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运动家

国奥赴德参加第四级别联赛,孙继海带队:这一年我沧桑了很多

郭剑/中国青年报

2017-11-13 09:32 

2017年11月7日,中国足协U20选拔队官方战略合作伙伴发布仪式暨队伍出征誓师会举行,孙继海讲话。视觉中国 图
这个周末,U20国足选拔队一行50人前往德国,其中队员30人,他们要参加德国西南区联赛(第四级联赛)的4场比赛,随后回国跟随俱乐部冬训,明年2月再次赴德。
等待孩子们的是大约3个月的繁忙赛季——两年之后,这支球队升级为国奥队,要担负冲击东京奥运会的足球使命。
“朋友说这一年我显得沧桑了很多,我想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更多的个人沧桑,来换取孩子们的进步,来换取中国足球的进步。”
U20选拔队教练组组长孙继海说,“全队这么多人到德国参加比赛,用实战来发现问题、检验队伍,我觉得这是中国足球在战略模式上的一次创新,我相信小球员在德国一定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这对他们的成长很有帮助。”
2016年中德两国签署足球层面的《十年战略合作协议》,作为协议的重要内容,U20国足前往德国参赛本身对于双方而言都是全新的尝试。
西南地区联赛属于德国第四级别联赛,是德国最高等级的业余联赛,参赛者只是半职业球员,他们只是下班后参加训练和比赛,最终5个赛区的总共6支球队争夺晋级德丙联赛的3张门票。
尽管只是半职业联赛,但德国足球的严谨和快节奏已经渗入到草根层面,U20选拔队的这次尝试,用“知难而上”形容亦不夸张。
中国足协U20选拔队官方战略合作伙伴发布仪式暨队伍出征誓师会。图片来自网络
德国方面多家西南地区联赛的球队在开始阶段并不欢迎U20选拔队参赛,德国足协为此做了大量工作,并作出“单独计算U20队积分,不计算U20队排名”规定,11月18日、11月25日、12月2日和12月9日的4场比赛,是U20选拔队的先期“试水”。
“开始阶段的这一个月非常重要,教练和队员们都要尽快适应。而且国奥队压力确实不小,奥运竞争非常激烈,尤其东京奥运会,日本已经先占了东道主的名额,等于亚洲还有3个名额,以目前球队的实力,我们占不到便宜。”
孙继海说,“接下来的两年,我们会频繁和强队交手,因为我们的底子比较薄,要想提高水平,必须下苦功夫。”
奥运足球是中国足球伤痛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近20年来,中国国奥队唯一一次挺进奥运赛场,是借2008年北京奥运会东道主之利躲开预选赛煎熬直接晋级。
当年一度要求中国足协将中超联赛“南北分区”并实行跨年度赛制以便为国奥集训让路,中国足协业务骨干据理力争,“让路不让道”,保住2008赛季联赛基本框架不变,但给国奥留出来的集训时间,已达数月之久。
然而令中国球迷伤心的是,长期集训并未给国奥队带来“质变”:
2008年奥运会是1985年龄段球员参加,这支球队早在2006年便开始组建,当时执教的贾秀全和随后率队的杜伊麾下拥有不少精兵强将:
郜林、陈涛、周海滨、蒿俊闵、崔鹏、冯潇霆、戴琳、姜宁都是日后国家队的栋梁,而郑智、李玮峰和韩鹏3名超龄球员,当时竞技状态正佳,球迷无不盼望这支国奥队在京奥赛场挺进四强甚至争取奖牌。
可是小组赛战罢,这支国奥队有心无力,1∶1战平新西兰,0∶2不敌比利时,0∶3输给巴西,面对不能小组出线的苦果,舆论不禁哗然:长时间的集训效果居然如此糟糕。
2017年6月16日,北京,中国男足U20训练备战。视觉中国 资料
不过1985年龄段看似强大实则虚弱的国奥已经创下“历史最佳战绩”,1989年龄段国奥队尽管有布拉泽维奇压阵,但“史上最差国奥”的帽子还是扣在了参加伦敦奥运会亚洲区选拔赛的这支球队身上,这支球队甚至没有进入亚洲区预选赛阶段就被阿曼在资格赛中淘汰。
因此中国足球尤其是国奥足球从来没有任何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2015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其中远期目标提到“成功申办世界杯,男足打进世界杯,国奥打进奥运会”。
虽然远期目标以10年为限,但2020年东京奥运会入场券,是本期国奥队必须力争的。
也正是因为要全力争取东京奥运会门票,中国足协才决定协调更多财力、物力和人力帮助球队提升实力——前往德国“以赛带练”(以比赛带动训练)则是经专家研讨过后的成熟方案。
将整支队伍送到国外借助高水平联赛进行深造,是近年来中国体育正在尝试的体制改革新举措。
在打造国内完整青训体系的同时,将一线队投入到国外高水平联赛当中磨练,无疑是中国体育的大胆尝试,而这种积极与国外高水平联赛接轨的尝试,也预示着中国体育将向体育强国的目标不断迈进。
点击查看全文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