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同观·德国|迟到的黑天鹅:欧洲“稳定锚”不稳对世界的影响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黄颖

2017-11-23 16:26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同观·德国”专栏的第十篇,德国“牙买加联盟”的组阁谈判破裂后,欧洲的“稳定之锚”飞出了一只迟到的黑天鹅,对欧洲乃至世界将会有何影响。

虽然不少人早已预料到德国大选之后的“牙买加联盟”谈判会存在很大难度,可没想到谈判会突然中止,给未来德国和欧洲的政治格局,带来那么多复杂且难以预测的变数(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各自代表色分别为黑、黄、绿,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故三党组阁名为“牙买加联盟”)。“牙买加联盟”谈判历时四周,于11月19日午夜宣布破裂。原计划11月20日晚在柏林出席德中经济联合会30周年庆典并发表演讲的德国自由民主党主席林德纳,也因为要对媒体和其选民作出解释而不得不因此取消该庆典的行程。由此推测,虽然他可能已做好了组阁谈判失败的心理准备,却不是早有预谋地要在此刻震惊整个德国和欧洲,乃至世界。
“牙买加联盟”还有希望吗?
在短时间内自民党方面很难立即回到谈判桌上来:一方面林德纳要顾及自己的面子,另一方面他还要给自民党背后的德国企业界和自己的选民一个交待。离开谈判桌的那一刻,他已经考虑了所有可能性结果,由于他中止谈判,已然成为另外两个谈判政党的众矢之的,由于绿党将当前的危局归咎于自民党的不负责任,难免会影响部分德国民众对其和自民党的态度,他们不禁会问,该党政客是否过多地将个人和政党阶层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妥协一定是双方面的。能否让自民党重新回到谈判桌上,也依赖于联盟党和绿党是否愿意作出让步。各党派之间的不信任不是一夜之间形成,而是累积性的。随着这些日子重点议题的深入,各党之间争议点随之增多,不信任逐渐增加,忍耐也到了极限。
总的看来,各方主要纠结在难民和气候变化问题上,从当前绿党和自民党的相互指责可以看出,激怒林德纳的正是绿党,他提及自民党与绿党之间存在根本的世界观冲突,同时指责联盟党在谈判中缺乏清晰的立场,四年前的教训警惕自民党不能为了执政而放弃自民党最基本的政策主张。因此,多数自民党的选民对林德纳的中止谈判的决定予以支持。
危急时刻,本来只具有象征意义的德国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明确反对重新选举,在近日陆续与除德国选择党外的多党高层分别会晤磋商,努力发挥积极协调作用。施泰因迈尔呼吁,各个党派不应将责任推向选民,而应承担相应的政治责任并在预见的时间内为组建政府再次回到谈判桌上。如果经过各方努力,“牙买加联盟”中的各个政党仍然无法回到谈判桌并形成多数政府,那么组建少数政府也是一个解决德国当下政府危机的权宜之计。
社民党不会白白地“救场”
虽然联盟党和社民党代表大多数选民意愿,同时联合执政的难度较低。可是,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在选后就明确表示过,不再与联盟党联合执政。周一夜间,他再次强调期待重新大选,而不是重启大联盟政府,对此他明确表示,大选结果出来那一刻,大联盟就落选了(联盟党与社民党联合组阁被称为“大联盟政府”),只要默克尔不让出联盟党党主席位置和总理宝座,社民党就不会改变立场。
组阁谈判失败给社民党带来新的“希望”,社民党党代表们一定也在权衡:若为社民党前途着想,作为反对党养精蓄锐,期待再次大选时重新崛起,彻底排除大联盟的组建可能,那就继续旁观“牙买加联盟”谈判进程或是少数派政府的建立;要么就准备迎接重新选举,社民党对可能的重新选举结果也不抱有太大希望,但舒尔茨一定会慎重考虑谁来当社民党的总理候选人。
不过也不能排除,舒尔茨在与联邦总统协调后,面对外界的政治压力,会改变态度与联盟党继续联合执政,但他绝不愿意再给联盟党做“嫁衣”。
少数派政府:各方都“嫌弃”
如果“牙买加联盟”和大联盟都行不通,联邦总统就必须作出决定,要么强行任命总理组成少数派政府,要么就是进行重新选举。少数派政府意味着,执政党联盟的各方在议会中没有超过半数议席时所形成的内阁。如此一来,政府要通过议案,就需要依赖于其它党派的支持。
默克尔对组建少数派政府持怀疑态度,因此她更倾向于考虑重新选举。眼下若接受一个少数派政府会使她日益陷入被动,面对各党间存在的诸多分歧,必然需要在不同党派间寻求妥协,少数派政府执政压力将更大并让她的权力严重流失,由领导者变为协调者,最终失去总理之位,而且让自己的政党日益陷入被动与弱势。
绿党也不看好将议会决议交给不断变化的大多数手中,至于自民党,林德纳认为少数派政府缺乏稳定性,就是因为看到“牙买加联盟”不能持续稳定远行,才中断谈判。
与多数政党态度相反,社民党的政治家们却赞成探索少数派政府。不可忽略的是:德国少数派政府的实现要求国内外的一个适应过程,探索就可能出错,出错就有可能付出代价,这将挑战已经“千疮百孔”的欧盟和其成员国的适应和执行能力。
无论是否重选,未来都充满不确定
如果“牙买加联盟”谈判彻底崩溃,各方对少数派政府说不,社民党继续摆出事不关己的旁观者态度,那么重新大选就变成唯一选项,重新选举,耗时耗财是必然的,根据德国内政部初步估算,9月24日的大选花费了将近1亿欧元,2013年的大选花费了约7700万欧元左右。
短期内各政党不会提出什么新的具有吸引力的政治设想和计划,几乎没有哪个党可以确定赢得更多选票,在这次政府危机过后,德国选择党一定会借助此次执政联盟组建危机大作文章,可能会赢得更多选票,可是这是其他政党和多数选民不愿看到的。至于林德纳,之所以敢于用重新选举做赌注,是他有的是时间来继续自己的政治“演出”,毕竟他还年轻,可默克尔毕竟已经63岁了。
此外,组阁谈判破裂不免让民众怀疑,有些政治家打着为选民着想的幌子,把个人和政党利益凌驾与国家利益之上,不可排除的是,有些选民会要么求稳定,转向保守的政党,或者作出极端选择。那么,默克尔就有可能失去连任的机会,所以在她透露宁可重新大选也不组建少数派政府的意向后,黄金和欧元双双走低,虽然不排除默克尔也有可能通过重新选举获得一个稳定的联盟。
总之,重新选举不能直接解决当前德国的内政危机,因为依然存在组阁谈判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当前德国多方努力避免德国进行重新选举,重新选举已无法改变德国内部政党分化和社会分化的现实,未来德国政治格局充满不确定性。
“稳定锚”不稳,欧洲雪上加霜
“牙买加联盟”谈判搁浅,不仅导致新政府组建搁浅、也限制了德国联邦议院和参议院的工作,德国未来内政格局走向不明朗,将直接影响欧盟未来的发展方向。
上周一欧盟的23个成员国在欧洲总部布鲁塞尔鉴署了共同防卫协议,启动欧盟防务“长期组织合作”机制,建立军事联盟,这周一德国政府组建危机就引起欧盟各国的担忧:开始怀疑德国是否还能继续充当欧洲一体化稳定锚的作用。如果没有稳定的德国政府,欧盟层面的改革将会失去推动力。一个月前默克尔的连任被视为欧洲一体化支持者们的一粒定心丸,如果重新选举成为唯一选项,默克尔就有落败风险,势必可能影响德国欧洲政策的延续性。
虽然无论未来哪些政党执政,作为欧洲一体化最大受益者的德国,基本不会改变其发展欧洲一体化的战略目标。当然也不可过于乐观,如果德国执政联盟内部,心不往一处想,劲不往一处使,德国政府难产体现出的政党分歧所造成的分力,一定会耽搁欧洲一体化改革与发展进程,动摇欧盟其他成员国深化欧盟一体化的信心。
在欧盟充当领导角色的德国内政不稳,不仅会导致欧洲不稳,甚至会对国际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德国自身内政不稳,就更难在欧洲危机四伏的情况下带领欧洲走出困境,那么必然会极大削弱欧盟在世界格局中的影响力,欧洲在安全政策上会继续依附于美国和北约。即使那些强势且将个人和政党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的政党勉强组成联盟,未来也很难指望他们在对外政策上保持一致并妥善处理分歧。
不可忽视的是,面对政府难产问题的不仅有德国;比利时组建新政府耗时541天才达成共识;今年三月的荷兰议会选举经过208天的谈判后才成功组阁;奥地利于上月底开启的组阁谈判估计也不会太轻松。因此,欧洲多国的政治不稳定所带来的不可预见性,必然给当前多重危机下的欧洲雪上加霜。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德国波恩大学全球中心研究助理)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