公园骑车。以前每个月还会和车友一起骑到淀山湖边的民宿吃一顿河鲜再回来。”
从前没有的归属感,结婚以后有了。安家以后,他真正地决定在上海扎根。“人总需要一个能蜷着的地方,如果没有就会非常失落。”
王星与握威乐器代言人、加拿大著名前卫音乐鬼才Devin Townsend
因为买房不得不放弃一份不错的工作他也不后悔。“租房是给房东打工,买房是给银行打工。看过《半泽直树》吗?里面有一集说到银行是国家的实际支柱,我同意,所以真的宁愿给银行打工。”
关于在上海实在吃不惯这件事,很会做饭的王星也释然了。从前他的老板开他玩笑:“对王星来说只有两种食物,辣的食物和不辣的食物。辣的好吃,不辣的不好吃。”单身汉时候他家里只有几个碗,从不下厨。婚后他很骄傲“做饭都是我”,从小练就的厨艺有了施展处。
问他正宗成都牛油火锅怎么做,他回答得可顺溜了:牛油、干辣椒、小米椒、辣椒饼、八角 、香叶、大小茴香、沙参、党参、醪糟、鸡鸭高汤、白萝卜、大葱、老生姜、蒜……无序的食材在他手里最终变成一锅滋味浓郁的火锅。
2014年到2016年,王星和吉他手猪猪、吉他手蛋蛋、键盘手米米组了一支前卫金属乐队叫“数莲”(Mathlotus)。纯器乐,技术性强,风格自由,拍子复杂,虽然名声尚不彰演出也不多,但在圈内人里有不错的口碑。
如今两个吉他手都出国了,但王星没考虑过换人。“做乐队是看人的。他们的创作意识和技术对路,人在国外也没关系,有机会再排练好了。”
对王星来说,做音乐就像生活中的任何一件事一样急不来也不用急。有一个目标,慢慢往那努力就可以了。
纯器乐前卫金属乐队“数莲”演出现场
3
至此,鼓手王星十年“海漂”的故事阶段性地达到圆满。
但人就是这样,要让一颗“心”定下来,远比达到世俗眼中的成功难得多。
采访中他几次提到“钝感力”和“疏离感”,向记者解释“疏离感”三个字怎么写。天生敏感的人,如果选择不与外界短兵相接,就必须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方式。
和外界保持距离,适度脱敏,并非作为异乡客的“王星们”独有的方式,它更像这一代年轻人的普遍选择。
看上去挺成功,但经常焦虑不安,“怕一不留神就落在时代后面,被世界抛弃了。”
“数莲”的主音吉他手毕业于清华大学,然而优秀的年轻人也没逃过焦虑的抚摸。问王星为什么?他想了想说:“得到的东西越多,需要负责的东西就越多。世界变化太快,人心又是这样不易满足。”
王星相信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和从小的环境有莫大关系。但王星记忆中的田园牧歌,恐怕早已斗转星移。未来就在上海了。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